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天道宠儿的旅程 > 第7章 你们这些菜鸡

  “游乐场……”祁聿笙的表情有点奇怪,“你们这些菜鸡出门历练,是去游乐场历练?”
  “……这个倒不是,”燕刖嘴角抽了抽,好好说话不行吗,为什么要人身攻击,“一般来说,出来历练的人一般是去修盟当差,实力不够的会由和宗门有联系的家族招待安排,一般来说是对什么感兴趣就去做什么,自由度很高。”
  “这样啊,”祁聿笙觉得他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感兴趣的,他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燕刖,“你觉得我这个年纪去做什么好?”
  心脏又中了一箭,燕刖表示自己快说不出话来了。
  大佬,我们就不能好好做朋友吗???
  燕刖深吸一口气,木木地说:“按照您这个年纪,应该在上学,上高中。”
  祁聿笙看着燕刖憋屈的样子,他表示他玩得很开心。
  总觉得这个人很好玩。
  “上学,好啊,你去……”
  “主人主人~有客人来访哦~”小管家汇报门外的情况。
  “我还会有客人?”祁聿笙问,脸上带着点疑惑和戏谑,门外的是个看起来很非主流打扮的黄毛少年,年纪不大。
  那人一脸的不正经,站也站不直,双手插着裤兜,还抖腿抖得跟腿抽筋似的(杜弦景:???),看着像是来找乐子的一样。
  燕刖倒吸一口冷气:我真的!我真的不能够再被嘲讽了!!!
  “是曾经受宗门庇护的家族杜家的嫡孙杜弦景这栋别墅以及您和我的一切事宜都是杜家在安排的后续是让杜弦景来和我沟通他现在来应该是问您的情况!”
  干净利落不带任何停顿。
  “噢~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他是来找你玩的。”祁聿笙笑眯眯地回答。
  燕刖:我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怎么会和这样的小少年玩?
  “让他进来吧。”祁聿笙开口,既然是依附天山门的家族,那就是依附他祁家的家族,那就是友军。
  电子门一开,杜弦景就冲了进来,一边嘴里还叫道:“刖哥!刖哥!那个前辈——”
  杜弦景公鸭似的嗓音戛然而止,他看到了回头看他的某祁,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就愣在了玄关。
  祁聿笙弯了弯眼,轻笑一声,拿起了桌子上的智能手机,手机上没有任何的标记,锁屏界面和桌面都是黑白色,已经连好了网络。
  他要用手机,就要先弄清楚它的功能。
  一边弄一边想着,又是一个被自己的美貌迷住的凡人!
  哼!谁让自己长得好看呢!
  燕刖看着笑得不明不白的祁聿笙自顾自地玩起了手机,也不说话,还以为他又不高兴了,一个眼刀扎向杜弦景。
  而满心满眼只有那个笑容的杜弦景,还在发呆,他感觉他要恋爱了!
  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她”三千青丝在脑后半束着,面容精致美丽到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恨自己前十七年没有好好读书!
  而“她”看到他之后,“笑颜如花”,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有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所有的花儿齐齐开放,繁花似锦。
  燕刖看杜弦景这种样子,顿时觉得自己的人生好难。他也不敢乱动,隔空一道气流就照着他的脸打过去。
  杜弦景: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做什么。
  “杜弦景,你来找我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燕刖的声音中带着一点点威胁。
  要是他不好好回答,他要剥了他的皮。
  听到有人叫他名字的杜弦景机械地扭头看过去,正好对上燕刖冷冽的眼神。他瞬间打了个激灵,脑子才迟钝地处理这一分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后,他小世界的花海瞬间被海啸突袭,天摇地动——我尼玛——这是他刖哥说的前辈啊!!!!
  我人没了!!!!
  “杜、弦、景——”燕刖咬牙切齿地叫杜弦景的名字。
  “我我我我——”杜弦景脑子一凉,大声叫道,“我我我我我——”
  燕刖:算了,我人也没了。
  祁聿笙叹了口气,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傻。
  于是他换了个姿势,用后背对着两个人,不给他们眼神余光的压迫,给他们一点交流的空间。
  然而在燕刖眼中是这样的:完了,大佬不耐烦了。
  于是他又一个眼刀子扎着杜弦景。
  好在杜弦景还是有极强的求生欲,他极其谄媚地对着祁聿笙说:“前辈您好,我是杜家嫡孙杜弦景,这次来是想问问您们还住的舒适吗?还有什么缺的吗?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跟我说,我一定办到!现在也差不多该吃晚饭了,您看要不要出去吃个饭?”
  祁聿笙已经往手机里录了指纹,还录了声纹,然后把手机往储物袋里一揣,转过身子看着杜弦景,说:“好,你要带我们去哪里吃?”
  “男男男男——”杜弦景一听,低沉而性感的声音,他疯了……眼神惊恐地看着祁聿笙。
  燕刖不着痕迹地挪了一下身体,离杜弦景远一点,仿佛这样能和他划清界限似的。
  祁聿笙觉得耳朵有点受伤,转头看着燕刖,指着电视问:“这个什么人工智能是不是也要输入声纹和指纹?”
  “!!!”燕刖忘了,“是的前辈,这个智能管家在录入您的声纹和瞳孔之后会锁定您的身份,只有您才能进入,别墅的钥匙只有两把,不能够复制……”
  没人理的杜弦景自我冷静咳了两声,厚着脸皮往祁聿笙面前凑,笑的谄媚:“那个前辈,您看是不是也给我录一下指纹啊,以后您们需要什么我随叫随到啊!”
  套近乎第一步,让大佬接受自己当狗腿子!
  祁聿笙看着眼底还带着某种“伤痛”的杜弦景,不拒绝也不答应。
  这人看起来太不靠谱的样子,一点都不稳重,连燕刖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突然觉得燕刖顺眼了许多。。
  杜弦景看不懂大佬这是什么意思,只好继续说:“您看,指纹的作用就只是能够开门而已,其他的也做不了什么,只有通过您的脸和虹膜才能够更改一些设定……而且对燕京城绝对没有人能够比我还熟悉!!不管您想了解什么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我都能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