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帝国掌门人 > 50.疯狂的恶人

  “你不害怕?”秋海棠问道。
  “我害怕的腿都麻了,我能站起来了不?”苏布冬无奈道。
  “老实待着。”秋海棠却一点面子也不给。
  其实苏布冬匀称的身材很好看,长的也有些帅气,但是自己心中的怒火却忍不住蹭蹭的往外冒,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男人?今晚上遇到的是她,如果遇到其他女人呢,是不是也会像今天这样油嘴滑舌?
  就在这时,秋海棠不知道从耳机里听到了什么,脸色一变,从沙发上一弹而起就要往外冲,但是门外突然“砰砰砰”响起了交火的声音。
  苏布冬以极快的速度从地上站起,拉住了秋海棠想要开门的手。
  秋海棠反手想要拿枪指着苏布冬,但是苏布东哪里会给她这种机会,右手化刀劈在秋海棠持枪的手上。秋海棠吃痛,持枪的左手松了一下,枪脱手掉了下来,苏布冬左手立马接枪,以枪顶住秋海棠的腹部,低声吼道:“你想害死我们两个人吗?你也听见了吧,是步枪的声音,你这枪根本是冲出去送死。”
  秋海棠一咬嘴唇,还是想要开门。她的同事有可能就在门外,此刻等待着她的救援。
  门外有声音道:“去附近的房间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听到声音,秋海棠开门的手被苏布冬不由分说的反剪双手扔到了床上。
  秋海棠以为苏布冬起了色心,反身想要动手,一脚朝苏布冬的兄弟根踹去,却被苏布冬两腿一夹牢牢的控制住了。“想活命就别出声。”秋海棠不停反抗,如果不是苏布冬死死把她压在床上,这妞有可能一下子反制苏布冬。苏布冬快速的把枪藏在了枕头底下的床垫里。
  动作刚做完,就听房间的门被一梭子子弹给打开,四个黑衣人持枪冲进了苏布冬他们所在的卧室。
  “你们是谁?”苏布冬身上除了内裤一丝不挂,脸上一脸惊恐的样子更是惟妙惟肖。
  “你又是谁,你怎么在这里?”领头的一名持枪的人问道。
  “我是来玩的,别……别杀我。”苏布冬鼻涕眼泪都要出来了。娘的,这帮恶人真狠啊,手上清一色的M4。苏布冬偷偷的瞄过去,有几个腰间甚至还别了几颗手雷。
  为首的人看见床上有一个绝色的美人,不由眼前一亮。“这女人有点意思……”
  苏布冬赔笑道:“就是性子有点烈,兄弟我到现在还没拿下呢。”
  苏布冬的话让在场的男人都有一种了然的表情,顿时都嘿嘿一笑。
  只见苏布冬身上一丝不挂,但是刚才跟秋海棠的交手也挨了她指甲刮了几下,刚刚泛红的地方现在已经变成了清晰可见的道道。
  嫌犯不疑有他,但是没有放松警惕,拿枪指着苏布冬道:“去跟她一起,老实点。”
  这时,从门外走进来一名五短身材的白发中年人,瞅了一眼苏布冬和秋海棠,在一处沙发上坐了下来。
  “那俩家伙是谁带来的?”中年人问道。
  “是刘四。”持枪中的一人说道。
  “哼,看来刘四已经被条子控制起来了。通知豹头,今晚上的交易取消。”
  “但是门外的那俩死人怎么处理?”
  持枪人知道交了火,出了人命,这事就不好办了。
  现在出去,死路一条,但是不出去,自己在这也是死路一条。
  “你们沾了血,不走不行,条子来之前还有一段时间,你们现在走还有一线生机,不要往码头走,往人多的地方去,尽量不要惹人注意,手上的M4都给我,给我留颗手雷,你们自己留下短枪。至于我,我有自己的办法。”中年人摆摆手,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逃生。
  手下们纷纷将自己的M4扔到地上,交给中年人一颗手雷后,夺路而去。中年人从自己的衣服中掏出一副手套,然后从洗手间拿出一条毛巾,将枪上的指纹细细擦干净,然后将枪放到了门外的两个死人手上,一人两支。
  然后回到房间后,打了一通电话:“何先生吗?是我,现在我出了一点问题,需要走特殊通道。”
  “我知道现在我惹了事,给您添了麻烦,但是你也要知道,我手上有件东西……对,你要想见到它,就必须让我走。好,就这么说定了。”
  过了一会儿,中年人站起来对两人说道:“打扰你们了。”说完就要走出门。
  突然脸色一变,想到:“不对,刚才明明枪声那么大,他们俩为何还在床上不动?”他回身看了一眼苏布冬背上的纹身,大笑着离开:“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哈哈哈哈,那帮老头子等了这么多年的人,其实是个废物么,太好笑了。”
  中年人刚出门,一颗手雷被他丢进了卧室。
  苏布冬眼疾手快,一脚将秋海棠踹到床下,然后自己扑到了秋海棠的身上。
  “轰!”
  无数弹片在这片空间中绽放开,苏布冬甚至能感觉到弹片贴着自己的头顶飞过去。
  过了大概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苏布冬才知道自己还活着,从秋海棠的身上挪到了旁边去。
  苏布冬起身看了周围那飞溅四处的弹片,嵌到了墙上,电视上,心说好险。因为是落地床,床垫和床体挡住了大部分手榴弹碎片,这才让两人将将保住了性命。
  秋海棠眼中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她恨自己没有能力去将发生在眼前的罪恶逮捕归案。
  牺牲了的战友也没有能力去为他们报仇。
  所谓的正义心,在这一刻更像是笑话。自己年幼时的梦想,匡扶正义,在穷凶极恶的恶枭面前,竟然是如此苍白无力。
  “没事吧?”苏布冬看着秋海棠,伸出自己的手,想要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不用你管。”秋海棠擦干净眼泪子,自己站起来,去找出自己的耳机然后对着耳机低声说了几句话。
  不一会,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将他们俩团团围住。一副手铐铐在了苏布冬手上。
  苏布冬顿时变了脸色:“什么意思?”
  “在事情了解清楚前,需要将你带回去做下笔录。”秋海棠面色有些白,但是依旧说道。
  “你脑子抽了吧?戴手铐是面对犯罪嫌疑人才这么做的,你把我当嫌疑人了?”苏布冬怒道。
  “也许这只是恶枭配合你演的一出戏呢。”秋海棠淡淡回应道。“别吭声,我怀疑嫌疑人没走远。不想暴露身份就乖乖的。”秋海棠在苏布冬耳边低声说道。
  “不叫救护车,把我当嫌疑人有意思?”苏布冬不满道。
  “你想被裹在尸体袋里被当做死人一样抬出去?”秋海棠反问道。
  “算你狠。但是我能先把衣服给穿上么?”苏布冬顿时没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