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缘喵不可言 > 117 真·美人计

  “哟?大佬怎么亲自来了?”
  苏念躺在病床上,放下刚翻了一页的书。
  下一秒,他就被闯入的白眉摁住脖子。
  “咳咳咳——大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我要骨白丹,无为果,还有《万象》文卷。”白眉面色阴戾,手上的力道没有减轻。
  骨白丹,古世超级咖啡,但作用会反弹。
  无为果,妖化人类体质,可起死回生,但有走火入魔风险。
  《万象》,据说是魔族某位写的古世十万个为什么,有很多卷,遗落在现世的这一卷,主要记载的是医术丹药。
  白眉要这些,是要救人?
  ……救许若尘?
  许若尘为什么会出事,她不是没在荣生酒店吗?
  苏念没法想下去,他脸憋得通红,快憋死了。
  他早听何小剑说过,这猫妖不是个好惹的角儿。
  可他看平时的“李亦然”除了稍微自我嚣张一点外,也无甚特别之处,以为“李亦然”也不过尔尔。他虽然有几分眼力和魄力,可到底年轻气盛了。
  如今,苏念总算明白了,何小剑为何白眉对如此戒备,一再试探,直到现在才对他动手……还失败了。
  逐渐浑浊的大脑不断在释放本能信号——说错一个字,他真的会被干掉。
  苏念压着嗓子,卯足力气,好不容易飘出一声:“好。”
  在白眉放开手,呼吸稍微顺畅一点后,他又咳嗽了几声:“前两个可以明天就送来,《万象》……没在我手上。”
  “是么?我倒可以让苏氏的命,在我手上。”
  “……我想想办法。”
  古世来的妖怪,路子怎么都这么野?
  古世杀人抢劫,都不犯法的?
  何小剑又不在,也没谁挡得了这猫妖。
  苏念无奈的掏出手机……
  “可是你总得给我点好处吧大佬?我这样很亏啊?”
  “给你一个卖我人情的机会……够么?”
  “……够,够够……喂?小梦啊?你把那个那个盒子拿过来一下,对,拿到医院……”
  ——
  三个月后。
  荣生酒店火灾事件,最终无人死亡,极少数人受伤,只是酒店几乎毁于一旦,得花费大量钱财人力重建。
  一时间,网上议论的焦点,从火灾本身逐渐偏移。
  有的说,酒店火灾是许家竞争对手为了防止其进一步进军S市的打压。
  也有人怀疑,火灾是为了谋杀苏念,许清浅,李梓妍……总之是哪人的仇家蓄意纵火。
  还有人认为,就是简单的报复社会,否则怎么恰好选到九重天聚会那天?
  当然更多人是抱着就是意外火灾的心态,他们更想讨论的是……被大火团团围住的各位,究竟是如何得救的?
  问及当事人,不是记不得了,就是含糊不清。而苏念、许清浅等几人,直接就拒绝采访。
  ……
  D市,许家别墅。
  几日的大雨磅礴后,迎来夜空的漫漫星尘。
  许若尘和家人说完电话,翻了翻网上还未平息的热度言论,又看了几眼水墨江山群里的聊天,关掉手机,准时在二十二点上床。
  大家都平安,真好。
  可她分明记得自己当时,并没有平安。
  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
  她被告知,她作为遇灾人员送往医院,做了一番检查,却没发现任何异样。
  “那她为什么昏迷不醒!?”
  “许总,您女儿的每一项指标都是正常的……”
  “不行,再做一次检查,你们医院必须给出一个交代!”
  “呜呜呜若尘……呜呜呜……”
  在医院修养时,莫小晓来陪着她,学她爹娘学得活灵活现。
  “楚扬呢?”
  “……他?他最近挺忙的,开学了嘛……”
  要在以前,莫小晓一定会反过来问“那白眉那狗东西呢?”
  可莫小晓没有。
  和那次地震住院一样,她睁眼时,四周是亲朋好友,却独独……没有白眉。
  但不一样的是,她能清楚的回忆起,地震那时,白眉为了救她,付出了什么。
  在那个无尽的黑暗,撕心裂肺的痛苦中,明明停止的心脏,是他让它重新跳动。
  她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在那座无名山下,他抱着她时……很温暖。
  ……可他为什么又不见了?
  沉星又恢复成普通石头状,被她放在抽屉的小窝里。
  李亦然,已经是真正的李亦然,他看着梁瑾彤会紧张,会羞怯,同她说话,会字斟句酌。
  许若尘一阵失落后,又重新恢复笑容。
  她可以等。
  等他忙完他的事情,再来找她。
  这段时间,她没有去学校,而是一直在这个别墅静养,平日有钟姨照料。
  她没能参加李安然的比赛,李安然得了个银奖,还是乐滋滋的飞D市,来和她一起吃了一顿饭,还送了她一个小礼物。
  是……一个耳机。
  橙色的。
  怪丑的。
  “若尘姐,我偷偷告诉你喔,这东西我哥他以前天天带身上……不过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了,好像跟之前一样,又不太一样……不不不,就是和很久之前一样……哎我不知道怎么说。”
  看着李安然身上的焦躁颜色,许若尘只是温和的笑笑。
  一切都慢慢变得平和,变得……平常。
  可真的……能平常下去吗?
  ……
  凌晨两点,许若尘躺在被窝里,没有闭眼。
  她在聆听。
  聆听那个极少极少出现,但一定有过的响动。
  一定有过的……光。
  可是一直很安静。
  安静得……太不寻常。
  连树叶都不再摇晃,虫鸟都不敢叫唤,风也不敢吹动。
  只剩秒针嘀嗒。
  许若尘穿着睡裙,赤脚踩上地板。
  这条路她走过很多遍,哪怕一片漆黑中,她也能清晰的辨别哪里有桌子,有转弯,有小小的装饰品……
  走到宽大的阳台,可以看到夜空点点尘星。
  还有靠在阳台栏杆边上的……光。
  许若尘沉静半晌,轻启红唇。
  “白眉。”
  “……”
  “……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
  “……”
  “为什么不说话?”
  “……我只是来跟你说……生日快乐。”
  他并未转身。
  她心念一动。
  “等等!”许若尘出声,叫住准备离开的白眉,“……你为什么要逃避?”
  星光之下,他的脸晦暗不明,但他身上的光,却一清二楚。
  许若尘握紧双手,因为害怕他离开,提高了音调:“如果你觉得付出太多,应该找我偿还不是吗?如果你觉得对我愧疚,应该对我更好不是吗?”
  她心跳如雷,却浑然不知,只想着一股脑儿把心里翻来覆去有过无数次的想法,说出来。
  “况且你对我……明明不止愧疚。”
  “我看到了,那天的粉光。”
  “我说聚会结束等你回来,你为什么没回来?”
  见白眉一言不发,许若尘气不打一处来,她往前走了几步,皮笑肉不笑道:“……你不是老提美人计么?那今天,我就对你使一使,怎么样?”
  “在我身上,这不好使。”
  白眉终于转身。
  他的红发随着悠悠吹起的风轻轻飘动,相比七夕那日,他的五官更为立体,容貌更显精致……比李亦然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
  难怪……他总是这么自恋。
  想到这,许若尘忽然又笑了。
  她不知道这嫣然一笑,在这星空下,有多么撩人。
  “这段时间我想了很多。”许若尘又道,“然后我突然觉得,我为什么要想这么多?我连第一步都还没走,怎么会知道第九十九步该怎么走?”
  白眉背对月光,叹了口气,坐到一旁的小桌子上,“明知第一步就是错的,为什么还要走下去。”
  “是错的吗?那我告诉你……我的第一步是什么。”许若尘咬唇,往前一步,“我的第一步是,我喜欢你。”
  白眉神情微动。
  许若尘继续边走边道:“第二步是,我想你也喜欢我。”
  “第三步是,我想和你在一起。”
  “第四步是……”
  “……许若尘,得到之后再失去,比没有得到更痛苦,你明不明白?”
  白眉打断许若尘,别过头,不去看她。
  许若尘停下脚步:“……我那天差点死了对吧,那么,如果我明天要是死了,今天就不活了吗?”
  白眉:“你这是偷换概念。”
  许若尘又抬脚向前:“我知道你怕什么,你怕失去我……但你更怕有朝一日,失去你的我,会不会伤心难过,孤苦无助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许若尘说得不错。
  这的确是在她真的发生意外后,他一直担心的事情。
  这种失去的滋味,让他独自体会就够了。
  幸好,他还能挽回。
  幸好,她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忘却。
  可是他怎么忘了,她是如此固执的一个人。
  三个月的平静,她没有半分动摇。
  可他,却在和她相见的三分钟里,就被攻得体无完肤。
  ……他竟然连一个小妮子都不如?
  还是说,正是因为妮子小,不知道天高地厚,才这样感情用事?
  “你——”
  你以后就明白了。
  你以后会后悔的。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不会,我也不会后悔。”
  就在白眉准备说出这话的时候,许若尘气势汹汹,毋庸置疑的打断他。
  而后,她突然凑上前,给了他脸颊蜻蜓点水的一个吻。
  “你不用急着否认……我现在能看见你的颜色。”
  在白眉完全怔住时,许若尘说完,吻上他的唇。
  这个吻太过诱惑,他几乎失去还手之力。
  他的思维逐渐混乱,却又像清晰无比。
  为什么。
  怕什么。
  思前想后,干什么。
  他也喜欢她,也想和她在一起……还不够吗?
  ……珍惜当下,不好吗?
  无数徘徊后,白眉定了心神。
  他忽而抓住许若尘的肩膀,将她推开,站起来,盯了许若尘半晌。
  “你用了魅术么?”
  如果她没有用,为什么他的防线会被她轻而易举攻破瓦解,最后输得一塌糊涂。
  “对啊,我偷偷学的。”
  在许若尘用莞尔掩饰的紧张中,白眉轻轻弯下腰,重新覆住她的唇。
  在他抱上她腰间的同时,她的手环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腰身很细。
  她的皮肤很光滑。
  她的嘴唇很柔软。
  她才一放松,就又开始紧张……可是吻,却那么温柔。
  情意绵绵之际,她忽然落下一滴泪。
  那滴温热的泪落到他的脖子,继而顺着肌肤,滑过胸腔。
  在那一刻,仿佛有电流划过周身。
  “我不害怕。”
  “我不后悔。”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的声音很轻,却万分笃定。
  “你想好了……”
  他带着沙哑的细语呢喃在她耳边回荡。
  像是在回应他一般,她闭上眼睛,踮起脚尖,更用力的环上他的脖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