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大领主的奋斗 > 第八十章 回归勒克斯

  经历了接近两天的旅程,第二天中午时分,阿德莱德跟考夫曼抵达了勒克斯城。看着城头飘扬的狮子旗,两人这才把心放回了肚子里。这一路他们担心绑匪的追杀,几乎是一刻不停的在赶路,两人的身体现在已经到了极限。
  “阿德莱德,接下来你要去哪里?”
  “还能去哪,等身体恢复了,继续做我的老本行。”作为一名佣兵,他没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
  “要不……你来我们家吧。再怎么说你对我也有救命之恩,我不能让你继续在外漂泊了。阿德莱德,我会把你当家人一般看待的。”这一路走来,考夫曼对这个佣兵的观念有所改观,他不像其他佣兵那样,眼里只有钱,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把自己安全护送回勒克斯城。
  “家人……吗?”这个词语仿佛触动了阿德莱德的某些记忆。
  “我的……家人……家人在哪……”熟悉的头疼再次袭来,他痛苦的大吼着,脑袋狠狠的磕在地上,对抗着那种痛苦。他棕色眼睛转变为黑曜石的颜色。
  喊声吸引了城门处的卫兵,两名卫兵向这边走来。
  “阿德莱德,阿德莱德,你怎么了?”考夫曼焦急的呼喊着年轻佣兵的名字。“你哪里不舒服吗?”毛驴继续往前走着,考夫曼使劲从驴背上翻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再次挣开,鲜血淋漓。他单手撑起身子,摇晃着走到阿德莱德的身前跪了下去。
  “两位需要帮助吗?”卫兵们走到他们跟前,这两人的样子引起了卫兵们的注意,在问话的同时,卫兵的手按在剑柄上面。
  “我们受到了一群抢匪的攻击,我的护卫拼死把我救了出来,卫兵先生们,我们都是勒克斯城的居民。”
  阿德莱德双手颤抖的抱着头,十分痛苦。一把短剑从他的腰带上面掉落,上面已经干涸的血迹引起卫兵们的注意。
  “唰”卫兵们的佩剑抽了出来。
  “你们两个,趴在地上,不许反抗。”
  “那个黑发男人,趴在地上,接受检查!”卫兵们手持长剑逼近。
  考夫曼见状赶忙把阿德莱德按在地上。“我们真的是受害者,您看,我的背上还有箭伤。”
  卫兵们仔细观察了考夫曼背后红肿的伤口,发现那确实是弩箭造成的,箭头已经被人挖了出去。
  “我的家就在商业区,我们是专门从事皮具生意的,考夫曼家,很有名的,您可以去打听,那附近的商家跟我们的关系都不错。”考夫曼死死的按住阿德莱德,高声喊着“我们真的遭受到抢匪的袭击,那把短剑上面的血就是他们的!”
  “扶起你的护卫,跟我们走一趟吧。”卫兵们交换了意见,初步相信了这个说法。两人被带到城门内的警备室。
  “队长,我们查获了两名可疑的人,他们自称是城内的商人以及护卫,请您处置。”
  “带进来吧。”
  考夫曼扶着已经冷静下来的阿德莱德,走进了警备室。
  “你们自称是本地的商人,那么出示一下身份证明吧。”
  “长官,我们身上所有东西都被抢匪拿走了,我家就在离王宫不远处的考夫曼皮具店,我们家制作的跟皮具深受城内上流人士的喜爱。啊,您看,你的这副手套,就是我们家的产品!”考夫曼指着桌子上摆放的一副手套,上面“K”字印记清晰可见。
  “原来是那家皮具店啊。”警备队长一脸肉痛的表情。这是自己妻子购买手提包时顺手帮自己买的,那家天杀的皮具店,一个简单的女士提包就敢开价两枚金币,这付手套居然也要五十枚银币!要知道身为警备队长的他,每个月的薪水也不过是五枚金币。
  “哦,你就是那家黑店的老板?”
  “瞧您说的,我们家的原料都是从乌勒斯领地采购的名贵动物毛皮,经由数位制皮大师精心鞣制,剪裁,缝合,那绝对是物有所值啊。”考夫曼瞥了一眼警备队长的手套:“您的夫人一定是购买了一个限量版的紫貂皮手提包,所以才获赠了这么一副手套,要知道这副手套的制作成本就有几十枚银币啦,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店都当做赠品,可见我们是一家良心店铺。”
  警备队长怒火中烧,想不到自己的败家媳妇会拿赠品来糊弄自己,虚报的五十枚银币难道被她拿去做头发了?
  “好吧,我姑且信任你。”面前这个叫做考夫曼的商人无论言辞还是举止,都没有破绽。“让你的护卫抬起头来,我要看看他的样子。”
  阿德莱德虽然已经清醒过来,但刚才的折磨让他变得非常虚弱,头低垂着靠在考夫曼的身边。
  “好的,长官。”考夫曼赶忙托着阿德莱德的下巴,让他的面部能够清晰的呈现给警备队长。
  这是一张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的脸庞,疏于打理的黑色的短发乱糟糟的,脸上满是血污跟泥土,一双眼睛……那如同黑曜石般的瞳色……警备队长像是受到了惊吓,猛地站了起来,差点掀翻了面前的桌子。黑发,黑瞳,在勒克斯城只代表一件事,那就是……不行,必须马上通知上司!……不不不,这件事情必须保密,如果能假装不知情跟眼前这位搞好关系……
  警备队长的脸色变得和蔼可亲:“恩,这件事已经查明了,你们确实是本城居民,可以入城了。二位明天可以来我这里补办一份身份证明,在咱们勒克斯城没有身份证明的话,生活可是多有不便。”
  考夫曼对警备队长态度变化颇有不解,但这毕竟也是好事,被这些人纠缠上的话,那可不是轻易能够脱身的。他向对方表示了感谢,拉起阿德莱德离开。
  勒克斯城不愧是普利玛大陆上的明珠,这座容纳了两百万人的巨大城市处处显示着它的繁华。勒克斯城拥有完善的商业体系与工业体系,商人们的足迹遍布整个大陆,这座城市的纺织,造纸,食品,金属加工,煤炭,简易机械制造行业都颇为发达,提供了整个大陆上接近半数的产品。而王室独家掌握的火药武器制造,更是处于大陆上的垄断地位。每天都有各个领地的商人往来于此,出售自己运来的各种原材料,再带走勒克斯城的各种产品。
  阿德莱德很少进入勒克斯城,他原本佣兵的身份被视作不安定因素,经常被卫兵拒之门外,久而久之他也懒得自找没趣,只是混迹在这座圣城周边的村镇。
  宽阔的可以并排行驶八辆马车的主干道,两侧全是各色商铺,这里的地价也高的令人咋舌,即使是考夫曼家的奢侈品店也只能开办在次一级的地段。这里基本上被造纸跟纺织两类商人占据着。勒克斯城充沛的水资源让这两个行业的发展成本变得十分低廉。
  站在繁华的主干道上,可以看到尽头处的光明教会。一座气势恢宏的教堂非常吸引人们的目光,这应该是普利玛大陆上最为庞大的单体建筑,比里奥的圣光秘殿占地面积还要大,要知道它所处的位置可是寸土寸金的勒克斯城,光明教会的财力可见一斑。
  “别看了,阿德莱德,我不想去光明教会治病,回去你帮我买点伤药敷上就好。”
  “不,我们有钱。”阿德莱德掏出来几枚金币,却被考夫曼抢了过去。
  “有钱也要省着花!指望这点钱东山再起怕是很难了,家里还有那么多人要养,再说你年纪不小了,也该结婚了。”
  “我可以去做佣兵!”
  “不许去,你好不容易才摆脱了那种日子,我们找份普通工作就好。阿德莱德,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弟了。”
  阿德莱德莫名有些感动,在他的记忆中,这是第一次有人关心他,并为他的未来考虑。
  “可是我才二十几岁,您已经四十多岁了。我应该叫您叔叔吧?”
  考夫曼一口老血涌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