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真没想当救世主啊 > 第167章 代表人类感谢你
    稍微更晚些时候,陈锋得到了正式通知。
  
      通知内容与唐天心提前给他透露的大差不离。
  
      欧青岚并未恬不知耻的霸占他的“研究成果”,而是将一切都如实的报了上去。
  
      科学院对此事的态度呈两极分化,但在欧青岚与一众人的力挺之下,项目成功开展了起来。
  
      与陈锋的民科思路不同,科学院做事不动则已,一动则摧枯拉朽。
  
      材料研究院、军工研究院、心理院、声学研究所以及军队体系,多部门联合行动,全人类群策群力开工。
  
      陈锋只是抛出去个引子,理论完善与具体实施,全得靠别人。
  
      作为一名小学肄业生,他自己也不了解现代人类的顶级科研力量究竟达到了何等水准。
  
      他只是凭感觉判断,这一条时间线里的人类或许能成功。
  
      人类没让他失望。
  
      只一天时间,欧青岚这项目组长就将她自己过去的众多研究成果整理完毕,并彻底消化了陈锋给她的灵感。
  
      第二天,志愿者选拔完成,实验基地建设完成。根据陈锋的提示,重新完善关于《晨风》的逆向编译,完成《世外之歌》。
  
      第三天,志愿者初步表现出异样,并在其爱好承载物里找到了证明涉粒子存在的依据。这些异常的变化,与陈锋提供的那份预测性质的分析报告一模一样,完美对应。
  
      虽然依旧无法定位那所谓的涉粒子,更不知道如何将其引爆,但已经证明了陈锋的正确,并为人类下一步的研究推进指明了方向。
  
      “鉴于陈锋同志作出的卓越贡献,向陈锋同志授予特别证书,破格提拔为科研院专家级研究员。”
  
      正式通知的末尾如此写道。
  
      陈锋略感不满,“专家级是什么意思?我的成果不是大师级的吗?就给个专家头衔糊弄我?吃白食呢!”
  
      唐天心没好气道:“你毕竟小学都没毕业,现在给了你专家级权限,和欧青岚平级。你还不知足呢?专家级,意味着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查阅科学院内部的绝大部分资料,甚至还能去科学院组建属于自己的项目组。你真要想当大师?那可以啊,你先随便去考个博士学位。”
  
      陈锋扭头就跑。
  
      闯鬼呢吧。
  
      光只是个小学文凭就把他折磨得死去活来,还博士?
  
      唐天心看着他背影,在后面大声喊道:“你还没决定是要去科学院还是留在大雪山基地呢!”
  
      陈锋回头笑道:“你希望我怎么样?”
  
      唐天心沉思片刻,“我的理性判断告诉我,希望你去科学院,说不定你又能迸发出别的灵感。那样的话,你或许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陈锋摇了摇头,“我很有自知之明,不能。这已经是我的极限。”
  
      这次他已经抄到了科技的尽头,都抄成了玄学。
  
      他还想再抄,那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他又说道:“你刚说了理性判断,我还想听听你的感性判断,你怎样希望的?”
  
      唐天心看着他,面颊微红,沉吟良久,“某种意义上,你已经及格并通过考核了。我还欠你一顿饭。”
  
      “那今晚补?”
  
      “好。”
  
      陈锋大喜。
  
      “正好欧青岚傍晚会过来,一起吃吧。”
  
      陈锋真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莫名的开始怀念过去那个单刀直入,一言不合就要下棋的唐将军。
  
      那多省事!
  
      虽然很不情愿,但晚饭时他还是如约赴会,只不过在饭桌上怎么看欧青岚怎么不顺眼,恨不得摸出根棍子把这人赶走。
  
      此时欧青岚的处境其实更尴尬。
  
      她觉得很扭曲。
  
      陈锋拿出来的成果,真的很牛,牛到超乎她的想象。
  
      但陈锋的所谓论证过程,真民科到不能再民科,完全蛮不讲理。
  
      何况这人三天前还是她教过的最弱渣的学生。
  
      这一前一后的巨大落差,让她对陈锋完全敬重不起来
  
      可自己这次是受了科学院的委托,前来对他表示嘉奖与感谢的。
  
      好难受,好别扭,怎么办?
  
      倒是陈锋先打开了话匣子,“欧同学,现在研究进展怎么样了?捕捉到准确的涉粒子了吗?论证出涉粒子产生时准确的能量与物质转化公式了吗?”
  
      欧青岚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愕然的看着他,“欧同……同学?陈锋你什么意思?”
  
      陈锋面无表情,“怎么?你赌品这么差吗?忘了我们的赌约?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应该叫我什么?”
  
      嘎吱嘎吱。
  
      欧青岚牙齿咬得直作响,像用手指甲抠磨砂玻璃。
  
      唐天心在桌下一直踩他的脚,想让他见好就收,但他巍然不动。
  
      “陈……陈老师。”
  
      欧青岚一字一顿的说道。
  
      陈锋龙颜大悦。
  
      “哎!好学生!乖,来,为师给你夹块排骨。”
  
      他还真从盘子里夹起块大肉排,摆到了欧青岚的碗里。
  
      欧同学终于绷不住了,嘭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她慢慢说道:“现在也只是完成基本论证而已,究竟能不能开发成功,还尚未可知。另外,就像你问的那样。我们既没有找到涉粒子的本体,也没弄明白为什么《世外之歌》能以人的大脑思维量子风暴为媒介催化出涉粒子来。我们只是知道了那个东西可能存在,但距离如何运用它,还差很远。所以。你的贡献其实也没那么大。”
  
      陈锋反口说道:“研究不出来,那也不是我的过错,是你们的无能吧?”
  
      “你……”
  
      这下欧青岚真给他气走了。
  
      唐天心实在于心不忍,等人走后说道:“你稍微让着她一点吧,其实她本来是要感谢你的。”
  
      陈锋收起脸上的笑容,“我不需要她的感谢,我只求她能真的把东西做出来,所以我必须给她压力。她的不服气,会变成她的动力。如果人类里真的有人可以破解涉粒子的奥秘,那么这个人肯定不是我,而是她。另外,其实我撒了谎。”
  
      唐天心愕然,“啊?什么谎?”
  
      “采用我所说的方法,的确可以呈现出我的报告里描写的特性。但我并不确定在这种特征之下,是否真的就是涉粒子的本体,那可能是一种介乎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中间状态,就像光的波粒二象性。我们可以将其视为在极小段的距离内,无损耗反复反射的光。”
  
      “又或者,这种特性只不过是一种定位的信号标记。入侵者的实际运用中,是先锁定了这信号标记的位置,然后在开启战争的一瞬间,瞄准了这些标记,将真正的涉粒子以量子运动的方式隔空传送过来。”
  
      “但不管怎么说,那种人类从未见过,创造出过的粒子特性,与真正的涉粒子一定有极其要紧的关联。沿着这条思路去顺藤摸瓜,或许能得到答案,得到真正的战争利器。这些东西我都不确定,我也搞不懂。所以,真正的责任还是在她的身上。”
  
      唐天心沉吟很久。
  
      她心中甚是感慨。
  
      她渐渐的佩服起自己手下这个不及格的新兵了。
  
      在他解释清楚之前,唐天心真以为他是在胡搅蛮缠,嘴上没说什么,心头却已是有些不喜。
  
      但等他点破之后,唐天心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
  
      这人真是把人心给玩穿了。
  
      她的面颊,愈来愈热。
  
      她开始幻想。
  
      如果把自己的指挥能力、陈锋的超高基因唤醒度与惊人情商和直觉判断等等优点综合到一起而诞生的人类,会有怎样的潜力。
  
      抛开这些功利的思维不谈,单独且看他这人,其实也很不错。
  
      很有趣,也很优秀,总能轻易的让自己心跳加速,仿佛命中注定。
  
      她举起酒杯,“总之,我替她把话说完,我代表人类谢谢你,干。”
  
      陈锋眯缝着眼一笑,“我也代表人类谢谢你,干!不醉不休!”
  
      ……
  
      真·一夜无话。
  
      清晨,轻风拂动大雪山基地高级军官别墅区最顶上那栋的窗帘。
  
      和煦的阳光洒入房中。
  
      陈锋自沉睡中苏醒,看向身边。
  
      一片洁白细腻。
  
      唐天心早已醒了,但她并未打搅身旁的陈锋,而是面带微笑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手心轻轻摩挲。
  
      察觉到陈锋的目光,她别过头来,笑了笑,“醒了?”
  
      “嗯,醒了。”
  
      “你说,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他会比我们更优秀吗?”
  
      陈锋考虑了很久,决定不告诉她残酷的真相,只说道:“这很难吧。”
  
      根据过去多次奋斗的经验判断,她真的很难坏上。
  
      闹钟响起,唐天心动作麻利的跳下床,动作自然的穿衣服,“你自己回去报道吧。我要去一趟环地轨道,处理一些天心舰队的积压事务,等我回来再给你升官。”
  
      “好。不过升官就不用了,该怎样还是怎样,没必要为了我而破例。”
  
      “不算破例,你的职权可以不变,但军衔还是得涨一涨,这也是规矩。”
  
      ……
  
      经历过一些波折,陈锋留了下来,并且顺利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晨风单兵作战系统。
  
      他本来只是打算随便练练晨风系统,差不多熟悉一下操作即可。
  
      这次他要低调行事,不想把自己又弄成人类最强单兵。
  
      那看起来很风光,但会给自己平白增加不小的压力。
  
      在欧青岚那边取得突破进展,制作出反物质炸弹前,陈锋依然不认为这次的人类有任何反抗之力。
  
      倒也没多遗憾与失落,躺多了就习惯成自然,他很坦然。
  
      所以,与其盲目的把自己在捆死在战场上,不得不背负太多人的期待,还不如适当韬光养晦,把更多时间花在学知识,尤其是二十一世纪的知识上。
  
      这次难得的得到了科技领域权限全开放,绝不能错过机会,能搬点什么是什么。
  
      毕竟贼不走空,他又不知道下次会是怎样的格局。
  
      他这权限是一次性的。
  
      训练场里,丁虎正小心翼翼的在陈锋面前演示晨风系统的用法。
  
      他本来以为自己要失去这个34.37%唤醒度的天才学生,没想到却失而复得,甚是欢喜,格外谨慎。
  
      丁虎生怕陈锋在训练里受点什么伤,以至于影响到他的最终高度。
  
      幸好陈锋学得也很是认真谦虚,没扫他面子。
  
      “晨风系统运用了最新的压缩材料技术,在激活之后,它会迅速的膨胀开来,使得周围空气骤然降温,你千万要注意。”
  
      “好的好的。”
  
      “在切换形态的时候,你不但要及时调整身体的姿态,同时你的心理上也要提前做好准备,尽快进入战斗状态。在战场之上,一个刹那失神,就可能让你丢了性命。”
  
      “我记住了。”
  
      ……
  
      丁虎说一句,陈锋点一次头。
  
      虎哥很满意,颇感孺子可教。
  
      以前的陈锋可没这么听话老实,举手抬足间都在刺挠他身为教官的威严,这听话乖宝宝的模样,太让丁虎成就感爆棚了。
  
      远处,尚无资格接触晨风系统的其他新兵纷纷对陈锋投来艳羡的目光。
  
      上午训练结束,一众人围拢到陈锋与丁虎身边。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向陈锋打听,第一次接触单兵系统是什么滋味,爽不爽。
  
      陈锋面无表情。
  
      他能说什么呢?
  
      虽然他想刻意低调,但虎哥纯BB一上午,压根就没让他摸一下装备,他有个鬼滋味。
  
      下午,丁虎又啰嗦了三个多小时,陈锋这才终于有机会上手操作。
  
      咔哒一声。
  
      承载着晨风系统的卡片皮带扣上了腰。
  
      丁虎再三叮咛,“刚开始操作,做任何技术动作都一定要慢!务必要求稳,否则很容易受伤。”
  
      陈锋点头,“没问题,虎哥你放心,我克制一下,只发挥七成功力。”
  
      丁虎打了个响指,“对,留三分力,才能收放自如。”
  
      啪!
  
      陈锋启动了系统。
  
      0.374秒后,金属装甲覆盖了他全身。
  
      他稍许觉得有点冷,身上打了个激灵,但还能承受。
  
      作为指导员的丁虎那边,弹出了数据统计。
  
      “操作人:陈锋。人形甲唤出时间,0.374秒。操作人身体承受状态:48%。”
  
      这个48%的意思,就是说唤出晨风人形甲的瞬间,释放的低温对操作员造成的压力程度。
  
      陈锋还有52%的余量,召唤速度还能继续提高。
  
      丁虎暗暗咋舌,不愧是全球第一基因唤醒度。
  
      只是五成功力,就把数据拉高到0.374秒,比他虎哥本人还快一截。
  
      畜生啊!
  
      短暂停顿后,丁虎手上的数据统计栏又有更新。
  
      “经核算,0.374秒排名全军第798名。”
  
      虎哥懵了。
  
      48%状态,全军798名?
  
      那如果是100%呢?
  
      你是要翻天?
  
      变态畜生啊!
  
      那边陈锋在短暂休息,低温退却后,又开始了切换状态。
  
      这次他切换成一个陆基炮。
  
      伴随着白雾升腾,他身上的人形甲如被扔进一把曼妥思的可乐般膨胀开来,最终演变成一座炮管长逾二十米,直指天空的漆黑巨炮。
  
      陈锋自己的身躯则出现在巨炮下方驾驶舱里。
  
      玻璃可视舱后,旁人能看得见他像坐在老式拖拉机里一般,原地坐定,双手握柄,可以调控陆基炮的瞄准方向与发射功率。
  
      丁虎又看数据。
  
      “操作人:陈锋。陆基炮唤出时间,0.331秒。操作人身体承受状态:47%。经核算,0.331秒排名全军第737名。”
  
      丁虎:……
  
      虎哥心态要崩了。
  
      陈锋完全不知道,丁虎那边的数据统计中,可以直接看到晨风系统体测装置估算的他的承受极限。
  
      他还在为自己对实力的精准控制,韬光养晦得不错而暗暗感慨。
  
      鬼才出七成力,我只出五成,稳!
  
      这次我总不能还那么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