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凋零夜话 > 第五十八章 槐村

  孟月回过头看了黝黑的过道一眼。
  身后明明没有传来任何声音,但她却没来由的心中一慌。
  没有动静……
  孟月赶紧回过头,继续往前爬。
  她只有五分钟的时间。
  寿命天数正在飞速被消耗,一旦耗尽,结就会失效,在通道中用身体挡住厉鬼的赵唯也会立刻死亡。
  而失去了他的阻拦,厉鬼会迅速地追上她,杀了她……
  孟月的手臂也已经磨破了,但肾上腺素的大量分泌让她暂时无法察觉到身体的疼痛。
  她不知道赵唯能坚持多久,因为……她的结还有一个秘密没有透露给大家。
  那就是,一旦约定的对象主动选择死亡,那么即便是鬼新娘的戒指也无法拯救他。
  赵唯的求生意志那么强烈……应该不会主动选择死亡吧?
  孟月摇了摇头,打住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她的体力消耗也非常大,从弓着腰强行变成跪地爬行,再到现在的匍匐前进。
  往前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如果……如果前方还不到洞穴的尽头,可能她就无法再前进了。
  孟月举起手电,朝前照了一下。
  黝黑的地洞还在前行不断延伸,而且依旧在不断变得狭窄。
  孟月的身体已经被挤压得非常严重,每往前挪动一步都摩擦得周身生疼。
  她的速度也越来越慢。
  渐渐的……孟月的不安与恐惧也越来越甚。
  赵唯……真的能拦住那只鬼吗?
  就算他堵住了洞穴,但鬼这种存在谁能想到它还有什么手段?
  万一它直接吞吃了赵唯……或者干脆把赵唯撕碎成一滩烂泥,那么即便赵唯想拦住它们,也是有心无力,无法做到了……
  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孟月的预料。
  很快,她发现自己基本无法移动了,洞壁已经收缩到了一个非常狭窄的程度,她最多只能将头部钻出去,肩膀部分绝对会被卡住。
  而无法前进……是不是意味着……选错路了?
  孟月的心跳越来越快,她不断地催眠着自己,没有错,绝对没有选错,只要我把手伸进去,就能摸到那个结。
  说起来,结到底是什么?
  段续并没有说,万一结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那岂不是很容易就会被错过?
  怀疑的情绪再次从脑海中滋生。
  孟月猛地摇了摇头,不会的……
  段续也不知道结的样子,我不能怀疑他……对,是鬼!是鬼在影响我的思维!
  就和之前一样,它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它只能用这种手段来吓退我。
  孟月坚定地把手伸进了面前这个只能容纳一颗头颅通过的“洞口”,她仔细地摸索着,寻找着……
  而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多钟。
  ……
  赵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血肉变成碎末,身躯变成一具血淋淋的骨架。
  渐渐的,他眼中的痛苦、恐惧、绝望逐渐消失,被血液打湿的眼睛慢慢露出一丝猩红。
  这只鬼正在拆卸着他碍事的骨架。
  滚落在地的赵唯眼眸中迸射出强烈的怨恨与疯狂!
  他不知是如何做到的,一颗头颅竟往前滚动了一圈,移动到了厉鬼脚边,然后张开了嘴,长得狰狞可怖,一口咬了下去!
  厉鬼的动作猛然一滞,它回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的脚下。
  赵唯狂暴地撕咬着,咀嚼着,鬼的血肉呈现出一股腐朽的味道。
  他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疯狂的笑意,毫无畏惧地直视着眼前这只厉鬼。
  他无法开口说话,但这阻止不了赵唯的报复。
  而对于赵唯的攻击,厉鬼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它只是转过了身,锋利的鬼爪伸了过去,按在了赵唯的头上。
  “咔咔……”
  骨头的脆响出现在地道中,一股庞大的压力从颅顶传来,让赵唯的眼睛越来越往外凸出。
  “啪……”
  鲜血飙射一地,红的白的涂满了周围的墙壁。
  赵唯的眼球滚落在地,他的脑袋被鬼彻底捏爆了……
  ……
  没有……没有任何东西……
  完蛋了。
  孟月面色惨白,像是丢了魂儿一样的趴在原地。
  前面的坑洞里空无一物,别说结了,连一块石子都没有出现……
  错了……我选错路了……
  绝望之际,孟月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了赵唯的脸。
  不,不行!
  赵唯还在拼命拦住厉鬼,五分钟还没到,我不能认命!
  孟月咬紧牙关,开始往后退。
  因为地道过于狭窄,她根本就做不到转身,只能朝后慢慢爬。
  但这时……鬼新娘的戒指已经只能维持一分半钟了……
  九十秒……
  光是爬进这个洞都花了两分多钟,现在还要爬回去,再重新进入另一个洞口,真的……还有希望吗?
  孟月虽然依旧在往后爬,但心中已经在绝望了。
  忽然,她的后方传来了非常激烈的摩擦声!
  很近……到了!
  孟月满脸骇然,她再次拼命地往前爬,虽然前方是死路,但求生欲在下意识地驱赶着她。
  她的身体因为和墙壁的摩擦而血肉模糊,手掌和手肘部分更是早就脱了一层血色的皮。
  然而,绝望还是降临了。
  强烈的阴冷气息突兀地出现在身后。
  孟月恐惧到了极点,她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去,手电的光芒照过去,这张脸……孟月熟悉又陌生。
  她经常在镜子里见到它。
  一张撕裂的嘴猛然扑了过来,孟月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下一刻……时间像是停止了一般。
  ……
  只有五分钟……
  此刻,段续消失在了后山山顶,他绕了一个大圈,全速狂奔来到了村子中央,老槐树下。
  段续的速度很快,即便是以他的体力,现在也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现在是计划的最后阶段。
  有一些话,段续没有对孟月和赵唯讲,因为他自己也无法确定。
  如果他们能够成功,那就说明是自己多疑了。
  但如果他们没能在后山那棵槐树下发现任何东西,那……
  段续一刻也不敢停留,刚到老槐树下就直接钻进了地洞里。
  他回忆起了一件事,在向阳山山顶时,阿云的原话是那样说的:“现在最可怕的事,是那些被放出来的怪物,比我先一步找到被他们挖出来带走的东西,它们只需要彻底毁了那个东西,这个村子,立刻就会变成人间炼狱。”
  这句话有一些歧义。
  在阿云的暗示下,段续一直觉得这棵老槐树才是真正守护村庄,镇压厉鬼的存在。
  而被村里人挖走的东西,很可能是厉鬼老巢之类的,村子里一切诡异现象的源头。
  但仔细想想,被挖走的东西也可以是镇压厉鬼的存在!
  它和老槐树可能会发生冲突,但目的是一致的。
  因为确认了老槐树的“友方”身份,所以它攻击的一切目标,会被下意识地认定为“敌方”。
  而这……段续让想到了一双眼睛,一双困在这个地洞深处,关在木门后的一双眼睛。
  当时花霁云阻止了他使用结,然后挡住了木门,但……如果木门内的东西真的能出来,花霁云怎么可能挡得住?
  它并不是被老槐树关在地底下的木门内的,完全是因为惯性思维,让段续觉得它是被老槐树关起来的。
  现在想想……还有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可能性。
  为什么老槐树能抓住这么多的分身困在地下?
  为什么他一接近木门分身就急速赶来,掐住他的脖子差点杀了他?
  因为那双眼睛是被“鬼”关起来的!
  他当时正要打开木门,快把木门内的眼睛放出来了!
  而老槐树的根须抓住的那些“分身”,全都可能是来彻底毁掉木门内的“存在”的!“它”是“它们”唯一的威胁!
  段续一边盘旋着向下狂奔,一边疯狂思索。
  没错……
  阿云还提到过,这个村子其实一直都在闹鬼,她还提到过槐树有灵,但不会说话。
  这些都是提示!
  可能……木门后的存在就是引起村子闹鬼的源头。
  它能截留死亡的灵魂,让它们在村子里徘徊,所以阿云才会说村子里其实一直都在闹鬼。
  但它被槐树限制着,同时,它自身也限制着另一个诡异存在!
  它和槐树不是同一个立场,但却都限制着另一个诡异之物!
  而现在,那个诡异之物被村民挖出来放跑了……
  段续一路狂崩,他反复地确认有没有逻辑上的漏洞出现,到达木门时,段续大口地喘息着,他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
  他也不能完全确定。
  一切都是推测,但在这样的世界,疑点的存在已经足以让段续冒着一次险了。
  因为每只厉鬼都只会去捕杀与自己相貌相同的人,所以,段续必须拉开他的“分身”的注意。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以为自己三人都钻进后山槐树下的地洞了。
  段续确认过,那个地洞极为狭窄,无论是人还是鬼,都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而这也就意味着,它们会被耽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在段续的估计之下,如果赵唯选择了用肉身去阻挡地道中的厉鬼,那么他们的存活率会相当的高!
  因为第一个追进来的厉鬼很可能是“段续”,也可能是“孟月”,它们在面对赵唯时,根本就无法动手。
  它们只能原路退回去,换成“赵唯”在前方的顺序再次进入地道,才能对赵唯动手。
  而这时,无论地洞深处出现了多么复杂的情况,赵唯也可以立刻和孟月交换,用孟月来面对刚刚换好顺序的“赵唯”,这是一个简单的剪刀石头布游戏,虽然人类不可能赢,但却能保持平局。
  平局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因为这意味着另一个人可以借鬼换位置的时机,去探索洞内的情况。
  除非……赵唯和孟月倒霉到了极点,第一次就撞上了自己的“分身”,比如赵唯撞上“赵唯”,孟月撞上“孟月”。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可以用孟月的结拖延至少五分钟。
  而这五分钟,段续能保证自己是绝对安全的,也不可能再有自己的“分身”出来阻挠。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段续靠近了木门,一股强烈的心悸出现,即便是他也有些喘不上气的感觉。
  他用力地拉了拉木门,纹丝不动。
  第一次看见这扇木门时,段续就注意到了它上面雕刻着的诡异花纹,这些花纹组成的图案像是一只四肢密布倒刺的可疑生物。
  原来……就是它。
  没有一秒的耽搁,段续立刻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挤出鲜血按在了木门上。
  “轰——”
  木门猛然被打开了!
  一抹漆黑的阴影飞快地掠了出去。
  同时……周遭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
  整个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
  紧接着,段续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哭嚎!
  地洞顶的槐树树根微微颤动了几下,然后迅速枯萎衰败……
  这棵老槐树,这次是真的死了。
  这个世界也仿佛死掉了一般。
  两个呼吸后,一抹漆黑的阴影钻进了木门。
  在段续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这扇雕刻着诡异花纹的木门飞快地缩小,变形……
  当它最后成型时,已经变得只有巴掌大小,颜色也变成了暗红色。
  段续心中浪潮翻涌,他捡起了它,捡起了这扇巴掌大的门,它现在的样子,更像是一块古人的腰牌。
  赵唯的曾说过的话被段续想了起来:我们每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一个结,只有当结丢失在某一站,或者结破损时,才能重新获得一个。而花霁云,她拥有四个。
  段续拿出了那个血红色玩偶,和这扇暗红色木门一起握在了手里。
  为什么……我也和花霁云一样,能继续拥有其他结……
  “呜……”
  一阵汽笛声仿佛从天际响起,也唤醒段续此刻的纷乱复杂的心情。
  他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
  不……也许,他从没了解过自己……
  从出生,到成长……从记忆的异常,到列车的经历。
  我……到底是谁?
  段续将两个结放入怀中,走出了地洞。
  他已经看见列车了,这趟诡异的列车,就停在他的眼前,偶尔路过的村民却视若无睹,不……他们径直地穿过了列车,根本就碰不到它,就像……这部列车处在另一个时空。
  “救救他!赵唯还活着!”
  就在这时,一个满身血污的女人跌跌撞撞地冲上了列车,她的手里捧着一团恶心的碎肉,还有一颗眼球。
  是孟月。
  她手里捧着的是赵唯?
  段续举步走向了列车。
  这一次,他看到了很多陌生男女出现在了车窗旁,他们有的去帮孟月的忙,有的……在神色各异地看着他。
  段续踏上了列车,汽笛声再次出现。
  终于……通关了。
  列车启动了,它仿佛诡异地驶入了时空深处,一排轨道就这样凭空出现,蔓延到永无边界的尽头……
  车厢里,段续回头看了槐村一眼。
  他看到,一个活了很久的老人点燃了村中的那棵老槐树,她站在火光里,恍然间又变成了年轻时的模样。
  她和这棵槐树的一生,在火光中渐渐斑驳。
  槐树老了,她也老了,这个村子也一样。
  她的母亲说,不要被山外的世界迷住了眼睛。
  也许现在,到了不要被山中的迷雾困住一生的时候了。
  槐村也许会在这场大火中消失,也许也会……在另一个地方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