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无敌从淬体开始 > 78、你的名字没有我的硬

  平安县,镇邪司处。
  卯时刚到的样子。
  陶玉已经穿好象征着镇邪司小旗的青绿绣袍,站在窗前,双眼微眯,望着即将升起的红日。
  应该动手了吧……
  ……
  林中。
  看见顾安将手中的毛僵丢向自己,钟慎面色大变。
  当即操控着血僵飞身将两头毛僵击落在地,随后让其飞至一旁,蓄力准备攻击顾安。
  同时另一缕分念操控着后面的旱僵横身挡在自己身前。
  虽说旱僵的攻击力在这几类僵尸中最为弱小。
  但它是钟慎采阴土之气培育而成的,所以防御是这几类僵尸中最强的!
  两息间做完这一切,钟慎的脸色露出止不住的癫狂笑意。
  废了我的毛僵!
  “顾安!你力量不是很大吗!不是能击穿严固身体吗!有本事你击穿我的旱僵啊!”
  伴随着钟慎癫狂之声响起的是顾安水波不惊的回应。
  “好!”
  “嘭!”
  背着钱越的顾安双脚落在地上的同时,右脚发力踏出一个土坑,隐于背后抡起的右拳有了着力支撑。
  带着刚猛、霸道的劲力倏然轰出!
  “八极拳!二重!”
  “砰!”
  “扑哧!”
  速度之快,力量之大,直接将旱僵胸口洞穿,连骨裂声都直接被掩盖过去。
  浓烈的腥臭液体喷洒在钟慎脸上!
  而此时,顾安的右拳距离钟慎仅有不到一尺的距离!
  一股凉意从头到脚袭过,这是钟慎第二次感觉到死神的镰刀从自己身边划过。
  恐惧、惊慌之下,钟慎竟忘了操控血僵对顾安发动攻击。
  “我击穿了,然后呢?”
  淡然中带着些许玩味的声音将钟慎惊醒过来,双眼瞪大,迅速后撤拉开距离。
  钟慎枯黄的面颊上第一次浮现认真之色:“没想到你的力量竟如此之大!”
  顾安淡笑着,抬起右脚,猛地向身侧踢出。
  “砰!”
  一旁袭来的血僵被顾安一脚蹬飞,接连撞断了三棵大树!
  刚才钟慎惊醒过来的同时,立即就操控着血僵向顾安发动了攻击。
  “别急,一个个来,等我先把这旱僵废了再说。”
  顾安左手摁着旱僵还不断晃动的脑袋,不顾它抓挠自己的双臂。
  洞穿其胸膛的右拳向后回缩了一点,摸到脊骨,然后发力掰断!
  “崩!”
  “噗通!”
  随手将旱僵丢在一旁,眼眸微动,顾安一个箭步冲出!
  钟慎心念一动,当即召回血僵准备抵挡攻击。
  然而下一刻,他却感觉一阵狂风吹过!
  “唰!”
  呆滞了一瞬,回头望去,莫阳和杨靖不知何时已经跑出大约二十丈远。
  从刚才看到顾安生生挤爆两头毛僵的时候,莫阳就知道,钟慎恐怕也不是顾安的对手。
  所以在钟慎调走旱僵横身阻挡顾安的同时,当机立断,莫阳和杨靖对视一眼后,爆发出自己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奔逃出去。
  奔逃中的莫阳和杨靖忽然听到后方传来爆炸声。
  这爆炸声就像敲响丧钟的巨锤,重重落在二人心底。
  “嘭!”
  声音很近!
  莫阳咬了咬牙,目光斜视着落后自己半个身位的杨靖,摆动的右臂微抬,随即向后猛地横扫而出!
  “杨靖,对不住了!”
  “砰!”
  莫阳右拳落在杨靖胸前,将其轰翻在地!
  借着这股力道,莫阳自己向前一步跃出两丈之远。
  前面发生的这一幕落在顾安眼中,略显诧异了一息时间。
  但顾安一想起之前莫阳的种种行径,和刚才见到有钟慎和严固撑腰时说的话,就理解了过来。
  “这样,你以为就能跑了吗!”
  大吼一声,顾安腾跃的双脚落在被莫阳轰翻在地杨靖身上!
  “砰!”
  “扑哧!”
  肋骨断裂扎进心脏!
  踏在杨靖身上的右脚瞬间曲起!
  “爆步!二重!”
  “砰!”
  “叮,任务完成,奖励能量值10点。”
  炸裂声和冰冷的机械生同时响彻顾安脑中!
  顾安如炮弹一般射向莫阳!
  “跑什么?”
  莫阳听到顾安第一句叫喊时,根据声音判断出大致距离,脚下步伐加快几分。
  而当他听到这第二声叫喊就在自己身后!
  莫阳当即停下脚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顾安!我错了,饶……”
  “砰!”
  “咔擦!”
  莫阳的求饶话语还未说完,顾安挟裹着愤怒之力的一拳轰在莫阳脸部,力量之大,直接将其脖子轰断!
  “叮,任务完成,奖励能量值15点。”
  “错了?晚了!”
  将想要逃跑的莫阳二人击杀,顾安转身看向距离自己二十多丈距离的钟慎。
  从追出到击杀二人,顾安实际一共只花了三个呼吸的时间。
  见顾安望来,钟慎阴沉着脸:“顾安,你的实力的确很……”
  “嘭!”
  没等钟慎说完,顾安一个二重爆步,已经落在了距离他不到五丈的地上。
  使得钟慎不得不停下谈判的念头,操控着自己身边唯一的血僵杀向顾安。
  顾安双眼死死盯着距离自己三丈远的血僵。
  血僵在力量、速度和柔韧性方面均强于毛僵和旱僵。
  若是血僵一直左右横跳,伺机而动的话,顾安还真不好应付。
  但是,顾安只要直接袭杀钟慎,血僵必须回防!
  思索着,顾安背着钱越,再次使用爆步,冲向钟慎!
  钟慎脸色剧变,双目变得凶狠!
  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
  不回防!
  当即操控着血僵杀向顾安背着的钱越!
  冲在半空中的顾安眼眸微动。
  感受着袭向自己后方的杀气,心中计算着距离。
  一、二!
  微眯的双眼倏然睁开,顾安猛然转身!
  大手迅捷探出,一把住袭来的红色大脚!
  “钱师兄抓紧了!”
  一声怒吼,于半空向后仰起,顾安抡起手中所钳血僵,带起猩红的阵风,猛然砸向地面的钟慎!
  “钟慎?”
  “砰!”
  许是钟慎平日里缺乏自身修行的缘故,顾安抡起的血僵直接将钟慎轰入砸进土中!
  “噗!”
  钟慎胸膛凹陷,夹杂着内脏的鲜血喷涌而出。
  单手提着血僵,望着地上嘴角不断溢出血沫的钟慎,顾安嘴角翘起。
  “谨慎?的确够谨慎,你输给我的原因,我估摸着,是你的名字没有我的硬。
  我名顾安,固然平安。”
  在钟慎惊惧的目光中,顾安再次抡起血僵,猛然砸下!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