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的前生来找我 > 第五十四章 换衣服

  “等我离开的那天,你就知道了。”张之香嘴角轻轻一勾,像蒙娜丽莎的微笑。
  “如果果果不愿意认祖归宗,我会尽力劝她,不过,谢你的好意,我是不会去司家的。”秋梅缓缓地说。
  “如果你不去,很容易让果果认为千里对你的伤害很深,你还没有原谅他,她会想,你都没有原谅的话,她就更不能原谅了。她怎么好认祖归宗呢。我不是在跟你客气,真的,司家不缺房子,你来吧。”张之香说得情真意切。
  “我不会让她有这样的误解,你放心。我真的不去司家……请你见谅。”秋梅宁愿孤独,也不愿意尴尬相处,更不愿意被人议论,她已经受够了别人的说三道四。
  ……
  水望川送秋果果回家之后,他看了看手表,四点半,今天剩下的时间将是属于他自己的。
  他驱车回家,在回家的路上决定,回去后换上汉服,找回一点前世的感觉。
  他打开家门的时候,女佣正趴在地上拖地,见他回来,赶紧站直了,喊了一声水先生。问到,“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水望川换下鞋,走近女佣,表情淡然,“今天不忙。对了,你父亲现在怎么样?出院了吗。”
  女佣没想到水望川会问候她的爸爸,有点受宠若惊,“我父亲状态还好,手术成功了,过两天出院。还要谢谢先生的帮助!”
  “嗯,你别拖了,我准你半天假,去医院陪你爸吧。”
  女佣喜出望外,再次表示感谢之后,整理了一下,告诉水望川冰箱里有三明治,之后出去并带上门。
  房间里只剩下水望川。他伸了一个懒腰,然后进了洗手间,刚提好裤子就听见了敲门声,他不慌不忙地洗手,然后去开门。
  “望川,你今天怎么没有去公司啊?”温碧云的脸庞出现在他眼前,清丽脱俗。
  温碧云打着一把玫瑰红色的折骨伞,黑色上衣,白色短裙。
  “你去公司找我了?”水望川不客气地直接转身往屋里去,温碧云也不矫情地直接跟上去,换鞋的时候看到了两双粉红拖鞋,一双是深色,一双是浅色,她的心神更加不定。心想,难道望川和秋果果真的在一起了?
  “是啊,我上午去的,你秘书说你有重要的事,今天所有日程都提前了。是什么事啊?”
  “去参加了千里集团总裁的丧礼。”水望川不快不慢地说。
  “千里集团总裁……不是司千里先生吗。他怎么突然去世了。”温碧云的神情里露出惋惜和惊讶。
  “你这个大艺术家不关注我们这一行,听报道说,是意外,被灯砸死的。”
  “唉,真是世事无常,谁都不能确定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你和秋果果的绯闻,我看到了。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没有。”水望川说得斩钉截铁。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温碧云心里随即有种慌乱。
  “喜欢……”水望川转身,深遂地望向温碧云,“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不知道怎样算是你说的喜欢。如果你觉得那个绯闻是真的,那它就是真的。”
  其实水望川心里清楚,他对秋果果根本不可能产生男女之间的喜欢,因为,秋果果是他自己。但是,他不会跟别人这么说。他甚至有点希望温碧云会误解他和果果之间的感情。
  这样,他就能躲避对温碧云的感情。温碧云也不会缠着他不放手了,省得她浪费自己的青春。
  水望川自己想过,就算他对温碧云是真的喜欢,到目前为止,他还是放不下自己心中的那个心结。不可能和她有结果的。所以他选择不让她抱有希望。
  但是他不知道,只有两个人彻底不见面,才能有慢慢放下一段感情的可能。显然,他们之间分离得很不彻底。
  “我没有下结论……不管是不是真的,只要你未婚,我就可以追求你。不过我还没有主动追求过,不懂怎样才能打动你的心……”
  “剩下的时间,你打算去干什么。要不,跟我一起雨中漫步一会儿?”
  “我打算脱衣服。”说这句话的时候,水望川因为刚刚温碧云的话有点分神。
  “什么……”温碧云睫毛上卷。
  “额,换衣服……你随便坐,我进去换一下,想喝咖啡的话,自己磨。”水忘川才意识到这话自己说容易引人遐想,赶紧进了自己的更衣室,耳根发红。
  温碧云自知会错意,脸红了红。
  温碧云没有磨咖啡,也没有去倒白开水。她在屋里走了走,打量着这个房间。
  两年了,屋里的布局,丝毫没有变。还是挂着明代的许多书法作品和名画。
  就在温碧云看画看得出神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水望川的声音。
  “今天为什么来找我。”
  “你怎么走路没声音啊,吓我一跳……”回眸的一瞬间,温碧云被水望川的汉服装惊艳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水望川淡淡一笑,作揖道,“姑娘谬赞也。”
  “别说,你的气质挺适合穿汉服的……”温碧芸上下一看,发现他没有穿鞋,便问道,“你怎么不穿鞋啊。”
  “习惯。”
  “你这个习惯我还真不知道呢,你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习惯爱好,告诉我吧!”温碧云微微低头,含羞想碰一下他的手,还没碰到,自己却放弃了。
  水望川全部看在眼里,温碧云小女儿的娇羞之态令他的心神微微荡漾。
  “那个,你还没有说今天来干嘛。”水望川别开了目光,又转身离她远了几步,去接水。
  “我听百度网友上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所以,我今天是想做饭给你吃!”温碧云含笑,主动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这个音乐系的高材生,竟然会去信百度,我真不敢相信……”
  水望川接了一杯水,并放进去一些茶叶,然后放到茶几上,请温碧云喝。
  “没办法,我是情商爱商堪忧啊……”温碧云应邀坐下,“对了,跟你说一件事,我妈说她觉得你这个人很不错,后天请你去我家吃饭,她亲自下厨,你赏不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