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炼狱幽歌 > 第六章 强化

  “好香啊,陶阳你做了什么?没想到平时你小子啥也不是居然还会做饭!快给我尝尝。”王杰一路上看起来病殃殃的,但刚回到小院子就直奔厨房刘若晗翻到被扔在一边。
  “giao,你干嘛好疼的。”虞无悠扶着楚墨羽走在刘若晗后面进入厨房,王杰捂着手背用力的吹着气,手背上面两道清晰的红印正在慢慢变长。
  陶阳收回一双筷子昂首挺胸的背对着众人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大火收汁小火慢炖,这才收完汁你一掀锅香气就全飘完了,那可都是精华。”虞无悠放下弓和箭扶着楚墨羽坐好,从背包里拿出了一瓶云南白药和几个夹板。虞无悠拿着喷雾对着楚墨羽的脚踝喷了几下又拿起夹板用纱布裹了一层又一层。“嘿穷讲究。”王杰贼心不死还没来得及伸手就看到了陶阳背后翘起的筷子,“那啥,要不我看着锅?”
  “呵。”陶阳冷笑一声,断绝了王杰想要偷吃的念头,“不是穷讲究,这叫对食物的尊重,同样的食材不能发挥他本身的味道,能做的美味却像残羹冷炙一样难以入口就是厨师的过错,不浪费食物是......”
  “诶,你居然还会用成语?腻害腻害,不过以前吃泡面咱们几个吃泡面的时候你怎么不漏几手改善一下咱们的伙食呢。”
  “不要打断我说话,泡面的灵魂就在于原汁原味,泡面之父虽然听名字是岛国人但实际上也是咱华夏人,吴大爷的泡面他不香么?呸,能吃饱就行了你怎地如此事多,不解释。去去一边去自己找板凳准备吃饭。”陶阳掀开锅盖香气顿时弥漫整个房间,一根筷子落入锅中夹起一小片鱼肉,王杰眼巴巴的看着鱼肉落入陶阳虎口,“完美。”陶阳啧啧两声献上了对自己的称赞。
  “科涩,骂骂咧咧,居然这么狂,看在你做饭的份上...没有下一次。”王杰找来几个板凳放在桌子周围。
  虞无悠搀起楚墨羽去洗手,众人洗完手后排排坐在桌子边等待着最后一道菜的到来。陶阳关火隔着抹布抓着锅把鱼往盆子里一倒,端起盆子放在桌子上,“开饭。”
  两双筷子同时刺进那条最大的鱼,一双筷子拔出一节一番灵活的操作把鱼肉从鱼尾上刮了下来,夹起半条鱼尾放入自己碗中,王杰盯着卡在半截鱼骨中的筷子又看了看低头吃鱼的虞无悠陷入了迷惑。王杰筷子上移一双筷子横刺进鱼头一别鱼身应声而断,鱼头落入了旁边的楚墨羽碗中。
  “窝超~”王杰一脸蒙蔽。
  “小问号你是否有很多朋友?这鱼果然更好吃嘿嘿。”虞无悠对着王杰邪恶一笑。
  坐在王杰旁边的刘若晗悄咪咪的夹起一块鱼肉放在王杰碗里,低着头害羞的偷瞄了几眼王杰。
  王杰和刘若晗对视了片刻,刘若晗害羞的端起碗低头吃饭,“嘿,幼稚。”王杰不屑一笑再次挑衅虞无悠,虞无悠连同端着碗的无辜楚墨羽受到了单身狗暴击乘二。
  “尼玛秀一脸,粮从天上来砸我一脸???”楚墨羽心中问号三连,也开始闷头吃饭,有三人带头再加上饭菜的确好吃,众人争抢的不亦乐乎。
  “嗝~好撑。”童心捂着肚子打了个饱嗝。
  “童心注意形象要淑女一点。”刘若晗小声嘀咕着。
  “我不,我就不。”童心潇洒的甩了甩齐肩短发露出了有点婴儿肥的脸。
  吃完饭后陶阳随便收拾了一下,因为不是长久的落脚处所以锅碗什么的也没有在清洗。
  “话说,我怎么感觉王杰跟没受伤似的。”楚墨羽看着自己的还有肿着的脚又看了看王杰疑惑道。
  “我当时拔下箭头的时候地确不算深,但也不算浅至少见了血,带血的部分大概一两厘米深,肋骨可能是折了不过好像是没什么事。”虞无悠皱了皱眉头,“王杰,你胸口不疼了么?”
  “还有点,但似乎已经没什么感觉了。”王杰隔着防弹衣按了按胸口似乎并无大碍。
  “等会脱了衣服清理一下伤口吧,万一在发炎了可就不好治了。”血液凝固后与防弹衣黏在一起,陶阳用水湿润防弹衣帮王杰脱了下来。
  “嘶~吔死了死扑街。”王杰吃痛一声挡住陶阳倒了半瓶的酒精,“你要把我送走么?”
  “我来吧。”本应回避的刘若晗接过酒精瓶子,她撕下一块医用棉沾了点酒精在王杰的胸口一点点的擦拭着,一个不大的圆形血痂出现了。这个血痂就在心口片上的两个肋骨之间,只要在偏下一点或者往左往右一点都会刺破器官导致死亡。
  “我怎么觉得这恢复的有点快啊。”楚墨羽看了看自己的脚再看看王杰的胸口。
  刘若晗给王杰包扎好伤口就被另外两个女生拉到一边去了,隐约还能听到身材怎样感觉如何的话题。
  虞无悠坐在板凳上用酒精擦拭了一遍军刺用的刀刃,在右手食指上划了一下。伤口不深刚好划破真皮组织,鲜血从手指一滴滴滴落。
  “干嘛呢,搞自残?”楚墨羽注意到虞无悠的动作吐槽道。
  “去去去,验证一下我的猜想。”虞无悠盯着自己的伤口。
  “嗐吃饱撑的了,一会儿陪我走走消消食?”楚墨羽跳到墙边放下一个凳子坐着,又抬起脚放在一个板凳上,这样血液流的慢些脚不会那么疼。
  “的确有点撑着了,放点血有益身体健康。”虞无悠看着手指开始凝固的血迹笑着说。
  “歪理。”楚墨羽背靠着墙摊成一坨。
  “和我想的一样,我们的身体可能也强化了。之前如果身体手上刚好达到流血的程度,一条不深的小伤口大概需要一分钟左右结痂,但现在只用了短短十几秒,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虞无悠有些惊喜。
  “意味着什么?我们能像科幻小说一样拥有异能?”楚墨羽有些无趣的吐槽。
  “也许,但我觉得不行,毕竟异能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力量产生和原理都没有我不觉得会存在异能这种说法。但至少这证明所有的生命似乎都在进化,如果按照这种速度进化也许就能解释为什么人类能够在短短万年走出地球了。好像也不对,似乎其他动物也在进化,那为什么起初占尽优势的动物没有像人类一样迅速进化呢?会使用工具的又不止人类和猿类,明明很多忌嘴动物都能实用工具为什么只有人类进化的如此迅速,想不通想不通。”虞无悠抓挠着头发神神叨叨起来。
  “唉,学傻了吧,可怜的娃啊。”楚墨羽叹息一声,“无悠我渴了给我拿瓶水。”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虞无悠不再思考又沾了点酒精擦掉手指上的血迹。
  “哎呦~哎呦喂~疼死了我动不了,我是伤员,我不行了,背包在你旁边,你就给我拿一瓶么,好哥哥!”楚墨羽气沉丹田用铁观音吼出好哥哥三字,一瓶快泉水迎头砸下他潇洒的一把抓住,盖子突然爆开淋了他一脸,“哇,你这个人,阴死了。”
  “骚死了。”虞无悠一脸不屑的互损,“你的脚肿消了不少啊,自己揉会。陶阳你先开火烧油,我去把剩下的几条鱼宰了等会做成肉干方便携带。”
  虞无悠拿起一旁的汉剑和一根绳子走出房门,“这鱼,怎么感觉眼睛又红了点?”
  来的时候大概有十条也许更多,不过既然之前同类相食加上之前吃的两条还剩下七条做成肉干应该够几天的口粮了,可惜之前的食物被抢走了一些,虞无悠自言自语的手持汉剑朝着水池角落的一条鲤鱼刺下。那条鲤鱼一转身躲了过去,虞无悠再刺那鱼再躲,最后虞无悠横劈竖砍累得不轻也没抓住一条鱼,最后他把鱼池里的塞子用剑挑开静静的等水流完。。
  剩下的七尾鲤鱼露出了脊背,虞无悠一剑就是一条生命的逝去。叮的一声虞无悠的手轻震了一下一条鲤鱼咬住了剑刃,虞无悠顺势把鱼拉了出来补上一剑,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鲤鱼的口中竟然长出了不算很长但却很尖锐的牙齿,他只能把这也归类于进化了。
  他用绳子把鱼一条条串了起来拎回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