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四十九号客栈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重回顾家
<!--go-->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余流离叹道,“阿月,这个法子可是一个很自私的法子,同时也很残忍,原本这把剑就已经很残忍了,我又怎么能……更何况倾心姑娘现在心里只有梁兄弟。依我看,今天的这个法子,你就当我从未说过吧,此事以后不要再提。”
  
      红月还未开口,站在门外的顾倾心便一脚踏了进来,她的脸上已经爬满了泪珠,“多谢余大哥的顾虑,但是我……我刚刚在外面想过了,我还是觉得用我的魂魄去交换辰哥的,不过可以等我十个月吗,待我生下这个孩子,之后便来交换,可以吗?”
  
      余流离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顾倾心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她看了一眼身边的红月,“红月哥哥,多谢你们了,我今日做了一个决定,我想回苍梧小城顾家去看看,我知道我爹还在生我的气,但是我这最后的几个月,依旧想看他最后几眼,毕竟他是我爹。”
  
      “可是,他若是对你不利……”红月想起当初追杀他们的顾庭秩,不由浑身一震。
  
      顾倾心微笑道,“哥哥,你还是不了解我爹,现在麒麟雪将死了,而我也再不是什么雪影圣姑了,我现在只是他女儿,他有什么理由对我不利呢。更何况,”她低头看了一眼腹部,“他现在快要做外公了,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红月知道她这是给自己的孩子想好了后路,便没有再阻拦什么,只是轻叹道,“既然你做了决定,那么我就支持你吧,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回去。”
  
      顾倾心叹了一口气,“我们离开苍梧也有半年了,我想那边的风波也差不多该平息了,我想明天就回去看看。”
  
      “明天?这么早?”余流离一惊,“那东西都收拾好了吗?我这就吩咐人为你们准备一些干粮,和一些盘缠以备路上之需。”说罢唤来两个小厮,让他们去准备东西了。
  
      顾倾心感激道,“多谢余大哥,我们在你们这里叨扰了不少时日,心中着实不安,现在又要……”
  
      “弟妹无需如此客气,我和梁兄弟是兄弟,帮你也是应该的。”余流离不待她说完便客气回道。
  
      红月伸手握住了倾心的手,满脸担忧,“心儿,你若是实在担心,咱们就不走了,等孩子生下来,我们再回去看他老人家一眼,也算是尽了孝道了。”
  
      顾倾心固执地摇了摇头,“不,哥哥你不懂,多半年了父亲就算有气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我多照顾他几天,这心里便踏实一点,这半年来我常常会梦到他,总觉得他时日不多了,作为女儿,我却是个不孝的。”
  
      红月轻轻地叹息了一声,“那好,既然你都决定好了,我们便明日就出发吧,走,现在还早,哥哥带你四处转转,以后这余家小镇
  
      的风光就看不到了。”
  
      余流离道,“弟妹若是哪天想来了,我这里随时欢迎你。待到孩子满月的时候,我们还要去顾府上讨一杯满月酒呢。”
  
      三人说着出了余流离的书房,往宅子外走去。出了余家大门,余流离目送着他们去了远处的天野,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回了府内。他知道这也许是他们俩独处的最后几天了。
  
      那天顾倾心在红月的陪伴下,游览了大半个余家镇,这是她这半年来第一次这样在余家镇游走,看遍了整个余家镇的风景,每一个角落里似乎都能够看到梁辰的影子,当初他们刚成亲的时候,有一段时间他也牵着她的手,四处游玩,可是那时候却不像今天走的这么远,因为那时候觉得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辈子,足以将这片天地转完。
  
      可是没想到他们的幸福时光居然这么短暂。短暂到就连相约下一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顾倾心满心的悲伤,坐在一段残破的城墙上,凝望着远处的落日,久久地没有说话。
  
      红月坐在她的身边,一只手轻轻搭在她的肩膀上,“这里是我最喜欢的地方,也是流离最喜欢的地方,坐在这里看落日,会有一种归属感。”
  
      顾倾心不说话,此刻她不想说什么,也没有任何心情去感受他说的那种归属感,她觉得自己就像浮萍一般,在哪里都是漂泊,即便是明天回了家,她的心依旧不能尘埃落地,失去了母亲和辰哥的家便是残缺不整的,而心也就没有安全感可言,她不知道父亲会不会原谅接纳她,但她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对父亲总是有着一层隔阂。
  
      “你看,现在漫天的晚霞,像不像咱们府上小池中的红莲?”红月指着天边的晚霞露出一个向往的微笑,“我知道你和义母最喜欢红莲了,而那一株莲花也一定是爱她老人家的,所以才会追随她去了。不过,我还有一样东西保存了很久,将来会送给你一个惊喜的。”
  
      如果是平时的话,倾心一定会追问他,是什么样的惊喜,但是现在她没有那个心情,她轻轻地靠在他肩头,“红月哥哥,你说这孩子会是男孩还是女孩?究竟是像我多些还是像他多些?”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开始憧憬孩子的容貌来,心中也多了一丝希望。
  
      红月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发丝,“我想她若是女孩的话,就一定像你一样漂亮,如果是男孩的话,应该会跟梁辰一样俊秀吧。”
  
      “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她转头看着他。
  
      红月微笑,“只要是你的孩子,无论男女我都喜欢。”
  
      顾倾心显然对这个回答不太满意,“你总是敷衍我,不过你得答应我,将来做这个孩子的干爹,保护他健康长大。不要让他受到一点委屈。”
  
      红
  
      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好,我答应你。以后不光是他的干爹,还要做他的亲爹,好好教导他。你若是不放心的话可以看着我们。怎么样?”
  
      顾倾心一时之间很是感动,她擦了擦眼泪,抽泣了一下,“时候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好,回去。”红月站起来伸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你知道吗,每一次我来这里都会想到一个人。”
  
      “什么人?”顾倾心知道他故意让自己好奇,然后提问,便遂了他的意。
  
      “宋远,宋墟嵋。”红月目光悠远,想到了当年救他的情形。
  
      顾倾心真的有些好奇,“你怎么会想到他呢?虽然说当年你年纪小引他入了城,可是他做的那些丑事本就与你无关,又不是你让他去做的,大国师凭什么要将他做的那些错事,全部归结到你的身上呢,这也太不公平了。”想起那些冤枉他的话,她就十分不平。
  
      “赓禹说,他从我还未出生的时候就做了占卜,他看那卦象上是大凶之意,意思是说,我会是一个大魔头,祸害全族性命,使他们中一个诅咒,因为是我引来的宋远,导致那个诅咒被他触及,提前爆发了,所以我是苍梧族的大罪人。”红月愤愤不平接着说道,“如果当初我不救宋远,他就会身中剧毒而死,到时候苍梧族就没有那些诅咒,和灭顶之灾了。”
  
      “哼,”顾倾心冷哼了一声,“荒唐至极!我母亲常常说,这些大的天灾人祸,几乎都是天意难违,就算有人助了力也不过是冥冥之中的被动推动而已,是不可更改的,怎么能单纯的算到一个人头上呢。”
  
      红月长叹道,“世人又有几个如同义母一般活得那么通透呢,更何况那些被蛊惑了的苍梧族人,大家都害怕死亡,所以才会相信什么血葬祭祀。”
  
      两人说着话,趁着最后的阳光,回到了余家。
  
      这一天,余家很太平,方婉没有吵闹,看到他们二人回来,很热情地迎了出去,并且主动牵着顾倾心的手,有说有笑地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顾倾心知道她的性格,也不太喜欢她这泼辣的性子,见她如此,也只得尴尬的赔笑一番,客气几句之后,便推说身体不舒服回了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余流离便命人套好了马车,将准备好的东西搬上了马车,早早的为他们二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早饭。
  
      顾倾心和红月吃过早饭之后,辞别了众人,便上车往苍梧城出发了。
  
      余流离站在余家镇外那一段残破的城墙上,凝望着他们一路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了才跳下去,往家走去。
  
      红月护送着顾倾心回到苍梧小城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了,城外的士兵守卫不严,他们很快就进了城内,大街小巷依旧是热闹非凡
  
      ,人们的生活似乎还是那般波澜不惊。仿佛已经忘记了半年前的那一场令他们恐慌的诅咒事件。
  
      看来人们遗忘一件事情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现在他们已经不记得当初他们是怎样歇斯底里的要去,消灭甚至铲除两个人,只因为那些谣言说,这两个人会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巨大的改变。
  
      他们很容易受到蛊惑,宁可去相信一个谎言,去相信一个,他们并不认识的人,甚至是从未谋过面的人,于是在那个,大国师所谓的诅咒里血葬祭祀就成了他们唯一的解药,于是他们在大国师的蛊惑下,催眠中,开始疯狂的围捕这两个人,他们甚至觉得,身为雪影圣姑,和麒麟雪将的相爱是一种耻辱,逃跑更是大逆不道,违背天意的。于是他们开始,疯狂的追捕他们,虽然他们,与他们两人并不认识,但在,自身的生命受到诅咒时,依然觉得他们的逃跑,是一种罪恶,是对族人的大逆不道。
  
      那一天,顾倾心的父亲带着族中的年轻人们,去追捕他们二人的时候,几乎是全城人热烈高呼,他们为顾庭秩的大义灭亲而感动,他们站在路边看着他,带领的那些年轻人冲出城外,热烈的为他欢呼,男女老少仿佛过年一般兴高采烈。
  
      现在只怕他们已经忘记了当初的盛况和当初那种激动的心情吧!
  
      红月坐在高头大马上,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这座它从小生长的城市,此刻看来却是如此的陌生,当年熟悉的人们,熟悉的身影们,都不知去了何处,这大约就是物是人非吧。
  
      可是他们才离开了半年呀。
  
      顾倾心坐在马车里,心情十分复杂,有些兴奋但更多的还是惧怕,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吧。听着窗外熟悉的叫卖声,她想起小时候拉着母亲的手,一起去集市上买东西的情景,现在外面应该很热闹吧,她靠在车子上,不敢挑开车帘子,生怕当初那些暴怒的人们认出她,然后将她从车内拉出内羞辱一番。
  
      红月回头看了一眼马车,心里有些不放心,他知道顾倾心此刻在想些什么,便跃下马背,将手中的缰绳递给了身旁的一个小厮,纵身一跃跳上了马车,然后掀开车帘走了进去,看见顾倾心靠着边缘将头埋在了双膝之间,就连他进来,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红月有些心疼的走到她面前,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将她拥在了怀里,“心儿,咱们马上就要到家了,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会立刻带你走的。”
  
      顾倾心抬起头露出一个勉强地笑容,她将头靠在他身上,“红月哥哥,你说我爹会原谅我吗?是不是我在他的心里也早已经死了?你说他会不会接受这孩子?”
  
      红月叹了口气,“他毕竟是你
  
      爹,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了,这城中的人们大约都已经忘记了,你爹应该也忘记了吧,不然早就派人去余家镇接你了。”
  
      “可是毕竟才过去半年,我爹若是还没有消气的话,他若是不认我了,那怎么办?还有大国师,他会这么轻易的就饶恕了咱们吗?”顾倾心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情,那时候她是父母手中的宝,父亲常常将她带在身边,有时将她放在肩头,有时候背着她四处玩耍,其乐融融,那时候没有任何烦恼,可是现在,尽管她的心里与父亲有些隔阂,可她真的害怕父亲会绝情到与她断绝父女关系。
  
      红月温柔地拍了拍她的后背,“没事,你还有红月哥哥,我会一直保护着你的。”
  
      马车晃晃悠悠地走到了顾家大门前,赶车的车夫叫停了马儿,红月率先从车厢内下来,走到大门前敲了敲门,不多时一个小厮便打开了门,探着头看了一眼外面的人,认出了红月,“公子……您,您回来了?”
  
      “嗯,你去通报老爷一声,就说我带着小姐回来了。”红月朗声嘱咐道。
  
      小厮应了一声立刻奔回去报信去了。
  
      不多时,顾庭秩便拄着一条拐棍匆匆忙忙的赶了出来,一看见门外站着的女儿立刻激动地大步迈了出去,“心儿——”他老泪纵横地叫了一声。
  
      顾倾心看见自己的父亲更是激动不已,她大半年没有见到父亲了,此刻见到他感觉他苍老了许多,原本一头乌发,现在已经添了很多白发,不由一阵心疼,几步上前拥住了父亲,“爹,我对不起您。”
  
      “心儿,你回来了就好,回来就好,快进去说。”顾庭秩说罢拉着女儿就往院里走去,回过头看了一眼跟在身后的红月,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阿月,谢谢你一直不离不弃的照顾心儿。”
  
      “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红月想依旧喊他一声义父,可又抹不开面子,叫不出口。
  
      顾庭秩叹道,“你们不在的这半年,我一个人想了很多,时常会梦见你娘,她总是怪我没有把你们照顾好,哎,现在你们俩终于又回家了,以后就不要再离开了,这里永远都是你们的家。”
  
      红月跟着他们身后一言不发,平心而论他不是不愿意回到这里,只是不希望这老爷子再受到赓禹的蛊惑,他知道他此刻所说的话真假参半,可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说,他也猜不透。
  
      倾心听了这些话,十分感动,她握住父亲的手,“女儿不再离开父亲了,女儿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
  
      “哦?”顾老爷子疑惑地看着女儿,“可是一件喜事?”
  
      顾倾心羞怯的低下头去,“是的,您就要做外公了。”
  
      顾庭秩怔了片刻,回头看了一眼红月,但见红月只顾低着头走
  
      路,似乎并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更没有看见他的神色,便正色道,“你说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孩子父亲是谁,你们什么时候成的亲?”
  
      顾倾心听着他一连串的发问,言语之间似乎带着一丝不悦,心中闪过一丝恐慌,“爹,您是不是生气了?”
  
      顾庭秩努力压制着内心的怒火,勉强挤出来一个笑,“没,没有,我只是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你告诉我,这孩子的父亲是谁,今日为何没有跟着你们一同回来见我?”
  
      顾倾心深深地叹了口气,“他死了。”
  
      “死了?”顾庭秩显然是没有想到这个结果,他瞪大了眼睛,“你们成亲多久了,他就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