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元一传奇 > 第十一章 俄塞草原


    十一 俄塞草原

    天圣帝国又称天圣教国,位处元一大陆中土,北接亚萨帝国,东临天元帝国,西通伊尔兰帮,南触南阳帝国。国土面积位居五国之首。地形多为平原,丘陵。地大物博。全国国民唯一信仰宗教为天圣教。各地教堂数不胜数。虔诚之徒不计其数。由于国力强盛,君不好战。从古籍记载到如今有几千载不曾发生对外战争,因而民储殷实,国泰昌盛。时逢当今帝王雅各虔诚向教,为人善正英明,礼法严谨,苛捐杂税减免,解除劳役苦役之制,鼓励劳织耕作,严惩偷盗劫杀,一时间盛世之举,民风淳朴,遵纪守法,路不拾遗,夜不闭户。

    这一日,天圣帝国东陲边境线的一座小城迎来一位年轻人。此人二十有余,面容普通,身体修长,一身洁白道袍,胯下一匹黄骠马。懒懒散散的行进小城中。年轻人眯眼仰望天空,暗自长叹,心有伤感。此人正是离开云灵山,赶往天圣教总部的肖林。

    肖林此时既有失落又兼孤寂。为了路上减少麻烦,将‘无极宝剑’也放入玄灵戒中。边摇晃骑马边胡思乱想起来:“这道祖是让我去天圣教去进修呀!哎,进修什么呀!还有五年西华宇操控的浩劫就来了。五年,我能发展到什么程度呀!剑圣?而且,看道祖的年纪得有一百大多岁了,还是剑圣呢。我五年还能修行成剑圣呀?鸿云等六位老师兄还是剑尊呢!我怎么可能五载修炼成剑圣?尽管我身沁那可驱魔的黄龙潭水几载,到了天圣山那地方就能修真日进千里?天方夜谭呀!况且当年五大盟主都等同于道教剑仙品阶,那西华宇一对五都不败。就算我修炼至剑圣又能怎样?不对呀,难道道祖与我有诀别之意?不管啦!道祖对我恩重如山,真要五年后浩劫来了,我也不管什么剑什么了,我都回云灵与道祖并肩作战。哎。”肖林一声长叹,低声自语道:“穿越这个世界真倒霉,前后八年八成就要毁灭了。这哪怕让我惊天动地一回也成啊。时间太紧迫了。行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天塌大家死,过河有矬子。哎,嗯?你有事吗?”

    肖林此时想着心事,已不觉勒住了马。猛然间,发现马前站着一个少女。十七八年纪,少女脸色古铜,一条长及腰间的大麻花辫粗而油黑。分燕式的刘海垂至两旁,黑白分明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含笑仰望着肖林,长长的睫毛弯挺抖动,翘鼻淡红唇,标准的瓜子脸。一身贴身长袍,两腿修长,各蹬一只鹿皮长靴,使人观有洒脱麻利朴实亲近之感。那少女听得肖林问话,顿时笑得使人舒心道:“这位道长你是外地人吧,从天元国来的吧。看你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年纪不大,有什么事能让你这么伤感。我想问你,你的这匹马卖吗?或者换吗?”

    “嗯?卖马?换马?不卖,换马,什么换马?你拿什么和我换马?”肖林不解。

    少女淳朴一笑,微现出整齐洁白的牙齿道:“看来你是第一次来我们天圣教国。你好。我叫索亚。这样吧,我给你简单介绍下我们这里的习俗。我们天圣教国爱好和平,农作牲畜多为牛。国内军队不比其他国家多,运输的牲畜主要是天圣教国独有的背云鸟。所以国内马匹的用途很少,自然马匹数量小。像我们俄塞城这样的边境小城,几乎都以放牧为生。因为天圣教国大部分土地都是农耕地,而天圣教国国土周边边境都是草原,这是自然幻化而成。所以,我们这样的处在草原的小城以放牧牛羊为主。可我们很缺马匹。因为国君有严令,一户只能拥有一匹马。这样有时候马匹意外死去,我们还得出国购马。在本国内百姓是严令禁止交易马匹的。我家的马匹前日突然暴毙死去,正想出国购马,我见你是外国来的,所以一问。我们的价格是一索拉。相当于天元帝国的一银币,相当于南阳帝国的一令斯。因为俄塞城是和天元国接壤,所以我们以往都是和你们天元国交易。如果你不需要钱币,也可以换物品。你可以用你的马换我们的特产。我这样说,你明白吗?”少女说完伸手捋了捋麻花辫。

    “哦。”肖林点了点头,忙下得马来。少女的淳朴风情让肖林心有亲切之感。看着只矮与自己半头的少女一笑道:“索亚姑娘你好,我是天元国人,我叫肖林。没想道你们天圣教国这么多规矩。还一家只许有一匹马,那要是马没死,残废了呢?”

    “哦,那样的话,确认马匹不能用于放牧来用,必须屠杀,由城督大人监督。再可以另行购马使用。老马也是如此。”少女含笑道。

    肖林闻言点点头,感叹天圣教国法度奇怪严明。望去,城内皆是圆形房屋建筑,除少有的几个砖泥圆顶结构外,其余皆是木架环垒,毡布盖顶。有似于地球时代的蒙古包。而这地处天元,天圣两国的边境小城却看不到有一兵把守。小城内人流稀少,颇为冷清。肖林有些好奇的问道:“嗯?放牧为生?请问索亚姑娘,我从这东门而进,城外城中都是些土石之路,莫非这小城西门出,都是草原?”

    那少女微一点头道:“不错,我们的俄塞小城在地形上恰巧是个平原与草原的分界点。城东就是天元国土都是沙石土路,城西走出就可以看到大片的草原了。请问你的马卖吗?还是换?”

    “对不起,索亚姑娘,我的马不能卖也不能换。我要赶路呢。我这是去你们天圣教国的国都。”肖林歉意道。

    “国都,罗提达城?”索亚稍作沉思后,对肖林善意一笑道:“哦,那打扰你了。道长请便。”说着索亚侧身让过,向东而去。

    “等等,姑娘,在下有事要请教你。”肖林叫住索亚。

    索亚转过身形,肖林含笑道:“姑娘请问这离你们的国都罗提达城还有多远?”

    索亚眨了眨大眼睛道:“哦,你往西北方向行进,骑马的话应该有一个月的路程吧。你出西门,然后一直向北,这里没有官道,你越过草原就得两天左右吧。”

    肖林看着索亚的眼神,隐约间想起了燃玦来,当听完答言,不由得浑身一颤,大声道:“什么??一个月的路程?你们天圣教国那么大?这个呀,嗯。。。。。。”肖林顿然眼睛一亮道:“姑娘,你是要出城去我们天元国买马吧?”

    索亚闻言点了点头。

    “嗯,既然一个月的路程,我也不着急了。我的马借给你。我从出关来的路上我估计你得走出五六十里才能到天元国的马市。你骑我的马去,你可以有个方便,你这么走着去,得多长时间?一个女孩子自己出门,不安全,骑我的马,你可以快去快回。正好,我骑马骑的屁股疼。你们这有住店吗?我饿了。”肖林处事确有大方义气之举。

    索亚听得肖林的话,先是一皱眉头,紧接着又脸现微笑道:“哦,那真的感谢你了。我们这没有住店和驿站。这样吧,你可以去我家。我阿爸很好客的。正好,我借用你的马,你也可以在我家做客。待我牵回马匹,还你的马。”

    肖林正合心意,于是便牵马由索亚带路行进。索亚带着肖林一盏茶光景走出俄塞小城,肖林正心中有些困惑,当走出这西门时顿时眼前一亮。一出西门,一片草原立现目及,一望无际,碧草连天,时节正值春季,绿油油嫩柔之草,清新铺地。空气中草气扑鼻,一处处牛羊之群,四下分布。天高地阔,使人豁然开朗,心旷神怡。肖林立刻深作呼吸,沉溺舒心。

    索亚引领肖林向西又走出一盏茶光景,来到一处毡房前,转身向肖林道:“这就是我的家。哦,这是我们的房子,和你们天元国的有所不同吧。我们叫穹庐。”

    “哦。和蒙古包差不多。”肖林点点头。

    索亚对肖林的话语有些好奇,但也未相问,向着毡房门帘处喊道:“阿爸,来客人啦。”声音如同百灵。

    声音一落,只见那门帘挑起,走出一位老者。

    一个虎背熊腰的老者。头戴羊皮毡帽,一条长长的辫子围在颈前,浓眉大眼,肤色古铜,五官端正,络腮胡须银白如雪,身穿一身夹袍,脚蹬长腿皮靴。老者快步来到近前,上下打量一番肖林,微笑热情的道:“有远方的客人到,索俄欢迎你。”说着,左手抚胸,右手背后,向肖林微微躬身施礼。

    肖林忙上前答礼道:“索俄叔叔你好,我是来自天元国云灵宗的肖林。去往贵国的都城罗提达。路过此地,多有讨扰。”

    索俄端看肖林,年纪轻轻,一身道袍装束,虽相貌一般,却体面有礼,眉宇间顿生些喜爱之色,忙要把肖林让进毡房。这时索亚开口道:“阿爸,肖林道长说想在我们俄塞歇息一下,他答应借我马匹一用。真是好心人。阿爸,不如今天就留肖林道长在我们家做客吧,我也好借用肖林道长的马匹当日返回。”

    索俄听后对肖林投来感激一笑道:“那真是太感谢您了。索亚,现在天近午时了,那你就借用道长的马去天元购马吧。”索俄伸手拉起肖林往毡房内走去道:“道长快请进毡房里面休息,我们这有自家酿的上好羊奶酒和鲜美的烤肉。”肖林被索俄大手握着,倍感舒服亲切,跟随一起进入毡房中。

    索亚见肖林跟随父亲进了毡房,顺手牵过缰绳,打马向东而去。

    肖林边吃着那鲜美的烤羊肉,边喝着羊奶酒,大快朵颐。时值春季,草原凉风习习,毡房内却温暖舒适。墙壁上挂满了各色肉干和猎具。

    索俄微笑的看着肖林道:“道长,我听说你们天元国的道人不沾酒肉。你不属于犯戒吗?”

    肖林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心中想到:“不错,整个云灵宗几乎都不食酒肉,道祖就吃肉,吃鱼肉,常年不吃主食,我也有时候跟着吃鱼,但吃主食。这三年来真没见得除道祖与自己外有云灵宗人喝酒吃肉。”想到这,不觉得心中对道祖颇有感激。忽又想起身有道祖嘱托,不由心生紧迫赶路之念。向索俄道:“索俄大叔,我是云灵宗记名弟子,可以吃肉喝酒。哦,你看。”肖林与索俄萍水相逢,心中寻思生必有疑的道理,忙停下手中的酒肉,从怀中掏出道教行牌递与索俄。

    索俄接过行牌,见那牌是青玉质地,润色十足,正面刻道行二字,反面刻有云灵二字。入手微凉。点了点头道:“果真是道教行牌。看你年纪不大,身怀这牌子,想必也是道教的青年俊才啊。”

    “嗯?”肖林一愣,道:“索俄大叔,你认识道教行牌?”

    索俄一笑道:“以前不认识,前些日清晨四名你们天元国的官兵护送两个南阳国的道士,从我们这经过回南阳。他们也在我这里暂歇,一个女道士曾经让我看过她的道教行牌,和你的差不多。哦,对了,其中另一个男道士好像胳膊上还受了伤。”

    “南阳国的道士?官兵护送?”肖林微一思索道:“索俄大叔,那个女道士是不是大大的眼睛,眉清目秀,蹦蹦哒哒的,嘴里叽里呱啦的?”

    “嘴里叽里呱啦的?”索俄一愣,肖林顿时一笑道:“就是特别好动,像只小猴子。见什么都好奇,嘴不停的说话的?”

    索俄一笑,伸手捋着胡须道:“哦,是的,那女道士年岁不大,是很好动,还在这草原上和我们家的索亚学放羊呢。要不是另一个小道士催促的紧,看样子她都不想走呢。哦,还有她的行牌上后面刻的是普元二字。”

    肖林听后已确认此二人便是燃心燃玦无疑。可燃心为何会受伤,为何会有官兵护送,又为何不从天元国直接南下回到南阳,而是从走西路经天圣教国绕道而行。想到这里,肖林向索俄问道:“索俄大叔,他们路过此地,呆了多久,都说些了什么?”

    索俄道:“只休息一天,一天中那个男道士曾经换了一次药,就在毡房中一直休息了。那个女道士在草原上玩耍了一天。其余的四位官兵借租一个毡房。并没有听他们说什么。到是那女道士和索亚在一起时间最久。等索亚购马回来,你可以去问她。哦,小伙子,你年纪如此年轻,就成为道家的记名弟子,脱离红尘,你的家人呢?他们让你入道吗?”

    肖林闻言顿时心里一紧,隐隐的孤独失落再次浮现,低下头来道:“家人,嗯,都去远方了。也许很多年后才可以见面吧。”

    索俄端详肖林,见肖林顿现沉闷,拿起烤架上的一只羊腿,用腰刀削下几片肉放入肖林的碗中道:“小伙子,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但圣主会保佑你的,任何困苦都是暂时的。圣主保佑你和你的家人永远平安幸福。小伙子,你要快乐起来。”

    索俄的话语慈祥而充满爱意,使得肖林心中顿时一暖,与生俱来的坚韧之性瞬发,轻轻甩了甩头,冲着索俄一笑道:“谢谢你,索俄大叔。谢谢你的祝福。一切都会好的。嗯,”肖林隐约间头有微旋,脸色渐有灼热。

    索俄一笑道:“孩子,你看,你这会喝了一袋羊奶酒了,呵呵,你是不是有些醉了。赶路辛苦了,要是累了,你就睡一会吧。”

    “哦,”肖林看了看手中的酒袋,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将酒都喝干了。美味的烤肉与鲜美的羊奶酒搭配确是一大享受。肖林一笑:“嗯,是有点醉了。那我麻烦大叔了。我睡会。”

    “好。”索俄取下墙上挂的牧鞭,道:“安心睡吧。孩子,我的羊群托付阿隆达放呢,我去看看。晚上醒来,我们接着喝酒吃肉谈心。”说着冲肖林一笑,转身走出了毡房。肖林看着索俄的背影脑海中顿现慈父二字。

    肖林这一睡足足睡了大半个时辰。申时许,毡房外一阵吵嚷声,将肖林惊醒。

    听那毡房外是一男子与女子声音。声音不大,但几年来修习云灵本元功法,渐渐已耳慧目聪,字字清晰听得进心。

    只听一位约中年妇女声音道:“索俄,你不要这么固执,索亚她自小失去了我,她没有应得的母爱,这些年她和你受了多少苦。我现在生活优越,我想把她接到我的身边,难道这有错嘛?你难道是想让我们的女儿一辈子像你一样过着这卑微的放牧生活吗?她已经长大了,她应该来到我的身边和我享福了,以后,我还要给她嫁个好郎君呢。她跟着你,只会受苦。这次你一定答应我把女儿接走吧。”语气尽是乞求。

    “我们的女儿?”索俄的声音响起,:“伦太伯爵夫人,请您自重。索亚是我的女儿,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继续享受你的荣华富贵吧。我们父女过得很幸福。索亚她更不会认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做母亲。请你以后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你的丑事,这些年,我在孩子面前一只隐瞒着。我对索亚说她的母亲早在十五年前已经被草原上凶狠的狼害死了。希望你在索亚的心里保留个美好的形象吧。你走吧,什么都不要说了。索亚也快回来了。我不希望她见到你。她是个善良能吃苦的孩子,她身上已经没有你的血。你走吧。”

    “我今天可以走,不过我还会来的,索俄,你记着,索亚永远是我的女儿,这个谁也改变不了。我一定会把她接到我的身边的。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们父女,可现在我在偿还。我不希望我的女儿像你一样没有出息。你好好考虑吧。再会。”说完,听得马车行走之声,逐渐远去。

    肖林听得对话,顿时明白了几分。脑海中浮现出索亚的容貌,那是一个给人以善良且干练的女孩子。却有这样一个不幸的家庭。肖林暗叹一声。这时,索俄已挑帘进入毡房之中。肖林本不好做作,顿时也坐起看向索俄。

    索俄进得房内,面容顿时似乎苍老了许多,眼睛有些赤红,呼吸微有急促。看到肖林已醒,展颜一笑道:“孩子,你醒了。出毡房外透透气吧。一会索亚就能回来,晚上,大叔给你做手把肉。”仿佛刚才的不快一扫而空。

    肖林站起,微笑着向索俄点了点头道:“大叔,辛苦你了。有没有什么活,我帮你干干。我也没什么事做。”

    索俄一笑道:“没什么活的,孩子你就随意吧。先喝杯奶茶解解酒,到外面透透风。我现在就做手把肉。晚上,我们俩再好好喝上一袋。”说着微笑着走出帐外。

    肖林取过碗,拿起地炉上水壶,倒出一碗奶茶,轻轻闻上,一股淡淡茶气奶香飘出,美美的喝上了一碗走出毡房。

    索俄正在毡房一侧,用一口大锅煮着羊肉。时而往锅中送些调料。肖林近前观看。索俄热情的向肖林介绍道:“羔子肉,肥而不腻,用羊羔肉做手把肉是我们这特色之一。我们有特殊的调料。等肉出锅后,用刀削着蘸着盐巴和辣子吃,非常可口。孩子一会你来尝尝大叔的手艺。”

    肖林感激的一笑道:“索俄大叔,我怎么没看见你家的羊群啊。哦,你喝酒时说过托别人代放呢。”

    索俄点点头道:“是的,还有牛群呢。俄塞草原很大,我们放牧的范围也很广的。但我家的马前日有病死去了,所以暂时不能骑马放牧了。就托付阿隆达那个小伙子代放。”说完看看天色道:“索亚快回来了。一会我们就吃饭喝酒。”

    肖林看着锅中翻滚的羊肉,望向辽阔无垠的草原,心中倍感舒适。使劲的伸了伸手臂,满足的呼吸着草原的气息。

    一阵马蹄声由远至近。一个壮实的青年来到近前。:“大叔,索亚还没买马回来啊。你家的牛羊我已经圈围好了。哎?你在做你拿手的手把肉哦,哈哈,今天我有口福了。”说着迅捷的下马,走向大锅。

    索俄一笑道:“你这臭小子,托你放两天牲口,就跑到我这搜刮了。来,阿隆达,来客人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天元国的道士肖林,他路过我们这,要去罗提达城。多亏了肖林道长,他把他的马借给了我们,让索亚少吃了辛苦。肖林道长,这就是我说的阿隆达,这两天是他帮我们放牧的。”

    阿隆达看向肖林一笑,伸出两双厚实大手向肖林肩膀拍了拍道:“欢迎你,远方的客人。今天留下来吧。我们好好的喝上一顿。”

    肖林看向与自己身高平等的阿隆达,一身雄壮气,心生好感施礼道:“你好,在下天元云灵弟子肖林路过于此,打扰了。”

    “你这臭小子,你倒是来做主人了。小心索亚回来又和你生气。”索俄指着阿隆达笑骂道。

    阿隆达嘿嘿一笑道:“索亚从小就和我打架,现在也总欺负我。前日马死了,她又无端的骂起我来,我要借马给她,她不要,大叔,这可不要怪我哦。”转向肖林伸手拉起肖林手道:“走,我带你骑马去,来到草原,我给你介绍下我们这里的风景。”

    “好了,不要走了。肉快好了。索亚也快回来了。阿隆达你和肖林道长进毡房吧。你的马术带着他,还不把他摔到。”索俄笑着阻止道。

    阿隆达闻言,拍了拍胸脯,刚想辩解,一阵马蹄声传来,索亚骑着肖林的黄骠马,马后牵着一匹驼着一个硕大袋子的黑马,由远至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