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早就告诉过你 > 第72章 你自己辞职吧

  凌乔雪没能给萧子安回答,她安静地躺着,闭着眼睛,始终无变化。
  像是早已经离开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一切都与她无关。
  离开、死亡也许并不痛苦。真正活下来承担这一切的才是真正痛苦的存在。
  第一次,萧子安没有在卧室过夜。
  他走出去,把门关好。
  慢步下楼,找女佣拿了床被子,睡在书房。
  老式时钟滴答滴答响个不停,本就烦恼萧子安更加睡不着。他起身来到时钟面前,这是座西洋旧钟,有50厘米高左右,摆在红木书柜旁。
  伸出双手想把时钟搬到离他更远的地方桌子,搬起的瞬间,有张纸条从时钟摆台下滑落出来。
  “这是什么?”萧子安把钟放到旁边,然后捡起发黄的宣纸。
  小心地打开,上面用毛笔写着:“人定胜天。”
  人定胜天?
  萧子安皱起眉头,看这字体扭扭歪歪,不像是书法大家所写。
  于是他来到他书架旁,翻看着凌家有可能留下的笔迹。
  凌雄,凌峰都看到了。只有凌雄是用毛笔书写的习惯,书房还收藏着他的墨宝。
  能被称为墨宝,自然水平不可能是宣纸的几个字可以比的。
  所以这个人定胜天,到底是谁留下来的?
  受到最近的事情的影响,萧子安觉得他自己有些多疑。
  把纸条放进抽屉里,把时钟放到对面。然后带着耳塞,在书房度过一晚。
  关于他在书房休息一事,凌在炎很快便得知。
  “姐夫,你昨天为什么不在卧室休息?”
  “你怎么知道的?”
  “每天早上我都会看姐姐,你不在,沙发也很工整,不似以往的凌乱。”
  “在炎,昨天我不舒服,有些感冒。害怕过给你姐姐,所以便在书房睡的。不要乱想,什么事情都没有!”拉着凌在炎的手来到卧室,护工已经前来,替凌乔发擦脸换衣服。
  于是萧子安连忙退出来,然后朝楼下走去。凌在炎紧紧地跟在萧子安的身后,两人一前一后到达餐厅。
  凌志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们,女佣端出来新鲜出炉的烤面包,摆放在桌替他们切好分自盘中。
  “我自己来吧!”萧子安不习惯有人侍候,自己拿着刀切了面包。
  “是,先生。”女佣退后半步,让萧子安自己来。
  萧子安切好后,拿起旁边的果酱抹在面包上,大口塞入嘴中,不管好不好吃,能填饱肚子就好。
  吃完后,又把旁边的牛奶喝光。
  “在炎,我先去上班了。”
  “姐夫,慢走。”
  “等等我。”凌志用毛巾擦干净嘴角,连忙拿起公文包跟上萧子安。
  同萧子安坐车前往公车,在车上时。凌志问起风建招标准备的怎么样了?
  萧子安却想前之前看到王亚与加里的李琳在一起的画面。
  “你觉得王亚这个人怎么样?”萧子安虽派人去查他,但是凌志与王亚工作多年,肯定会比他们调查了解得到的多。
  “为什么会突然问他?是不是因为他朝你发脾气,你不满意?”
  “不是,他发脾气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看到他和加里电子的李琳不清不楚。”
  “什么?不可能吧?王亚我了解,不可能背叛公司的。”
  凌志不敢相信地摇头他的头,但是萧子安的脸没有开玩笑。
  所以轮到凌志怀疑了,他疑惑再次确认。
  “真的吗?”
  “我连李琳这个名字都告诉你,你觉得是真是假?”
  “上班后,我会跟他谈谈。”
  “不,再等等。如果他和艾琳样只是谈个恋爱,那么我们不要插手,毕竟人人都有恋爱的权利。”
  “萧子安,王亚是有未婚妻的。怎么可能跟艾琳一样是谈恋爱?”
  凌志打断萧子安的话,萧子安挑挑眉毛假装惊讶,其实这只是想让凌志开口说出来而已。
  “是吗?那就很奇怪了!”
  “这个王亚,到底在干什么?难不成想要报复公司?”
  凌志坐在旁边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地说。
  到公司后,凌志直接让人去叫王亚。
  王亚刚来公司就让人的叫到凌志的办公室,虽然凌志只是副经理,而王亚是招投标部的经理,按职位是不在凌志下。
  “王亚,你来了?”
  “有事吗?凌总。”
  “我不是凌总,我现在比你职位还低销售部副经理。”凌志亲自为王亚搬来椅子,请他坐下来。
  王亚有些不安,因为事情反常。凌志从来不会主动给一个员工搬椅子,他毕竟曾是公司的总裁,在面子上面那绝对的高傲。
  坐好后,王亚问着凌志。
  “到底怎么了?”
  “你认识李琳吗?”
  “凌总,谁跟你说什么了?”一听李琳两字,王亚直接站起来,尴尬又慌张的双手不知道放在哪里。
  凌志见这模样,他知道萧子安的判断正确。
  这个萧子安真不简单,竟然知道这么多事情?凌乔雪到底从哪里找到这样低调的人才?
  “王亚,我知道你不爽萧子安。但是你跟李琳……我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她来找我的。”
  王亚知道隐瞒不下去,便一股脑说出来。
  “你有没有透露标底?”
  “透露又怎么关?总裁根本不采纳,我那标底根本没有意义!”
  “所以你是透露了,是吗?”凌志很生气,他的手摆放在桌子,半握成拳。
  眼睛没有离开过王亚,等等王亚的回答
  王亚点点头:“对不起,我喝多了!便是这件事不会影响萧总的招标,因为他根本不需要我的建议。”
  砰砰砰!
  凌志用力地敲着桌子,连敲三下。声音在办公室回响,气愤的凌志简直不敢相信。
  “王亚,你是怎么了?”质问着王亚,凌志火冒三丈。
  “对不起,凌总。”
  “对不起有什么用?我看你还是自己交辞职信吧!走得体面些。”
  “凌总,不要这样对我。”王亚来到凌志的身边,伸出手拉着他的衣服,恳切地看着凌志。
  凌志甩开他的拉扯,伸出手指着王亚。
  “如果是别人告诉我这件事情,也许我能压压。但是你知道是谁跟我说的吗?”
  “谁?”
  “萧总,萧子安。”凌志直接供出萧子安,因为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