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你是我的七日阳光 > 往事如梦

  夜,银色的月亮点缀着深蓝色的夜空,细碎的月光撒下,映着那床前的窗。我立在这窗前,缓缓伸出了手,轻轻摩挲着冰凉的窗,仿佛就像触到了那柔和的月光一样。
  月啊月,你说,我究竟处在一个怎样的世界中啊?
  就像是在一团迷雾中,白茫茫的,天连着地,地连着天,它渐渐裹住了我的身,裹住了我的心,也裹住了我的视线,宛如在梦中,到处都是一片虚幻和迷蒙。
  而现在,能为我照亮前方,指引迷途的,一个,便是这清月,而另一个么……
  我回头,看了看正在病床上安然熟睡的阿琼,缓缓露出了一个温暖的笑。
  原来阿琼真的没喜欢过穆然,那我不在的这一年里,他该肩负着多少啊?
  我有些懊恼,为什么自己不对他多一点信任,使我的爱不仅没有成为他的盔甲,反而却成为了他的束缚。
  决定再三,想起阿修之前和我说的话,我总觉得他还知道点什么,我想找他问问,阿琼这一年到底过的怎么样。
  昏黄的灯光撒下,映在霍连琼的侧脸上,显得他原本苍白的脸庞有了些许血色。
  为了不打扰他,我拿着手机,转身出了病房,坐在门前的长椅上,我拨通了穆修的电话。
  …………
  霍连琼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看到了他的小白,她还穿着给他跳舞的那身红衣,明艳动人,冲着他甜美的笑。他还听见了她一声声甜甜地唤他,阿琼,阿琼,我回来啦……。
  “小白,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你是不会离开我的……”
  他颤抖地伸出手,想抓住她,然后狠狠抱紧她,让她永远永远都不再离开他。
  阿琼,阿琼……
  她还在唤着他,可等他伸出手的时候,他却怎么也触不到她。
  小白,小白……他在梦中喃喃,唤着她的名字,他想抱住她,可她总是会一次次地消失在他眼前。
  小白,别走,你别走,不要离开我……
  梦里,这是一个不再坚强的霍连琼,他想她,念她,且脆弱不堪。
  画面一转,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个雨夜一样,她满身鲜血地倒在他的怀里,任凭他怎么样呼喊,怎样嘶吼,她都一动不动,他是真的害怕了,她的身体好冰冷,他就将她紧紧抱住,用他的脸颊贴着她的脸颊,任凭她脸上的血蹭到他的脸上,他也不管不顾。
  “小白,小白,你睁开眼睛看看阿琼吧,好不好?”
  果然,回答他的只是一片沉默。
  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以后,再也不会有人甜甜地唤他一声阿琼了,再也没有人温柔地笑着给他系领带了,那个不惧危险,傻傻地挡在他的身前,为他赴死的姑娘,今后,也再不会出现了。
  他终是妥协了,他把头低低地埋在了她的胸前,颤抖地呜咽着,直到后来,不知什么时候,雨就这么直直地下了,没有绵绵细雨的铺垫,而是直接乌云压顶,风潇雨晦。
  他将她抱在怀里,用身子为她挡去了这最后的风,最后的雨。
  他就这么坐着,坐在这瓢泼大雨中,不知什么时候,救护车到了,警车也到了,但他知道,那份属于他的希望,早就随着她的逝去而……消散了。
  医院
  白花花的灯光刺得人眼晕,消毒水的气息也从未有过的刺鼻,白黎就这么躺在冰冷的推车上,悄无声息。
  苍白的布被一双颤抖的手揭开,露出了白黎苍白的面庞,白母瘫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
  “女儿,我的女儿啊……你倒是睁开眼睛看看妈啊……”
  白父双目猩红,显然也已是老泪纵横,他双手猛地揪住了霍连琼的领子,吼得毫无保留:“说!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女儿到底为什么会死?”
  起初,白父只是想要一个解释,但他万万没想到,像霍连琼那么一个高傲的不可一世的人,会真的放弃了自己的一切,包括尊严,就这么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白父白母的面,狠狠一跪。。
  “伯父伯母……,其实……死的人,真应该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