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诸天黑化从火影开始 > 第7章:丰厚的收获,承若

  波风水门的内心紧绷到了极点。
  他总感觉眼前这个李耀翔,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自打他察觉出鸣人的异常时,其内心就总是隐隐有着一抹不安感。而随着封印空间的败露,以及他身份的败露,这抹不安感就来得愈发强烈。
  他总感觉,眼前这个李耀翔,其目的远没有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单纯。
  “你到底是谁?”
  “接近鸣人有什么目的?”
  李耀翔也不意外。
  早在他决定出手照看鸣人的那一刻起,他就早有预料日后会有这一幕,跟波风水门相遇的情景出现。
  而他之所以那么快就拆穿了事情的真相,除了这是黑化鸣人的其中一部分计划之外,还有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要把波风水门这个‘灯塔’,尽快给赶出鸣人的意识空间里!
  毕竟他的潜在目的,可不能随随便便让人知道的。
  要是在谋划期间,被水门察觉到了不妥,然后再跟鸣人讲清楚一切,把这个‘学好三天,学坏三年’的鸣人给重新掰回了正面。
  那他可是喊冤的地方都没有了。
  李耀翔就这样眯眼微笑,看着水门久久不语。
  也没有回答的打算。
  所要表达的含义非常明显。
  就是,像这么LOW逼的问题,你就别问了,问了,你以为我会回答吗?
  而现场的气氛,也随着李耀翔所表现的态度,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势有一种,一言不合就要开肝的趋势。
  被吓得六神无主的玖辛奈,见情况不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她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对自己的儿子出手。情急之下,她连忙出来打圆场,在众人皆不可思议的情况下,直接朝李耀翔跪了下去:“求求你了。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目的,可我求求你别伤害鸣人好吗?”
  突如其来的一幕。
  这下子,不但是水门。
  就连李耀翔也被玖辛奈的举动给吓了一个踉跄。
  同时也被她这份母爱,给感动至为之动容。
  饶是不停提醒自己要硬下心肠的他,也不得不在这种情况之下,软了下来。
  态度表现得不再那般硬气。
  现场的气氛,也因此得以缓解。
  “哎~”李耀翔叹息一声,叹息自己不够狠心,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伤害鸣人的。这几年来我是如何对待鸣人,你丈夫最清楚不过。你要是不信,你大可问问他。
  至于我的目的……
  对不起了,恕我无可奉告。”
  玖辛奈扭头,抬起,看向丈夫水门。
  身为母亲的她,其实关心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哪怕天塌下来,只要李耀翔不会伤害她儿子的性命就可以了。
  见水门点头给了她一个肯定的答复。
  玖辛奈这才站了起身,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回到水门身边。
  水门见此,也不好再追问下去。
  毕竟他心里非常清楚。
  其实无论结果如何。
  李耀翔的目的是什么。
  身为一个死人的他,压根就阻止不了将来所要发生的一切。
  他查克拉能维持的时间,已经所剩不多了。
  就算他真想直接动手……可别忘了李耀翔掌控着的,是他儿子的身体,这又让他如何动手?若是执意动手,那岂不是意味着要他亲手杀死自己的儿子?
  到时候,暂且不说李耀翔会不会因此而死亡了。
  第一个跑出来阻止他的,相信就是死死挽着他手臂,身边的这个妻子玖辛奈。
  想到这里,水门也同样叹息了一声。
  对视李耀翔时,也不再抱有那么大的警惕之心。
  有些无奈。
  有些不甘。
  同时也有些心累木叶的残忍。
  但还是算了吧。
  反正自己都已经死了,也管不了那么多。
  “算了,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你。”
  “但不管怎么说,你对鸣人的这一份关心,我还是感受到的。”
  “也非常感谢你这些日子以来,对鸣人的照顾。”
  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水门从哪里变出来了一份卷轴,然后继续说道:“这里面记载的,是我跟玖辛奈生平所学会的所有忍术,希望这对你、对鸣人,会有帮助。”
  水门走了过来。
  将卷轴递了给李耀翔。
  同时,眼神中流露出‘拜托’的神色。
  不用说,李耀翔也知道,这是要拜托他日后帮忙好好照顾其儿子鸣人了。
  也不客气。
  李耀翔非常淡定地把卷轴接了过来。
  此刻的他,看似镇定。
  可实质却是兴奋得快要窒息了!
  哈哈哈哈!
  意外之喜!
  意外之喜!
  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卷轴是什么?
  这可是记载着的,可是水门+玖辛奈的平生所学啊!
  想想都感到激动!
  简直做梦都会笑醒!
  这卷轴里面所记载的忍术,估计随便举例几个出来,都可以让忍界大部分人羡慕死了!
  再加上就在鸣人与波风水门相认的一刹那,黑化值的再一次暴涨,这一次计划的收获,简直远比他想象中来得更加丰富!
  蛋定~
  蛋定~
  李耀翔努力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故作咳嗽两声:“咳咳!放心吧。鸣人方面,我会照顾。你们不必担心他的安危。”
  再次得到李耀翔的肯定。
  水门以及玖辛奈这两公婆,这才放下心头大石。
  两人相视一眼,轻轻微笑。
  十指紧扣。
  互相依偎。
  似乎从对方的眼神中,就可以得知对方的想法。
  紧接着,两人皆扭头看向李耀翔,纷纷露出感激的神色。
  眼看两人快要消失之际,水门却突然在这时候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连忙说道:“你能再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吗?”
  李耀翔点点头:“你说。”
  “如果将来有一天,鸣人真的站在了木叶的对立面。我希望你能帮我给鸣人带几句……”
  李耀翔略微犹豫,没有拒绝,等待他把话继续说下去。
  “不是每一个人都像你想象中那般残酷的,希望你在日后能为木叶留下最后一线生机……”
  听闻后,李耀翔不由得一愣。
  这看似拜托自己传给鸣人的话,怎么感觉起来,水门的真正用意,却是在传达给自己听?
  事实上,李耀翔的感觉没错。
  此刻的水门,确实在借用‘带话给鸣人’的名义,来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李耀翔。
  他不懂自己的猜测是否正确,但在临离别的一刹那,他脑海里灵光一闪,终于知道了隐藏在心底那抹不安感,到底是什么。
  就是怕将来有一天,李耀翔会让鸣人跟木叶为敌。
  因此,他也就尽他最后一丝力气,将自己最坏的猜想,给说了出来。
  希望能略尽绵力。
  李耀翔神色复杂。
  再三犹豫。
  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水门这个承若。
  没有原因。
  只是随心而为。
  当然,兑现承若的先决条件,是没有妨碍到自己黑化鸣人的计划,否则就只能对水门说声抱歉了。
  毕竟李耀翔虽说是要黑化鸣人,却也不想将鸣人变成一个毫无感情、宛如行尸走肉的杀人狂魔。
  只要情况允许,李耀翔不介意在最后时刻,救下一些无辜的人。
  就这样,看到李耀翔点头答应后,水门以及玖辛奈的身形就变得愈发模糊,形成了一团团光芒,慢慢消散于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