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开启

      看众鸟争食完毕,幽安王巨翼一扇,直上九霄,众鸟紧随其后,如同一场逆天而起的金色火雨。
  
      绝高处幽安王发出一声长鸣,摇头晃脑,众鸟会意,又在半空中结成了一个巨大火圈。
  
      那火圈越缩越小,却紧紧环绕在幽安王头颅之上。
  
      火圈越转越快,火芒夺目,幽安王似乎颇为痛苦,却在努力强忍。
  
      终于,随着幽安王一声极锐利的鸣声,那火圈“嘭”一声炸开。众鸟四散高飞,火光飞溅,幽安王却俯下身来,喙中竟衔着半空中飘落的一支金色巨羽。那羽毛一端鲜血淋漓,一端却有火焰熊熊燃烧,火焰之中竟似有一只幽安幼鸟在上下翻腾。
  
      “恩人!”幽安王在弃身前俯首,“这枚王羽凝聚了我全部族人的信念。若你需要,只须将它置于火上灼烧,令青烟迎风而上,不管身在何处,即便千难万险,只要收到这信息,我族必定赶来!”
  
      原来他们方才在制作这枚信物,以作为对我的报答!弃心中感动,双手将那王羽高高接过。说也奇怪,那羽毛一入他手,却立时化为极寻常的一枚灰色羽毛,除了比别的羽毛粗大几分,再看不出有半分神异之处。弃将它掖入怀中,小心放好。
  
      “恩人,可惜我族无法助你们自这山中出去。”幽安王有些遗憾,似乎担心弃不相信自己,一举翼:“你看——”
  
      两只体型巨大的幽安向着那云中之门冲了过去,离那门尚有数十丈距离,“噼啪”一阵蓝光自门中疾闪而出,击中两只幽安。两只幽安金羽四散、发出哀鸣,“哗啦啦”自云端坠落。
  
      “不需如此,我信你们!”弃见到这般情状,连忙制止,“出山之法,我们细细思量,从长计议!”
  
      //
  
      话虽如此,干粮与饮水已所剩无几。
  
      弃将所有干粮与饮水皆留与木娅与扬灵,自己只取了一口积雪饮用。扬灵无论如何不肯要,将所有吃食饮水皆推与木娅。她们两人已有数日没有进食,又被幽安圈禁,已是十分虚弱。
  
      见他们如此,幽安王亦是万分着急,上下飞舞。突然一声长鸣,展开巨翼,用脚爪在上面一划,鲜血如长河自半空飘落。
  
      幽安王示意,要弃他们接食。
  
      弃不忍悖了他的好意,用葫芦接了一瓢,递到扬灵嘴边。
  
      扬灵被巨鸟所掳,心中原有一些怨气。如今见他竟愿将鲜血来喂食自己,心中亦有些过意不去,遂小小抿了一口。
  
      这一抿,但觉一股烈火沿着喉咙一直下到腹腔,整个人都好似要烧着。扬灵一边跳脚,口中一边“荷荷”哈气,半晌体内那股灼热气息才稍稍平息散去,整个身子却犹如被置于炉火之上烤了一场,再不敢去碰那鸟血。
  
      幽安王见她痛苦模样,十分歉疚:“哎呀,是我大意了!我族血肉受大日光芒熏染,极其灼热,凡人触碰便会灼伤,更不要说吞食——方才我亦是心急,没想到害苦姑娘了。”
  
      “前辈无心之失,勿要太过自责!”弃一边帮扬灵按摩后心,一边宽解幽安王。心中突然想起一事:“前日夜间,我见那山石化成的尸人,亦想要接近云中那门,却是何故?”
  
      “恩人竟也发现了?”幽安王语气中透出佩服,“想是他们亦想自那门中出去吧,只是我族从未让他们如愿!”
  
      “那封印难道对他们没有效果?”弃好奇心起,“他们竟能越出那门?”
  
      “这……”幽安王停了片刻,“这倒从来没有印证过。千百年来,我们便一直肩负着看守他们的职责,不许他们靠近那门。”
  
      “职责?”弃有些诧异,“谁人赋予你们这样的职责?”
  
      “当日将我带入这山之时,他便嘱咐我要看守好这些尸人,勿要叫他们从此间出去,祸乱世间。”
  
      竟又是那个“他”!
  
      “明知他是骗你,为何还要死守对他的承诺?”弃心中虽有疑问,却不好继续追问。
  
      “呵呵,这也许便是他的高明之处!他可能早就预见到我终有一日会发现他是在骗我,可即便知道他在骗我,我却依然会兑现当日的诺言——”幽安王竟好似知道弃心中所想,停了一停,言辞变得慷慨,“只这诺言,也许并非对他许下,而是许给了我们作为羽之神族的血脉,许给了我们血脉之中流淌着的与生俱来的高贵!”
  
      弃有些吃惊,竟被幽安王言语中的激情与气势感染,对前路陡然多了几分信心。
  
      “好,今日天气晴好,晚上当有朗月。不如我们便来看看,那些尸人是否能够突破那封印,你的承诺背后,又藏着什么秘密!”
  
      被弃一语点醒,幽安王连连点头:“也许突破那封印的方法,还真的藏在尸人之中。”
  
      //
  
      入夜,果然皓月当空。
  
      靠近子时,山体开始融化,山头又泛出一片片绿色,空中却再没有见到幽安的身影。
  
      那绿意迅速蔓延、汇集,不到半个时辰,便长成一名大山一般高大的尸人,一对硕大绿色巨眼光芒闪耀。
  
      尸人左右张望,没有见到幽安,似乎亦有些意外。
  
      他呆了一呆,再不顾其他,长身而起,将手掌探向半空中那云门。
  
      离那门还有数十丈距离,门中蓝色闪光跃出,将他的手掌击得稀烂。
  
      尸人却全不畏惧,自被击烂处又生出新的血肉,依然向那门探去。
  
      莫非他真的有办法开启那门或自那门中出去?弃双眼一眨不眨,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便在尸人手掌即将触到那门之际,门中闪过一道更强的蓝光,犹如一把巨刃凌空劈下。那巨刃不是劈向尸人的手掌,而是径直劈向他的双眼。
  
      “啪!”尸人的双眼被蓝光击得粉碎。
  
      “嗷——”尸人长嚎一声,“哗啦”倒了下来。
  
      “哎呀!”弃藏身山间,不竟扼腕叹息。
  
      尸人却不气馁,迅速又在山头上重新聚集、站起,再次探向那门。这次他将自己藏在了层层叠叠裹在身上的尸人背后,希望能够躲开蓝光的击打。
  
      然而,并没有作用。
  
      门中飞出数道蓝光,先是轻易撕开了他的层层保护,最终依然击中了他的双眼,尸人再一次轰然倒下。
  
      如此三四次,尸人倒下又站起,站起又倒下,他们似乎是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在不停抗争。
  
      弃心中突然涌起对那尸人的一种很特殊的情绪:同情、激赏甚至有些羡慕!
  
      他脑中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回身转向隐匿黑暗之中的幽安王:“前辈,你曾说我体内有一股力量,与当年封印你们之人所施展的如出一辙?”
  
      “对!”
  
      “那是不是意味着:若我能靠近那门,也许能寻到机会用那股力量将它打开?”
  
      幽安王瞬间明白弃的意思:“恩人,你是想让我们将你送至那门处?可是……”
  
      弃当然明白他的顾虑:幽安虽然生有双翼,可只能飞至离那门数十丈开外便再无法靠近。
  
      “对!”弃的双眼在月光下闪亮,“尸人的身体可以快速重生,方才已有数次几乎能够触到那门,比你们更加靠近。若你们能替他们抵挡一轮那蓝光的攻击,多些时间护住他的双眼,我便有机会在他倾圮之前抵达那门,找到机会将它开启!”
  
      “好!”幽安王眼中陡然冒出兴奋的火光,一振双翼,冲天而起。
  
      听到幽安鸣声,那尸人呆了一呆,眼中透出一丝疑惑与失望。
  
      事情却完全没有按照他的想象发展!
  
      幽安遮天蔽日飞起,不是遮挡月光,而是替他挡住了云门中飞射而出的道道蓝光。
  
      尸人立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竟也发出惊天动地的长嚎,再次长身而起,猛然伸出双手,再次探向那门。
  
      蓝光更炽,整个天空皆被照得如同白昼。幽安如金色残烬般自半空飘落,却死死挡在尸人双眼与蓝光之间。
  
      当最后一只幽安身影被蓝光击落之时,尸人的双手已经紧紧插入云门之中。
  
      此时的他,身前已再无幽安庇护。一道炽烈无比的蓝光,自门中飞出,劈入了他的双眼。
  
      尸人发出痛苦的长叹,摇摇晃晃,带着不甘的吼声,再次陨落。
  
      一道人影,却已经自他的身体、手臂、手掌之上疾速闪过,“唰”射落在云门之前。
  
      //
  
      那云,竟如同一层有韧性的网纱,十分轻易便承载起自己的体重。
  
      弃有些吃惊!
  
      在他的眼前,便是那门,却远不似在山中仰视时那般狰狞。
  
      月华之下,它泛出丝丝蓝光,寂静幽深,如一只巨眼。夺命的蓝光消失了,骇人的杀伐气息也消失了,身下的整个世界似乎都不复存在。
  
      冥冥之中,那门竟似乎在召唤:来啦,你终于来啦……
  
      弃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它。
  
      便在伸手的瞬间,头顶的印记之中,竟似乎突然有什么东西开启了!
  
      //
  
      疏属山上的尸人发出绝望的嚎叫,幽安王也自深渊中睁开眼睛——
  
      天际已经泛白,山后即将射出第一道曙光……
  
      一晚上的鏖战,竟成了徒劳?!
  
      不!!!
  
      长天之上,云门之中,陡然爆发出比日光耀眼万倍的强光。
  
      整个疏属山,似乎顷刻间被这光融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