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诸天黑化从火影开始 > 第30章:第一次见面,唯一的亲人

  “哈哈哈哈!”
  “太好了!太好了!”
  “那我要修炼!我要努力修炼!”
  “我一定可以证明给大家看,我是不会让大狐狸伤害到大家的!”
  虽然只是在脑海里交流。
  但听到李耀翔说有解决方法,鸣人在现实中也禁不住欢快地跳跃了起来。
  只不过,没等他高兴多久,他很快便愣在那里,为难道:“可……可是……要怎么修炼啊?”
  “鸣人,你放开心神,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一听到李耀翔说‘放开心神’这四个字,鸣人的心里就没来由的吓了一大跳:“你……你……你又要带我去见那只大狐狸吗?我……我……我可以不要去见他吗?火影爷爷说了,千万不要再去见那只大狐狸。”
  鸣人可没忘记当初猿飞日斩等人在会议室里叮嘱他的话。
  而且村民们都表现得那么害怕九尾,这也导致于连他在面对九尾时,也有些心惊胆跳的感觉。
  不过这种害怕的感觉,很快就被李耀翔给打消了。
  因为相比于其他人,李耀翔无疑是更加值得鸣人去信赖的。
  “鸣人,你信我吗?”
  听到这句话,鸣人这才反应过来,并且毫不犹豫地回应了一声‘嗯’!
  无论是谁,说了些什么,只要‘声音的主人’坚持让他做一件事情,那他就会义无反顾的去做!因为‘声音的主人’已经是他在这个世上的唯一亲人了。
  鸣人当即放松了心神,任由李耀翔带他到另一个地方。
  ……
  片刻后。
  意识空间里。
  李耀翔擅自打开了房门。
  来到鸣人的房间里。
  此时,在意识空间里的鸣人,任然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
  呼吸十分平稳。
  这也是每一个人在意识空间里的正常状态,尚若没有特殊原因,就永远都不可能醒过来。而李耀翔之所以这一次会选择带鸣人来这里会面,则是因为这关系到他黑化鸣人的第三步计划,现在不说也罢。
  就这样。
  李耀翔走到小鸣人面前。
  戳了戳他那圆鼓鼓的脸蛋。
  没醒……
  再戳!
  没醒……
  再戳!
  有些不耐烦的李耀翔,这次直接拔他的胡须!
  “啊呀呀呀!!!”意识空间里的鸣人,捂着自己的胡须,整个人弹跳了起来,“谁?!是谁?!是哪个混蛋拔我的胡须!”
  左看看、右看看!
  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一个贼帅的大哥哥身上,忽略了此时的环境,忽略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气鼓鼓地向帅气大哥哥走了过去,指着他就是破口大骂:“你!就是你拔我的胡须对吗?!”
  李耀翔没有理会鸣人的怒骂。
  相处了几年时间。
  照顾了鸣人几年时间。
  这也是李耀翔第一次与鸣人近距离接触。
  蹲下身子。
  对着鸣人温柔一笑:“怎么了?连我都不认得了吗?”
  听到这声音。
  原本因为脸上的疼痛,还极为生气的鸣人。
  当场发蒙!
  紧接着,就是不可思议地望着李耀翔,指着李耀翔:“是……是……是……是你吗?”
  李耀翔的声音,鸣人就算死也不可能会忘记!
  但他还真不敢相信,自己跟‘声音的主人’,竟然会有见面的一天!
  他也不是没想过,如果‘声音的主人’,不仅仅是个声音,那就太好了。
  可这个想法他也仅仅是一闪而逝,就不敢再想了。
  因为他很怕自己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也因为如此,当鸣人看到李耀翔的真实脸孔,发出那他熟到不能再熟的声音后,也任然不忘要再三确认。他很怕眼前的一切,只不过是他幻想出来的一场梦境。
  且这场梦境很快就会结束,很快就会破碎。
  李耀翔拨了拨鸣人那乱糟糟的黄发,点了点头。
  紧接着,鸣人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
  整个人一拥而上!
  抱着李耀翔,抱得紧紧的!
  深怕李耀翔会突然消失那般。
  而李耀翔也因为鸣人的这番举动,不由自主地流出了一滴眼泪。
  说真的,来到火影世界好些年。
  战战兢兢了好些年。
  这也是李耀翔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有亲人在等待自己‘回家’的感觉。
  而鸣人则是他在火影世界里,唯一一个亲人。
  双方的感情都是如此的真诚。
  抹了抹那滴眼泪,收拾心情,李耀翔这才硬是把鸣人那紧紧扣着他脖子的双手给掰开:“好了,好了。又不是不会再见面。”
  李耀翔的眼泪是没了。
  心情也平复了。
  可鸣人则任然哭得泪流满面。
  握着李耀翔的衣服,死死不放。
  “你……你……你是真的吗?”
  “你真的,是真的吗?”
  李耀翔双手扶在鸣人的脸颊上,用拇指抹了抹鸣人脸上的泪水:“傻逼,多大个人了。还哭?我当然是真的啦!放心,以后我们还有很多见面的机会。”
  鸣人吸了几声鼻涕,带着哭啼的声音说道:“为什么又骂我傻逼?可以不要再骂我傻逼吗?”
  李耀翔轻声一笑:“只要你不傻了,我以后就不再叫你傻逼咯。”
  “好了,别哭了。”
  “快抹干净眼泪,我这次带你进来,是为了教你变强的。”
  原以为只要鸣人听到‘变强’两个字,他这就会消停,可却不想,相比于变强、相比于跟别人交朋友、玩耍,鸣人更在乎的是李耀翔这个自他懂事以来,一直陪伴着他的‘声音的主人’。
  鸣人带着期盼的目光:“你叫什么名字?我应该叫你什么?”
  李耀翔也被鸣人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发蒙。
  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他很快便顺口说道:“你就叫我哥哥吧。”
  鸣人脸色大喜。
  结结巴巴道:“我……我真的……我真的可以叫你哥哥?”
  李耀翔点头‘嗯’了一声。
  得到李耀翔肯定的答复后,鸣人整个当即原地打转、跳跃、手舞足蹈,欢呼了起来。
  “太好啦!”
  “太好啦!”
  “我也有哥哥啦!”
  “我不是孤儿!我不是自己一人!我有哥哥了!我有哥哥了!”
  跳着跳着。
  鸣人又拉起李耀翔的双手,继续跳跃起来,直到最后,索性再次把李耀翔紧紧地抱在怀里,并且嘀咕了一声:“哥哥,以后再也不要留下我自己一人,好不好?”
  三岁大的鸣人……
  这就是李耀翔从婴儿开始,便照顾了他三年的鸣人。
  李耀翔没有回答,也没有拒绝。
  但其右手却很自然地拍了拍鸣人后背,仿佛在告诉鸣人说,放心,哥哥不会离开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