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你是我的七日阳光 > 我不怪你

  “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说啊!”白母神情激动,早已没有了平日优雅的形象,边痛哭流涕,边拼命摇晃,捶打着霍连琼的身体。
  可任凭白母怎样发泄,霍连琼还是一言不发,直到白母一个激动,一口气没上来,哭晕了过去,白父才急忙和医生将白母推走治疗去了。
  “人都走了,你怎么还不起来?”
  霍连琼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并未起身。等他闻声抬头,直直对上了穆修的眼睛时,穆修才发现,他的早已脸色苍白的厉害,眼神也空洞洞的可怕。
  霍连琼还是不答,而且仍一动不动。
  看着这样颓废的人,穆修深深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默默转身离去了。
  他有些明白了,其实,在她走的那一刻,他的心,便也跟着死了。
  …………
  听着穆修在电话那头的叙述,我的眼眶早已通红,原来,她的阿琼,竟为了她,承受了这么多。
  他自责,他痛苦,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而我,却在他最无助,最需要陪伴的时刻误会了他,甚至离开了他。
  我痛苦地闭上了双眼,深深地吸了口气,现在想想,我的心真的是抽搐地痛,鼻子也愈发酸的厉害。
  “还有就是,听然然说,你走后的那天晚上,他从医院回去后,就把自己关在你住的公寓的卧室里,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做什么。直到第二天,众人见里边没动静,担心的不行了,就找人强行开了锁,结果门开以后,大家才发现,他就这么躺在一片昏暗之中,一动不动,身边满地的空酒瓶,还有随处可见的烟蒂。”
  笨蛋,霍连琼,你个大笨蛋!
  终于,我还是没忍住,豆大的泪珠一滴一滴,泪如雨下。
  穆修听到我在电话那头一阵一阵啜泣的声音,微微叹了口气,又接着道:“但自从那次过后,他突然就回复了正常,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甚至比以前还拼命工作,而且突然就宣布要和然然结婚了。”
  没事人?
  他怎么会是真的没事了?
  听穆修这么说,我便知道,阿琼越是这样在外人面前装的若无其事,其实便越是放不下,忘不掉,甚至随着时间推移,心里的苦痛就越深。
  “而且”,说到这儿,穆修顿了顿,他默了几秒,才继续道,“阿桑,其实,在知道霍连琼要娶然然之后,我当时不明白他的苦心,还曾经冲动地去找过他……”
  “所以,你是早就知道真相了?”我听到这儿,心下一惊,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被瞒了多少事。
  “对不起,阿桑。我是早就知道真相了,也的确是我自作主张,才没告诉你实情,因为我的私心,让你们彼此错过了这么久,真的……很对不起。”
  “算了,阿修,我早就不怪你了,我想先自己冷静一下。”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又缓缓地呼了出来。
  “那好,这么晚了,你先休息吧。”穆修刚说完,就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声音。
  他微微叹了口气,阿桑,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怪我吗?
  他又想了想他们千辛万苦的计划,因为他而……
  “啊……”穆修狠狠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真的做错了,而且简直是大错特错……
  …………
  挂断电话,我轻手轻脚地回到了房间,看着在睡梦中眉头紧皱的霍连琼,我忍不住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眉心,想要安慰他,抚平他现在内心的痛苦。
  “阿琼,我就是你的小白啊,你个笨蛋,怎么还没认出来我啊?我早就回来了,而且我保证,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离开你了,我们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再分开……”。
  夜渐渐深了,隐藏在满天云彩中的月亮也慢慢现出了身影,越来愈亮,柔和的月光照进来,屋内我轻轻趴着阿琼的床前,月光映在我们熟睡的侧脸上,显得一室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