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八十六章 烧城

  黑气中“嗖”射出一道蓝光,欲要截住那笔。
  “噗呲”微微一响,蓝光还未碰上那笔,便已被带得滴溜溜乱转,竟掉头往另一团黑气射去。
  那为首黑气双眼中露出惊惧神色,欲要闪躲,已然不及。
  那笔直接击中为首黑气,金光自笔中爆射而出,将黑气层层刺穿。黑气摇晃一下,发出“嗷”一声惨叫,血眼中满是痛苦神色,形体飘飘摇摇几乎消散。
  另一团黑气不敢硬接蓝光,一闪散开,那蓝光“唰”飞回老大体内,“嗡嗡”颤响。
  其余黑气皆吃了一惊,拾起地上那笔,“呼啦”一声四散而逃。
  “过瘾,过瘾!”璇元体内那女子连声大呼,“可惜太不经打了!老娘不过使出五六成功力,你便成了这个样子?”
  这老大原是北境莽荡原中一名悍匪,修为已入既济大成阶。那道蓝光正是他的成名兵刃:一枚透骨长钉,名曰蚀魄星芒。
  其余“乞活使”,修为尽皆不低,有因心术不正、也有因走投无路的,投靠了这老大,干起了奸淫掳掠刀头舔血的勾当。突有一日,这群匪盗被连锅端掉。数月之后,莽荡原上便出现了这人见人惧的“十二乞活使”,却已变为了别人的爪牙。
  如今不过一招,老大便被人击伤。众人一见不妙,竟似树倒猢狲散、各自逃命去了。
  那老大气得喘息连连,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完全无可奈何。
  “不好!”呼延烈突然喊了一声。众人一看,却是那数团黑气在城中四处放起火来。
  秋冬物燥,那火势片刻间便蔓延开来。城头驻军亦发现起火,赶紧鸣金示警。一时间,哭喊呼救之声四起,城中一下子乱了起来。
  “快,救火!”木娅回房提出一只木桶,冲着呼延烈与弃喊。
  “救命啊!救命!”远远传来呼救声。
  “放我老大走!”竟是一团黑气,发出女声,裹挟了一老一小两个人,冲了回来。老人将孩童护在胸前,满脸恐慌。那孩童不过牙牙学语年级,却觉得被黑气带着在半空飞来飞去,甚是好玩,正在“啊啊”欢笑。
  “你可知你在作甚?”呼延烈一声喝,“国都之中,肆意放火,挟持人质,乃是诛九族的重罪!”
  “哈哈哈——少年郎你又是何人?好大的威势?!诛九族,你只管去诛便是。”
  “好你个老七,不愧是我莽荡原城寨出来的娘儿们!看来也就只有你还对哥哥我有些情分。”说话的是那老大,“那老二最该死,将我等唤来,自己却第一个跑了!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他?”
  “呸!情分?”那黑气啐了一口,“若不是担心回去会被主人责罚,谁来救你?”
  黑气转向璇元与呼延烈:“若放了我们,我们即刻便走。否则便与你们拼上个鱼死网破,叫你这城化为尸山血海。”
  “这边,这边!”远远传来士卒的奔跑声。
  呼延烈搬回皇宫居住,木娅不喜被人打扰,兰氏便将兵士撤了回去。
  “二殿下,你可还好?”领头的将领向呼延烈问候。数十名兵士“唰”一下将两团黑气围了起来。
  “不用管我,先去救火,保护百姓!”呼延烈冲那将领一挥手。
  “你是这龙方王子?”黑气盯着呼延烈,“怪不得与呼延犽牙说话一般口气。”
  “哈哈,你既想落个爱民如子的好名声,为何不肯早些放了我们,好叫我们弟兄也少些杀戮?”
  眼见城中火势越来越大,四处皆是抱头鼠窜被烧得焦头烂额之人,呼延烈心中着急:“我答应你!”
  “空口无凭,你们官家最是不讲信用!”那黑气却不依不饶。
  呼延烈自腰间取下一块金牌,递与那将领:“你负责押送他们出城,确保他们安全!”
  又转向那黑气:“这下好了吧?!”
  那黑气见状,又发出一阵喘息般长啸,方才散去的黑气竟又片刻间回到此处。
  “老大,”使长刀的语气中满是得意,“我这招不错吧?”
  “老二,你个王八犊子!这是你想的招?”那老大原想发作,一听是他的主意,语气软了下来,“你个狗脑子就是好使!”
  这时,却突然听到璇元大喊一声:“老妖婆,你要作甚?人家谈得好好的,你——你们还不快滚?”
  “这些东西竟敢在这里讨价还价?你可知道,老娘从不受人威胁!趁他们全在,老娘一锅烩了他们!”璇元转了女声。
  “还不快滚,我快要撑不住了……”璇元又变为男声,满脸通红,如同饮醉了一般踉踉跄跄向黑气挪了过去。
  那将领倒十分机灵,一看情势不对,回身一挥手:“你们几个,速速随我将他们押送出城!你们几个,留在此地保护殿下!”
  “我与你一同去,若他们不守信用,我就地灭了他们!”
  那将领一看,方才那疯疯癫癫道士已恢复了正常,正大踏步跟了上来。
  //
  那火到后半夜才完全扑灭,小半个龙方城已烧成废墟。
  消息传到呼延犽牙军帐之中,老单于十分惊讶:难道是苍蘼的细作,用邪术将自己真实面目隐藏起来,混入龙方城中作乱?
  看其目标,似乎并非皇子呼延烈,那他们的真实目的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里应外合,偷取龙方,为何苍蘼大军全无动静?
  难道仅仅是为了扰乱我方军心,在谈判桌上获取更多利益?
  便在呼延犽牙百思不得其解之时,太子呼延朔送来了一颗定心丸:蹇横答应全部条件!只要呼延朔率龙方军撤出苍蘼国,即刻令宇文追撤防,将姑臧拱手相让。待他回到苍蘼,再将扬灵公主亲自奉上。
  呼延犽牙并不担心蹇横反悔,送出一个姑臧与得来一个苍蘼,两利相权,谁都知道轻重。相反,应当担心的人是蹇横。因为若是呼延犽牙反悔,他将瞬间陷入内外交困的局面。
  一念及此,呼延犽牙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二十几年的老对手,这一次终于被他重重打趴下了。
  他走出军营,眺望着巍峨屹立的姑臧王城,盘算着这座城池到手之后的种种可能。
  //
  宇文追接到蹇横的军令,是在三日之后。
  蹇横措辞恳切,希望他一切以国事为上,安内然后攘外。请他即刻退防至姑臧城百里外的乌丘,构筑新的防线。作为回报,进宇文追为辅国将军,食八千户。
  “呵呵,还是来了!”宇文追苦笑了一声,他早猜到这个结果,但却没有能力拒绝。在这个时候,他只能远谋徐图,表现得更积极些,争取在日后朝堂之上能得到更大的空间。
  他突然想起了那名在这等关键时刻出现的女子,决定在退防之前先见见她,其实他一直十分好奇:她究竟是何人?
  “姑娘受委屈了!”宇文追屏退旁人,“如今是否可以实言相告了?”
  “我乃是这姑臧王爷金莫拜之女!”扬灵看着宇文追。
  “果真?”宇文追早看出她出身高贵,却犹有几分不相信,“为何我听闻扬灵公主便是金目金发?”
  扬灵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姑臧金发女子甚多,我与扬灵姐姐本就是血脉相通,长相相似亦属正常。莫说是你,平日那些宫女寺人还经常搞错呢!”
  宇文追来这姑臧有段时日,对姑臧王族的情况有些了解,有些将信将疑。于是问道:“郡主,当日城中遭逢大难之时,不知你在何处?”
  “当日乃是扬灵姐姐成年礼,我本该在她身边作伴,奈何姑姑家表姐竟亦选择当日出嫁。所以,父亲与哥哥前往王府赴宴,我却去往姑姑家陪伴表姐,孰知竟躲过一场劫难。”说到这里,扬灵想起舅父,动了真情,泪水眼见要夺眶而出。
  宇文追见她如此动情,料想应是郡主本人无疑了。
  于是施了一礼:“郡主缘何当日那身打扮,又自何处得来那块腰牌?”
  扬灵听他口气,应当是已有几分相信自己,于是回答得更加自如:“姑臧女子自少好着男装,习练骑射,我扬灵姐姐便是楷模。还有,我毕竟一介女流,出门在外,扮成男装终归方便些。那块腰牌却是在五十里外三岔路口的小店中,向店主买来。只因大战在即,他那店已没了生意,又担心一家老小的性命,决定往苍蘼投亲去。这腰牌他拿着无用,我便买了来。”
  “郡主此番重回姑臧,所为又是何事呢?”
  “听闻国难之后,苍蘼派遣大军进驻了王城,已将一众不法之徒尽皆伏法,王城气象更胜从前。可怜我那父亲与哥哥,却连埋骨之地在哪里都不知道,作为女儿,心中实在难过,所以便过来看看。”
  扬灵这一番话,原是说自己,又是情真意切。金莫拜的封邑乃在数百里之外,当日王城内宫被屠戮一空,根本无法找人对证,由不得宇文追不信。
  “郡主缘何选在这两军对垒之时入城,却误被我当做龙方细作软禁起来,实在是多有得罪啊。”
  “我听闻那呼延犽牙不过是虚张声势,要将将军拖住,好让南方战事顺利些。他畏惧将军‘飞羽军’兵威,谅不敢随便攻城的。我在城外已经等待数日,见果真如此,才贸然进城,不想却与将军发生了误会。”
  这一番话让宇文追对她刮目相看,又行了一礼:“郡主竟能洞察兵机?你们姑臧的女子俱不简单!当日扬灵公主便是单枪匹马突出重围,回到了苍蘼。”
  “那是自然,姑臧世代征战之地,女子也是逼不得已要多学习东西。唯有变得强悍,方能在这乱世中求存啊!”
  扬灵此语又击中宇文追心中痛处,面上却挂了三分笑:“那依郡主所见,这仗究竟打不打得起来?”
  扬灵抬头看他,亦是轻轻一笑:“将军既如此问,只怕这仗便打不起来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