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点苍山剑神 > 四大名侠 21

  戚老总接到赵秘书的报告,说这小杜老师很有办法,少爷现在天天看英文,最近几次考试都及格了,老师还点名表扬,更神奇的是他还自己在网上交钱上了网课,每天跟着外教练英文。
  戚老总百炼成钢的人,也禁不住有点激动。铁打男子汉就这心尖上一点是柔软易痛之处,儿子英文有起色了,那留学的事只争朝夕,等他顺利出去上了轨道,自己也能把推掉的国外商务活动都捡起来,多在国外做做产品宣传,一直策划的要在国外办工厂的事,也说话就能上马了。小杜姑娘是功臣,他给赵秘书打了电话,发三千块的奖金。
  杜芝芝拿了东家三千块,花了一千五在游戏里买了把大刀,奖给了戚宇平。戚宇平喜得不知怎么好,觉得老师比亲妈还亲,因为戚老总离婚多年的前妻也是事业女性,两口子花钱几万几十万给儿子不眨眼,但让他们在游戏里买把刀是万万不肯的,这不是正事么。
  戚宇平是个白白净净眼镜男孩,一高兴脸都红了,犹如醉酒,问老师想要什么礼物,自己也送一样,要不就去跟爸爸说,给老师找个好工作。
  杜芝芝说:我要的礼物就是你考的托福成绩,雅思成绩,考多少你自己看着办。宇平,不是谁都像你,这么小就有机会出国留学的,你一定自己抓紧机会多学点,这样到了国外你适应得快,苦头也少吃一点。
  这些话爹妈说破嘴没用,赵秘书说破了天也没用,杜老师说了就进了耳朵,入了心坎。戚宇平真个收心发奋学习,成绩如何暂时看不见,那个劲头儿是多年没见过了。赵秘书看着孩子知道念书写作业了,喜泪纵横,早把先前闹着要辞职的事儿给忘了,天天跟厨师研究吃什么好东西能补脑。
  戚总心说杜老师是个人才,虽是女孩,却懂攻心为上,这样人适合开拓局面,也能留着做组织管理,但要放在自己公司里,年轻漂亮的姑娘常在左右,瓜田李下惹嫌疑,再说自己也保不齐要动凡心,公司几十个亿的市值,戚老总要离婚结婚,都会引起股价波动,这一大堆的后患让他早就断了绮念。
  结回了广告尾款,又听说杜芝芝搭上了戚总的关系,女总监刮目相看,这下什么事都要带着她出入,杜芝芝虽然还得赶论文,做家教,但也舍命陪君子,跟着领导见世面学东西。秦方宇见她越来越瘦,心痛,每天都徘徊在地铁口,等着接她回宿舍。杜芝芝说你接我干吗,我让你接了吗?秦方宇说我愿意,我自己愿意不行么?杜芝芝看看他那张被晒得黑黑的圆脸,心里也有柔情一动,嘴里说的却是:有那功夫你不会考研去么?天天看书做题,你就没空干这些闲事了。
  秦方宇大喜过望,本来觉得毕业在即,两人算是就此别过,彻底没戏了,听杜芝芝这个口气,自己居然还有一线希望,他声音都颤抖了:
  真,真的?你没骗我吧?咱们今天说好了,我要是考上研了,咱俩就成了!
  杜芝芝嗤地一声:想什么,做你的美梦去吧!我才没说呢。
  秦方宇才不管她说了没说,四舍五入这就是你我之间的约定啊。他上了大学后年年补考,生怕自己玩得不够尽兴辜负了这四年时光,这下狗急跳墙,头悬梁锥刺股准备考研了,连曾楚安都被惊到了,问他是中了什么邪。
  秦方宇说爱情,真他妈的就是爱情,不说了,我在图书馆占的座呢。
  曾楚安记得那一天,秦方宇也记得那一天,杜芝芝说自己忘了,其实她也记得那一天。戚老总把广告业务给了她,让她在公司里好好受了一顿夸赞,女总监信誓旦旦说一毕业就接收她并给她解决北京户口,但戚总早就给杜芝芝安排了另一家集团公司,毕业后有编制接收,而且直接上司是戚总以前的助理出去的,万事好商量。放眼商学院毕业生的情况,基本是家里有钱有关系的,就有出去留学的机会,有好工作,没有的,单纯靠着能力望外拼,考研是一条路,另一条找工的路十分狭窄,千军万马不足以形容。
  能像杜芝芝这样,四两拨千斤把自己的前途搞定了,万中无一。更不要说,别人都在凑衣服找工作,报培训班考研,她已经一身职业装开始上班了,还有工资发,手头活便。只是她找的资源统统来自自己,挣来的当然也只顾自己,别人再羡慕也没有沾光的份儿,为此在同学里名声不大好。除了秦方宇一心一意惦记她,别人多少都有点吃不到葡萄看葡萄酸的嫉妒,这种嫉妒酿成的酒就是毒酒,一来二去,杜芝芝在宿舍住不下去了。
  她也不在乎,自己跟公司里一个新来的同事合租了个小房间,半地下室,房租不贵何况戚家还给她专门一笔车马费。没多久这个同事出去跟男朋友同居了,杜芝芝就手转租这一半房间给了另一个校友,房租还加了两百,等于她算是二房东。秦方宇厚着脸皮请求合租,遭到严厉拒绝。
  那一天,秦方宇终于拿到了考研成绩,低空飞过,他鲜花气球蜡烛心地布置了一大堆东西,曾楚安和几个好哥们都穿了件正经衣服,还给他头上喷了过多发胶,硬邦邦得像扣了顶帽子。杜芝芝远远一看,暗叫不妙,她自问还是看不上秦方宇,别说他考个本校的破研究生,就是博士,大学老师,又如何?
  一年左右的职场经历早已改变了杜芝芝,原本她想考研读博,留校任教,但是见识了大企业的现代商业之美,几十万上百万的交易谈着,标识硕大的名牌手袋在办公桌上胡乱放着,出差只定四星以上的酒店。赵秘书给她随便找了些前任女主人的衣物撑面子,那崭新的小外套从未穿过,也是十几万的经典款,每隔一天一次的家教课,司机穿着制服开一辆大奔,夏天要先下去为她撑伞遮阳,然后手势熟练地开门并护住她的头顶。这些排场,哪能是一个大学老师维持的。戚家的大别墅,优美,洁净,名家设计的日式庭院简洁静谧,几个佣人穿梭往来,毫无声息,戚宇平的书房,也比杜芝芝家56平的小两居大。杜芝芝见了新世界,才知自己从前的世界何等狭小杂乱,庸俗,不文明。
  所想要的一切,尽在眼前,付出努力,便可得到。杜芝芝没打算靠男人,傍大款做金丝雀,没意思,再说看看爹娘的婚姻,也灰心到死,自己凭着才干,这关键的毕业年已经气象一新,再多努力几年,好好沉下心来做事业,怎知将来不能爬得更高,飞得更远?
  但是,看着众人簇拥下傻笑着的秦方宇,杜芝芝还是犹豫了,内疚大于那点不可公开的苦涩,这命运不只是自己的,还有爹娘的,自己一个人闯来了北京城,,爹娘将来少不了还要跟着自己,自己这么奋力打拼,一大半是为了自己,另一小半,至少也有一小半是为了爹娘,最苦不过独生女,将来不安置好这二老,自己良心又怎么过得去。人生啊,爱情啊,哪有什么绝对的自由自在,大多数的选择,不过是不得已中算计中比较好的那一种吧。
  芝芝,我爱你,为了你我考研过了,我……秦方宇竟有些哽咽,曾楚安赶紧一拍他后背,秦方宇又接上了话:我喜欢你四年了,从大一下学期,那个夏天,我就在月季花园跟你表白过了,我知道我不够好,我知道你很优秀,我知道我们不一定般配,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会对你好,尽我的能力,给你最好的!本来我这样的还考什么研,为了你我拼了,我做到了!芝芝,给我一次机会……我太喜欢你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原本秦方宇一开口云山雾罩的,上台耍宝还能说相声,反而是曾楚安害羞得不行说不出话,没想到他到了跟心上人表白的燃情时刻,千言万语就剩下这么短短几句,笨嘴拙舌,说得结巴,听得人尴尬,但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哥们儿是把心都掏了,他爱得傻了。
  再刻薄,再精明,杜芝芝毕竟只有二十一岁,她也架不住这等攻势,接过了玫瑰花,眼睛里闪着泪花,嘴里却没服软:行了行了,咱们都是同学,是朋友,花我收下了,祝贺你考研成功,今天吃饭我请大家吧。
  秦方宇听说口风不对:朋友?谁要跟你做朋友啊,我又不缺朋友……
  酸甜苦辣一时间都涌上来,原来这些天来的拼命,好不容易考上了研,还是白费了心机。后面的朋友看不下去了:老秦,算了,人家没答应,你就算了吧,你既无心我便休,走走走我请你吃烧烤去。
  曾楚安可没动窝,他知道对秦方宇来说,绝没那么容易说休就休。果然,秦方宇脸色煞白,深深地看了杜芝芝一眼:芝芝,我不能强求,那我就等着你吧,我要等到你找了好的,亲眼看看什么样的,不然,我不去找别人。。
  说完,他一声不吭,低头下去把蜡烛一个个吹灭收了,五颜六色的氢气球随手送了给路人们。杜芝芝哭了,却一咬牙,扭头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