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十三皇子 > 第六十二章 败敌
赤木儿此时心中十分开心,因为前方来报,涪人就在前方不到两里的地方。相信在不久之后,就能够追上这些可恶的家伙,这一次一定不能让他们跑掉,非要让他们血流成河不可。
  
  “将军您看,这马粪十分新鲜,他们就在前面!”一个流夷士兵兴奋地喊道。
  
  赤木儿听到这话,精神立即来了,他立即加快步伐,快速朝前赶去,流夷士兵当然只得打起精神,紧紧跟随。
  
  忽然,一个流夷士兵惨叫一声,翻身栽下马去。紧接着,连续又有惨叫声传来,一个又一个流夷士兵倒了下去。与此同时,无数箭枝从路旁的低矮植物中射了出来。
  
  “那边有埋伏,先退到这小山包下面,脱离弓箭手攻击范围再说。”赤木儿身边一个将官大声喊到。
  
  流夷士兵按照这将官的吩咐,刚刚退到山包下,立即有无数石块从山上砸了下来,很快有许多流夷士兵被砸得头破血流。
  
  流夷士兵还没有反应过来,身后的弓箭兵已经追了过来,又是一轮箭雨飞来。两面夹击之下,流夷士兵很快折损了近百人。
  
  “我要杀了他们!”赤木儿怒吼一声,用手中大锤砸飞一块巨石,就向山包上冲去。手下的流夷士兵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跟着赤木儿冲向山包,还有一部分持盾杀向后面的弓箭手。
  
  见流夷士兵冲了过来,大涪士兵也不甘示弱,纷纷叫嚷着,冲向了敌人。双方士兵终于开始了面对面的搏杀,这时候,他们都豁出了性命,因为他们知道,不彻底杀死对手,自己就难逃一死。
  
  随着战斗的进行,所有人都忘记了对死的恐惧,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死对手。一个流夷士兵一刀刺中了对手的胸口,还没来得及高兴,对手手中的长剑已经划破了他的喉咙;一个年轻的流夷士兵胸口中了一剑,但他却双目圆睁,死死地抱住对手,见对方终于被同伴砍下头颅,他才含笑闭上眼睛;一个手持长枪的大涪士兵眼看就要刺中对手,却被身后一刀劈中脖子,他努力想回头看看到底是谁偷袭他,但是眼前忽的一黑,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场战斗持续了不到半个时辰,慢慢地出现了一边倒的局面,处于劣势的一方反而是人数较多的流夷人。出现这种局面,其实完全在情理之中,这些流夷人都是家兵,上战场的时间较少,可他们面对的却是久经沙场的大涪悍卒,再加上连日行军的疲劳,他们终于抵挡不住了,一个又一个地倒在地上。
  
  “将军,打不过了,咱们走吧!”赤木儿身边的一个将官对已经杀红眼的赤木儿喊道。
  
  “我不走,我要杀死他们!”赤木儿一身是血,一边大喊,一边举起手中长锤,向一个大涪士兵砸去。
  
  “将军,撤吧!您四下看看吧,再不撤退,儿郎们就要死光啦。”这名将官又大声喊道,听到这名将官的喊声,赤木儿向四周一看,他手下的流夷士兵已经所剩无几了,正在苦苦支撑着。
  
  “撤退!”赤木儿大吼一声,但他自己却没有马上离开战场,他举起手中长锤,冲到旁边的几个战圈旁,凭着自己的勇武,把被围的好些流夷从包围圈里解救出来,然后率众向后方撤去。
  
  杨云看着这一片狼藉的战场,久久没有说话,流夷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留下了近两百具尸体,此战下来,他们的战力大损,相信他们无法再组织起有效的进攻了吧!
  
  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虽然战胜了敌人,大涪使团了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这一仗下来,大涪还能再战的土兵仅余下了百人左右。
  
  大家拖着疲惫的身躯开始救治伤者,埋伏战友。杨云这时反而成为了最忙碌的一个,精通医术的他,不顾使团中众人的反对,马上选择伤势较重的伤员,对他们进行救治。
  
  止血、正骨、包扎……杨云有条不紊地为这些伤者治疗,看得那两个随行大夫目瞪口呆,这皇子殿下的医术可比自己两人更厉害多了。而那些被杨云救治的伤员们可激动万分,居然是皇子亲自为他们治伤,一时间,仿佛伤口也不是那心痛了。
  
  如杨云等人所料,这一仗,杀掉了流夷好些士兵。更重要的是,此仗摧毁了流夷士兵的士气,所以,他们没法再组织起有效的进攻。所以,在接下来的几日里,使团队伍可以顺利前行,没有再受到流夷人的袭击。
  
  没有了敌人的骚扰,整个使团队伍就不用把所有精力放在防御之中,队伍行动速度也快了许多,所有人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这一日,天气格外好,使团的众人的心情挺不错,这样的天气,可是一个赶路的好日子。
  
  “大家动作快点,我们今日多赶一些路,再往前方行百余里,就没有什么大的部落了,那样我们就会安全许多!”戚威对使团众人大声吩咐道,使团多次遭袭,作为这个队伍的指挥官,他万分焦虑,但却不能显露出来。
  
  “那是什么?”队伍正行进中,一个眼间的士兵忽然喊到。
  
  顺着这名士兵指引的方向,众人抬眼向前方看去,只见前方的平地之上,站着一队手持兵刃的流夷人。紧接着,他们后方的草从中,也钻出一队流夷人。这两队流夷人加起来,足足有三、四百人。
  
  “遭了,这是地羊部落的人,这个部落向来唯三花部落马首是瞻,看来我们又遇上麻烦了。”刘远大声说道。
  
  “这次,我看你们还能往哪里逃!”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随后,又一群人从大涪使团身旁的一个土包后面走了出来,为首的正是赤木儿。
  
  原来,当日赤木儿带人撤出后,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战死和逃跑的,手下士兵只剩下不足一百人。并且,这些人的士气已经十分低落,若不是回去就会被右王库班杀掉的话,他们早就逃回去了。
  
  “将军,地羊部落就在前方,现在我们只有加快步伐,到他们前面,找地羊部落的人帮我们了。”手下那名将官劝住要带兵出去和敌人拼命赤木儿,给他了出了一个主意。
  
  地羊部落是一个小部落,整个部落只有万余人,能够作战的战士只有两千人左右。见赤木儿前来求助,这地羊部落的族长倒也爽快,马上派出了三百族中好手给赤木儿。
  
  “看来,这次要想击败敌人是不可能了,殿下,我们拖住敌人,你带人先行撤走吧!”戚威看了看对面的流夷人,对杨云说道。
  
  “丢下兄弟们,我自己逃命,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杨云立即大一声说着。
  
  “殿下,这不是让你逃命,如果我们都留在这里,只会全部战死。他们的主要目的是你,如果你逃走了,我们反而容易脱身了。”巨远光在身旁接着说道。
  
  听两个自己最信任的两个属下这样说,杨云有些犹豫了,他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自己的队伍,终于做出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