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官方穿越之地球特派员 > 第一百四十六章、揭示危险

  
  所处位置不同,观察事物的角度就不同,得出的结论大相径庭。这是加尔文听到邓肯一番话的感受。
  而劳赫乔治与罗英成,是那种守住自己的地盘过安稳日子的人,性格中没有太强的攻击性。少年领主野心勃勃的一番话,彻底暴露了他的图谋,让俩人久久沉默无语。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一场争论化解于无形,大家又心悦诚服,这是邓肯愿意看到的。这是权威的胜利而不是权力的滥用。
  权威和权力的区别在于,前者是靠公正行事,长远谋划,持续做正确决定积累起来的。而后者,是身份、地位附带的。前者是一种感召能力,对后者有加强作用;后者是强迫执行,对前者往往有侵蚀作用。
  这就是邓肯尽量使用说服,而不是命令的原因。
  事情定下来了,罗英成马上起身,向与会者抱拳告退。五百万斤粮食的运输销售可是个大工程,要精心谋划组织的。
  安道尔领的事物性工作日渐繁杂,罗英成自觉分担了许多不属于自己工作。走到大厅门口罗英成想起什么回头说:“老乔,小米我借我用几天。好家伙,事情能提前计算出来!这下调配人手物资有如神助啦!”
  德米尔望一眼执政官,见他点头跟着总指挥出了大厅。
  劳赫乔治和罗英成,当年父亲手下一文一武两员干将,俩人十多年来意气相投,配合默契,难得一对好搭档。
  “老乔!”这带有浓浓东方意味的称呼,就可以看出俩人的亲密无间了。老乔,连邓肯都不敢这么叫的!
  与会的罗英成退场了,劳赫乔治却还有话要说,会议还要持续下去——
  “邓肯,你的工业园造出的一些东西很有用,有些你们说有用,可我听不明白怎么用?用在哪?”劳赫乔治仔细挑选着用词,表达自己疑惑、焦虑和无所适从的纠结,“工业园是一个我完全没有方向感的世界,我告诫息自己对那里的事情尽可能不发表意见!可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了,那里是领地一个沉重的财政负担!”
  劳赫乔治这一问,鲍里斯和加尔文都紧张地盯着邓肯,财务问题只是个引子,执政官真正想知道的是: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身为接纳者,他们俩在这挑战性的问题面前,很没节操地闪身了。
  邓肯沉吟着,跟劳赫乔治讲明白工业园里发生的一切,确实是个让他头疼的问题。实际上不把地球上的一整套世界观和方法论移植到劳赫乔治头脑里,根本就是说不明白的。说不明白的话还要说,那就先围绕着财务问题,就事论事涉及到什么说什么吧。
  “财政压力是个紧迫的问题,不容回避。但是这个问题我想押后再说,乔治叔叔,咱们先谈点别的:大教堂建设;工业园建设;图书汇编工程;西境造船捕鱼。去年定下的四大工程消耗了我们的财政的大部分,可这四大工程也使安道尔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您应该能看到吧?”
  “这个我并不否认,可是邓肯——”劳赫乔治顿住话,拣选适当的用词,想表达的意思太难把握了,“我不明白你想干什么!如果你用这笔财富修建一座公爵府,这还在我的理解范围内。可是你把钱花在了毫无内在联系的四大工程上了,你又主导了一场宫廷政变,还在我们的系统外另建立了一只军队。单独看你做的每件事情都是目的明确,可是联系起来实在看不懂你想干什么!”
  劳赫乔治一连串提问,说明他是个逻辑严密的人,有着自己清晰的世界观和人生目标。邓肯庆幸没有莽撞行事转化他为接纳者,那样的话,强烈的理念冲击必然毁灭他的!
  劳赫乔治看似随和,实则意志坚定,绝不轻易妥协。他追随自己走到今天,是因为现实把他逼入了绝境,自己出奇招破局,他把自己当做希望来追随的。现如今,局面打开了,他又回归自己的老路!那么向他指出看不见的危局,就是推动他继续前行的最好办法了。
  “乔治叔叔,我有一种紧迫感,我们只有抓紧强大自身才能立足在这个世界!稍有懈怠就将万劫不复!”
  “言过其实了吧!我看到的,安道尔领处在有史以来最有利的位置上!”
  “在您视野之外,乔治叔叔,有看不见的一股邪恶力量在逼近!它们针对的不只是安道尔领,而是整个世界!”
  执政官愣了愣,但并没有被少年公爵这番煞有介事的言词所恫吓,仅是愣了愣,说:“邓肯,假定你说的那些事情存在,就该大力扩充军队呀。领地安置了十多万灾民,我们有充足的兵源。可我看到的,你在军队上的投入远远不及在工业园的投入!”
  邓肯笑了,“把这些灾民的半数转为士兵,再大力招募魔法师和骑士!是这样么,乔治叔叔?”
  邓肯的笑让劳赫乔治有些恼火,“难道不是这样么?千百年来一直是这样的!”
  “可这样一支军队,根本应付不了我们将要面对的敌人!魔族,这是个人类已经陌生的名子,但乔治叔叔,我相信您还记得!”
  “魔族?”劳赫乔治皱紧眉,“五百年前那场黑死病后突然出现,几乎灭绝人类,却又突然溃败的那个魔族么?”
  “是的,乔治叔叔,当时的黑死病就是它们用来削弱人类的。只是它们不小心感染了自己散播的黑死病溃败了!想一想真是后怕,人类延续至今只是因为魔族的一场意外!”
  劳赫乔治呼吸变得急促了,“天呐,难道说:去年发生的黑死病也是魔族散播的!它们——卷土重来啦!”
  “是的,乔治叔叔,但人类没有五百年前幸运啦!”
  “圣*克劳恩学院那些大魔法师知道么?”执政官下意识站起来,手拄长条桌问。
  “很遗憾,乔治叔叔,魔法师指望不上啦!他们是魔族引发的灾变第一批受害者!大批死去束手无策!”
  “怎么可能!你要拿出证据来!”劳赫乔治吼着。
  “直接证据没有,魔法师们刻意隐瞒了!但循着一些线索能推断出真像:法兰克王室历代供养魔法师,其中就有弧光大师这样的佼佼者!如果这些魔法师在,谁敢动法兰克十六?或许我莽撞冲动,但教皇冕下会么?圣*克劳恩学院各位掌权者会么?费德勒家族两个老狐狸会么?而且,事情过去五个月了,我能坐在这里与您谈话,还不够说明问题么?”
  劳赫乔治重重坐回去,两眼无神,口中喃喃,“圣父啊,谁来拯救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