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懒得修炼 > 第二十四章 锤子到了,签收一下!
看到雷二穿行于敌阵如闲庭信步,一旁的尉迟大力印证了自己的不安,心中一阵苦涩。尤其是这小子根本不好好打,只是每人赏一个大板栗,尉迟的各种愤怒、不解、震悚的情绪,最终都化为了深深的无力。
  
  他不禁想,若是生死相搏,自己能否在面前稚童手中撑过一招?
  
  答案为否。
  
  别的不说,就刚刚那一拍脖颈,若是雷二使上刀剑,自己便早已人头分家。
  
  最可笑的是,自己这边连人家毛都碰不到。
  
  输了,彻彻底底的输了!
  
  不!
  
  不能输!
  
  众目睽睽之下,这样耻辱地输给一个稚童,还被对方如此玩弄,这将会成为自己一生的笑柄!
  
  尉迟大力低下了头,脸部埋在深深的阴影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雷二看似一直在玩耍猴,实则暗地一直注意着尉迟大力。
  
  轻描淡写地闪过一记鞭腿,雷二注意到了尉迟大力的异样。
  
  “被打自闭了?还是在憋大招?”雷二猜测。
  
  只见那大力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粒紫色药丸。
  
  “我巢!大力丸!我浑身难受!”雷二浮夸的一声惊呼,完全视围攻为无物。
  
  尉迟大力惨然一笑,事到如今,只有最终的胜利能够洗刷耻辱!
  
  若不是你逼人太甚,我又怎会出此下策?雷二?!
  
  这颗丹丸,是战前夏仁所赠。
  
  据夏仁的说法,此丹名为酵母丹,正是那闻名江湖的爆种丹药。
  
  三境之下不论武夫还是修真者,服用后可在短时间内压榨自身潜能,使体内元气或是仙元力如发面一般膨胀,临时突破至更高一阶。可短暂变强的代价是,服用此丹者的一部分天赋将被剥夺。短期虽看不出其害处,可境界越高,便进境越难。天下之大,至今还没听说过谁服此丹药后还能突破至七阶尊者。
  
  “此丹副作用极为巨大,本是家族为我重金求得的保命底牌,可今日我受此大辱,实在咽气不下。你带上此丹,不到万不得已,万万不可服用。由此底牌,无论那雷二有多妖孽,定然也翻不了身!”当时夏仁咬牙切齿,对尉迟说出此话。
  
  年轻气盛,争强好胜,总能酿成悲剧。
  
  裁判白发长老眼尖,急声制止尉迟大力服用兴奋剂:“住手!万万不可!”
  
  可惜为时已晚。
  
  尉迟两指捏住丹丸。
  
  仰头。
  
  张口。
  
  松手。
  
  喉头滑动。
  
  丹药下肚。
  
  外皮泛红像煮大虾。
  
  肌肉暴凸似肥蚂蚱。
  
  爆种后的尉迟大力两眼只剩眼白,口中传出含混不清的“呼呼”声,向着雷二的方向电射而去。
  
  挥出代表着尊严的一拳。
  
  雷二脱离了四人围攻的小战场,看向袭来的尉迟大力,突然觉得意兴寥寥。
  
  他为尉迟大力感到不值。
  
  “到此为止吧。”雷二不想这场无聊的比试再进行下去了。
  
  雷二认真起来,一跃而起,再次从尉迟大力的视线中消失。抬腿一脚踹在他的屁股上,这一脚雷二加了力道,使得大力哥前冲的身体失去平衡,直戳戳飞起,再趴在地上。
  
  一招!
  
  雷二又把吓懵了的其余四人一一踹倒,在一片寂静之中,雷二缓步走下擂台。此时再也无人嘲笑于他。
  
  雷二的心情有些烦躁。对他而言如此儿戏一般的比试,对手居然用上丹药玩爆种。
  
  他走到哪里,人们都自行给他让开一条道。
  
  看客们不明白,为何赢了比试,面前这位稚童天才反倒脸色阴沉。
  
  “雷二胜!”白发长老作简短旁白,人群沸腾。
  
  相信今晚过后,雷二的威名将会传遍整个武学院!
  
  此刻在擂台下的一个角落,一个小姑娘看着雷二离去的背影,原本有些喜悦的心情,又变得揪揪的。她也不懂是为什么。
  
  雷二吃过饭,回到650,锁上房门。
  
  往后一周,除了吃饭,雷二不曾出寝室一步。
  
  由于他的体质特殊,无法正常修炼,学院方面默许了他的行为。
  
  这在外人看来,又是一个奇迹。
  
  这个雷二,天生便是为了打破规则!
  
  现在他入学以来各种战绩都被好事人扒了出来。
  
  从身中毒丹,到奇迹生还,再到打残室友,又到如今擂台一挑五。
  
  深居简出的雷二已经成为了传奇。亲眼见证雷二那场比试的人,和同伴扯淡时都有了底气,那些没有去成的人各个肠子悔青。
  
  一周后的一个早上,雷二起床出门洗漱,看到门口地上放着一套院服。旁边留一张纸条。
  
  雷二看了看,明白了。感情隔壁王冠三人已经出院了,这巧赶上分发院服,包黑子让他哥仨带回来。
  
  三人被揍出心理阴影,也不敢敲雷二的房门,就找了张垫着放在门口。
  
  “这么拘谨吗?”雷二心说。他也不想想,自己现在在外人眼里有多凶残。
  
  在这一周内,郭老头来过一次,看到了在寝室里发霉长毛的雷二。
  
  见雷二的修炼一点不曾落下,境界反倒蹿升不少,郭老头啧啧称奇,彻底放心了。
  
  雷二问郭老头,他那有没有收藏的大锤子。
  
  郭老头一顿臭骂,骂雷二不务正业,整天胡思乱想,好好练剑不香吗?
  
  出完气之后问要哪样的“大锤子”。
  
  “越沉越好。”雷二当时是这样说的。
  
  于是隔天650门口出现了一个巨大号的武学院制式精铁锤。雷二醒后出门发现了它,旁边还摆放一个纸条。
  
  雷二看了看,明白了。那个包黑子受郭副院长委托,为雷二赶工出一柄巨大铁锤。包黑子对雷二怀恨在心,特地嘱咐一定要重,一定要重!重得那小崽子拿不动栽跟头才好。
  
  以至于完工后让隔壁寝王冠仨大老爷们都抬不动。王冠手腕子骨折还在养伤,他的两个小弟喊了另外两个同班弟子,抬一层楼歇一会,费血劲给运到六楼。
  
  雷二看完纸条,觉得应该挑个时间感谢感谢隔壁老哥。
  
  细细打量自己的新武器。
  
  巨锤比自己目前身高还要高上一点,但是没有红烧牛肉大板斧那么夸张。大概一米三出头。
  
  锤头方方正正,与手柄连为一体,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做工粗糙。毕竟是赶工特制,情有可原,雷二也不在意这个。
  
  一入手,入手......根本入不了手啊!太踏马沉了!包黑子那龟孙绝逼往里头加料了!雷二伸手抓锤柄,本身想着一提便起,结果给自己胳膊差点搞皴筋。
  
  最后,雷二撅着屁股,吭哧吭哧,像老鼠偷鸡蛋一样,把锤子拖进屋子,打算慢慢收拾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