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弃天行道 > 第一百五十五章 围栈
困在那阵中半日,天已擦黑。
  “弃兄弟,”蒙尹一边疾奔,一边同弃说话,“你与他们几个去往客栈,带上阿昭,速速出城。我径直去往你嫂嫂处,接上他们母子。我们在东门外小山岗下界碑处会合。”
  “东门?好!”弃略一犹疑,即刻明白蒙尹之意,蒙震在河洛之西南,相衍若是派人追赶,首选定是西、南门,其次北门,最后才会是东门。
  两人即刻分开。弃一路狂奔至客栈,阿昭正在收拾行装。弃不由分说拉上阿昭便走。
  还未出门,只听见人喊马嘶,四面火光闪动,客栈已被团团围住。住店的客人,纷纷往外逃命,却被一一截下盘查。
  为首一名将军,赤袍银铠,高声大喝:“客栈中的叛臣贼子,给我听好了!尔等若是即刻束手就擒,犹有一条活路。若是抵抗,杀无赦!”
  弃拉着阿昭一跃上房,这才发现,客栈周围街道之上密密麻麻皆是兵士,只怕不下千人。周围房顶、大树之上,人影闪动,应当皆是弓弩手。唯有北面尚未合围,留有一小块缺口。
  见客栈内并无动静,那军官又回身高呼:“众将士亦听明白了:擒获贼首蒙尹者,赐黄金万两,食邑千户;击杀一名贼子,进爵三等,赐银千两!”
  “好!”众兵士发一声喊,竟人人踊跃,便要开始进攻。
  “慢!”一名女子自客栈中缓缓行出,手中举着一块腰牌,正是知。
  有兵士迅疾接过她的腰牌,呈与那将军。
  将军接过,就着灯火细细察看一番,在马上向知行了一礼:“原来是时天使大人。末将奉相衍大人军令,在此围捕蒙震族蒙尹及一干乱臣,还请时天使暂时移步别处,免生意外。”
  知冷冷一笑:“本使有王命在身,今日要在这客栈中会见一名极重要客人,你们如此重兵将这客栈层层包围,那客人只怕难以入来。”
  知口提王命,那将军却并不以为然:“时天使说笑了,会客尚可择日再约,抓贼的时机却稍纵即逝。我等背负军令,情势紧急,还请时天使让出地方,勿要与末将为难。”
  “那人千里而来,却只与我留下半个时辰,眼见时辰将至,如何能够临时更改?将军如此做,岂非叫我失信于人?这却是将军与本使为难了!”
  “时天使大人,”那将军语气变得生硬,“若因大人之故放跑了蒙震来的贼子,只怕相衍大人那里,你不好交代!”
  “哈哈,”知长笑一声,“本使乃轩辕王敕封的时天使,察天时以化苍生,四海之内行监察之权。便是相衍亲至,亦只有他向本使交代的份,何时轮到本使向他交代?”
  “你——”那将军见知存心阻拦,大喝一声,“来人,将时天使大人请离此地!”
  见他竟要用强,知将身往后一撤,亦是一声大喝:“咦,一介莽夫!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动本使?!”
  弃看知如此做法,知道她是在为自己争取脱身之时机,再不犹豫,拉起阿昭,伏低身形,径往北去。那数名亲随皆是训练有素之人,两人在前方开路,两人护卫在一旁,余人尽留下断后。
  看来蒙大哥早已预见到这客栈中会有一番恶斗,所以才将所有人手全部留下,自己孤身前往城外。亦不知他那边可还顺利?弃心中有些忐忑。
  “嗖——”突然一支羽箭飞过,四面喊声大起:“贼子在房顶之上,正往北去!”
  被发现了!弃心中一紧。
  “嗖嗖嗖——”箭如飞蝗,铺天盖地罩了下来,房顶之上突然又多出无数人影。
  街道中火光皆往北汇集而来。客栈中却乱成一团,看来知已经与那将领动手。
  冲在前方的两名亲随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扑通”自房顶摔了下去。
  这些亲随个个身手不弱,那些羽箭全无法伤到他们,为何竟突然受伤?弃正在狐疑,脚底竟陡然亮起光芒。
  “不好!”弃拉着阿昭疾退,却已然慢了半拍,足下突然现出强大的吸力,将他扣在原地。虚空中却陡然现出数道寒芒,向他与阿昭射来。
  弃将阿昭拉至身后,挥舞葫芦挡在身前。“噗噗”数声轻响,手臂竟震得生疼,仔细看时,那寒芒却好似是数截银白色树枝。
  “咦,少年倒有些本事?”虚空中再现相衍府中听到的女声,“竟能挡下我的销香骨?”
  弃往左右看时,身旁的两名护卫皆已中招倒下,随身佩刀掉在一旁,竟已被那什么“销香骨”击碎。两人面上现出极痛苦恐惧之神色,只在原地抽搐。
  弃正不知如何是好,两名亲随竟突然自靴中抽出小刀,“噗嗤”自行刺入心脏,一瞬了结了性命,面上神色亦渐渐舒展开来。
  见到如此情状,弃心中惊惧:蒙震族人如此骁勇,不知那“销香骨”又是何物,竟令他们宁愿一死以求解脱?
  “噗噗”数声,身后两名亲随欲要前冲为他与阿昭解围,却皆落入阵中,转瞬间被那女子夺走性命。
  怪不得这北面防守看似松懈,竟是张开了口袋等着我往里钻?弃啊弃,枉你行猎多年,竟连这点都未曾想到?!再往足下看时,足底一团暗绿色光芒,如同泥潭般将双腿裹住。这是何物?又想起相衍府中那古怪绳结,懊恼之余,弃心中闪过一丝寒意。
  半空中陡然又现出丝丝寒光,竟将弃与阿昭包围。
  “哈哈,我倒要看看这次你如何抵挡?”女子话音未落,漫天寒芒已呼啸而下。
  若她这攻击只是在我面前,我还能凭借葫芦勉力应付。如今却是四面八方攻到,阿昭在我身后,她可如何抵挡?
  弃心中一动,足下发力,“哗啦啦”房顶现出一个大洞。奇怪的是,他与阿昭并未下坠——足底那暗绿色光芒中竟将他与阿昭托在半空。
  “坏了!”弃原想坠至身下房中,设法躲过这一击,谁知那绿光竟如此诡异。眼见寒芒纷纷落下再无可避,不由得将阿昭往身前一带,让出自己后心,手中葫芦拼命挥舞,只希望能护得阿昭周全。
  “阿痴!”阿昭突然被他拉至身前,吃得一惊,却瞬间明白他的用意,“不要!”
  空中寒芒飞舞,弃低头看着阿昭,一瞬间时光仿佛停滞,眼前于儿、木娅身影纷纷闪过,只在心中默念:“别了——”
  “噗噗噗”身后一阵轻响,却并无预想之中的痛苦。
  “咦,那婆娘竟在这房顶之上设了法阵,怪不得……”是知的声音。她的身后,一卷古简如翼般张开,将那漫天寒芒挡在身外。却原来是知察觉房顶上有些异常赶了过来,堪堪帮弃抵挡住这一击。
  那赤袍银铠的将军亦飞上了屋顶,见了那阵,却识得厉害,将手一挥,手下兵士只远远放箭,再不敢过来。
  “哈哈哈,又来了一个?你们一个个皆有些本事,却为何这般急着寻死?”竟又是那女子声音。
  空中寒芒大盛,竟如雨点般落下,打得那古简“簌簌簌”抖动,一边慢慢收缩。
  “哪里冒出来这么个棘手的婆娘?”知有几分着急,“弄得姑奶奶这般狼狈!那老疯子不知又跑哪里去了,还不出来?还不出来,姑奶奶快撑不住啦!”
  她竟突然大声喊了起来:“老疯子,老疯子,快来啊……”
  “你喊什么?”漫天寒芒突然停了一停,“你口中这老疯子是谁?”
  “老疯子便是老疯子,专门对付你这疯婆娘!”见她突然发问,知有心拖她一拖。
  “哈哈哈,我说你们怎么能破了老娘的回肠阵,莫非竟真的是他来了?”女子口气十分怪异,竟有些欣喜与期待。
  过得片刻,却又突然发起狠来:“小妖精,你与他有何关系?如何会认得这疯子?!”
  知不知她为何如此问,只想气气她:“我如何认得他,与你何干?!”
  “你!”那女声恨恨地说:“好,那你喊吧,小妖精!他若来了,本姑娘便与他新账老账一起算!”
  寒芒更盛,竟如满天冰雹往下砸落。古简越缩越小,发出痛苦喘息。
  “这婆娘看来真是个疯子!”知不知自己哪里突然又得罪了她,叫她变得这般狂躁,只躲在古简背后暗暗咬牙。
  突然,银光一闪。弃只觉得一股大力将自己从屋顶上生生扯走,漫天寒芒竟好似骤然停下,再落下时已纷纷落空。耳畔“呼呼”生风,往足下一看,那两团绿光已不见踪影。再一抬头,却是银灿灿一团长毫,在风中乱滚,撩得他睁不开眼。银毫之上,两道紫光,正盯紧自己。又是那巨猿!
  阿昭呢,还有知,她们去了哪里?那巨猿似乎知道弃的心思,摊开另外一只巨手,阿昭竟被它攥在了手心。巨猿又将他举起,这番他看见,知竟坐在巨猿肩上。
  这巨猿莫非便是知口中的“老疯子”?弃正在疑惑,身后又传来那女子声音:“畜生,这回你跑不掉了!”
  那声音竟似乎近在咫尺!
  巨猿明明在空中疾奔,身子却陡然往下一坠,一道黑影自它头顶掠过,如同一道黑色闪电,带起一团血红色光晕。弃只觉得有些眼熟,细细一想:那不正是相衍府中那绳索?
  那黑色闪电却握在一名女子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