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天道宠儿的旅程 > 第13章 注定得不到的男人

  第二天天刚亮杜弦景就带着早餐来了别墅,大大小小的保温盒快十个。
  祁聿笙和燕刖两个人一晚上没睡,一个躺在沙发上,一个端正坐着。
  “哟,”祁聿笙对杜弦景打了个招呼,“杜小白花儿你来了啊,没打游戏?”
  杜小白花儿:???
  谁是小白花儿?还有,为什么他总觉得他被嘲讽了?
  “……被爷爷揪起来的,”杜弦景摸了摸自己的右耳朵,把手中的早餐放在桌子上,“聿哥、刖哥,这是我们家的厨师做的早餐,还挺好吃的,尝尝呗?”
  “好啊。”祁聿笙放下手机,刚坐起身准备拿一个包子,却发现燕刖快了一步。
  瓷白的圆盘上摆放着六个拳头大的包子,围成一圈,牛奶、鸡蛋、豆腐脑等等一一盛放在碗盘里,甚至摆盘精致。
  粥在一个比碗大些的瓷盆里,燕刖正拿着勺子往一个小碗里舀粥,然后双手递给祁聿笙。
  祁聿笙:……
  杜弦景:……目瞪口呆。
  不太懂这人想干什么。
  祁聿笙不接。
  燕刖疑惑地看着祁聿笙,问:“聿哥,您怎么不吃?”
  “你想做什么?”祁聿笙释放双手,整个人往沙发靠去,勾了勾唇,“这么殷勤。”
  “这是我应该做的!”燕刖温和地微笑,又把粥递给祁聿笙。
  祁聿笙冷笑一声,抬了抬下巴,说:“坐对面去。”
  燕刖照做,坐姿端正,右手拿着碗放在膝盖上,等待下一步指令。
  “把你手上的粥喝了。”
  “这是给您盛的。”燕刖不愿。这是他燕管家为老板服务的第一个步骤,还没成功怎么能就这样结束!
  “我又不是没有手,我为什么要你帮我盛。”祁聿笙呵了一声。
  这小跟班一大早的怎么奇奇怪怪的,昨晚也没发生什么事啊,不就是玩了一晚上手机没修炼么。
  难不成一晚上不修炼能把人弄傻?
  “……”燕刖沉默了。总不能和前辈说,为了能够快点获得前辈的认可他把自己定位为一个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的管家吧?
  大前辈是不喜欢小辈对他们献殷勤的!就像他祖师爷一样!
  “哼。”祁聿笙轻哼。
  他独来独往惯了,而且作为修士,谁不是自己动手,谁是这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样儿?燕刖这种行为,他能习惯才有鬼了。
  杜弦景在一边挺怀疑人生的。
  之前也跟在燕刖后边一段时间了,他对燕刖的印象就是,长得好看,沉稳,沉默寡言,看起来就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
  但是现在是什么鬼?那个看起来乖巧可爱(???)甚至有点可怜兮兮的人是怎么样?
  跌落神坛?
  杜弦景咽了咽口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会不会被灭口啊?于是他幅度很小地往后退了一步。
  祁聿笙扭头看向杜弦景,看到他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突然觉得杜小白花儿还挺可有趣的。
  “呵呵,那个,”杜弦景看到自己被大佬注意到了,硬着头皮,干笑两声,“要不先把早餐吃了?不然等会凉了就不好吃了。”
  “你吃了没?”祁聿笙问杜弦景,然后甩了两道灵火在各个碗盘上转了几圈,顿时所有的食物冒了两道热气。
  “!!!”杜弦景瞪大了眼。
  这和昨天不一样,昨天只是小舟自己划了两下,没什么具体的灵异事件,但是现在!那半透明的、紫色的火焰!!!
  大佬!!!!
  杜弦景瞬间忘记了刚才怕被灭口的事,眼睛亮闪闪地看向祁聿笙,然后往他身前凑:“聿哥聿哥,你看我是不是骨骼清奇,特别适合修真啊?!要不你收我为徒吧?!不然你教我一两招也好啊!”
  “打住,”祁聿笙眼角抽了抽,这家伙并不可爱,一点都不!“你别做梦了,你没有灵根。”
  “啊?”杜弦景愣了一下,而后叹了口气,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哎,看来我就是那个修真注定得不到的男人了!”
  祁聿笙:……
  燕刖:……
  你在想屁吃。
  就算这家伙有灵根他也不可能教他任何一招半式,就算他只教了个心法他们都会扯上点师徒的因果。
  祁聿笙觉得,如果他有这么个徒弟,估计会把自己气死。
  “行了,如果没吃就吃点吧,下次不用带这么多了,我们不需要吃东西。”祁聿笙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口,叉烧包。
  “哦哦好。”杜弦景也拿了个包子,出门的时候只匆匆塞了一片面包一杯牛奶就被撵出门了,还真没吃饱。
  沉默的燕刖,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粥,默默地拿起勺子喝起了粥。
  味道还成。
  吃完了早餐,祁聿笙决定要出门转两圈,游燕京城。
  杜弦景十分积极地申请成为司机,于是三人一同上路。
  就开车出别墅区就开了十分钟的车。
  “我怎么搞这样一辆车?”祁聿笙问,这路也太远了,要是做一个普通人,正常走这么长一段路那得走多久。
  “聿哥想买车了吗?”杜弦景兴奋道,“我们可以直接去看车,看中了就提车。也可以看一些国外的车型,看中了我们就运回来!倍儿快!”
  “可是我不会开,”祁聿笙觉得可行,“而且不是要有驾驶证吗?”
  “对了,”燕刖插嘴,“因为您昨天说想去高中,所以我把给您的证件上的信息改了,年龄是十六岁,身份证明天能到,不过驾驶证需要成年才能办。”
  “这个问题不大,”杜弦景笑笑,“聿哥要是想学肯定学得很快,驾驶证什么的我有办法弄。”
  “麻烦吗?”祁聿笙问,怕不是犯法的吧。
  “不麻烦,总要有点特殊的人群不是?”杜弦景嘿嘿笑两声,他也是有驾驶证的,毕竟是第一家族,这种小事总不会有人为难。
  好歹他还弄了个证不是,多的是一些纨绔无证驾驶。
  “好,”祁聿笙见他毫不为难,就知道不是什么难题,转而问燕刖,“你的身份证年龄改了吗?”
  “……改了,”燕刖回答,说实话他觉得有点心虚,“我之前的是二十岁的年龄,现在改了十八岁……”。
  他真的尽力了,他觉得他真的没有这么嫩,只能把自己的年龄往上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