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我体内住着大妖 > 第四十四章 双魂

  “郭友,不要再玩了。”
  白觉根本就是在逗郭友一样,根本没有和郭友正面硬刚,直接都在躲避着,看起来难解难分而已。
  这一切楚奕看了一会也就看了出来问题,他说怎么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分出胜负,敢情白觉都还没开始出手。
  郭友退回到了曾老爷身边,曾老爷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是打不过他的。”
  郭友心里也清楚,不管自己怎么逼迫,白觉都没有反击的意思,自己明显的卖了几个致命的破绽,想要诱使对方,来一个交换,白觉都无动于衷。
  白觉也不阻止郭友,任由对方退了回去。
  “可是,老爷……”郭友也知道自己不敌白觉,但是他不甘心,如果失职,那么自己的钱就会没有了。
  “不关你的事。”曾老爷像是在宽慰郭友:“对了,你能想起自己的家人了吗?”
  ……
  “牛二,你受苦了。”余夫子看着披头散发,已经完全没有人样的牛二,内心愧疚,要不是自己,唉。
  “夫子,可怪不得自己,是牛二自己学艺不精,曾老爷身手了得,牛二不敌而已。”
  “是呀,当初那本功法,本来以为只有你和你哥孪生兄弟才能练就,想不到曾老爷他……”
  “夫子,过去就过去了,走吧,我们马上出发,离开这个地方。”牛二看的很开,这一年在牢里面也醒悟了很多,看见余夫子没有事情,他也就放心了下来,时间已经到了,难保曾老爷在今天会不会对余夫子出手,自己已经是个废人了,这时候只能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好,只是可惜没来得及报答那几位小友。”余夫子感慨,想不到古斯他们真的就把牛二给救了出来,怀璧有罪的道理他懂,可是想要转交给古斯他们,已经是来不及了,他们只是匆匆把牛二放下,就走了。
  “以后,有机会的。”牛二感觉跟楚奕他们一定还会相遇,他们带他来见到余夫子的时候,他也才对楚奕他们放下了戒心,如今只剩下感激。
  简单的收拾一下,余夫子在私塾的大门挂上了木牌,就带着牛二远去了。
  “夫子远游,不再授课,翼望各位都能如自己心中所愿,后会有期。”
  ……
  “老爷,说什么我也要保护你,还有你手中的……”郭友不明白曾老爷什么意思,难道是要放弃了吗?那自己的钱怎么办?
  “嗯,看来还是行不通。”曾老爷自言自语般;“牛二还有刘严到最后都没有明白‘双魂’的妙用,如今看来自己的计划,也被你们给破坏了。”
  曾老爷的手已经穿过郭友的肩膀,陷入了郭友的体内,而背对着的郭友,像是没有丝毫感觉一样。
  楚奕还有刘言开看着这怪异的一幕皆是说不出话来。
  “果然,你修炼了‘双魂’,这等诡异的功法,根本就不应该出现于世。”白觉迟迟不出手,就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
  “哦?那你为什么不阻止我呢?”刚刚白觉明明有机会阻止自己融合的,但是想不到对方如此托大,如果刚刚阻止郭友,他可能还要费点心思,既然开始回归了,那么阻止自己是不可能了。
  郭友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木偶般,前一刻还惦记着曾老爷的钱,后面他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
  在巨鲸城,曾老爷,牛二,刘严还有余夫子,四人已经可以操控整座城市,双魂功法,他们四人偶然所得,余夫子破解了其中的奥秘,可惜他不是习武之人,自以为是的觉得只有孪生兄弟才是修炼,可笑至极,曾老爷成功修炼后,自己分离出了郭友,想不到郭友的意识跟他如此相像,自己假借请他护卫,赠与他一半家财,郭友根本没有记忆,还是自己懂自己,这样子郭友就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了曾府内。
  本来想着,郭友反正是自己,自己得道成仙之后,把秘密告诉郭友,让他替自己享受荣华富贵,天上一个曾老爷,地上同是自己,岂不妙哉。
  如今刘严已经死了,牛二被废,没有什么人能够阻止自己的计划,可是半路杀出的白觉,太过难缠了,郭友并不是他的对手。
  “你什么打算都好,现在一切都晚了。”郭友的身体瞬间分崩离析,化作蓝色的流光正方体小块,涌进曾老爷右手掌心里。
  在玩网游呢?
  看着不伦不类的这一幕,楚奕无法吐槽,荒城主的服装,现在居然出现了网游才有的数据流一样的东西,这也在提醒着楚奕这不是真实的世界。
  白觉不会觉得奇怪,随着曾老爷气势慢慢上涨,曾老爷的双眼已经全被猩红占据。
  “怎么不说话?”曾老爷握了握拳头,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全部回归,应该说,超过了还没有分离出郭友那时候的自己。
  毕竟这一年他在不断地修炼,郭友也没有闲着。
  随着他与郭友的融合,事倍功倍的效果就体现了出来,甚至不一样的感悟随着两个人融合后,能更好的融会贯通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不是细细感悟的时候,白觉还有楚奕他们还要他亲自动手解决。
  “你知道,为什么不阻止你吗?”白觉看着曾老爷犹如小丑般的表演,真的觉得他可笑。
  “因为……”白觉已经摆好架势。
  “你在我眼里……”白觉手里并没有任何武器,脚踏七星步。
  “连个屁都不是……”手已成虎爪状。
  “来这里,就是为了拿回‘双魂’而已……”楚奕他们还有曾老爷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白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掐住了曾老爷的脖子。
  “靠,时间到了……”
  楚奕只听到了这句,白觉不知道为什么直接消失不见了。
  “靠。”你装了这么久,为什么直接就不见了?你好歹解决掉曾老爷啊,楚奕懵了,你酝酿了这么久,说消失就消失,有没有问过他的意见啊。。
  曾老爷摸了摸脖子,心里一阵后怕,自己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白觉掐住了脖子,要不是白觉突然消失,自己怕是交代在这里了。
  “曾老爷,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可不可以放过我们?”刘言开已经开始求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