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九十九章 招供
    再醒来时已是晌午时分。
  
      弃只觉得自己有些飘忽,头脑中余痛未消,却已比之前好了许多。
  
      面前一位清矍男子,似乎是一名医者,见他醒来,十分开心。与身旁小药童耳语几句,那小童便匆匆出去了。
  
      “二哥,你醒啦?”过得片刻,门口进来一位拄着双拐的年轻人,满脸欢喜,似乎在何处见过。
  
      看弃一副懵懂模样,呼延烈笑了笑:“我是阿烈啊。方才小药童告诉我说你醒了,赶紧过来看看你。”
  
      “阿烈……”弃想了想,这个名字好似十分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二哥,你不要着急。慢慢来,总会想起来的!”见弃双眉紧锁,似乎在极力搜索,呼延烈连忙替他宽解。
  
      “我究竟怎么啦?这又是哪里?为何总感觉十分熟悉,却就是无法想起?”
  
      “二哥,此处乃是龙方城中木娅妹妹的医馆,你在此处已经有些时日,自然熟悉。前些日你被那老道打伤,便陷入昏迷。”呼延烈寻了条凳子坐下,“当晚你醒来过一次,亦是问了这些问题。不待旁人回答,却又晕倒了。”
  
      “莫非我已经昏睡了好几日了?”
  
      “是啊,”呼延烈掐指一算,“到今日足足五日了。你看我,都可以下地走路了。”
  
      弃翻身自病榻上下来:“你说的这些,我朦朦胧胧似乎都有些印象,却怎么也记不清了。你方才说是一名老道将我打伤,是何处的老道?为何打我?”
  
      “老道便是住在这医馆中的璇元。至于他为何打你,如何打的你,我们也是一无所知。原以为待你醒来便能问个明白,如今看来……”呼延烈见弃又露出焦躁神色,连忙收住话头,“如今看来需要些时日。不过不急的,父亲已经请了国中最好的医者替你与木娅妹妹诊治。那老道也已经被父亲下至大狱,待他醒来,自然一切皆会明白。”
  
      “你是说那老道也在昏迷之中?”
  
      “嗯,还不知何时才能醒来。”
  
      弃满心疑问,却找不到答案。于是对呼延烈说:“在这房中憋闷得很,我想出去走走。”
  
      “要不我陪你……哎哟。”呼延烈见他要出门,心中着急,刚要站起,用力猛了扯了伤
  
      口。
  
      弃回头看看他,扶他坐好:“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在这院中走走,不去别处的。”
  
      //
  
      弃出了房门,心中却怅然若失,不自觉往旁边一间屋子瞅了瞅,一眼便看见躺在病床上的木娅。
  
      “于儿?!不……”弃正要往里行去,猛然想起,此前已经误会过一次,“她并非于儿,她的名字好像是叫——木娅。”
  
      来至床边,只见木娅鼻息微弱,容颜枯槁,弃心中莫名地难受起来。
  
      “她缘何会受伤,莫非亦是因为我?”心念动处,竟有丝丝毫毫碎片样画面开始在脑海中拼凑,只是甚是模糊。
  
      只过得片刻,弃已是满头大汗,如同虚脱一般。
  
      “这又是为何?”弃再无精力,只好运行下体内的气息,让心情平复下来。
  
      一抬眼,病床旁边桌上放着一卷古简。弃只觉得十分眼熟,探手便要取过来。
  
      谁知指间刚刚碰到那简,脑中便如同被火燎过,又好似一层刚刚结痂的伤疤“唰”被人撕开。
  
      “啊!”弃痛极,忍不住一声惊呼。
  
      “啪”一声那简掉落在地,如同掉入记忆的深湖,竟激起一圈圈涟漪。
  
      隔壁医者听到弃的惊呼,连忙跑了过来,呼延烈也拄着双拐急急跟在后头。
  
      “这古简,我记得了!”弃看着呼延烈,努力将方才脑中突然闪现的那些零星画面碎片拼接起来。
  
      “便是这古简,令我陷入昏迷……这简中藏有一只巨虫……那老道便能操控……”
  
      “你所言当真?”弃所言离奇,呼延烈却有些兴奋,“我早看那老道有些古怪!只是他缘何要伤你,又缘何要伤了木娅,你可有想起?”
  
      弃摇了摇头,他已极尽所能去想,却无济于事。
  
      //
  
      龙方大狱,璇元也已昏迷了五六日。
  
      “这老道倒舒服,天天在这儿呼呼大睡,还要我等这般伺候。”
  
      单于吩咐,有司专为他安排了两名狱卒,每日给他灌些汤水、翻动一下身子。
  
      这日,两人又在摆弄璇元。
  
      “哎呀!”老道突然大喊了一声,将两人吓得一滚。
  
      “老道可算是醒了,赶紧禀报。”其中一人匆匆出门去禀报,另外一人则躲到囚笼之外远远看着他,不敢近身。
  
      璇元欲要起身,发现手脚皆被铐住,大叫起来:“我究竟犯下什么过错,缘何要将我锁在这腌臜地方?!”
  
      那狱卒呵呵冷笑:“你做过什么好事,自己竟完全不记得了?”
  
      璇元突然换了女声:“区区几条锁链,便想困住老娘?”
  
      猛一发力,那锁链被扯得扎扎作响,却并未断裂。
  
      “咦?竟用上了昆仑寒铁,你们还真看得起老娘。哈哈……”
  
      璇元又一发力,那锁链拉动扣在地板之上的铁环,地板竟也被拉得轰轰颤动。
  
      狱卒害怕,作势要跑。
  
      “啪”锁链之上符纹闪耀,发出一道金光,将璇元击得直挺挺倒了下去,一头撞在石台之上,不再动弹。
  
      那狱卒停下脚步,摸摸胸口:“老道,你来到此处犹要耍横,只怕是挑错了地方!”
  
      “我并未犯错,缘何锁我!”方才那锁链一记重击,璇元似乎吃亏不少,又换回了男声,声音竟有些发抖。
  
      “你个老道,忽男忽女,还真是古怪!”见他不再挣扎,那狱卒往前行了数步,“你是否犯错,焉是由你自己说了算?!那铁链请高人下过禁制,你要想挣脱只怕不易。我劝你稍安勿躁,也少吃些苦头。到时我龙方单于会亲自审你,他乃是有大智慧之人,你是否犯错,犯的何错,经他问过,自会见个分晓。”
  
      正在这里说话,外头传来呼喝:“单于到!”
  
      狱卒连忙让开道路,在一旁躬身行礼。只见呼延犽牙大步行了进来。
  
      老道昏迷数日,他今日正想过来看看。谁知半路上便接到消息:璇元已经醒来,即刻快马加鞭赶至狱中。
  
      狱卒搬来一张椅子,呼延犽牙坐下,开始发问:“璇元,当日可是你进到医馆,伤害了我弃贤侄与木娅?”
  
      璇元躺在石台之上,大呼冤枉。
  
      “众人皆看见你在医馆内行凶,还有十数名兵士被你打伤,又怎会冤枉你!只是你为何要行凶,又是如何行凶,以致我弃贤侄与木娅至今昏迷不醒?速速从实招来!”
  
      “当日我确是将弃兄弟约出房外,却是与他商量第二次比试之事。木娅姑娘乃是我好友之姊妹,我又怎会加害呢?”
  
      “你细说下当时情形。”
  
      “我约了弃兄弟出门,刚与他谈妥比试之事,陡然便人事不省,醒来后已被你们锁在此处!”
  
      这道士倒不像说谎,为何会如此?呼延犽牙心中猛冒出一个念头。
  
      “说到这比试,你是否是因为第一次比输了,所以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我怎会输?当时你那儿子呼延朔便在一旁做的见证。”
  
      呼延犽牙笑笑:“是输是赢,你自己心里不清楚,还要别人见证?若非你体内隐藏的另外一股力量替你解围,怎会是平局?”
  
      璇元一时语塞,顿了一顿:“我并未伤人,你若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我已请了国中最好的医者为弃贤侄与木娅姑娘治疗,他们终会醒来。若待到他们醒来时你再说实话,那便晚了。”
  
      璇元冷笑一声,再不说话。
  
      “好,你个老道倒有几根硬骨头!你可知我弃贤侄是何人,你又怎会是他的对手?”
  
      “他是何人?”对这个少年璇元本来便有几分好奇。
  
      “他天赋异禀,乃是我龙方国第一修行天才,如今便如同天空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明星。漫说是你,放眼天下,亦罕有敌手。依我看,你们这第二局不比也罢,省得你到时输得难看。”
  
      见璇元一张油脸变了颜色,呼延犽牙有意停了一停:“便是你请出那藏着的高手,只怕也无济于事,仍难逃一个‘输’字!再不要比了,不要比了!”
  
      “呼延小儿,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长人志气灭我威风。若真是比试,我璇元一人便可将他击败,哪里需要老妖婆插手?!”
  
      “老妖婆?”呼延犽牙盯着璇元,“便是你体内隐藏的那股神秘力量?”
  
      璇元突然又不做声了,任呼延犽牙提问,只是闭嘴不答。
  
      “好吧,我们今日先聊到这里,既然道长不愿说出实情,只能委屈道长在此多住几天。”呼延犽牙起身要走,忽然停下,“手下兵士无知,在医馆院中拾到一卷古简,竟随手扔火中烧了。不知那简……”
  
      璇元轰然坐起,眼中露出光芒,转为凌厉女声:“你说什么?!”
  
      “你终于肯现身了,老妖婆!”呼延犽牙笑着回到椅上坐下,“你叫我等得好辛苦!”
  
      呼延犽牙推测当时做下事情的,很有可能便是璇元体内的女子。然而她并不知道如何才能让她现身,只得从蛛丝马迹中去推测判断,做出种种尝试。当日案发现场出现那古简,呼延烈又曾提起璇元之所以发疯正是读了那古简,呼延犽牙当时便觉得那简非同寻常,今日故意提到那简,没想到居然奏效。
  
      呼延犽牙头一仰,捋一把满脸虬髯:“说吧,此事是否是你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