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一世剑仙 > 第一百零一章 借钱和送钱
    李梦舟的身子有些僵硬,他错愕的看着对面的江听雨,瞳孔微微收缩,但很快的抛开一切震惊情绪,意外的说道:“院首在说什么?您怀疑是我杀死了澹台璟?”
      他苦笑道:“就算杀死澹台璟的人或许跟离宫剑院有关,只因为现场有人死在《照空流云》之下,但也不能就此跟我扯上关系吧?说不定是剑院里曾经的某些弃徒,又或者有人偷学了离宫的剑术,以此来诬陷呢?”
      江听雨严肃的盯着李梦舟,道:“真的不是你做的?”
      李梦舟矢口否认,眼神无比坚定道:“人绝对不是我杀的。”
      他的眼神很坚定,态度很诚恳,令人看不出丝毫破绽。
      毕竟,澹台璟的确不是他杀死的,而是古诗嫣杀死的,他并未说谎,也没道理感到心虚。
      江听雨注视了李梦舟良久,渐渐地让李梦舟真的开始感到心虚的时候,他的嘴角上扬,说道:“我信你。”
      像是一口气没有上来,李梦舟身子僵直了一瞬,然后便整个人放松下来,脸色平静的说道:“我有件事情想要请求院首。”
      江听雨颇有些古怪的看着他,李梦舟的所有反应都被他看在眼里,他自然不是毫无所获的,听到李梦舟说请求,他随意的说道:“讲来听听。”
      李梦舟朝着他咧嘴一笑,然后自他嘴里吐出了两个轻飘飘却又对许多人来说很沉甸的字眼。
      “借钱。”
      江听雨的神情愈发的古怪。
      他沉着眉头说道:“你不知道借钱这两个字是不能随便说的么?”
      李梦舟笑道:“我是天枢院的人,而您是天枢院的老大,我像您借钱很合理,反正你一句话便可以扣除我以后的俸禄,不会吃亏的。”
      江听雨饮了一口酒,说道:“这么说来,我的确不会吃亏,也不怕你借钱不还。”
      李梦舟竖起一根手指,说道:“我不要多,一百两就行。”
      江听雨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可知这一百两是你以后好几年的俸禄。”
      李梦舟无所谓的说道:“反正我入了坑,也跳不出去,这一百两本来都是要给我的,我现在只是提前拿到手,没什么区别。”
      江听雨说道:“最近资金周转有些问题,不如少一点吧,五十两怎么样?”
      李梦舟摇摇头,说道:“八十两。”
      “我仔细想了想,我能拿出来的只有三十两。”
      “那就五十两吧!”
      “这是二十两,算我借你的,跟你以后的俸禄无关。”
      “......”
      青一呆滞的望着那橘树下的两个人,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在他看来,这是一幅很诡异的画面。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李梦舟最终很郁闷的只拿着十两银子走出了通明巷。
      青一关上院门,回身看着面色平静的江听雨,疑惑的问道:“李梦舟真的是杀死澹台璟的人?”
      江听雨默默饮酒,说道:“是或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就当不是吧。”
      青一踌躇的站在原地。
      “他多次想要转移话题,又稍微有一些紧张,但这也不意味着他就是杀人者,不是么?”
      江听雨幽幽的说道。青一正色道:“属下明白了。”
      ......
      通明巷的巷口处,李梦舟停下脚步,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将十两银子塞入怀里,面色有些沉重的缓缓离开。
      他很清楚,江听雨并没有完全相信他说的话。
      而最后借钱的事情,虽然的确是因为李梦舟正好缺钱,但更深的意义,还是要转移话题。
      江听雨也很配合的与他来了一番讨价还价,表演了一场仿佛在菜市场买菜的戏码,从而顺势结束了今天的会面。
      在面对江听雨的时候,李梦舟做不到纯粹坦然,哪怕江听雨一幅很好说话的样子,但总有一种无形的气场包裹着他,让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担着小心,甚至多次差点说出了实话。
      如果这个人不是江听雨,李梦舟的临场表现会更好,他自己深知这一点,却也正因是江听雨,他想要不动声色的撒谎,就会很艰难。
      他很清楚自己在哪些地方露出了破绽,也不会存着侥幸心理,觉得江听雨没有发觉。
      他已经表现的足够平静,也进行了试探。
      好在他明白了江听雨的意思。
      既然江听雨帮他隐瞒了一些事情,又没有不断追问,就已经表明了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双方都觉得没有暴露或察觉到什么,便是最好的结果。
      ......
      李梦舟在黄昏的时刻回到朝泗巷。
      古诗嫣就坐在院里屋檐下的藤椅上,面若寒霜的盯着他。
      掂了掂手中的餐盒,李梦舟完全忽视对方冰寒刺骨的眼神,说道:“我给你带了晚饭。”
      古诗嫣跟着李梦舟进了屋里,清冷的说道:“下次出门不能早回来的时候,便把银子交给我。”
      将餐盒打开,里面的食物一一摆在桌上,李梦舟淡淡的说道:“免费让你住在这里,便要知足,不要有那么多要求,乖乖的做一个合格的客人。”
      古诗嫣坐在桌前,准备吃饭,同样平淡的说道:“我不是每天都打你,便要知足,还是说你喜欢挨揍?”
      李梦舟后退一步,躬身施礼,双掌高举,道:“您是大小姐,您说了算,八两三钱银子请笑纳。”
      “很好。”
      古诗嫣不客气的接过银子,随手放在桌子上,说道:“我不会一直住在这里,我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但我在这里的时候,你便要乖乖听话,因为我真的不喜欢打人。”
      李梦舟懒散的坐在凳子上,重重的嗯了一声,满眼都是幽怨和不屑。
      说什么不喜欢打人,真是可笑,鬼才信这种话。
      古诗嫣一边吃饭,一边又挑出一两银子扔给李梦舟,说道:“过年总要布置一番,是需要花银子的,而且我答应了澹台璟不会针对他的家人,你选个时间,去给他的妻子送些银子,算是补偿了。”
      李梦舟正往嘴里扒着饭,闻听此言,头也没抬,干脆利落的说道:“不要。”
      想了想,又觉得心中有气,猛地一放筷子,瞪着古诗嫣,怒声道:“你不要太过分了,住在我家里,花我的银子就算了,还想要拿我的银子给别人,你当我这里是钱庄啊!”
      “况且澹台璟是你杀死的,你想要补偿给他家里人,也要拿你自己的银子吧,你有什么权利这般随意支配我的钱?”
      “最重要的是,我没钱。就这八两三钱银子还是我冒着生命危险讨来的,总计十两,只是你一顿晚饭,就已经花了一两多,澹台璟怎么着也是御史中丞,家里趁着不少银子,我不去抢就不错了,更何况人家也不缺这八两银子吧?难道你打算让自己以后都饿着肚子?”
      李梦舟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总之都是一个意思,就是不给钱,不同意。
      无论澹台璟在那件事情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在李梦舟看来他都是罪有应得,就算他家里剩下一对可怜的母子,李梦舟也不能拿自己的钱去接济,除了一个死了丈夫,一个死了爹之外,他们随便丢掉的银子也比李梦舟全部的家产都要多,他绝对不愿意去做这种蠢事。
      李梦舟虽然的确是抱着要杀死澹台璟的目的,但终归澹台璟是死在古诗嫣的剑下,造成那对母子现状的人是古诗嫣,凭什么要让他去偿还?
      不是他冷酷无情,在知道澹台璟有一个残疾的儿子时,便能够想到这对母子日后的凄苦生活,澹台璟任职御史中丞不假,但他一死,妻儿便没有了依靠,想要守住家业是很难的事情,但这也不是李梦舟必须要给她们送银子的理由。
      古诗嫣似乎没想到李梦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里面自然也有李梦舟对于古诗嫣的一些怨念,借机发泄出来。
      她很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从不失信于人,就算澹台璟是我杀死的,但我答应他的事情,也会做到。”
      李梦舟冷冷一笑,说道:“那也是你答应的,跟我无关。”
      古诗嫣说道:“这是我决定的事情,你答不答应都要去做。”
      李梦舟很生气的说道:“就算您老人家断绝了人家里所有的希望,然后又善心大发,但帮助别人也不是只有送钱这一个方法吧?还是要给一个不缺钱的人送钱,这能起到什么作用?”
      古诗嫣茫然的说道:“除了送钱还能做什么?”
      李梦舟无语的看着她,咕哝道:“看这架势,想必送出去不少钱了,难道每杀一个人都要给其家里送些钱?这到底是什么恶趣味?究竟是好人还是恶人?绝对是最恶的恶人!”
      他很是无奈的看着满桌的菜肴,突然没有了胃口,轻叹一口气,说道:“澹台璟人死了便不能复生,除此之外,你给予她们的任何帮助,都不能否定你就是把她们拉入深渊的罪魁祸首。”
      “凭一个柔弱的妇人和残疾的少年,要想守住家业是不可能的,她们唯一的出路就是离开都城,澹台璟的妻子总是会有娘家的,那就是不错的选择。”
      “但是玄政司还在调查这起案子,她们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开,若我去送钱,不小心被玄政司的人撞见了,又该如何?那时候该头疼的就是我们了。”
      古诗嫣显然没想这么多,她有些难办的说道:“那你有什么主意么?”
      李梦舟沉默的看着古诗嫣。
      心里颇有些怪异的感觉。
      似是第一次看到古诗嫣这般无可奈何向他求助的模样,感到特别的有一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错觉。
      虽然这才是他认识古诗嫣的第三天,但这种感觉却无比的充盈,仿佛已经被古诗嫣打压了很久,终于要逆袭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李梦舟说道:“今天晚上我去澹台璟家里走一趟,不论是送钱还是怎么样,弄清楚她们的情况,才能对症下药。只要没有人落井下石,府里的下人也不会趁机欺辱她们孤儿寡母,顺其自然便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