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渊傀 > 第49章,凤炎!睥睨天下!

  古岚地,凤火现,众矢之的该何从?
  一群强大的人族高手和生灵目光如利剑,“凤炎“那可是阳阻境界的强者也想得到的东西!源兽也跃跃欲动,终于一只三丈巨猿忍不住率先出手,其他人也紧跟其后。
  众人齐上想一举得到凤炎,然而却殊不知已经落入凤炎陷阱。
  “慢着,这是陷阱快逃!”,左洛虽然对有些人不爽,但这些人也不乏他的熟人,映挽依、慕容月、楚辞等,
  闻听此言后众人皆一凛,不禁倒退,凤炎那种东西最诡异,说不定一个弄不好真的就会惹祸上身,谁都不愿触及。
  但还是为时已晚……
  天空下明光起,与此刻外界阴翳的环境格格不入。
  “吼……”。暴猿用力捶打自己的胸部,发泄不满,宛若天鼓在咚咚作响。却怎么都逃离不开这凤炎的控制范围,凤炎发出一种红光,贪婪的吸食着他的本源之气!
  众人连忙逃去,却也回天乏术,凤炎百丈之内,自成结界。下面众人用源气攻击也不能撼动结界半分。
  火山壮阔,走在上面看不到峰顶,望不到尽头。左洛还是第一次登这么巍峨的巨山,根本不像是在攀山,倒像是在高原上行走,因为山体实在是巨大。
  山上巨石横陈,形成奇异的景观。但这并非什么净土,带状黑雾缭绕,整片天地都很昏暗,不时可见到巨大的骸骨,都是天陨杀死巨兽死后所留。
  这片天灾千年难见一次,古往今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见到,少年强者埋骨,葬在这里。
  这是漫长岁月的积累,是从上古到现在的“沉淀”。
  山上很昏暗,越向上走雾霭越浓。左洛谨慎戒备,因为这山中很危险,从那些尸骨就可以看到,过去死了太多强大的生灵。
  “哧!”
  突然,山体直接裂了开来,红色岩浆之下夹杂着不尽其数的白骨,断兵,显然都不上凡器!一道冷幽幽的锋芒出现,直袭左洛的后心,稳而准,狠而凌厉,这是一杆绿矛,绚烂而惊人,临近左洛的肌体时才爆发,杀气透骨。
  他身上生出一片鸡皮疙瘩,寒毛簌簌倒竖,他身体横移,如扁平的画卷般,飘向一旁。
  “咚”的一声,绿色矛锋扎进一块万斤巨石内,轻轻一震,石体四分五裂。
  接着,那绿色神矛扫来,横杀千军,带起一股狂风,地上的石块跟着飞起,烟尘蔽空,呜呜作响。
  左洛倒退,如一头灵猿般越过一片巨石,而后转身观看。
  “轰!”
  那个地方,一片石林全部折断、粉碎,绿色的矛锋十分坚固,扫断了诸多的巨石,而后跟了过来。
  这并非人力所为,起码不是这里人应该有的力量,白色的枯骨,虽然与人无异,但显然是几千年前的生物这绿色的矛锋是它的兵器,坚硬而锋锐,可以洞穿铁石,再向着众人次杀来。
  左洛确信,此前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没有仇怨,这显然是纯粹的猎杀?
  刹那间,这俱枯骨便把身边数十位各大世家高手打成吐血!转瞬之间便又向着左洛奔杀去!
  左洛眸光如电,手上动作更是快的惊人!向前迎去,与这头诡异的枯骨大战,绿色矛锋带着符文,发出阵阵碧光,威力极大。
  然而,当左洛拿出月痕时,它却惊恐了,仿佛是天生克制,对它有致命的伤害。
  此前,它没有见过左洛,左洛有多强都不过是个人族少年,而它只是个枯骨,却可以轻易杀了他,但它见到左洛手中的剑,仿佛勾起了往事……但瞬间理智又被泯灭下来。
  不得不说,左洛比之前强大了很多,在白骨的猛攻下坚持了数十招,绝对算是了不得!
  “喀嚓”!
  白骨一击,将月痕斩断,左洛也是不敢托大,转身闪去,收剑挥动腰间的剑鞘,把那数片月痕碎片打了出去,
  石月痕碎片似闪电来袭,将白骨笼罩。轰的一声,左洛也是松了一口气,
  余烟散去,一道绿光闪过,若不是左洛将残渊剑鞘挡在身前,就差点遭到致命重创。鲜血顺着手臂流在月痕剑刃之上!
  左洛再次抽出月痕,附血剑身如初,在最后关头截断下那条战矛,当的一声坠落在地,绿矛断裂,白骨也应声倒地,
  “唉,可惜了,战矛有缺了。”。左洛忍着伤势将战矛捡起,这杆战矛能有一人高,但比原先还是短了一截。
  “洛神,”那白骨突然开口,左洛一惊!那白骨竟然还没有死!
  只见白骨正摆着跪势说道,“吾等参见洛神!愿追随我神重新统御三境!”
  “洛神?!传说中神话时期人物?一夜泯灭三千魔,月痕剑的主人,传说中的天神!五千年前一战死在残渊之手的洛月?”左洛顾不得变数与威胁疑问道,他觉得白骨定然知晓着什么,说不定眼前的白骨就是当年的神!
  可是不管他怎么说。那白骨再也一言不发,
  山体宏大,但左洛眼下躺着的只有被白骨杀死的尸体,死去没有多久。
  “哧!”
  一道道宝光飞起。那是宝器出世,显然有人出手了,顿时引来一群生灵围堵,都想得到,经过方才凤炎的攻击,显然变得虚弱无比,这自然是一场混战,不可避免,很快就有血雾飘起。
  “凤炎出世了!”有人大叫。
  “这是上古遗存下来的圣火!”上方一群人大吼,疯狂冲击。
  那里有只金色的翅膀横空,轻轻一闪,火焰滔天,将大片山体都给熔化了,岩浆滚滚,向下汹涌而来。
  众人诅咒,掉头就逃,他们正好处在下方,被那如洪水般的岩浆堵个正着。
  上方的大战让左洛差点卷入,这是无妄之灾。白骨化作一缕银光,附在月痕之上!左洛也顾不得多想,闪身躲开。
  “一只金色的大鸟冲过,如流星般横空而过,坠在地上!
  “是它!”,左洛先是一惊,而后羡慕无比,此前他触手可及,知晓其很强大。
  同时左洛警醒,那头金色的凤炎本来就是圣火,很像是大鹏,现在又吸取了众人本源之气,一定更恐怖了,需严加防备。
  山顶虽然经过此役支离破碎,但还是有不小卧脚之地,寻找凤炎,耗时足足数日之久,还没有登上山顶的。而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很多次血战,只要有灵物出现,必然有血腥杀戮。
  “噗!”
  金光一闪,凤炎将一个人族强者击杀,一颗头颅飞起很高,带起大片的血花,无头尸体栽倒。显然是结界内的强者已经满足不了它的胃口,另一方面是它一时也难以拿下他们?
  山顶浩大,宛若一片高原,并非很小的一块区域,在这里各种巨石横陈,奇形怪状,宛若是各种宝具石化了。
  结界内,百人被困,率先遭殃的就是周灵儿,她体质特殊,渎炎圣体,火附周遭,凤炎显然是打起来她的注意,其他人也因为靠的太近,受到牵连,除了楚辞依靠浮阳体自保,其他人显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但他因顾及白韵音,也难找到突围之路。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众人都在寻求求生之路,轰隆隆,污糟的天空下又是两声巨响,比起之前,这次显然近了太多,火陨激起来的热浪,直接将百里内的乌云涿气粉碎个干净,只不过人们不会注意到有一朵乌云在山顶徘徊,岿然不动!
  此等威力对左洛他们可以说是灭顶之灾,但对周灵儿楚辞确实一个契机!
  凤炎本把怒火洒在地上的众人,完成涅槃,但这次的意外,让它也自顾不暇,易白,易离等人也想进入源域支援,但源阵此刻已经是难以稳定下来,只得原路返回,加固源阵!
  咔!
  伴随着刺耳的响声,一道道裂痕,随着周灵儿的身边裂开,众人脱困!
  “我要你死!”。周灵儿满目怒火!对着凤炎狂轰滥炸!只不过早已经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先前结界之下还看不不清楚,眼下再见,周灵儿原先黑亮发火的长发,变成了白色!面色也多了几分阴翳,容颜依旧,发先白!
  凤炎接发一道白光反制,径直打向早已经受了内伤的周灵儿,这一击虽然直白,但显然现在的周灵儿已经难以经抵挡!恐怕受之难免之灾!
  又是千钧一发之际,身旁窜出几名男子,用血肉之躯挡了下来瞬间,两人胸腔碎裂倒地,另两人也是口角流血,强忍着伤带着周灵儿退出十步外。
  “少主,'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们先撤吧……”
  “是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快撤吧!还来得及!”
  本以为了结了此事,可冤家路窄!左洛逃命途中直接和周灵儿照面!
  “左洛!想不到杀不了它,你却自己送上门来,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周灵儿怒火中烧的说道。
  只见周灵儿火附双臂,体曲线折!一只手势不可挡,向着左洛抓去!
  左洛也是无奈,福无成对,祸却有双!熔岩已经把左洛逼的走投无路!眼下却遇到周灵儿!
  她这一击,显然是想直取左洛性命!一旦周灵儿的渎炎入体!就真的死定了!
  两人相聚过近,这一击本是必中无疑!左洛在赌!赌她失误!只见他以本源之气驱动,挥起断袖,右手剑起,劈砍开来!
  剑起落刃起苍凉!一剑封喉两匆忙!
  周灵儿率先火体引燃了他的衣袖!着实一惊!空的!怎么回事!她心思缜密,见势不妙!连忙闪回!
  但月痕离她脖颈不过寸余!虽然勉强躲开,却被斩下一缕白丝!若非渎炎附体。只怕仅仅是剑气就足以让她血溅当场!
  两人四目相对!左洛这才发现周灵儿脸上被剑气划出一道血痕!生死之战,他可顾不得怜香惜玉!
  两人都红了眼!此种情况之下,完全将外界抛之脑后!殊不知那凤炎已经悄无声息的向二人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