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诸天黑化从火影开始 > 第116 章:狠辣的佐助

  在猿飞日斩拜访,以及山中亥一窥探各个人士的同时。
  木叶村里。
  有着巨大变化的,不仅仅是猿飞日斩而已。
  就连佐助也是如此。
  那一天,在瀑布内发泄完情绪后,到了次日一早,也就是猿飞日斩拜访他的那个早上,佐助便有着明显的变化。
  他不再进行他那有规律的锻炼生活。
  反而一大早就来到了鸣人家里,冷酷冷酷的说了一句:“怎样,鸣人?不是说要聚会吗?走吧,咱们一起去找雏田。”
  原本还被猿飞日斩搞得有些懵圈的鸣人。
  这下子,当场乐坏了。
  直接把猿飞日斩的事情,给抛至九霄云外。
  然后就是两人在行走去寻找雏田的期间,各自诉说自己这几年来的经历。鸣人滔滔不绝的将这几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有趣事情,一五一十的分享给他这个基友知道。
  佐助同样时不时诉说着一些自身的趣事。
  好比实力强大了多少。
  极限到了哪里。
  制伏敌人的速度,有多快等等。
  双方的关系就仿佛回到了几年前,宇智波一族还没被灭时的那般融洽。
  走着走着。
  两人就来到了日向一族驻地。
  也很顺利的见到了雏田。
  当雏田看到佐助那久违的笑容后,也是微微有些诧异。对于两人的邀约,雏田当然没有拒绝了。
  毕竟佐助本就是她的队友。
  因为鸣人而拒绝这次的邀约?
  那再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吧。
  几年不见,如今对待鸣人的态度不咸不淡,或许还可以用少不更事,多年不见,感情淡了这些理由来搪塞过去。
  可真要因为有鸣人在,而拒绝邀约,那她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就不是不咸不淡,而是到了厌恶的地步了。
  这未免就会让人感到太过突兀。
  于是乎。
  木叶村便重现了久违的一副场景。
  几年前,那三个几乎每天都黏在一起的小家伙,终于重新聚集在了一起,走在木叶的街头上。
  这一幕场景,使得周围看到的村民,不禁都有些感慨万分。
  时间过得还真快。
  一转眼,几年前那几个小家伙,就已经长得那么高了。
  而且感情依旧那般的好。
  令人感到缅怀不少。
  只可惜,他们只注意到了表面,却没发现几人的关系,相比于几年前,还是有着明显的不同。
  当年,萌萌哒雏田被鸣人牵着小手,在街上满街跑的画面,早已不复存在。
  如今只剩下一个亭亭玉立。
  表现得高贵端庄的雏田。
  在两人之间,更是隔着一个佐助。
  整个聚会的过程里,鸣人一直有意无意的想要跟雏田打好关系。可雏田仍然是对他保持着一副不咸不淡的态度。
  甚至还一直避开鸣人的眼神。
  这让鸣人不禁感到些许失落。
  但他很快又恢复了充满活力的模样。
  虽说无法回归以前的关系,但能够像以前那般,三人一直相处在一起,那就已经足够了。鸣人离开的这几年,最期待的,就是眼前这一幕画面。
  三人重聚在一起。
  而接下来,猿飞日斩在等待山中亥一消息的这几天里。
  佐助依旧是一改反常,每一天都会过来找鸣人出去。
  双方的关系,也因此回归到了当年的模样。
  这种平淡且安稳的日子,直到猿飞日斩从山中亥一口中得知了消息后的第二天,这才宣告正式结束。
  这一天。
  佐助同样约了鸣人出来。
  来到了一乐拉面馆用餐。
  雏田也同样有参加这次的聚会。
  原本雏田还想依葫芦画瓢,利用佐助来跟鸣人相隔一个位置,可今天的鸣人却很醒目,硬是要佐助坐在最旁边的位置。
  雏田来到现场。
  看到这副画面。
  无奈之下,只好坐在鸣人隔壁。
  紧接着,就是三人各自点了一碗拉面。
  在用餐的过程里……
  鸣人:“雏田,这个好吃,我吃不完,给你好不好?”
  鸣人:“雏田,够饱吗?要不我再帮你点一碗?”
  鸣人:“雏田,我想再点一碗,但我吃不完,分一半给你如何?”
  是的。
  鸣人几乎把所有注意力,都关注在雏田身上。
  佐助这被他当成了一个透明人。
  而不管鸣人说些什么,雏田都会一一拒绝就是了。
  就在三人快要用餐完毕之际,一乐拉面馆却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猿飞日斩!猿飞日斩拨开了高挂在门梁的门帘,露出慈祥的微笑。
  光线的忽明忽暗,让三人不由自主地往身后一看。
  随即,就是肃然起立。
  佐助:“三代。”
  鸣人:“老头子。”
  雏田:“老师。”
  不得不说。
  猿飞日斩先前的行为,还是起到不少效果的。至少那些从小就被火之意志洗礼过的人,好比眼前这三人,面对他时的态度,也明显好上了不少。
  猿飞日斩‘嗯’了一声,满意的点了点头。
  紧接着,就是一乐拉面馆的老板,看到三代火影的到来,显得有些惊慌失措,连忙招呼道:“欢迎光临!欢迎光临!
  哈哈,没想到火影大人您今天会来。
  早知火影大人您今天会大驾光临,那我就先收拾一下店面好了。”
  “没事,随意就好。”猿飞日斩摆了摆手,目光从老板那里,转移到鸣人几人身上,“怎样?你们三个不介意陪老头子我吃一碗拉面吧?”
  三人也没说什么。
  然后就是猿飞日斩加入了这个小团体里,一起吃拉面。
  边吃边闲聊。
  鸣人终于问到了话题的重点:“老头子,你今天怎么有空来这里?”
  猿飞日斩也就顺势说道:“我这里有一个任务,需要佐助的帮忙,所以来找佐助之余,也就顺便看看你们。”
  一听到这句话。
  不仅是鸣人的表情,变得凝重。
  就连雏田的身子也微微一颤。
  他们可不会因为猿飞日斩前几天的突然拜访,就忘记几年前,好友佐助家族被灭的那起残忍事件。
  雏田倒也还好些,勉强按耐住了自己紧张的情绪。
  鸣人则毫不掩饰地表现出了他对猿飞日斩口中这个任务的担忧。
  鸣人道:“老头子,到底是怎么样的任务,需要你亲自找佐助帮忙?其他人不行吗?还有,我能不能也参与这次的任务?”
  猿飞日斩摇了摇头道:“这个任务我们需要借助到佐助写轮眼的能力。而且较为隐秘,也有着一定的危险,不适合让太多人参与。
  不过你们放心,我会让人确保佐助的安全。
  而且也仅仅是借助他写轮眼的能力,不会让他陷入危险当中。”
  还想说些什么的鸣人。
  这才刚张嘴。
  就被一旁的佐助,拉了拉他肩膀打断道:“不必说了。三代,我愿意接受这次的任务。”
  猿飞日斩略微感到诧异。
  原以为事情需要多费唇舌的他,却不想佐助那么轻易便答应。
  不过这终归是件好事。
  至少他的谋划,可以顺利进行了。
  三天后。
  同样是雏田、鸣人、佐助的一场小聚会。
  只不过,这也算是为佐助准备的欢送仪式了。据猿飞日斩所说,佐助这次所实行的任务,需要费时一个月之久,所以他们也就在临别前,再来一场小聚会。
  时间来到了聚会尾声。
  两名暗部忍者,就骤然出现在三人面前:“宇智波佐助,是时候出发了。”
  佐助朝两名暗部忍者点点头,然后再向鸣人以及雏田,流露出开朗的微笑:“那我就先走了。你们可别忘记我了啊。”
  就这样。
  佐助就在两人挥手告别当中,缓缓地离开了两人的视线里。
  鸣人扭头:“雏田,我们……”
  雏田:“鸣人,我还有事,就先走了。等佐助回来,我们再来小聚吧。”
  鸣人默默注视雏田离去的背影。
  内心很是失落。
  而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没了佐助这根红线,即便鸣人再怎么尝试,也没办法相约雏田出来单独会面。
  ……
  离开木叶后。
  佐助跟随着两个暗部忍者,来到了距离木叶也有好一段距离的荒郊野外。这里极为隐秘。前来的路上,佐助没有看到任何人类的踪迹。
  而两名暗部忍者,则把他带到这片荒野中的唯一一间木屋内。
  门口刚被打开。
  吱呀声响起。
  映入眼帘的,则是早已在木屋内等候多时的猿飞日斩。猿飞日斩抿了一口热茶的同时,眯眼微笑道:“佐助,你来啦。”
  佐助点点头:“三代,我这次的任务是什么?”
  猿飞日斩:“这段时间,你就先住在这件木屋里吧。待目标人物经过这一带时,我们就需要你用写轮眼的能力,帮我们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
  吃喝方面,你不需要担心。
  我会派人定时送过来给你。
  避免打草惊蛇,在这段时间,你尽量待在屋子里,别随意乱走就行了。”
  见佐助点头应承了自己的要求。
  猿飞日斩这才满意的离开木屋。
  待他出现在木屋外时,原本慈祥的模样,消失不见。
  转变而来的,是一副欣喜的神色!
  计划中,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已经办妥了。那接下来,只待他回到木叶,等待时机的成熟,就可以实行下一步计划!
  没错。
  猿飞日斩这次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解决木叶的隐患,也就是宇智波鼬!
  让佐助来这荒郊野外的所谓任务,当然是假的。
  他只不过是想将宇智波鼬给吸引出来!
  倘若事情进展得顺利的话,那他回到木叶后,再等一段时间,就是开始主动散播出佐助的死讯,以此来达到他的目的。
  他要让宇智波鼬崩溃。
  让宇智波鼬癫狂。
  让他失去理智的来袭击木叶!
  那他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在大家的注视下,跟这个木叶叛忍同归于尽!只要计划成功,那他不但可以保留着自己的名誉,名正言顺地成为一个为了木叶牺牲的好火影!
  更是可以真正地为木叶解决这个隐患!
  这对他这个年迈且身体依旧逐渐衰弱的火影来说,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至于鸣人那……
  也很好解释。
  如无意外。
  只要村子里开始传播出佐助的死讯,鸣人一定会发了狂来询问自己,那只要自己告诉他,这个消息只不过是个误会,佐助并没有死,只不过是受了些伤,需要在外面静养一段时间。
  那鸣人也就不会对自己,对村子产生怨恨了。
  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猿飞日斩心神气爽的踏上回归木叶的路途。
  但猿飞日斩不知道的是,当他离开木屋后,当木屋内只剩下佐助一人后,佐助这几天里,努力维持着的开朗脸容,瞬间褪去!
  变回了一副冷酷,且带有些许狠辣的神色。
  ……
  两天后。
  佐助在木屋内乖乖待了两天。
  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
  可就在第三天的一个早上,佐助打开了木屋门口,来到了户外。
  刚一出现。
  跟他一起接了这趟任务的两名暗部忍者,也同样‘恰好’经过这里:“咦?怎么出来了?怎么了吗?”
  佐助神色自若道:“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想出来走走。”
  由始至终。
  猿飞日斩的目的都很明确。
  就是解决宇智波鼬这个隐患,跟他同归于尽,成为木叶英雄之余,也不能让新生一代对他或木叶产生新的仇恨,成为另一个隐患。
  所以在佐助这里。
  猿飞日斩有着一个硬性要求。
  那就是不能让佐助发现异常,从而引起他的反感。因此他也就对这两名暗部忍者下达一个非常宽松的监视命令。
  也因为如此。
  这两名暗部忍者听到佐助的解释后,仅仅是提示了一句:“嗯,那别走太远就是了,以免被目标发现端倪。”
  佐助答应了一声,就离开两名暗部忍者的视野里。
  避免被佐助发现他们的监视,这两名暗部忍者也没有跟踪佐助的打算,就这样看着佐助离去。
  可等着等着。
  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也不见佐助回来的踪影。
  两名暗部忍者这才察觉出不对劲,连忙朝着离去的方向,分开查探。
  片刻后。
  两人再次会合在一起。
  双方见面皆摇了摇头。
  “该死!回去汇报给三代!”
  ……
  在两名暗部忍者赶着回去,将佐助失踪的消息,汇报给猿飞日斩的同时。
  木叶村里。
  一名眼神有些空洞的孩子,懵懵懂懂地来到了鸣人面前:“哥哥,村外有一个哥哥,让我把纸条交给你。”
  接过纸条。
  往纸条上的讯息一看。
  鸣人略感疑惑,心中腹诽道:“奇怪了。佐助不是出去接任务了吗?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了?怎么又会搞得那么神秘?”
  鸣人没想太多。
  先看个究竟再说。
  不多时。
  他来到了纸条上的约定地点。
  那是一处悬崖。
  悬崖旁则有着一个大瀑布。
  鸣人刚来到这里,就已经看到一个穿着斗篷的家伙,站在悬崖边。背影有些熟悉,鸣人不太确定道:“佐助?”
  穿着斗篷的家伙,慢慢转过身。
  缓缓地褪去斗篷。
  鸣人猛地一惊,随即惊呼:“佐助!你这是怎么了?!”
  (PS:4000字大章~~~有没有加更,还不知道,烧脑尽量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