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天道宠儿的旅程 > 第6章 说不出话

  小跟班醒来的时候,刚一动祁聿笙就醒了。
  他单手撑着头侧身看着小跟班,嘴角勾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笑:“睡得舒服吗?”
  “……”燕刖扯了扯嘴角,没敢回答,动作极快地下了沙发,站稳、行礼,态度十分诚恳,“多谢前辈关照刖!”
  “哦……我可没机会关照你,你哪需要我关照你啊。”祁聿笙语气平稳,不过话里话外都是不满。
  他还没睡呢,凭什么要修炼的那个就先睡了?
  小跟班依旧没说话,只不过微微弯着的腰更弯了点。
  “呵,”祁聿笙轻声嘲讽,问:“你叫什么名字?”
  “回前辈,我是燕刖,是掌门的六弟子。”
  “燕刖啊,你名字有什么寓意?”某祁看着燕刖依旧不敢直起来的背,恶意满满。
  “……不知,只是当初师父捡到我的时候,襁褓里的纸条写着名字。”
  祁聿笙用另一只手摸了摸下巴,不动声色:“你为什么叫我前辈?”
  “师父说您是分神以上的强者,”燕刖话音刚落,他顿了顿,背更弯了,“我只是个金丹……”
  他就是个金丹,一共有练气、筑基、开光、胎息、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大乘、渡劫十二个大等阶,他们之间差了三个等阶……燕刖头一次产生了后悔的心思,为什么要听他师父的鬼话出来历练?
  燕刖想起了一个月前,他师父一脸喜色地来到他闭关的地方找他:“徒弟!为师给你接了个很好的历练任务!简直就是从饿狼口中抢食一样!你一定要好好做!做好了收获一定很大!你不是遇到瓶颈了吗,这个任务做了你一定可以获得大大的好处!任务对象可是个分神期以上的大佬!”
  他不忍拒绝,就同意了。
  后来他去外门执事堂看过,压根儿就没这任务。
  燕刖:……
  师父果然在说谎。
  不过想想任务对象是分神期大佬,师父总不会坑自己,他也就心甘情愿来了。
  这会儿想想,觉得自己真欠,分神期大佬有这么好伺候吗?
  他有苦说不出。
  “金丹是吗?”祁聿笙一看就知道这燕刖在想什么,无非就是他不好说话……他眼睛一眯,嘴角一勾,透出几分痞痞的坏来,“你今年骨龄多少?”
  “五十三了。”
  “喔——”祁聿笙拖长了音,“不错啊,这个年纪能有金丹圆满的境界,那你猜猜本尊骨龄多少?”
  “……”燕刖抿了抿唇,没说话。
  听听听听,人家大佬,刚才自称“我”,这会儿就成了“本尊”……
  说少了可能要被说谄媚,说多了要生气,怎么猜?
  “怎么?不敢猜?”
  燕刖:不敢动。
  他恨不得马上人间蒸发。
  “十六。”
  祁聿笙漂亮的唇一张一合,吐出一个燕刖怎么也猜不到更不可能猜到的数字,他惊愕地抬起头看着祁聿笙,而后又急急忙忙地低头,腰更弯了。
  他怎么就做出这样失礼的事情来。
  不过,真的是十六的骨龄分神的境界吗?就算是万年前也没有这样的人吧?
  但是,人家大佬有必要骗他吗?
  难道,这就是他师父让他来的原因吗?十六岁的分神……
  “怎么,不信?”
  “……前辈没有必要骗我。”
  “你叫我前辈,”祁聿笙又呵一声,“我骨龄这么小,你还比我大几轮,我听着怎么这么不习惯呢?”
  其实这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修真界以实力为尊。但是祁聿笙就是要扎他的心,就是要他说不出话来。
  燕刖:……
  他说不出话。
  不叫前辈还能叫什么?
  算了,咱什么也不知道,咱什么也不敢问。
  “行了,别一直弯着腰,好像我欺负你一样。”出了口气,祁聿笙笑眯眯地说。
  “……”燕刖站直,低眉顺眼。
  小媳妇儿似的。
  “给我找点吃的东西吧。”
  “前辈想吃什么?”燕刖问。他不明白,都大乘了还吃什么东西,不会阻碍修炼吗……好像是不会。
  这个修为了还怕什么……
  “我也不期待你能有什么好东西,就来点世俗界的美食吧。”祁聿笙躺平了身体,舌头舔了舔唇。
  “是,我出去买。”
  “要多久?”
  “很快!”燕刖机智回答。
  “哦,我以为你会做,”祁聿笙指了指厨房,“我看那里面挺多东西的。”
  “……”燕刖说不出话来。
  那不是他准备的,是杜弦景准备的!
  “我马上就去买!”燕刖话刚说完人就没了。
  祁聿笙嗤笑一声,这人看着一本正经挺老干部的,怎么就不稳重一点。
  燕刖果真是很快就回来了,他也不知道祁聿笙想吃什么,就各种特色的小吃都买了点。可惜现在只是下午,没有晚上那么多吃的。
  祁聿笙招招手,那些吃的一样一样地浮在他面前,挑选着吃。
  “打开电视!随便放一部电影!”祁聿笙叫了声。
  “好的~主人~为您播放《黑与白》。”
  燕刖在一旁看着一边吃得欢快一边看电影的大佬,他怎么觉得和前几天在杜弦景家里看到他的状态似的。
  好像是叫做……死肥宅?
  呸呸呸!罪过、罪过。
  他瞄了一眼祁聿笙,长得十分帅气,身高腿长,哪点像个死肥宅了,只有杜弦景那种长得一般般的人才能叫做死肥宅。
  “你想说什么?”祁聿笙的眼神都没从电视上移开过,但不妨碍他知道燕刖在看他。
  “……没有,”燕刖反应极快,“前辈我和您讲讲世俗界的东西吧……”
  燕刖给祁聿笙普及了一下大概的生活常识,讲了讲这栋别墅的半人工智能化管家,也就是那个奶娃娃音。
  他也不知道祁聿笙缺了什么,各种电子产品都准备了一个,摆在桌子上。
  祁聿笙把东西都尝了一遍,觉得味道都还可以,用处不大但是色香味俱全。
  他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燕刖,“昨天晚上你睡觉我一个人在这给你护法的时候,我觉得很无聊。”
  燕刖:这事儿还能不能翻篇了?
  “有什么地方人比较多,比较好玩……还可以轻松点的?”。
  “……游乐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