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太岁官婿 > 第两百二十六章 唐先生,你就不要再馋我了!

  江南的冬天是没有雪的,所以少了碎琼乱玉的滋味,而且由于地理因素的关系,更不会有那种彻彻底底的冬天的严寒,并没有冷得那么令人深刻。反正到了冬天的江南,还是有暖意这个词的存在。
  习惯是一个人的标签,无论是在原来的世界,还是现在的架空世界,每到冬天的清晨时候,唐逸总喜欢吃碗热腾腾的面线糊,像似“剪不断,理还乱”的场景出现,暖呼呼的先咬下一口,让面线糊刺激味蕾暖呼呼的,全身上下仿佛都发出满足的叹息。
  小婉咽了咽唾沫,眼珠子滴溜溜地看着,说道:“唐先生,这面线糊好吃吗?”
  “好吃。”
  “多好吃。”
  “多好吃嘛……你坐下来一起吃吃看,不就知道味道如何。”
  小婉摇头,拘谨说道:“小婉不敢。”
  唐逸耸了耸肩,说道:“那我就不告诉多好吃。”
  小婉脸色羞红,皱了皱鼻子,嘀咕说道:“不说就不说,肯定不好吃……才不想吃。”
  唐逸脸上微笑,这家卖面线糊的小摊便是他跟许蛮蛮一同在河岸聊天时,回去的路上碰巧遇见的,原本对面线糊就情有独钟的唐逸,这几日一有闲暇时间便会寻来此地找些吃食。
  唐逸说道:“这面线糊可是好吃的哩,只可惜少了点味道,若是再放些醋肉、排骨、大肠、虾仁,再用骨汤放在炉上熬制几番,再配上一根油条吃到嘴里,或庞就有炸出来的脆香,又有熬出来的鲜美,不过,这面线糊卖相差了些,但也算是人间一大美味。”
  咕嘟!
  小婉忍不住咽了咽。
  唐逸继续说道:“南风日日纵篙撑,时喜北风将我行。汤饼一杯银线乱,蒌蒿数筯玉簪横。这诗说的就是这面线糊,你说美味不美味。”
  小婉晶莹眸子,微微颤颤,委屈说道:“唐先生……你就不要再馋我了。”
  唐逸正欲叫小婉一起坐下来,旁边忽然响起爽朗的笑声,说道:“老朽平日里边最喜吃食,尤其是对于美味佳肴可谓情有独钟,最是喜欢探究美食的乐趣,想不到今日学院招生,出来凑凑热闹,竟是能够碰见一位行家。”
  唐逸愣了愣,寻着笑声看过去,发现旁边正坐着位老人。
  老头眼神精明,笑道:“实不相瞒这家面线糊也是老朽的最爱,每日清晨散步最大的喜好,便是来此地稍作休息,再吃上一碗热腾腾的面线糊。方才公子念的这诗……可谓令人食欲大开,忍不住想要大饱口福一顿。”,”
  老人想了半天,竟是不好点评,倒不是唐逸这诗写的不好,恰恰是因为觉得不错,这才立马挑起了老人的兴趣,没想到出来吃碗面线糊,竟然能够遇见这般好的美食诗赋。
  唐逸谦虚笑道:“老人家过奖。民以食为天,吃东西乃是大事,既是大事自然马虎不得。”
  老人神情微滞,忽而大声笑道:“有道理有道理,好一句民以食为天!”
  唐逸眉头微皱,觉得这老头性格有些浮夸,这吃东西虽然是大事没错,但也没必要这样一惊一乍。
  小婉本就比较怕生,听到老头爽朗的笑声,小姑娘有些胆怯,挪开小脚走到唐先生身边。
  唐逸并不打算跟老头有过多的交流,他将眼前的面线糊吃完就准备走人,但是,这老头像是打开话夹子一般。
  他继续追问唐逸,说道:“不知公子刚才说的吃法,可曾亲自尝试过?”
  唐逸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老人,又看向老人的身后,那里站着一位书生,态度恭谨,腰身微弯,眼神崇敬的看着老人。
  唐逸将面线糊吃完,便借故说自己有事得先离开,带着小婉头也不回的迅速走了。
  等到唐逸跟小婉的身影消失在街道里,站在老人身旁的书生,叹息说道:“难得先生愿意主动与他交谈,这是无数学子求之不得的事情,这公子竟是浪费如此宝贵的机会。”
  老人津津有味的喝着面线糊,一改方才有些文绉绉的说词,说道:“珍贵求知个屁!你家先生我又不是算命的,整天给人解点迷津不成,不过是刚好碰见说了几句,竟是被你说得神秘兮兮的。”
  书生笑道:“先生每天都会来此吃食,却未曾在这里主动与人交谈,今天是第一次见先生跟他人讲话,所以学生难免会觉得好奇,还望先生见谅。”
  书生经常跟在先生身边,自然清楚先生的脾性如何,先生乃是骄傲不喜言谈之人,平日里边看似和蔼,对于他们却是极为严厉。
  但今日看到先生如此失态,在他人面前大谈美食,更是不断的交流,这不免让书生对唐逸高看了一眼,心里边更添了几分好奇。
  “好奇?”老人问道。
  书生解释说道:“先生曾经教过学生,吃东西虽然是每日的例行要事,但却属于每个人的日常习惯。在吃食的时候往往就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例如,若是饭桌之上总担心自己吃得不好、不懂谦让之人,行为作风便是位自私营利之人。”
  老人提了兴趣,笑道:“所以,你认为老朽之所以会主动跟他说话,便是因为他身上有着过人之处?”
  书生点了点头。
  老人看着唐逸离开的方向,苦笑道:“毕竟是许丫头看重的,又听到他方才念的那首诗词,不免有些见才欣喜,未曾想反倒把他给吓着了。如此人才却是入赘之人,倒是可惜了些。下次若是有机会的话,真想亲自尝尝他说的面线糊……”
  书生略微思索,终于是认清唐逸的身份,难怪先生对他如此好奇,前些日子两位院长可是刚刚对他盛赞连连,想不到会在此地遇见,倒是有些惊讶。
  老人将面线糊吃完,惦着饱肚向着晋河对岸走去,书生悄然的跟在老人身边,两人走到江南书院的门口,立马有人走过来恭敬行礼,说道:“学生庞钰,见过院长!”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