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七十九章 凌山

  “木娅!”竟是郁阿爷亲自来了。
  木娅赶紧请老人家进门坐下:“阿爷,您怎么亲自过来啦?我正想着登门向您请教呢。”
  “你这里有病人需要照看,不用拘那些俗礼!”
  阿爷乃是这龙方城中有名的猎户,满头白发,精神矍铄。
  “听老婆子说,你要寻那还魂之物?”
  “嗯。阿爷您见多识广,想必知晓?”
  阿爷点了点头:“传闻这世间确有一物,名唤‘程若’,乃是一种仙草,可以替人还魂。”
  木娅眼中放出光彩:“阿爷可知道那草生在何处?”
  阿爷起身行至窗前,望着城外的群山:“听我的阿爷说,那物便藏在凌山之中。只是凌山这么大,要寻到却不容易啊。”
  凌山便在龙方城西北,绵亘数百里,山中崖谷幽深、猛兽出没,要寻一株小草,自然不容易。
  阿爷回身:“木娅,不日大雪封山,要进山就更难咯。趁这几日天气尚好,阿爷明日会入山狩猎,莫若你便随阿爷一起进山看看?说不定那仙草与你有缘,寻见了也未可知。”
  “到明日烈哥哥便可下地行走,有他在,我亦放心些。”木娅略一沉吟:“好啊,阿爷,我明日便随你入山,正好采些药材。”
  //
  送走阿爷,木娅来至呼延烈身边,正要开口,呼延烈却说话了:“去吧去吧,我都听见了。到明日,我便可以下地行走,不再需要人照看。只是你自己进山,却要小心些!”
  “嗯。这馆中的小药童,你都认识的,有需要的话便差遣他们。”木娅点头,“我这便去禀告阏氏。”
  听闻呼延烈已经醒来,兰氏喜形于色,拖着木娅回到医馆。
  “烈儿,你可算醒来了,吓死为娘了。”兰氏一把搂住儿子,将脸贴在儿子胸口。
  “娘!”当着木娅被母亲这样搂着,呼延烈有些不自在,“儿子如今呼吸顺畅,神清气爽,已经大好了……”
  “二殿下身体强健,我原以为要个两三日,孰知还不到一日便可以开口说话,实在是阏氏的福气,也是我龙方的幸运。”
  “那还不得谢谢你,木娅!”兰氏满脸欢喜,竟又一把抱住了木娅,“说,想要什么,阏氏替你办到。”
  木娅也有一丝不好意思:“阏氏,木娅与二殿下情同兄妹,这原是木娅该做的,哪敢要什么赏赐?”
  “哟,阏氏倒真想有你这么个好女儿呢!”兰氏回身笑呵呵看了看呼延烈,呼延烈的脸一下红到了脖子根。
  “娘,您就别闹了。木娅明天要进凌山采药去!”
  “木娅,是药材不够了吗?我叫宫中安排药农去采便是,缘何你要亲自进山?”
  “阏氏,木娅进山乃是为了寻找一味稀罕药材——阏氏放心,木娅自幼便随爹爹进山采药,原不算什么的。更何况,明日郁家阿爷亦会与木娅一同去。”
  “便是那猎户郁老实?有他同去,倒确实叫人放心些。不过木娅,明日阏氏还是为你安排两名健勇随行,就算是替你们扛些粗笨杂物吧。”
  兰氏一番好意,木娅不好再拒绝,答应了下来。
  “阏氏,二殿下的汤药我已经配好,您定要安排人按时煎好,叫二殿下服用。明日二殿下便可下地行走,但病体初愈,不能动得太过剧烈。”
  “木娅,这个你尽管放心!明日我便安排一队人过来把他给你盯牢了,只许在这房间内活动,不许乱跑,直到你回来!”兰氏笑嘻嘻看着他们两个。
  “娘!”呼延烈听出母亲言外之音,又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对了,还有一事……”木娅停了停,“那槽中少年,要拜托阏氏多加看护,日间多拖出吹吹风、晒晒太阳,夜间却要防他着凉。”
  兰氏这才看见那水槽中有个人形“粽子”,正要说话,呼延烈却抢着开口了:“木娅妹妹,你放心去吧,他便交与我,保你回来时分毫无损。”
  //
  “这凌山,阿爷隔上十天半月便要进去一趟,也算是极熟悉了。山中确有许多珍禽异兽,却从未见过这‘程若’,今日我们再试试别的路径。”次日一早,四人便上路了,郁老实在最前方领路,一边同木娅说话。
  “阿爷,那‘程若’有何特点,如何辨识?”
  “只听我阿爷说那仙草生在常人不能去的地方,还常有异兽伴生左右。至于它的长相,他却从未说起,许是他也只是从别处听来,自己并未见过吧。”
  郁老实选的确是一条人迹罕至的上山路径,途中满是断崖深谷,堪容一人通行的岩缝洞穴,无数次皆是手脚并用,靠着藤蔓、绳索、伏倒的大树,勉强通过,但因此鸟兽、药草也分外丰盛。越往上走,那些鸟兽药材越发罕见。
  郁老实却并不着急狩猎,反与木娅商量:“木娅,我们此行既以寻找‘程若’为首要目标,便不如先登至山顶,待返程时再来采挖药材、猎杀野兽,省得带在身边累赘。”
  木娅点头同意。
  行了半日,穿出一片不见天日的古林,四人来至一道绝壁之前。木娅抬头一看:那壁数十丈高,光光溜溜,只在半空崖缝中生出一棵小树,周围皆是深渊,根本无法攀援。
  “哈哈,五十年了,当年还是与爹爹一同来过,看来我并没有记错!”郁老实看看那绝壁,眼中透出一丝兴奋,“此处名为‘断碑崖’,再往上便是乌皋,乌皋之上便是顶峰!我等歇息片刻,等下我先攀了上去,再垂下绳索将你们拉上去。”
  听他一说,这路径反是一条捷径,寻常四五日的路径,只一日便能走完,只是这路忒难走了些。木娅心想。
  回头看那两名健勇,皆是满头大汗,气喘如牛,背靠崖壁,双腿止不住地打颤,根本不敢往那深渊底下去看,木娅不觉笑了笑。
  //
  歇得一盏茶工夫,众人饮了些水,又食了一些干粮。
  “好了,我要上去了。”只见郁老实拿起一捆长绳,在一头系上一截手臂粗细松枝。“呼呼”将那绳索抡圆,再猛一松手。“着!”只见那松枝带着长绳,便如同生了眼睛,直奔崖壁上小树飞了过去,转眼绕过小树,往回一蹿。郁老实手一抖,长绳“唰唰”绕紧那松枝打成一结,再一扯,松枝紧紧缚在了小树之上。
  他便如同一只猿猴,“蹭蹭蹭”沿着那绳索攀了上去。
  木娅仰头看他攀沿,只见山风吹得长绳左摇右晃,鼓动他的衣襟啪啪作响,不觉替他捏一把冷汗。
  郁老实却丝毫也不畏惧,三下五除二便上到了小树树干之上。沿着树干又爬至了崖壁之上,原来小树生根处乃是一块平台。
  郁老实从小树上解下绳索,站在那平台之上,依法炮制,缚紧崖顶大树,不时便上到了崖顶。
  “木娅!”随着一声呼唤,“唰”长绳抛下。
  木娅看看两名健勇,两人面面相觑,好似那绳是一条长虫,谁也不愿去碰。
  “我先来吧!”木娅扯住那绳,在腰间绕上两圈,一步步攀了上去。
  //
  待那两名健勇亦上得崖顶,已近黄昏。
  木娅起身立于崖顶,这才发现此处视野开阔无比,如海苍山之上红日西坠,秋风卷动漫天黄云,拉出一条条巨大金色拖尾,在夕阳中折射出七彩炫光,惊艳绝伦。极目处金灿灿一座大城,便是龙方了。
  “木娅,我们需要加快些脚程,完全天黑之前越过乌皋。”郁老实看看天色,竟透出几分着急。
  “阿爷,缘何突然如此着急?”
  “木娅,我们在这‘断碑崖’耽误太久!那乌皋之中尽是千年腐木,据说一到了夜间便会放出毒雾,无论人畜,中之即亡。还有,夜间皋中道路难寻,若是不慎落入泥沼之中,便是神仙也断难脱身。”
  听他如此说,众人急急动身,望那乌皋而来。
  越过一座山岗,面前陡然出现一座白皑皑山峰,横断云天,便是那凌山主峰了。
  山峰之下,乃是一潭如墨般黑黝黝泥沼,如祭坛般陈放在晶莹剔透的凌山主峰之前,十分诡异。
  这泥沼不知如何而来,只见那泥沼中尽是千万年前的古木,浸泡在深黑色泥浆之中,散发出令人窒息的味道。
  郁老实辨认半天,终于找到泥沼中一条道路,乃是犹未完全腐坏的古木搭凑而成。
  郁老实在岸边看下数支树枝,皆有数丈长,每人分发一根。
  “此木用来平衡,必要时也可以支撑。我在前面领路,你们看我的脚步紧紧跟上,千万勿要踏错!”
  言毕,他双手托着那树枝踏上了古木。
  越往里走,古木腐坏得越厉害。人往上一踩,咕咚咕咚往下陷。
  众人便如同穿花蝴蝶一般,只在那木上跳来跳去。
  “啊!”木娅身后猛传来一声惨呼,“扑通”一声有人落入了泥沼。
  “不要停留!紧随我的脚步!”木娅不敢回头,只紧紧盯着郁老实脚步,一步一步终于跳出了那乌皋。
  再回头看,身后一名健勇已经消失不见。黑漆漆泥沼中,只剩下几个气泡,“颇颇”几声轻轻裂了开来。
  “快走!”郁老实一声喊。
  太阳已经落入山林背后,眼见乌皋之中升起了一层淡蓝色雾气,迅疾弥漫开来。
  木娅回头疾行得几步,突然停了下来:“阿爷,你等等!”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