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八十八章 宴饮

  当夜,姑臧城中竟然四处火起。
  兵士迅疾报与呼延犽牙,呼延犽牙连忙出营察看。只听得苍蘼城中人喊马嘶,闹了半宿,方才渐渐平息。
  次日一早,宇文追便遣人送来书信,说不知何人走漏了风声,昨晚竟有兵士作乱叛逃,四处放火,如今正在肃清城中余党。为万无一失计,恳请将换防之事推延两日。
  “这宇文追搞什么鬼?”呼延犽牙心中不悦,“昨日明明说好之事,又要推延?”
  却也不愿在这关键时刻再惹出什么事来,于是回复信使:请宇文将军速速肃清余党,呼延犽牙愿再等将军两日。望宇文将军勿再推延。
  //
  “公主私自出宫了?缘何现在方有消息?真是要误我大事!”
  宫中消息来得太迟,公主已经出宫十数日,自己直到现在方才知晓。蹇横颇为恼火,皱着眉头,在大帐中踱来踱去,思量对策。
  “报——宇文将军书信!”
  宇文追此时发来书信,莫非事情又有什么变故。蹇横心中竟有些忐忑。
  急急展开书信一看,竟也是扬灵之事:宇文追推测呼延犽牙已经知道此事,希望蹇横可以明察。也担心呼延犽牙以此为借口毁约,到时鸡飞蛋打,苍蘼会陷入彻底被动。
  “宇文追果然心细过人!只是呼延老儿如何会知晓扬灵出宫之事?”蹇横心中震惊,“莫非我苍蘼宫中藏有他的耳目,还如此聪敏,竟在皇后之前便传出了消息。看来这后宫是要好好整肃一下了!”
  呼延朔昨日已经开始退军,却只是分批徐徐后撤。蹇横原打算今日、最迟明日便要回朝,
  如今突然出现这个棘手的事情,眼见要将他的计划全部打乱,心中十分烦躁,不觉信步行出账外。
  见到龙方退军,苍蘼将士皆十分高兴。竟有兵士将铁甲卸下坐在山头上聊天。
  蹇横过去,二话不说,操起手中马鞭将那几人狠狠抽打了一顿。
  “战云未散,龙方大军犹在数十里之外,你们便如此不知死活?!”
  那几个兵士见是蹇横,哪敢动弹,只一个个跪在地上讨饶。又有旁边的将领过来帮他们求情。蹇横将鞭一扔:“若不是见你们前些日皆是勠力向前,战阵上还算是男人,今日便军法处置了你们!”
  恨恨回到帐中,蹇横反倒冷静下来:目下看来,要想欺骗呼延犽牙,只怕会将问题弄得更加复杂。不如索性将此事捅破,只虚张下声势,寻下那公主。若是寻到,当然最好。若是寻不到,待我将国中之事料理完了再说。
  呼延老儿那边却只能说是找到公主便即刻奉上,希望能缓过眼前的燃眉之急。
  //
  蹇横不知道,呼延犽牙也为了这事颇为头疼。
  压在呼延犽牙心头的却有三件事情,一件是渐渐转凉的天气,另一件是龙方城中出现的那黑气,还有一件,却是他自己的身体。他已过花甲,虽然雄风犹在,体力却远不如前。昨日隔空接了宇文追两箭,竟半身酸麻,呼吸不畅。所以他亦是巴不得赶紧结束这场战争,早日回到龙方,好好休养一下。
  宇文追突然推延换防时间,背后究竟有何隐情?
  受蹇横指使?不应该,眼下比自己还要着急的人,恰恰就是他。
  又或者与昨日之事有关?扬灵突然偷跑出宫,蹇横可能并不知情,或者是装作并不知情。宇文追莫非自我口中听出了什么信息,起了疑心?他担心我以扬灵作为借口,趁他们内乱之时,再次兴兵?
  想到这点,老单于觉得可能性很大。
  昨日那女子,为何我总感觉并非郡主,而就是扬灵本人。宇文追与她又是什么关系?缘何要那般维护她?
  问题的关键之处,可能还是在蹇横。宇文追争取两日时间,极有可能便是向他请示,看来我还是要再给他施施压!
  “来人!给太子传书——”
  //
  第二日,蹇横便接到军报,龙方大军已停止调动,原地待命。
  苍蘼军营中的气氛瞬间便紧张起来。
  “希望宇文追这次能够说服呼延老儿,叫他接受我们的条件。”蹇横亦十分焦躁,时时行出账外,等候宇文追的消息。
  宇文追接到蹇横新的军令:告知老单于公主已经出走的真相,表明我方尽力搜寻的态度。说服老单于接受我方条件。
  扬灵公主竟真的自宫中出走了!宇文追心中一沉,看来自己的判断是对的。
  可如何才能叫呼延犽牙接受我方的说辞?他心里没有底。
  正在纠结犹豫之时,“报——呼延犽牙有书信呈给将军。”
  老单于此时给我修书,所为何事?
  宇文追展开书信一看,眉头竟渐渐舒展开来。
  原来信中乃是呼延犽牙约他傍晚时分去城北孤山之上赏枫宴饮,不谈军机。
  呼延犽牙竟主动向我示好,看来此次谈判也许还有希望。
  只是信中竟提到要郡主一同前往,说是同郡主有话要说。宇文追心中十分奇怪,却并未多想。
  来至扬灵房中,宇文追将呼延犽牙那信直接递给了她。
  “老单于这是何意?”扬灵心中疑惑。
  “也并无其他意思,不过是想向我方示好,以快些拿到这姑臧城。他堂堂一国之君,绝不会在此刻耍诈!”宇文追胆力过人,为人又颇风雅,呼延犽牙这般安排倒是甚合他的心意。
  扬灵欲要不去,又恐宇文追心中生疑,只得答应。
  //
  申时刚过,宇文追换上一身便服,扬灵亦重着女装,两人一起动身前往孤山。
  那孤山便是孤零零一座山头,离姑臧城不过四五里路程,转眼便到。只见夕阳之下,黑色山石上枫叶飞舞,如同一堆熊熊燃烧的炭火,宇文追啧啧称奇。
  “每日在城墙之上远远望见此山,并不觉得如何。今日靠近了看,竟别有一番韵味。”
  扬灵自幼便常来此玩耍,自然十分熟悉,于是向宇文追一一介绍山中景物。
  远远看见山顶一座草亭之中,有不少人影,旁边竟还冒出袅袅青烟。
  “老单于定在那山顶‘潮生亭’中等着我们了。”扬灵往那亭一指。
  “嗯,那我们便快些。驾——”
  两人到得山顶,这才发现那亭旁新掘了大大小小好几口灶,火上架了大大小小数口铁锅,也不知炖煮的什么,“咕嘟咕嘟”冒着热气,散出一股股浓香。
  亭中一名老者,身着金丝长袍,腰背笔直,满脸虬髯,笑呵呵迎了上来,正是呼延犽牙。
  “宇文将军,果然是个爽快人。来,来,快请坐!”
  一边打量宇文追身边的女子:“郡主,请坐!”
  “这孤山便在姑臧王城之侧,若无征战,倒真是一个绝佳去处。宇文将军,你看!”顺着呼延犽牙手指,宇文追往远处看去,只见落日西沉,大漠荒原上升起一层淡金色雾霭,滚动流淌犹如潮涌。龙方军营便扎在这金潮之中,连绵一片,宛如水中游龙,甚是雄壮。比站在姑臧城楼上,看得更为真切。
  “哦,这番景象,倒甚是奇特壮丽!”宇文追不露声色,只是点头叫好。
  “郡主自小在此处长大,应当知道。这雾霭莫非便是此处叫做‘观潮亭’之缘由?”
  扬灵正要回答,发现老单于一双笑眼中竟有一丝微光闪过,猛然惊觉:“我虽不在王城长大,但却来往此地甚多。老单于说得对,这便是此亭得名的原因。”
  呼延犽牙半眯着眼,点了点头。
  “宇文将军,你再看!”呼延犽牙这回指向的却是姑臧方向,“自此处看,这红枫竟似极了一把烈火,要烧进姑臧城中去!”
  “是啊!怕只怕寒冬一至,满山红叶凋零,这火便烧不起来了。那可是大煞风景!”
  “哈哈,宇文将军说笑了!人生苦短,又能得几番秋色如许?且休管他火烧不烧得起来了,今日两位只需就着这醉人秋色,来尝尝我御厨的手艺。军中不能饮酒,所以我便没有准备。今日便以茶相待,请两位先来试试我龙方的‘紫珠’茶叶。”
  呼延犽牙取过一口小锅,锅中竟煮得一锅浓茶。呼延犽牙亲自给他们倒茶,锅中那茶饼看似一块黑色砖头,泡出来的水却是紫黑颜色,略带粘稠,十分清亮。
  “此茶乃是以古苍山南麓之大叶原茶,配上黑杞、红花,压制成砖,在茶窖中密封陈放数十年之久,方能取出煮食。两位请尝尝,看可还合口味!”
  扬灵尝了一口,那茶味道甚浓,她并不十分喜欢。宇文追倒是满饮了好几杯。
  便在这时,亭外传来一声:“好嘞,羊肉来了!”
  喊声未落,一股浓稠鲜香冲入众人鼻端,一名矮墩墩汉子端着一个铁锅走进了亭子。
  旁人赶紧上来布好碗筷,那端锅的汉子却偷偷盯着扬灵看了又看。
  “来尝尝,黄焖羊肉!”呼延犽牙招呼两人。
  那汉子将锅子放下,又特地看了扬灵两眼。扬灵抬头,亦发现他似乎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郡主,你看看我这厨子做的菜,可比姑臧王府的好吃?”呼延犽牙特意给扬灵夹了块腿肉。
  扬灵不好却他一番美意,赶紧接过来放到嘴里。
  那肉软糯之中略带甘甜,却又十分爽口,各种食材、香料相得益彰,将羊肉的肥美凸显到极致,叫人不愿停箸。
  扬灵越吃越是心惊:这味道,为何如此熟悉?竟与当日姑臧王宫中吃到的十分相似!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