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盛世医女喜种田 > 第357章再别动那些歪心思

  觉得你说什么,做什么,爹都会跟你对着干。不管这件事情是好是坏,都不会答应
  你,偏向你,所以你不相信爹,你不相信亲情,你只相信你自己的手段!”“虽然为人爹娘的,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到完全的公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在你心中这样认定的时候,那么爹无论做什么,都早就没有了公允可言了。”云悠悠说着起身。云碧莲仿佛当头棒喝一般,瞪
  大了眼睛看着她。云悠悠看着她,叹了一口气。
  “话已至此,希望以后去了百里家,你好自为之。”云悠悠说完转身就走,云碧莲却恍惚的开口:“我真的做错了吗?”
  “是错是对,只有你自己心中明白。”云悠悠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想到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还是那温柔娴淑的二小姐,一转眼,她却成了这般模样,不得不感慨世事难测啊。
  第二日相府大婚,周围一片热闹,百里长青早早的就来接云碧莲了,只是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再加上相府这个婚事来的这样突然,不免引人猜测。
  云悠悠扶着云相出来,看着云碧莲来告别。本来云悠悠和云相是要一起去百里家一趟的,但是云相身子不适合喧闹,所以云碧莲只能来这里告别。
  云碧莲朝着云相行了一个礼:“女儿今日出嫁,多谢爹爹多年来苦心教导。”
  云相看着他,脸上五味陈杂:“我自愧对你教导无方,引你生出这样的事端,但事情已经过去,我只希望你在百里家好好过日子,再别动那些歪心思。”
  云相说的深沉,云悠悠叹息,云相果然还是舍不得云碧莲,尽管她做出这样的事情,依旧对她怨恨不起来。
  不过也是,子女犯了再大的错,为人父母虽然会念叨,会责骂,但是这心上,又有几个是真的怨怪的呢?
  云碧莲闻言,眼中一热,但是她努力的不让自己落下泪来,朝着云相拜了三拜,这才起身看着云相:“今日一别,云碧莲就此发誓,决不再踏入相府半步,从今之后,跟相府再无半分关系!”
  “你说什么!”云相的气血一下子就涌了上来,云悠悠连忙扶住他,赵全忍不住怒喝云碧莲:“二小姐,你可知你刚才说了什么糊涂话!你做出这样的事情,相爷都没有说不认你,你怎敢这样说!”云碧莲淡淡的扬起了唇角,看着捂着胸口的云相:“就算你能原谅我,但是我却已经不敢相信了。爹,我最后叫你一声爹,我们之间的隔阂太深太深了,与其一起这么搁在心上,时不时的在心上刺一刀,不
  如我就来个一刀两断!”云碧莲说完,决然的转身而去,云悠悠心中一紧,她没有想到向来以柔弱示人的云碧莲,在这最后竟然也有这等决然的一面但是她无法责怪云碧莲的大逆不道,因为这样决绝的一面看似无情,实则是云碧
  莲的悔过。云碧莲是自感罪孽深重,已经无颜再面对云相,与其让云相心软惦记自己,让自己和云相都心中不安,不如快刀斩乱麻,了结这一切,也是彻底断了云相惦记的心思啊。时日久远,人人都相信,再大的苦
  痛都会随着时光泯灭,那么云相也总有一天会淡忘自己,淡忘自己做过的那些错事……
  云悠悠抬头看着天空,阳光还没有露出头角,只有朝阳鲜红似血。今天是永夜入宫的日子吧,不知道他今天会怎么样?
  云悠悠看懂了云碧莲的用意,云相又如何不懂,他缓缓的转身往屋里走去,看着扶着自己的云悠悠:“后面还有很多事情,你去陪着碧莲吧,今日之后,我们相府,再也没有二小姐了。”
  “是的,爹。”云悠悠安顿好云相就跟着迎亲的队伍去了百里家。
  因为一些礼仪是需要云相出现的,云相如今养病,一切都由云舒檀代劳了,云悠悠则必须负责陪在云碧莲的身边,最后送云碧莲入洞房的时候,云碧莲看着她突兀的开口:“谢谢。”
  云悠悠一愣,云碧莲却一把将她推出了屋子,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云悠悠叹了一口气,好在这洞房也送了,她也不想在这百里家用饭,转身就往回走。
  但是刚走出内堂正好碰到进来的百里长青。百里长青一愣,云悠悠也颇觉尴尬,索性冲他礼貌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云大小姐!不,现在该叫大姐了吧。”百里长青忽然开口,云悠悠心中皱眉转头看着他:“还有事情?”百里长青看着面无表情却掩不住清冷绝美的云悠悠,心中一阵阵的刺痛,但是他也知道,今日之后,他跟云悠悠恐怕也再无交集,不管他心中怎么想,云悠悠的心中必然是恨透了自己,自己绝无半分希望
  ,所以还是忍着各种情绪看着云悠悠:“我自知日后跟大小姐再无交集,所以想提醒大小姐,小心百里永夜。”
  云悠悠当他想要说什么呢,想不到这个时候,他竟然还要诋毁百里永夜,让他们不好过,心里的火苗就蹭蹭蹭的往外冒:“我的事情,就不劳你费心了!”说着就往外走。
  百里长青却一把拉住了她的袖子,云悠悠眼中怒火熊熊:“百里公子,你这是何意!”
  百里长青连忙松开了拉着她的袖子:“大小姐千万不要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请问不是挑拨,您还能是什么意思?”云悠悠眼中冷笑的看着百里长青。
  百里长青心头一滞,眼眸微垂:“我只是想告诉你,冬儿是百里永夜杀的,所以你小心为好……”
  朱红的宫墙鲜亮的有些刺目,百里永夜带着无勾跟在太监的后面往栖梧宫中走去,心中蓦然一紧,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公子?”无勾悄声的询问。
  “不知怎的,这心里忽然感觉非常不安,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百里永夜伸手按了按自己的心口,努力让自己的心跳平稳。
  “那今日进宫可得千万小心了。”无勾向来相信百里永夜,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立刻紧张起来。
  “恩,小心点总是不会错的!”百里永夜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到了栖梧宫。
  “参见娘娘!”百里永夜和无勾见过礼之后,梅馨雨和煦的摆了摆手:“赐坐。”
  两个人坐下,百里永夜这才开口:“今日前来,想必娘娘已经知道了,欣贵人一案,有些……”
  “百里大人何必这么着急,我这茶水还没上呢,怎么就着急问起话来。”梅馨雨微微一笑,百里永夜心中皱眉,脸上却笑的歉意:“是下官心急了。”正说着,宫人就端了茶点上来,百里永夜谢过,刚想要说话,梅馨雨又悠悠的开了口:“百里大人,这可是上好的安溪铁观音,是陛下命内务府的特意采办的,百里大人不尝尝?还是说百里大人府上的茶叶
  比我这栖梧宫的还好?”梅馨雨笑颜盈盈的看着他。我们公子的茶叶自然比你这小小后宫来的好!无勾心中腹诽着,看向百里永夜。百里永夜心里知道,这梅妃看来是不想直接进入主题了。
  百里永夜眼中淡然,入乡随俗,既然梅妃不愿意直接进入主题,他自然也不好直接上来就问,她想要扯,他就陪着呗。
  梅馨雨看着百里永夜拿起茶杯,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百里大人近日出入宫闱,不知道可曾听说过什么闲话?”
  “下官近日心思都在这案子上,还真不知道有什么闲话。”百里永夜喝了口茶,笑着看梅馨雨。
  “哦,那可就真是太可惜了,这闲话还是跟百里大人有关系的。”
  “跟我?”百里永夜微微皱眉:“还请娘娘赐教。”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就是说百里大人长得跟过世的丽妃娘娘非常相像罢了。”梅馨雨漫不经心的开口。
  百里永夜在脑海中搜寻着丽妃的资料,但是似乎如今的宫中并没有这么个人,他淡淡的扬起了嘴角看着梅馨雨:“恕下官新近上任,孤落寡闻,并未听过丽妃娘娘的名号,不知娘娘说的是哪一位。”
  “其实也不是百里大人孤陋寡闻,实在是丽妃姐姐已经仙去多年,记得她的本就不多了,如今只怕也就宫中的老人记得她吧。”梅馨雨说道此处微微的低下了头。
  百里永夜皱眉,但很快露出了笑容:“娘娘这样说就是还记得,想来娘娘跟这位丽妃娘娘的关系相当不错呢。”
  “当年一起进的宫,自然是不错的。”梅馨雨微微抬眼,看着百里永夜仿佛看到了当年豆蔻年华的光景。
  见她深思,百里永夜也不便说话,只是无声的喝着茶。
  “对了,百里大人是新科状元,不知道家中可有婚配?”梅馨雨忽然笑着看向百里永夜。
  百里永夜心中皱眉,这梅馨雨一直跟自己扯这些家常做什么?有什么目的吗?他可不相信这宠冠六宫的梅妃娘娘会这么闲的跟自己瞎聊天。
  “谢娘娘关心,家中暂无婚配。”
  “对对,我听说你家中只有位老母亲。”梅馨雨恍然想起一般,随即皱了皱眉:“我还听说,百里大人家中那位老母对你似乎非常不好啊?”
  “家母只是不善于表达,私下里对我还是非常关爱的,想不到这种事情娘娘都知道,下官真是受宠若惊啊。”“你也不必受惊,当日夜宴之后,宫中就有不少人谈论百里大人一表人才,只可惜家中惨淡,不过十岁,还生着病,竟然就被扔在了雪山上,宫中的人都唏嘘了好半天呢,各个都说啊百里大人你肯定是捡来
  的呢。”梅馨雨说道这里,忽然拿着帕子掩嘴轻笑了起来。
  无勾皱了皱眉头扫了一眼百里永夜,百里永夜倒是淡定的很,笑着看向梅妃:“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是也不能因为别人说了什么,她就不是我娘亲了不是?”
  梅馨雨点了点头:“百里大人能这么想,当真是仁孝的很。”
  “多谢娘娘夸奖,不过娘娘,我们这次来,似乎不是来聊家常的吧。”百里永夜喝了一口茶,笑的温润如玉看向梅馨雨。
  梅馨雨这才做出恍然的样子:“瞧我这记性,百里大人是要问欣贵人的事情吧。”
  “正是。欣贵人死前,有人说娘娘去过欣贵人的翠合宫,所以下官就来走一趟了过场了。”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啊。”梅馨雨端起桌上的茶杯:“我确实是去过的。”
  “我听说两宫之间平日里并没有什么往来,不知道娘娘为何要在那天去。”百里永夜目光如炬看着梅馨雨。
  梅馨雨微微一笑:“我以前与欣贵人之间是甚少走动的,但是那日在夜宴上忽然看到她,没想到几年不见,她竟然伶仃成了那副样子,我心中甚是介意,所以就去她宫中看看了。”
  “只是看看?”百里永夜笑。
  “除了看看,自然是要问问她需不需要什么帮助了。”
  “无缘无故,娘娘为什么要去问欣贵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呢,难道娘娘跟欣贵人以前有旧?”百里永夜不着痕迹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茶杯。
  “百里大人的观察还真是细致呢。我跟欣贵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大的旧情,只是当日见了大人,想到故人,忽然心中有所感怀,又见欣贵人如此伶仃,一时就起了恻隐之心。”
  “哦,见到我?”百里永夜露出恰当的讶然。
  “正是。刚才我也说了,百里大人与丽妃姐姐面容相似,难免勾起我当年的记忆。
  丽妃姐姐当年不幸难产,我当时去送她,还见过那四皇子,虽然瘦弱却还是活泼的,谁曾想,第二日,他竟然也随丽妃姐姐去了,我们当时悲痛,却都不及陛下的伤心……皇后娘娘怕陛下因为悲伤过度伤了龙体,下令宫中人不要再提起丽妃姐姐和四皇子。我们心中虽然悲伤,但是只能听话不敢祭拜,唯有欣贵人,她为了丽妃姐姐守了三个月的斋戒,还偷偷去祭拜,因此被
  皇后娘娘责罚……”梅馨雨说道这里,脸上露出感伤的神色。。
  “娘娘就因为这个事情所以想要帮助欣贵人?”百里永夜皱了皱眉,这个说法似乎有些牵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