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一百零九章 归途
“那老道原在昆仑修行,因与这龙方前国师木尔陀认识,所以来至龙方。孰知木尔陀年前已经去世,老道突然疯病发作,便留在医馆。”老大哥舒野自狱卒处只问来这些消息。
  “如此说来,这老道并无什么特异之处,缘何你们这么多人皆不是他的敌手?”络夜罗言语中透出一丝不屑。
  “这……”哥舒野有些尴尬,“那老道疯病发作之时,忽男忽女,十分怪异。会不会与他这疯病有关?”
  “一个疯老道,又被关押在大狱之中,先由他去吧!”络夜罗挥挥手,“倒是那人,至今杳无音信,却要快些将他找到才是!”
  //
  弃率军在那“巧涂”山谷中搜了半日,并未发现蹇横踪迹。
  又在他回国都的必经之路上等了两日,亦未能等到。
  “蹇横那厮老谋深算,已中了一次埋伏,只怕会向北穿越汲古荒原绕道回到京城,不会再选择这条道路。”呼延犽牙给弃安排了一名纪姓老将作为副手,弃却时常向他请教,此行获益良多。
  “纪将军言之有理!”弃思量片刻,点了点头,“荒原之中,机括巨鸟无处藏身。风向多变,起降亦不方便。蹇横定是算计到我军会继续设伏,拐进了荒原。”
  “既是如此,此地毕竟是苍蘼腹地,我军多留无益,不如趁早撤去!”纪老将军提议。
  两人迅速集结军队,当夜便悄悄撤离苍蘼。
  //
  已是夜间,一行人急匆匆进了龙方王宫。
  “什么?!”呼延犽牙一跤跌坐在胡床之上,手中书信跌落在地。
  兰氏连忙上前将他扶住:“发生何事,单于这般惊慌?”
  “郁将军殉国,姑臧被那前世子金人辅夺去了!”
  “啊!”兰氏亦十分吃惊。
  “我前几日才接到郁将军的告捷文书,说是蹇横已经被他与宇文追击退。为何短短数日,局面竟会变成这副模样?!”呼延犽牙浓眉紧锁。
  兰氏不停替他捶背:“胜败乃兵家常事,单于不要太过挂怀,身子重要。”
  “前日接到弃贤侄书信,说截杀蹇横失败,他已率军归国。今日姑臧又传来郁将军噩耗,这……还真是祸不单行啊!”呼延犽牙叹息一声,“要我如何向老相国交代?”
  “姑臧究竟是何情状,如今并不知晓。”兰氏宽解呼延犽牙,“须待守军中有人归来,将当日情状细细说明,方能解答单于心头疑问,亦给众人一个说法。”
  “嗯,阏氏说得有理,此事如今不宜声张!”呼延犽牙渐渐平静下来,“此书信乃飞鹰传递,不过短短数行,想是修书之人十分焦急,诸多细节并未言明。只是如今乃是隆冬,守军残部要翻越重重雪山或是绕道南下,回到龙方只怕最快也在半月之后了。”
  //
  “阿烈!扬灵公主!”呼延朔来了。
  自扬灵搬来医馆照顾木娅,呼延朔便每日都会过来。
  呼延烈的腿竟基本上复原了,已经可以扔掉拐杖,慢慢行走。
  “听闻二弟明后日便会回国。”
  “真的?弃哥哥要回来了?”扬灵耳朵尖,呼延朔与呼延烈说话被她听见,冲了过来,“他可还好?”
  呼延朔见她这般模样,心中有些难过:“他还好。此番去苍蘼截杀蹇横虽未成功,但也消灭了苍蘼小股部队万余人,不算无功而返。”
  “太好了,太好了!”扬灵竟跳了起来。
  “木娅姑娘今日可还好?”呼延朔问,“当日二弟离开之日,我等曾有承诺要替他照顾好木娅姑娘。”
  一提起木娅,扬灵不似方才那般兴奋了:“木娅姑娘的病情似乎并无好转,反倒有些沉重了。”
  众人回身齐齐望向木娅,木娅也似有若无地看了众人一眼,将眼光投向了院中那棵光秃秃的柳树。
  //
  “主人,打听到了!”哥舒野言语中透着欣喜,“我等兄弟悄悄藏在医馆,亲耳听闻那个叫呼延朔的王子与扬灵说起,原来那人率军去了苍蘼,这一两日便会回到龙方。”
  “好!”听闻这个消息,络夜罗亦十分兴奋,“终于将他等回来了。这次定要将他与那扬灵一并收拾了,再不能出任何差错。”
  “那个老道,听说呼延犽牙将他放出来了。”
  “哦?”
  “听说乃是那人求的情,据说老道曾救过那人性命。”哥舒野回答,“不过,那老道已被呼延犽牙逐出了龙方城,再不许他踏足城内半步。我们也再不用担心他会坏事!”
  “一个疯老道,不足挂齿。”络夜罗眼中血光闪动,“倒是那人,在城外动手,是否更方便些?!”
  “主人说得有理!”哥舒野竖起大拇指,“我这便去安排。”
  //
  心中记挂木娅,一入龙方国境,他便将兵士交与纪老将军,孤身一人昼夜兼程往国都赶来。
  前方便是岱山,穿过垭口便能见到龙方国都,弃紧打几鞭,身下骏马奔驰得越发迅疾。
  已是黄昏时分,夕阳落至山后,将那山染上一层血色光晕。
  道旁一块巨石,生得十分狰狞,便如同一张残缺的人脸。如今那人脸之上,竟似乎笼着一层面纱。
  没错,那是数团黑气。
  “哈哈,来得还挺快。老子前脚刚到,你后脚便来了!”
  “跑得这么急,是心里面记挂那叫扬灵的小美人吧……”
  “哈哈哈——”
  “咴……”战马长嘶,弃勒住了缰绳。
  “是你们?!”这黑气弃自然熟悉。
  “小子,几次三番叫你逃脱。今日只怕你再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上!”
  四五团黑气自巨石上飞下,向着马背上的弃扑了过来。
  “呔!”弃一声清叱,自马背上长身跃起,身前金光爆闪。那四五团黑气触上金光,全被击得倒飞出去。
  “他娘的,这小子什么时候多了根棍子?!”说话的是那老二。
  只一招,那数团黑气已然察觉:弃与当日被他们戏弄于鼓掌之间的少年已是判若两人,他手中那兵刃,更是杀气腾腾,令他们胆怯。
  “老大,你还不出手,莫非又要等到这小子跑了!”老二大呼一声,“唰”又冲了上来。
  黑气中寒光闪烁,正是他的那柄长刀。另外数团黑气亦重新围了上来,齐齐亮出了兵刃。
  弃手中“紧那罗”横扫,重重棍影中,黑气又纷纷倒飞而出。
  便在此时,弃身侧一棵巨大古树之上,一道蓝色寒芒激射而至。是哥舒野的蚀魄星芒!
  眼见今日之弃已是劲敌,他选择了偷袭。
  奈何方才那老二一声喊,已经让弃有了戒备。
  便在寒芒即将触及后心之际,他突然往上一纵,往后一翻,堪堪躲过那偷袭。
  “无耻小人!”弃一声喝,“紧那罗”凌空劈下。只见一道金光如同一匹巨大金色骏马自棍端激射而出,直射向哥舒野藏身之巨树。
  “轰隆”一声,一团黑气自树上仓皇射出,那树已自中央裂为两片,“咔嚓嚓”断作数截倒了下来。
  弃这一击,气势实在惊人,那数团黑气竟有些畏缩,再不敢上前。
  “这小子干什么了,短短数月,竟好似换了个人?!”又是那老二,十分多嘴,“明明一个软柿子,如今倒成了硌掉牙的硬茬!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大家伙一起上!再硬的茬也得啃下来,否则主人那里如何交得了差?!”
  一提到主人,那些黑气竟似乎皆有畏惧之色,一时间“嗷嗷”叫着又冲了上来。
  “紧那罗”金环“嗡嗡”作响,棍端马头发出长声嘶鸣,棍身金光大盛,竟隐隐泛出血色。
  弃一声大喝,如山棍影中夹杂古老符纹,层层叠叠涌向那数团黑气。
  “噗嗤噗嗤”一阵乱响,又有数团黑气被击中,竟连兵刃都飞了出去。
  “哎哟——”一团黑气中传出女声。那黑气方才冲在最前,受伤似乎亦是最重,血眼已失去光彩,飘飘摇摇,眼看要消散。
  “老七!”哥舒野飞身过去,将她裹至一旁,以自身气息将她环绕,护住她不致泯灭。
  “老大,看来今日只怕真是交不了差了。他那棍子实在太过霸道,竟似乎是我等克星!”老二所说乃是实情,黑气原可自由分合无迹可寻,可“紧那罗”上那符纹竟似乎能够烙入黑气之中,一旦被击中,便再无法摆脱,只能任由它恣意侵蚀。
  眼见再无胜算,哥舒野眼中血光明灭,狠狠说了句:“撤!”
  众黑气如得大赦,正要飞离此处,空中突然传来喘息般声响:“一群没用的废物,你们想到哪里去?!”
  众黑气立时变得战战兢兢,血眼中露出恐惧神色。
  “主人——啊!”哥舒野欲要辩白,突然惨叫了一声。只见他不停扭曲,血眼中满是绝望痛苦。
  “主人——饶——命!”瞬息之间,他眼中的光彩已经变得黯淡,周身气息亦是忽浓忽淡,似风中之烛。
  “主人饶命!”众黑气齐齐告饶。
  垭口一端,巨石背后,冉冉飘来一团黑雾,黑雾中同样是一双血眼,只是更大更亮,如两盏诡异明灯,要将整个夜空都照成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