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穿书后我成为炮灰女配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谈话

  “那我当时那里是知道的啊。再说了,看他的样子,也是一表人才的,我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才会说那么多话的吗?”高姿静有些委屈的说道。
  这话确是还是得到了陈绵绵的一个白眼:“哼,我看你是被她的美人计诱惑了,你这个家伙,看见帅哥就走不动道了是吧。”
  “胡说,你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我对帅哥木有兴趣。”
  看着陈绵绵和韩越在斗嘴,陈爱民便是说道:“是吗,那个人真的很帅吗?既然你们都说了你们是干嘛的,他呢?他应该也介绍了吧。”
  听着陈爱民的话,那个高姿静便是回答道:“好像是部队的吧?绵绵,他当时是不是顺嘴说了一句来着?”
  “我不知道,我对他不关心,我哪里知道他有没有说啊。”
  “你不要在这个时候不关心好吗?”既然从陈绵绵这里闻不到,高姿静便是冲着黄雅路问道:“你听到了吗,路路?”
  黄雅路点点头,说道:“这个呢,我好像也是听到的,但是我也并不确定。我估摸着人家也不是真的想说的。”
  陈爱民听了之后,便是笑了起来:“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你还真的是单纯了,人家啥也没有说,倒是将你们几个的身份全部都给搞清楚了,看来你们是遇到老手了。不过要我说呢,这里的人都还是比较淳朴的,估摸这那个男人也就是对绵绵有点兴趣,才愿意这么问的。其实也没有关系啦,一般他们是做不出什么事情来的。”
  高姿静也是点点头:“那个男人穿着打扮都不是一般人,而且我们结账的时候,服务员还说了,因为我们是韩商迟的朋友,所以就给我们打折了的,而且还是不小的优惠。这么样想的话,这个人在当地还是有一定当地影响力的,最起码家里的背景和金钱都是不容小觑的。当然了,这个也不一定,也有可能他是饭店老板的亲戚啥的。”
  陈爱民看着高姿静,便是对这个人的话很感兴趣。虽然高姿静说话总是颠三倒四的,也基本上是么有什么逻辑,但是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听着倒是让人十分的开心。
  于是陈爱民便是逗着和高姿静说话去了。
  苏林秀则是还在担心着这个男的,便是小声的和陈绵绵说道:“绵绵,为娘的说句你不爱听的,你可不要及介意啊。你也知道,你不是一个人,你是一个已经有了婚约的人。虽然你和顾擎之间还没有成亲,还没有订婚,但是不论是咱们陈家还是人家顾家,都认为你们两个是天生的一对,是以后要在一起的结婚对象的。你可不能够和其他男人有所来往。咱们陈家是一个注重家庭名声的人,不论是做人还是做事情,都必须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人不论做什么,都不能够坏了自己的本心,如果自己的一颗心都坏了,那么这个人呢不论做什么,在我眼里我都是看不起的。虽然说顾擎家里的条件一般,成分不高,遭到了很多人的嫌弃。但是娘看中的是顾擎的这个人,还有他们家的品德。我和他爹娘都认识了这么多年,她爹娘是什么样的品德,包括顾擎是什么样的品德,我都是一清二楚的。我知道顾擎这个人很不错,也有自己的思想和道德,不论是待人接物,还是做事情上面,都表现的很不错。以后是你们两个要过日子,不是和别人过的,只要你满意了,娘亲就满意。但是你要是觉得不愿意和顾擎结婚,那么娘亲要是会支持你的。但是你要想清楚了,顾擎这个人是不是哪里不适合你。”
  这番语重心长的话,陈绵绵自然是听进去的,她很是有耐心的说道:“娘亲,你看你说的。我和顾擎是有婚约在身的,这个事情我自然知道。那个什么韩商迟,我和他是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之前我们虽然是有比较短暂的交集,但是我对他一点那种男女之情都没有。你也不必担心我会背叛顾擎社么的。我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之所以会变成人,还有一个重要的条件就是,我们拥有基本的道德和底线。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在有婚约的情况下,还要背叛另一个人,那么我认为这个人的道德底线是有问题的。我自己对这样的行为是深恶痛绝的,所以娘亲,你也不要担心我会做出这种事情,好吗?”
  “我当然是不担心你的,我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一个多么多么好的人。我就是不愿意那些男人来纠缠你,给你造成困扰。而且我看你和顾擎也是迟迟都没有进展的,也不知道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情况。说是不熟吧,你们毕竟是有婚约。说是很熟悉吧,感觉你们两个也是停靠套的,基本的恋爱都是没有的。这都多长时间了啊,你们要是再不发展下去,顾擎都是要被人给抢走了呢。”
  听着苏林秀的话,陈绵绵便是笑了起来:“娘,你何出此言啊?”
  “你不知道吗?虽然顾擎他们家不受待见,村子里面很多人家都嫌弃顾擎家里的成分不高,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她。但是你还看不出来吗?人家顾擎长得好,做事情也利索,对人也不错,女孩子们让她帮忙背点玉米,干活啥的,顾擎能帮忙的也就都帮忙了,时间长了,难免有人会对顾擎有想法的。我有一次就看见了,村支书家里的女儿韩梅梅,就给顾擎送吃的,还拿出自己的白色的手帕,要给顾擎擦汗。你说一个女孩子的,手帕是多么私密的东西,她还要拿出来给顾擎擦汗,可见她是一点都不介意的。你说这是什么意思啊?”
  听到韩梅梅的名字,陈绵绵便是一下子就激灵了起来。对啊,她上次也是在顾擎家门口见过这个韩梅梅的。据陈绵绵多年表演当地经验,她当时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个韩梅梅对顾擎有意思。只是美誉想到,这种八卦大的消息在村子里面传播的这么快,就连她的娘亲都知道了,说不定此时村支书家里的人也都知道了。
  “娘,这个你咋看出来的?”
  “你娘亲好歹是过来人,生了你们四个孩子呢,这点小花花肠子我能看不出来吗?再说了,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看到,村子里面好多人看到了,大家都在议论,我听都了几句而已。你也知道,村子里面的妇女们,整天吃饱了没事儿做的时候,就是东家长西家短的,这些事情都门清。不过他们说的话,有时候听一半就好了,是不能够全听的,听多了,怕是自己也不相信的。这些人说话也总是喜欢夸张,本来一件小事非要说成大事情,这样也是不好的。”
  听着苏林秀这么说,陈绵绵便是点点头:“嗯呢,娘亲,你说的我都是清楚的。我肯定是不会和其他男人勾勾搭搭的,至于顾擎嘛。我对她其实还是不叫放心的,他不是那种花花肠子的男人。”。
  “他不花心,架不住别人勾搭啊。要是人家主动一点,再加上这街坊邻居一直所,长期下去,她顾擎不得负责也得负责了。所以你啊,你不仅仅是要约束好你自己,你也是要保护好自己和顾擎的感情的。你也老大不小了,需要做点正经事情了,我和你爹还指望着你赶紧嫁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