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懒得修炼 > 第二十二章 人的名,树的影!
“WDNMD!老子不陪你们玩修炼游戏了!五年糕考三年模拟,老子到哪都逃不过你啊!哈哈哈哈!”没人能理解雷二的癫狂,只见他三下五除二把新书撕得稀碎,撇在地上又跺脚又吐口水。
  
  班里的人都被吓坏了,还有个胆小女弟子都要哭出来。
  
  “这玩意到哪都没卵用,净给人添堵来了!我呸!”雷二转身要离开这个乌烟瘴气之地。
  
  “站住!小崽子可敢与我一战!”刚刚的鼻屎男孩忍不住爆发了,他猜得出这个张狂小孩很强,但是自己受此大辱,若是不报,自己将终日无法安心修炼!况且他对自己也很有信心,不一定必输无疑!
  
  “住嘴!”包黑子实在忍无可忍了,打断了鼻屎男孩的约战。乱套了!
  
  “呦呵!还算是个男人!我记得你叫大力哥是吧?那就今晚上七点半,演武场,你二爷我等你!记得多喊点人嗷,省得说老子欺负你!”雷二无视包黑子,狂到了极致。
  
  说罢,雷二仰天大笑出门去,留下包黑子和尉迟大力俩人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包黑子着实不甘心啊,被一个小辈欺负到头上来了!而且还是在一众弟子面前,简直颜面扫地!
  
  可这个雷二是副院长的心头肉,无论如何他这个普通长老是不敢动的。郭老头的强大和护犊子都是出了名的!
  
  “那个老王八蛋!这个小王八羔子!”包黑子心头大恨,眼睛深处掠过一抹怨毒。
  
  雷二走出一教,一路骂骂咧咧。
  
  他是万万没想到啊,五三都荼毒到异世界了。
  
  惹不起,俺还躲不起吗?
  
  路过一教楼下的一块公告牌,雷二见一群人围着议论纷纷。
  
  “弄啥咧?”雷二心中好奇,走近一看,嗬!自己出名了!
  
  “通报:初武一班雷二与王冠、萧明明、李华三人,入学第一天晚上在寝室擅自私斗,导致王冠、萧明明、李华三人重伤。情节十分严重,影响极其恶劣。根据武学院研究决定,给予四人记大过处分,特此通告。”
  
  “入学头天就这么不安分,这几个人胆真肥啊!”一个穿着院服的男弟子说道。
  
  “可不是嘛!尤其是那雷二,真猛!照这通报上写的意思,他一个人可是撂倒三个!还给人打成重伤!”他的伙伴在一旁附和。
  
  “切,枪打出头鸟!这下还不是挨个处分?新弟子还这么高调,我看那雷二,以后有得是人收拾他!”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男弟子阴阳怪气道。雷二觉得他去演《猩球崛起》都不用化妆。
  
  雷二百无聊赖,跑去饭堂吃早饭。饭堂大叔十分喜欢这个懂礼数的小弟子,今天非要给雷二添一个鸡腿。
  
  啃着鸡腿的雷二不知道,他今晚要跟人决斗的消息已经不胫而走,不但同为初武班的新弟子想看看这个雷二长啥样,就连有些老弟子,也都想知道这个狂到没边的雷二究竟是何许人也。
  
  吃罢饭,雷二回到安乐窝,补了一觉。这个梦境试炼地属实便捷,能自动设定时间,到点自然醒,连闹铃都省了。而且睡多久都没事,醒了不但不会头疼,而且分外神清气爽。
  
  做白日梦都能变强,快哉快哉!
  
  现在雷二一次八小时梦境大概能击杀百来号下毒老头,鸡冠头更是不计其数。而且随着他不断变强,这些数据还在不断增加。
  
  后来雷二发现鸡冠头所能给的经验已经跟不上他的需要,就索性逮着下毒老头杀。
  
  天上飞的两位,仗着梦境不死身,雷二就撩拨过那个唐水一次。那次真是做噩梦了,雷二被一个五阶修真者追着砍,而且还有大面积的法术封锁他的走位。偶尔抓住机会反击,连对面防都破不了。
  
  到最后雷二都要被砍成人棍。
  
  从那以后,雷二明白了一个道理,永远要注意等级差距,算错伤害的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一觉醒来已是七点钟,雷二穿衣准备,前往演武场。
  
  来到武学院之后,雷二就去过一次演武场,而且还没进去就被下了毒,所以他也不太了解里面到底啥样。
  
  当他到达约架的演武场后,第一反应是自己来对地方了吗?
  
  咋感觉小半个武学院的人都在这呢?
  
  雷二在武学院,见过最大的场面,就是那天的“超越龙门”。平日里大家都忙着修炼,院里街道上冷冷清清不见几个行人,连他自己都不咋出门,一有空就闷头大睡。
  
  这会一看,演武场中间一块地上,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吵吵嚷嚷,还不断有人赶往。
  
  雷二不知道自己已经出名了。有好事者说他是武学院有史以来最狂新弟子。
  
  因为从来没亲身进过演武场,雷二此时打量四周。
  
  这演武场啊,外面一圈跑道,跑道里面平均分布六个圆形小平台,均高出地面一米左右。演武场周围是看台,像是前世大学的体育馆、田径场。
  
  不过看台也就举办大型比赛的时候用用,平时院内弟子切磋时,看客们都喜欢挤在小平台外,离得近,看得真切嘛。
  
  “大力哥,都快到点了,你说那雷二还会不会来了?”平台上一个穿背心的肌肉男一脸轻松地说,站在他旁边的正是尉迟大力。
  
  “再等等。”尉迟大力心中虽然为上午之事愤怒,但等他稍微冷静下来后,就觉得雷二那小鬼出奇的古怪。
  
  公然违反课堂纪律,当着师尊的面踹桌子踢椅子,甚至大逆不道地撕掉前人的修炼经验总结。自始至终没有搭理师尊一下,半点情面不给。可这一切竟未招来一个处罚。这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
  
  况且他也了解到,雷二和王冠等人斗殴,并给人打成重伤的事。已经上公告牌了,很快便会全院皆知。
  
  尉迟大力内心深处极其抗拒雷二实力很强这种想法。他自我麻痹,一定是雷二耍了小手段。六七岁年纪怎么可能一挑三打得过本届最天才的弟子?
  
  王冠这个人他是知道的。虽然行为上不着调,但是入宗门时以碾压之资,横扫所有考生,手下小弟也不乏精悍之辈。若说王冠没被暗算,他尉迟大力是万万不相信的。
  
  “此子当真阴险狡诈、卑劣无耻!”尉迟大力怒骂雷二,给自己壮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