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穿越之贱嘴刀客 > 第二十二章 送死的任务

  雪山派雏菊院的东北方向五百里处,有一片连绵不绝的山峦,因经常有雪狼出没,固得名为群狼山。
  群锒山里,有一座不知名的高山,一边像是被人用刀劈了一样,另一边是万丈深渊,导致此山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一年前,一伙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占领了这里,像一群饿狼一般席卷了方圆百里内的小门小派,危及雪山派境内的稳定。
  按理说雪山派应该安排人去处理的,只是雪山派入派要求极高,导致发展到现在也不到五万人,雪山派境内事情又多,一直没有好的机会安排人去清缴。
  “那你安排不了人也不应该让我们去啊,我们连奇剑都不去,去缴一山的土匪,这不是让我们去死吗?”
  萧剑峰和小倩站在院长小院,非常不善的看着张路。
  考核结束了,萧剑峰以为万事大吉了,等第二天跟着阁主去瑞雪阁就是了,没想到一早就被张路叫到这,一来就介绍群狼山的情况,萧剑峰还以为他是要说个故事勉励一下他们,没想到居然是叫他们去灭匪,这不是搞笑吗!
  “做为我张路的徒弟,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入三阁,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张路说完直接甩手走了,萧剑峰看着他的后背,真想一个闪刀术弄死他!
  “少爷,现在怎么办!”
  “走,找大姐去。”
  大姐早知道张路的情况,所以直接在莲花池边等着他们两个。
  “你们来了?”
  “大姐,你是不是知道张路会要我们去剿匪。”
  “雪山派是一个讲传承的地方,所以你们要叫师傅。”
  “那老头又没教我们什么东西,只是让他孙子带我们,叫个屁的孙子。”
  “错,不是他没教你们什么,而是你们不配让他教。雪山派有十二位师傅,掌门尚若水地位超然,名下没有弟子,剩下的就是三阁阁主和八大长老,三阁阁主最先与弟子接触,所以名下弟子众多,八大长老名下弟子有多有少。而这十一位师傅当中,就属张路张长老名下弟子最少,满打满算也只有十七人,各各都是人中龙凤,资质纵横,要雪山派,只要说是张路的弟子,都会被人高看一等,就算张长老不亲自教你,你那十七位师兄师姐随便教教你,也能让你受益匪浅。”
  “大姐你的说道理我能懂,总之师傅是个宝山是吧,可是我也要有机会进山啊,他可是要我们两个去剿匪耶,就我们两个,奇剑都没有。”
  “这是我提议的,比起之前的任务,这个任务对你们来说是最适合。我要回去了,玉师傅不喜欢人多,四弟,保重自己。小倩,你要记住,少爷的命比你重要一万倍。”
  “小倩知道。”
  “大姐,我自己能保护好我自己。”
  萧剑峰很不习惯这么伤感的大姐,大姐就这么一步三回头的,跟着玉阁主回去了。哎,大姐要求的,自然有她的道理,萧家人,有着常人无法理解的亲情,他如同一块世上都坚硬的钢铁一般,没有任何外力可以折断它。
  萧剑峰和小倩收拾收拾行礼,准备出发,不管这任务难做还是不难做,都应该去看看才行。
  还没出雏菊院的门,就遇到了好几个已经完成任务的弟子,他们基本上就是送送信,买个什么东西,想想自己的剿匪任务,萧剑峰只能苦笑。
  沿着路快马加鞭,在第七天的时候,起到了离群狼山最近的一个镇,三河镇,此镇因三条河交汇如此,因而得名,因为靠河又靠山,也算是远近闻名的大镇,商业一向发达。
  只是萧剑峰来到三河镇时,根本不敢进镇子。
  城墙已经塌了一半,城门已经不翼而飞,一边的官道上,堆着一堆已经发臭的尸体,无数的苍蝇在那飞来飞去,整个城都是以暗红色为主体。
  见到此场景,小倩直接死死的抓住萧剑峰的手,不敢向前,萧剑峰当然也不会贸然前进,他记得路过时看到有一条小岔路通向半山腰,离这也就半天的路程,看样子要在那住两天了。
  原路走回去,果然在半山腰可以看到两间茅草屋,一圈半人高的木栅栏围成一个小院。有一小孩正在院内玩。
  见到萧剑峰和小倩过来,小孩马上害怕的跑进了茅屋,等萧剑峰走到栅栏前,听到里面有一老人喊到。
  “大爷,我们已经交过孝敬钱了,还请大爷回吧。”
  萧剑峰明白过来,这是当他们两个是土匪啊,匪就匪吧。
  萧剑峰一脚踢开木栅栏,带着小倩走了进去,还未到门口,就听到屋里出现瓶瓶罐罐掉地的声音。
  萧剑峰一把推开门,原来是老人家不小心打了桌上的瓷碗。见萧剑峰进来,一老一小脸上都露出了万念具焚的表情。
  “大爷我这些不是要孝敬钱的,而是探查一下你是不是奸细。”
  萧剑峰走到桌边,小倩已经小跑过去把凳子拿好。
  “这位爷,小老头在这都住了几十年了,怎么可能是奸细,大爷您如果看上小老的什么东西就拿吧,小老已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老人见萧剑峰可以谈,马上解释到。来人不怕,怕就是不讲理,能讲理,就还有一丝希望。
  “坐,先坐,我们坐着谈,小倩你也坐吧。”
  小倩找了个地方坐下,老人看两人没有要为难自己的样子,纠结了一下,还是畏畏缩缩的坐到了萧剑峰对面,也不敢坐满,只敢坐半边屁股。小孩子到是很大胆,躲在老人后面好奇的打量着萧剑峰。
  萧剑峰微微一笑。
  “小孩多大了。”
  “回大爷,今天虚满八岁。”老人还是很紧张,回答问题时,还是会想站起来。
  “不错,长大后又是个男子汉。老人家贵姓啊。”
  “不敢当,不敢当,小老哪有什么贵姓,早年以编草为生,别人都叫小老编草的。”
  “编草的,那就叫你老编吧,老编啊,我现在准备问你问题了,这些问题呢,都是本地人都知道的,可是外地人不知道,所以你不用担心,如实答就好了,知道就知道,不知道就不知道,明白吗?”
  “小老明白,明白。”
  萧剑峰看老人家应该上套了,看来应该能问出点什么。从身上拿出点零售丢给小孩,小老吓的先还回来,被萧剑峰严厉的阻止了。
  要知道小孩是最直接的,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讨好一下小朋友,说不定有奇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