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盛世医女喜种田 > 第356章心中却是宽慰的很

  “我本来想着云相到底是朝中重臣,这些风浪也应该抵得住了,云相吐血的情况也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小姐放心,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了。”百里永夜虽然自认为没有错,但是云悠悠此刻正在炸毛状态
  ,他觉得此刻应该哄一哄的。“永夜啊,事情可以谋划,但是人心算计不得啊。”云悠悠缓缓的坐在回廊上:“你先回府去吧,后天还要去梅妃娘娘那里问话呢,我最近要帮爹忙着碧莲的婚事,就不用见面了。”有些事情她还需要好好的
  想一想。
  百里永夜还想要说什么,云舒檀却走了过来,云悠悠立刻迎了上去:“爹爹怎么样了?”“没事,就是给气的有些血气不顺,在府中静养几日就没事了。”云舒檀摸了摸云悠悠的头,百里永夜看着云舒檀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寒意,随即强忍住砍掉云舒檀手的欲望,起身告辞。
  百里永夜一出府,无勾就从暗处露出了身影,跟了上来。“公子,云大小姐今日当真是做的有些过分了,您为她苦心筹谋,她却如此对您!”无勾阴着脸。他以前看云悠悠觉得她深明大义,做事情不如一般女子扭捏小气,想不到今日这样对待公子,简直就是有种
  以德报怨的感觉,实在让人窝火。
  百里永夜微微扬了杨嘴角:“她若不这么做,才是叫人寒心啊。”
  “什么?”无勾没听明白。“她的身份立场与你我不同,我们毕竟是外人,云相可是他的亲爹。他们父女关系向来很好,若她今日对我所作所为没有一点的阻拦和微词,就说明她和云相的关系也不过如此,但她能舍身救父,这关系又
  怎么会不好?”“所以她担心云相的身体还质问我,这是常理,若她没有质问,反而显得她不将云相的身体看在眼中,那么当初的舍身救父,如今看起来不就是充满了阴谋算计吗?若是阴谋算计,哪她的城府岂不是太深了
  ,我以后还如何相信她,与她在一起?”
  无勾皱眉,却是明白了,云悠悠这样的反应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正常的反应,若她一点都不过问,倒是说明她心思城府极深,只怕是个狡猾奸诈之人。所以公子此刻虽然被骂,心中却是宽慰的很。
  但是无勾还是有些不高兴:“公子如此对她推心置腹,她一个谢谢都没有,听着最后那番话的意思,还有跟公子保持距离的意思,这着实有些过分。”
  “也是情理之中,毕竟我的变化太快,她以前跟我相处总是上下级的关系,事事也总是想要护着我。但是如今我有能力有手段,她自然觉得以前的相处模式不妥。”“而且,之前已经给她做过心理建设,今日我露出手段来,她虽然不喜,却没有果断的与我划清界限,说明我的策略是对的。她这几日需要冷静的思考与我的关系,日后我们平辈交流,可不比现在舒服多了
  ?”百里永夜淡淡一笑。一切虽然出乎意料,却也尽在掌握之中,想必这次冷战结束,云悠悠会真正的把自己跟他放在一条线上对待。自己既然决定要和她在一起了,那么最起码要从相处模式上开始转变,他
  不可能一直在她面前低头做小,任由她一个女子处处维护。
  无勾闻言这才想通了,随即忍不住伸出大拇指:“还是公子高明。”
  百里永夜看着他这个举动,不由的想起了云悠悠,嘴角撇过一丝笑意:“你倒是什么时候都跟着啊?”
  无勾一僵,想到这个举动是云悠悠和百里长青在慈云庵的时候,他偷偷看到的,顿时干笑:“我也是担心公子的安危。”
  百里永夜不置可否:“让你散给云相的消息,散的如何了?”
  “已经散出去了,云相若有心,想必明日就能查到了。”
  “恩,那就好。回头你去把冬梅安置了吧,她此番可立了大功了,不要怠慢了。”
  “是!”
  相府之中,赵全送走了大夫,又跟云悠悠和云舒檀彻底报了个平安,这才回到了云相的房间。
  云相躺在床上,眼睛却大睁着,没有丝毫的睡意。
  “老爷,您也不要想太多了,如今身子不好,先休养一下吧。”
  “休养,哪里能休的下啊!我们一直查着悠悠清誉的事情怎么都查不到,这贼就在自己的府上,怎么能查得到啊!”云相说道这里一阵剧烈的咳嗽。赵全连忙去顺他的气:“相爷切莫动怒啊!”
  “我虽然因为刘氏的那点心思,对他们有些偏颇,但是我自认为我心中所想,并没有做的太过,怎么他们就变成了这样!”云相怎么都想不通,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二公子和二小姐不懂,但是在我们这些人看来,相爷您并没有做错什么,真要说罪责,也是二公子和二小姐心思狭隘。”赵全连忙宽慰。
  “子不教父之过,他们能有今日,怎么能说我没错呢!”云相痛苦的微微闭了闭眼睛:“你说闹到这种地步,碧莲要怎么办?”
  赵全皱眉:“老爷,说句您不高兴的,我看二小姐是绝了再跟相府来往的心思,才会在最后那样质问您的种种行为的。”云相想到云碧莲最后质问自己不公的样子,那眼中那一分果决,可不就是要跟自己断绝来往的意思么,心中一阵钝痛,呼吸顿时就有些困难。赵全看着心中着实不忍,不断地帮他顺气:“老爷,我看就这样
  算了吧。二小姐心意已决,您这样惦记,只会让自己更加生气罢了。”
  “可她到底是我的亲生女儿啊!”云相不由失声。
  “若真是亲生的,就该如大小姐一般,时时刻刻想着您的身体,而不是看着您吐血,还要火上浇油!”赵全想到云碧莲今日的种种表现,心中愤怒。
  云相一怔,想到云悠悠几次三番的阻拦冬梅的话,又想到刚才云舒檀说的,他们早就知道了云清丰的事情,担心他受不住这个刺激,只能一直忍着,背后替相府防范着,不敢告诉他。
  一样是自己的儿女,一双这般为自己着想,一双却恨不得吃了自己,云相的心情大起大落,终于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你说的有些道理啊。”
  赵全无声叹息,云相忽然又抓住了他的手:“但是,悠悠失了清白这件事情,只怕不只是清丰的授意。”
  “什么!”赵全一愣:“相爷您的意思是,这里面还有别人?”
  “清丰虽然对相府不满,但是他向来有些清高,特别瞧不起这种烟花之人善用的手段,所以这件事情,肯定是别人支的招!”
  “这!”赵全实在没想到,这一场看似只是二小姐嫉妒而为的一件事情,竟然扯出了这么多的人。
  “你去找人查一查,看看他最近跟什么人接触,和武闽侯都是怎么联系的,他们肯定没有直接联系,否则早就被我发现了。”
  “是!”赵全躬身要走,云相却又叫住了他:“嫁妆的事情你悠悠去。我们都是大老爷们,姑娘们的心思还是让姑娘们去办。”
  “可是老爷,二小姐如此算计大小姐,这……”赵全脸色一僵。
  “没事,悠悠的心大,我看她是真的不在乎了,不在乎了啊……碧莲要是有她一分,唉……不说了,不说了。”云相疲累的闭上了眼睛,赵全心中一声长叹。
  云悠悠看到赵全来找她给云碧莲办嫁妆,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相府没有主母,赵全又是个男的,嫁妆上面少不得粗枝大叶,长姐为母,让她来办这些事情也是正常的。
  赵全看云悠悠接的理所应当,心中还是觉得有些不妥:“大小姐,二小姐如此,相爷还让你准备这些,你若心中不喜,我暗地里找别人去办也是……”“赵伯不必担心,我虽然不喜欢碧莲,但是这是爹的嘱托,父命怎可违背?我只当替爹爹办事了,个人好恶暂且不提。”云悠悠摆出公事公办的态度,赵全的心中彻底的松了,终于明白云相为什么还愿意把
  这差事交给云悠悠了,因为她相信云悠悠,而云悠悠也确实值得相信。
  云悠悠和云舒檀都跟青禾公主打好了招呼,青禾公主也同意放他们两天假。云悠悠忙活了一天已经是夜深了,她看着礼单,叹了口气,走向了云碧莲的房间。
  云碧莲一整天都在发呆,身边的丫鬟婆子全被她赶了个干净,云悠悠刚一进去,就听到她的声音:“不是说了,都不要来烦我了嘛!”
  云悠悠脚步一顿,随后还是踏了进去。云碧莲豁然转头,看到是云悠悠,嘴角撇过一丝冷笑:“你来干什么?”随即脸上的冷笑更大了:“我倒是忘了,如今我落得这副模样,你自然该来,该来看看热闹!”
  云悠悠懒得管她的想法,只是递上嫁妆的清单:“爹让我帮你置办嫁妆,你看看你还缺些什么,我会让人连夜抓紧帮你补上。”
  “爹倒是对你放心的很啊,竟然让你给我置办嫁妆,我看是让你克扣我的嫁妆来解气吧!”云碧莲一把夺过云悠悠手中的清单,冷笑着看她。
  云悠悠懒得跟她说话,她这才看向清单,结果越看脸上的狠意就越来越小,因为云悠悠的嫁妆清单非常丰厚!她从小就盘算过自己的嫁妆,但是她怎么算也没有云悠悠给的这么多,而且还有青禾公主的赏赐。赏赐了什么事小,但是有赏赐就说明她和青禾公主有关系,日后到了百里家,人人除了碍着她相爷二小姐
  的身份,还的掂量一下她和青禾公主的关系。
  但是她跟青禾公主相交三年,自然知道青禾公主可不会这么好心,必然是云悠悠开的口,心中不欢喜是假的,但是语气却没有丝毫的缓和。“你会这么大方,还不是知道我倒了,想要在爹爹面前讨个仗义好姐姐的名头!所以你给我再多,我也不会谢你!”
  云悠悠长叹了一口气,看着她:“你为何都要把人想的这么坏?”
  “你现在赢了名声和面子,就少在这里假惺惺了,我能有今天,还不都是拜你所赐?”云碧莲一听到云悠悠这么说,立刻就炸了。
  云悠悠摇了摇头,看着她:“你今日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与我没有半分关系!”
  “你倒是推得一干二净!”云碧莲冷哼。
  云悠悠虽然不愿意跟她废话,但是想想恐怕这也是最后一次见云碧莲了,努力的让自己淡定下来,心平气和的看着她。“撇去你害我失去清誉这件事情,你若想要嫁给百里长青,你大可以跟爹讲,他如今虽然是个小官,但是好歹是京中首富,你们又两情相悦,爹于情于理,都不会阻拦,你何必要费心设计这么一出搞得自己
  身败名裂徒增怨恨呢?”云碧莲一愣,这几天的事情太乱,她都没办法动脑子,但是云悠悠这么一讲,她豁然想到了云相昨天的话。云相说只要她喜欢百里长青,大可以跟他直接说了!是啊,云相他只要一句话,百里长青就算不
  愿意也会娶了自己的,哪至于自己这样苦心算计,如今还让百里长青厌恶了。“你没想到,对不对?”云悠悠了然的看着她:“这是最简单,最有效的让你嫁给百里长青的方法,就算百里长青不愿意,你也可以推给爹爹,说爹爹让你嫁的,百里长青自然什么都不会说的。如此直接的方
  法,你为什么没有想到?反而是舍近求远,要去算计这一切?”
  云碧莲整个人就像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脑子发懵,她缓缓的坐在了床上,近乎呓语的开口:“因为我已经习惯了什么事情,都自己想办法用手段去获得。”
  “你心思不正,你所有的事情都想要用手段,却忘了人跟人之间除了阴谋手段,还是有感情的。你只要去爹面前一说,爹怎么会不答应?”云悠悠看着云碧莲。。
  “不,我怎么知道爹是在意我的,我说什么,稍微不好了他就要责怪,谁知道他怎么想的!”云碧莲忽然嘶声叫了起来。“不,爹没有做错,只是你自己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云悠悠落地有声的看着她:“你觉得爹不疼你,觉得自己无足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