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魔教教主今天也要挣钱 > 第2章 吸金仙泉

  一片虚无混沌的空间,天地无光,黯淡死寂,虞舞妩呆滞的看着自己半透明的双手,有种分不清生死的茫然。
  “欢迎来到我的领域,亲爱的小舞妩!”还是那傲娇的声音,激荡在天地之间。
  “你到底是谁!我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虞舞妩已经有些分不清时间空间,自己刚才不是还在潋月教的大殿之上,怎么又来到这里?!
  “这里就是我的领域啊,我是仙泉啊,你不认识我了吗?”仙泉顿时有些委屈起来。
  “不是,你在哪里,为什么我看不到你!”虞舞妩觉得自己和对方根本沟通不良。
  “我就在这里!”只见迷雾渐渐消散,一个大约一米见方的泉眼,呈现在黑黝黝的地面上,里面湛蓝的泉水,带着一丝柔和旖旎的光泽,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天地道法韵味。
  虞舞妩定睛看着泉水深处,似乎想要窥伺到什么,只见微波荡漾,蓦地从中传来一阵熟稔的声音,“哒哒哒,亲爱的,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刹那间,一个大约只有手掌大小的水状娃娃腾空而起,四肢分明的摆出高冷POSE,周身流转着七彩霓虹,晶莹剔透,但是只维持了不到十秒钟,瞬间化为一捧清泉,水花乱坠的回归泉水。
  “哎呀呀,能量不足,让你见笑了,呵呵呵……”
  虞舞妩强忍住想要咒骂的冲动,耐着性子抓住重点,“所以,能量是什么,你能量补充完整的话可以把我送回原来的世界吗?”
  “能量就是能量啊,以前他们都是喂我黄金的,上等南洋海珠和羊脂白玉也勉强可以吧,白银那种俗物就不要给我了,能量太低,消化起来太费劲!”仙泉萌萌哒的说着。
  “……”虞舞妩径自打断他,“说重点……”
  “我能把你传递过来,自然也能送你回去,但是现在能量不足,很遗憾,什么也做不了!”果然仙泉在虞舞妩发飙之前开口,“哎呀,累了,不聊了……”
  “等一下,你还没说清楚!”虞舞妩急了,伸手想要抓住那仙泉娃娃,一团水雾却砰的一下在掌心散逸,化为晶莹剔透的水珠,了无痕迹。
  徒留仙泉故作老成的声音,“下次再见面就真的要付钱了,五百两黄金起步哦!记住及时补充我能量啊!”
  下一刻,虞舞妩来不及反应,只觉得浑身一阵颠倒眩晕,失重般的晕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她感觉到了一阵寒意,蓦地睁眼,就看到床榻旁边站立着一个穿着夜行衣的蒙面人。
  对方一双眼睛宛如冷夜中的寒星,散发着某种慑人的肃穆,但又有种正义凛然的决绝,借由窗外的月华,竟似梦境一般。
  虞舞妩刚要开口,可蒙面人竟然宛如鬼魅般的瞬间消失不见,她怔了半晌,揉了揉眼睛,好吧,应该不是做梦。
  梦境当中有仙泉那个荒谬的存在,难道醒来还要面对一个莫名其妙的蒙面人?
  可是下一刻,门吱啦一声再度推开。
  一个娇弱的侍女小心翼翼的探身,左手端药,右手持着烛台,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见虞舞妩挺直身体坐在床榻上,吓了一跳,身形微微摇曳战栗。
  “又该吃药了吗?什么时间了?”虞舞妩有些僵硬,外面天色黑沉,眼前的侍女是一直照顾自己的那个,名字却始终没有记住。
  “是,是欧护法说的,子时,子时三刻……”小侍女的话结结巴巴的,低垂着脸,将寝居的烛台点燃,顿时整个房间大亮,温暖的橘色光芒驱散了之前的冷肃。
  “哦,我自己来吧!”身为在民主和法治社会长大的孩子,虞舞妩并不习惯这些奴婢的服侍。
  “大小姐,还是奴婢服侍您,您的伤势刚好转一些……”小侍女楚楚可怜的说着,凑到床边,端着药碗的手青筋毕露。
  虞舞妩一把接过药碗,看着混浊的汤汁,第N次怀念现代社会的发达西医,好吧,她也见过自己身上那可怕的伤口,为了活命,就不要在乎这些细枝末节了……
  下一刻,她直接一饮而尽,尽量忽略这刺鼻的味道,和胸口欲呕的感觉。
  小侍女手上的托盘不停的战栗,看起来比她这个伤患还要虚弱。
  “怎么了?”虞舞妩随口问到,多了一丝狐疑。
  没想到下一刻,小侍女几乎发疯一般的抓住虞舞妩的手,刚要开口,胸口顿时乍现一片血泊,整个人歪歪斜斜的倒在地上,再无动静。
  虞舞妩猛然意识到自己身处危机当中,下意识拉动一旁的碧玉珠帘,而房门再度被粗暴的一脚踢开,一个阴恻恻的中年男子径自闯入。
  “西蜀旗主?你来这里做什么?!”
  三更半夜,持剑相对,虞舞妩深切感觉到这位西蜀旗主的敌意。
  “妖女!都是你祸乱我教,招惹灾劫,否则我潋月教怎么会遭逢如此大劫!”袁地旷今日没有携带惯用的长钩,可是用了一柄短剑,一步步朝着虞舞妩逼近,如临大敌。
  “笑话,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虞舞妩故意拖延时间,心底则是不断唤着仙泉,床榻下还躺着不知生死的小侍女,静待援手不如求己。
  “若非你逼走了墨砺少爷,今日我潋月教早已经雄霸江湖,一统天下,你去死吧!”袁地旷咬牙切齿,双眼展露血光和煞气。
  “慢着!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虞舞妩大声呵斥,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来不及了,刚才的药滋味不错吧,你已经中了蚀骨冥王散,再过须臾,就会七窍流血而死,何须脏了我的手!”袁地旷表情狰狞,似乎在享受什么。
  虞舞妩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脑海中再度回荡起仙泉粉嫩的声音,“哎呀,要净化这种毒物太麻烦了,还是金银珠宝比较实惠方便!亲爱的,你找的怎么样了!”
  “所以,我真的中了毒?你帮我解了毒?”虞舞妩心思百转。
  “上次说的五百两黄金有点亏,一千两,成交不?哎呀,我刚才替你解毒也消耗了不少能量,我好虚弱啊,两千两才够……”
  “你能解决就解决吧!”虞舞妩觉得心力交瘁,这局面真的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
  而袁地旷原本还在叫嚣,“等你死之后,我会直接把杀你的罪名安插到震武盟,昆仑那个掌门弟子刚刚好,江湖只需要一个天选之人,那就是墨砺少爷……”
  可是话没说完,一柄长剑同样贯穿了他的胸口,他至死难以置信,眼神和之前的小侍女如出一辙。
  反派死于废话。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冤冤相报永无尽头。
  而刚才消失的黑衣蒙面人,神出鬼没的出现在袁地旷身后,手法冷厉一剑制胜,剑眉星目昭示着睥睨气度。
  两个人周遭的空气似乎冻结一般,让人窒息却又有某种莫名的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