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动身
弃将这一路发生之事细细说与呼延烈与璇元听,璇元只是微微颔首,呼延烈却瞪大了眼睛、觉得十分匪夷所思。
  “二哥,”听至幽安击杀丧尸一节,呼延烈勃然而起,“既有这么好的帮手,我们何不径直杀回龙方,早些将那络夜罗解决了,替我爹娘与朔哥哥报仇!”
  这一路上,他朝思暮想便是报仇。如今听闻有了机会,陡然变得激动起来,双眼通红,拳头攥得“啪啪”作响。
  “三弟,自那疏属山出来之时,我亦曾想过是否要回到龙方,一来当时木娅需要寻一处地方静养,二来并不确定你们身在何处,故而先来了这苍蘼。”见呼延烈神情亢奋,弃亦受到感染,“既然如今已与你们重逢,木娅又已安顿妥当,明日我们便去寻那幽安王请他相助,斩了那络夜罗,取回龙方!”
  回身对扬灵说:“扬灵,木娅还要拜托你照料。待我与阿烈取了龙方,自会安排人来接她。”
  这一下有些突然,扬灵还在犹豫,璇元已插进话来:“你们怎么好似将老道忘了?若要杀回龙方,怎能少了我?”
  言语间已有几分不快。弃知他性情,连声道歉。
  “弃哥哥,”扬灵沉默片刻,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担忧,“那络夜罗本就十分凶悍,并非仅仅依仗丧尸,你们……”
  璇元打断她的话头:“咦——我们三人联手,再加上幽安一族自旁协助,对付那区区妖物,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公主休要担心。”
  三人商量停当,弃起身来至金人辅面前,向他辞行。
  “哦?”金人辅似乎有些意外,“三位明日便要动身?”
  “事不宜迟,便是要在那络夜罗气焰嚣张、疏于防范之时予以迎头痛击,方能出其不意,将他一举击溃。若是拖延,只怕又生出什么变故。”弃行礼回答。
  “好!”金人辅击掌赞叹,举起酒杯,“既是如此,我金鸡关二十万兵马皆借与弃兄弟调遣。人辅亦将亲赴北境,再借狼骑,与诸君在龙方会合。此番定要将那妖物络夜罗斩杀,已慰亡父在天之灵。来,诸君满饮此杯,预祝此行旗开得胜,我等皆能得偿所愿!”
  听至此处,呼延烈心中一惊:我倒忘了,那络夜罗也是这金人辅的杀父仇人,他倒确实沉得住气!
  金人辅见众人饮完杯中之酒:“弃兄弟,明日何时启程?”
  言下之意乃是要来送弃。
  “我等自有办法去往龙方,便不劳烦陛下了。”弃看了一眼扬灵,委婉拒绝了金人辅。
  金人辅亦不以为意:“来人,待朕修书一封,弃兄弟带上它前往金鸡关要兵便是。”
  //
  第二日清晨,弃等人便来至苍蘼城西十数里一处空地。
  幽安王曾说过并不愿与人族有太多来往,是故弃只邀上了呼延烈与璇元。扬灵定要跟来送他们一程,弃没有办法,只得由她。
  众人收集了一堆枯枝,在地上掘坑生火。
  待火势趋旺,弃小心翼翼自怀中取出那王羽,慢慢放置在火苗之上。
  那羽毛瞬间便焦黄卷曲,发出一股刺鼻臭味,继而化为灰烬,却只冒出了一丁点青烟。
  “这便没了?”璇元失口问道,“这一点点烟,那鸟隔着数千里也能闻到?”
  方才那一刻,其实众人皆在等待有什么神异现象发生,见那王羽瞬间焦糊难免有些诧异。
  弃心中亦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当日幽安王只说这王羽发出的青烟迎风而上之时,他便会现身,却并未说这王羽竟遇火便会焦糊、化为灰烬,难道这王羽竟与扑通羽毛并无半点分别?
  心中抱着一丝期待,等了小半个时辰,哪里有什么幽安的影子?
  “许是那幽安住得远,来至此处要些时日?”璇元寻了块石头,一屁股坐下。
  呼延烈却有些焦急,只拉长了脖子往西边天际不停去望,口中念念有词:“怎么还不来,还不来?”
  这般不觉过去了一两个时辰。
  弃心中测算:幽安飞行疾速,当日天气恶劣,又在荒原之中与丧尸恶斗了一场,幽安群飞至苍蘼都城亦不过只半日光景。如今天气晴朗,就算有些耽搁,也该快到了。
  只得不停安慰呼延烈:“应当快了,兄弟休要着急,再耐心等等——”
  四五人在那荒原之上望眼欲穿,又等了一两个时辰,却依然没有见到幽安的影子。
  “弃兄弟,”璇元终于有些沉不住气了,“那幽安王不会是骗你的吧?怎么这什么王羽烧起来好似与寻常鸟毛并无分别。”
  “那幽安王一看便非凡鸟,制作那王羽之时亦是经历了极大痛苦,交与弃哥哥时更是慎重,不似骗人。”扬灵抢着回答,“我们再等等,说不定它们已经在途中了。”
  便这样等了足足一日,眼见红日西坠,荒原上刮起刺骨冷风,幽安群犹是毫无音讯。
  “扬灵、阿烈、道长,要不你们先回吧,我自己再在此处等上片刻……”空等了一日,弃心中已十分内疚。
  “二哥,”呼延烈反倒渐渐安静下来,“已经等了一日,也不怕再等上一两个时辰了。原上风大,要不烦请道长将公主先送回城中。我在此处陪你。”
  “你莫非看不起老道?”璇元将头一仰,“缘何你自己不去送送公主?”
  “我若要走,不要你们送!”扬灵见他们心中皆憋着一口气,出言安慰,“今日天色已晚,荒原之上如此寒冷,不如大家皆回到城中,养足了精神,明日再来。只不知木娅姑娘今日怎么样了?”
  突然听她说起木娅,弃与呼延烈心中皆是一紧。他们都十分明白,此时能在她身旁与她多呆一刻便是一刻了。
  “好吧!”弃突然做了决定,“我们皆回城去。明日再等上一日,若还是杳无音讯,只怕便是等不来了。我便自去龙方寻它去!”
  “我与你一道!”呼延烈与璇元竟都抢着说。
  //
  第二日,众人又苦等了一日,依旧枉然。
  “明日我便前往龙方,去寻那疏属山,无论如何亦要讨到幽安一个说法。”经过前一日等待,第二日众人皆调整了心情,心中少了失望与怨气,到了晚间便自行回家。一边走,弃一边对众人说。
  “苍蘼与我龙方征战多年,我国的机括之术他们竟丝毫没有学会?”呼延烈却突然问了句。
  众人一头雾水,皆不解他此问究竟何意。
  “此处前往龙方,即便是快马,至少亦要七八日。若有我机括飞鸟在,两三日便可到达!”呼延烈摇了摇头,原来他是在计算来往龙方的时间。
  他这一语提醒了扬灵,连忙接口:“我倒是听闻宫女说,园囿之中曾有人尝试制作过木鸢,欲在空中飞行。只是似乎工艺并不成熟,飞行距离短且极易坠毁,后来便废止了。许是想要学习龙方的机括之术,却画虎不成反类犬了吧——”
  “那是!机括之术又岂是人人皆可轻易学会?”呼延烈有几分自豪,“你说那木鸢,如今可还在?若是还在,给我半日工夫稍加改造,做个两三架载我们飞往龙方倒不是问题。”
  听他如此说,众人皆来了兴致。
  “这等小事,宫中随便问问便知。包在我身上了!”扬灵一拍手掌,应承下来。
  //
  苍蘼的皇家园囿之中,一整座小山被掏空,其中竟藏了一间废弃的大作坊。
  各种工具、零部件、高台、跑道皆是一应俱全,只是木鸢却没了!
  令人意外的是,库房之中,呼延烈竟见到了各种龙方机括残件,其中还包括半架毁损的机括巨鸟。想是当年蹇横自两国交兵处收拾起来,再偷偷运回国都,用作学习研发机括术的标本。
  “这蹇横,总算做了一回人事!”呼延烈钻进巨鸟,检查了一下那巨鸟的各种部件,变得有几分兴奋,“负责飞行的机括受损并不严重,只需更换些部件,装上鸟翼与鸟尾即可叫它重回云端。”
  他亲自动手,用了不到两个时辰,一只全新的机括巨鸟竟又昂首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将它推上高台,滑行,飞翔,竟比此前的巨鸟似乎更为灵活。
  “我因陋就简做了小小改进,去掉了一些不必要的部分,没想到竟比之前的更好。”呼延烈一跃下巨鸟,便兴奋地一把搂住了弃,“二哥,走,回龙方!”
  //
  “走了?”苍蘼宫中,金人辅高坐在丹陛之上,身前伏地而拜的乃是一名五短身材的黑衣男子。
  “短短半日竟修好了那只破鸟?还真有些手段,可惜了……”金人辅叹息一声,抬起头来:“东西可有送达?他如何回复?”
  “东西今日午间刚刚送至他手中,他已允诺照办!”
  “允诺?允诺有何用处?在他身旁安排人手,悄悄盯着他将事情办完,若是察觉有丝毫不对,便咔嚓——”金人辅将手往下一劈。
  “属下明白!”黑衣人退去。
  “来人!”金人辅丹陛之上来回踱了几步,往龙椅上一躺,一名寺人屈身向前。
  “朕身子困乏,想静养几日,明日不再上朝。无论何人问起,便说朕沉疴突发,不便见人,一律挡在门外!”
  “是!”寺人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