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重生之宁为屠夫妻 > 第七十五章 风云将起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就连宁香都没有料到。她明明一直劝着蒋悦悦回府后先观察院子里的形势,谁知蒋悦悦竟然一点都没听进去。
  宁香是和蒋悦悦一道儿回来的,其他丫鬟若是不服管,肯定会站到她的对里面去,到时候再想挽回,就有些麻烦了。也幸而蒋悦悦做的太让人惊惧,倒显得宁香好说话了些。
  “宁香姐姐,你不是说,主子不会与我们计较么?”
  蒋悦悦睡后,宁香便去大杂院安抚人心,结果还不等开口,便有一群丫头围到宁香的周围,唧唧喳喳的说了起来。
  “兰心死的真惨啊。”
  “我也不知道小姐怎么就发了这么大的火儿。”宁香皱着眉,也是一副不解的模样,“之前在萧王府的时候,小姐一直很温柔的。”
  “温柔什么?不过是做给萧世子看罢了。”一个叫妙绫的二等丫鬟愤愤道,“若是世子知道她这样,哪里还会喜欢她?”
  宁香听到妙绫说这话,脸上的惊讶实在是盖不住,这个妙绫确实是有几分姿色的,只是没提到一等丫鬟的位子上来,怎么也不可能接触到萧乾,这心倒是挺大。
  “妹妹胡说什么呢?忘了兰心方才的惨状了吗?”旁边的妙芳拽了拽妙绫的衣袖,二人同为二等丫鬟,很明显妙芳更稳重些。
  这话一出口,为着宁香的丫鬟们就又都沉默了,似乎十分惧怕方才发生的场景。
  原本丫鬟犯错,请了家法也是应该,平日里请家法也都是沛嬷嬷拿了胭脂艳来,最多是个毁容,偏偏今日不知道蒋悦悦如何想的,打完了二十下胭脂艳,还不放人,又叫了外院小厮,打了兰心几十板子。
  院里的丫鬟都被叫去观刑,就连宁香也不例外,还要站在众丫鬟最前头,有那些个胆子小的,都吓得瑟缩。
  蒋悦悦倒是不出面,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用膳,似乎听不到外头兰心因被打了脸颊无法好好发声,那诡异而凄厉的惨叫声。
  本来这院子里丫头也不多,两个二等丫鬟和四个洒扫丫鬟,蒋悦悦刚回来就发落了一个,且弄得人心惶惶。
  若是以前的宁香,肯定会向着蒋悦悦说话。现如今宁香却巴不得这院子里出的事情越多越好,倒是有些小小的坏心眼了。
  “兰心的丧事儿我出钱办了,都是签了死契的丫头,你们自己不争气,那结局...”
  “对,我们要自己争气。”妙绫的神情有些恍惚,不过眼中的坚定越发明显。
  宁香淡淡的瞥了妙绫一眼,又接着道:“小姐就要出嫁了,身边不能只有我一个一等丫鬟,就算要提人,也应该是从你们这一群人里挑,自己都想着点。”
  虽然蒋悦悦暂时没有这样的意思,但宁香还是许诺了。她看到了妙绫眼中的光芒,一如从前的扶秧。不过她已经不怕这些牛鬼蛇神、跳梁小丑了。最好是自己推一把,让她们自己跳出来,也省的在背地里给她下绊子。
  经茶宴一事,宁香意识到,只这样坐以待毙是不行的,自己也该稍稍的反抗挣扎,若是自己都认了命,又有谁能救她呢?
  回府的第一个晚上,宁香并没有贪图属于她的休息时间,反而是先去了府医的草庐那边,却失望的发现因为府医的“死亡”,这个院子已经荒废了许久了,从前那些唾手可得的草药,也找不到了,这倒是让宁香行动有些不便。
  三日后,京城的某家商铺后院,落下一只周身雪白的鸽子。
  立刻有人从后院阁楼上一跃而下,吓得小鸽子倒退了两步,不过还是乖乖地跳到了来人的手中。
  “许大哥,你怎么出来了?”
  “是主子的来信,告诉我们可以准备起来了。”
  “得嘞!”
  宁香暗自操控着产业,开始做好遁逃的准备,故意放了漏子让妙绫能显出自己来。
  说起这妙绫,别的本事没有,嘴是真的利索,不仅骂起人来泼辣,夸起人来也是妙语连珠。
  这最适合蒋悦悦这样的娇小姐提拔到身边当个乐子了。
  宁香在后头也使了不少的力,三不五时的提醒着蒋悦悦,琢州高官的嫡女,只有一个一等丫鬟未免寒酸,说的多了,蒋悦悦就也心动了,没过多久,本来属于宁香一个人的内院屋子,就又住进了一个人。
  不过令宁香意外的是,住进来的不是妙绫,而是妙芳。
  “姐姐做什么这样看着我?”妙芳抱着包袱走进门来,微微笑着问。
  宁香看了她一会儿,发现她的表情没有丝毫动摇,瞬间心中一凛,发觉可能有些事情根本不在她的控制之内。
  “姐姐一定是在想,为何住进来的是我而不是妙绫吧?”妙芳把包袱放到床榻上,开始收拾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状似聊天般跟宁香讲着,“虽然不知道姐姐为什么非要提拔妙绫,不过她真的不适合做一等丫鬟。”
  “你就合适?”宁香眯着眼,倚在炕上小几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妙芳,气势顿时张扬开来。
  妙芳的双眼一瞬间微微睁大,随后哈哈大笑起来:“我就说这蠢货身边怎么留得住人,这才对嘛。”
  笑了一会儿,妙芳才收了声音,对宁香道:“我与你,与那些个下作东西都不一样,所以我在这儿。”
  这话似乎打开了宁香脑海中的一个闸,恍惚间宁香突然想起自己前世莫名挨罚时,总觉得有人在背后嘲笑自己自不量力。
  这狂妄的笑声与当时嘲讽的音容重合起来,在宁香脑海中渐渐清晰。
  是了,怎么会忘了,还有一个她呢。
  三九寒冬的雪地,初春细密的落雨,深秋料峭的风霜,炎夏酷热的艳阳。呵,陪伴自己一年四季的,不只是那些莫名其妙的惩罚,还有一个老仇人了。
  宁香想通了前世的一些事情,似乎找到了总在蒋悦悦耳边吹风的人。
  妙芳,自己一向不曾招惹过她。宁香心中骤然翻涌起滔天的恨意来,那时她身怀有孕,被关在柴房行动不便,本想了此残生,就是这个贱人撺掇着蒋悦悦,一句“不便行动就不要行动了”,让她被捆绑了双手吊上横梁!
  原来,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