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元一传奇 > 第四十八章 故人擦肩


    --

    -->

    四十八  故人擦肩

    云灵山少古峰。

    道祖无心真人负手远眺西方,那苍老面上一丝惊色闪过,转而一笑:“小林子首次受创,竟然愈合得如此之快。看来‘玄灵宝戒’已达仙品。无培自生之灵性果不其然。”

    “道祖,肖林师弟负伤了?”身后鸿运真人白眉微蹙,随即亦是眼望西方。

    道祖无心轻叹一声,微微摇首:“一切尽在造化,无须理会。鸿云,尔等最近可有修升?”

    鸿云真人闻听忙躬身施礼道:“道祖,我等六人轮换闭关,近来皆是微有提升。其中鸿离师弟已然隐隐触碰圣阶瓶颈,不日即会突破。”

    “哦?”道祖眼中波光一闪,回望鸿云低声道:“鸿离竟有如此精进,看来,”道祖欲言又止,沉吟片刻道:“从即刻起,你操持大局,不得一丝怠慢。我即日闭关。”

    “道祖,”鸿云真人突面现喜色,:“莫非道祖已触及仙阶?”

    长叹一声,道祖神色尽显沧桑,:“几经不决,此时竟处界限。有意搁置,又恐日后力所不及。五载转瞬即至,无从预测。鸿云,此番闭关,不知何时修结,云灵宗靠你了。如有异变,

    当机立断,不可心存旁念,万事果断。”

    鸿云真人闻听突面现苦涩,垂首不语。

    道祖一笑:“修真,修真,何为真?真而不真,修何真?你可领悟?”

    鸿云沉思半晌,面色渐渐平淡,向道祖深施一礼:“弟子明悟于心。”

    道祖含笑微微颔首,再次眼望西方,白眉一挑,苍然自语:“自古邪不胜正。”

    “启禀大帅,郇宇将军报捷,现已收复白马关。生擒南阳那纹勒与乌克朗二将,其余敌军尽歼。与付永生,郭欣二将军已汇聚白马关,整顿关城。城外孟老将军原地待命。原白马关守将

    上官庭现已压至武灵关,敬请大帅定夺。”一名兵士跪倒帅案前,向元靖朗声禀报。

    “其余敌军尽歼?”元靖摇头一声冷笑:“郇宇将军倒是果断。”凤目微眯,思索半晌,:“回,命付永生及郭欣二位将军暂领白马守将之职,郇宇将军率本部速返武灵关。孟凡杰部即

    刻北走清幽关,接管守城。国庆,张全二将军听其调遣。原清幽关守将公孙吉,现已查明,暗通南阳,私毁粮草,就地处决。原白马关守将上官庭,押送帝都,由太子定罪。”

    兵士应诺离去。

    “大帅。”杏儿匆匆跑进,几步来至元靖身侧,附耳低语。

    片刻,元靖闻听面露惊色,即刻持起案上文墨,展一绢布奋笔疾书。书写完毕,又是端看半晌,卷起交于杏儿,低声道:“火速派快马送往云灵山。即刻召回青杀口王栋将军押送生擒敌

    将前来见我。切记途中谨慎,如有异情,将生擒之人就地斩杀。命郭坤将军暂守青杀口。”

    杏儿领命急速离去。

    元靖望向厅外,此时神色尽是忧虑。

    “哦!有点饿了!”安博有些愁眉苦脸道。

    肖林眉头一挑:“饿了?不对吧!你和我已经吃过你的阿桑叶了。你讲过,吃了阿桑叶五天不用进食饮水。再者,我怎么不饿?”肖林与安博此时隐匿在一处山坳。

    安博狠狠剜了肖林一眼道:“你不记得,我刚才吐过了吗!都吐没了!现在能不饿吗?肖林,”安博眨眨秀目望向肖林左肩已然愈合的伤口道:“我们回天圣山吧。你们天元这回也打胜

    仗了,我们留在此处已经没有作用了。至少,近期南阳军元气大伤,不会进攻天元了。好不?”

    肖林闻听望向南方,突面色一沉:“可射杀我的人,我还未找到。岂能就此一笔勾销。这是本尊自出山以来首次受伤,不能善罢甘休!”

    安博嘴一撇,无奈道:“一定是误伤!再说,你的伤势不是已经愈合了吗,怎么,你还要找你们天元算账啊。我真的很饿的。哎呦,”安博顿时瞪大双眼,伸手摸了摸脖颈,:“我现在

    渴了。肖林你能不能飞出去给我找点水呀!我渴得都走不动了!这离天圣边境线还有有段距离呢,背云鹰飞不过来的,好不?”

    肖林轻叹一声,望向安博道:“要来的是你,要走的也是你!水就不要先找了,我带你回天圣帝国吧。”

    “哎呀!你可真懒惰啊。你要渴死我啊!哦!都渴得咽喉冒烟了,嗯,冒烟了,”安博说着不停掐着咽喉处,突地双目一瞪,:“烟!烟云罩!哎呀!”一声惊呼猛地望向肖林。

    肖林一惊,:“你叫什么?又怎么了?”

    安博顿时秀目微眯,面色凝重道:“肖林,你方才在青沙口飞天,抓住那个南阳隐身的头头,扒掉他的隐身衣时,你可曾解下他的腰带?”

    “什么?”肖林嘴角翘起,怒视安博道:“你真病得不轻!我为何解他的腰带?你疯了!”

    “哎呀!”安博猛然站起,:“你怎么没解下他的腰带呢!”言讫,急得一处连连搓手。

    “嗯?”肖林不解,皱眉望向安博。

    片刻,安博道:“知道这隐身衣吗?此衣大有玄机!这衣服是与‘烟云罩’相辅相成。没有‘烟云罩’这隐身衣只能总是隐身而不能现形。哦,‘烟云罩’就是腰带!”

    肖林歪头沉思片刻:“你是说,有一个腰带叫‘烟云罩’,它是控制这隐身衣现形和隐身的机关。没有了这‘烟云罩’控制这隐身衣总是隐身状态,我说的对不?”

    “对极了!”安博上前几步,:“你想呀,如果有一天这隐身衣丢了呢,找都找不到。刚才是我用探测术看到了。可要是这隐身衣离开视线,探测术还怎么探?”

    “怎么探?你们探测术不是也能凭借感查气息探测吗?”肖林好奇道。

    “隐身衣有气息吗?”安博秀眉竖起,:“不在视线中,还怎么探测?探测术是可以用双眼探测的,也可以用感查气息探测的,但得分类。这隐身衣就得用双眼看到才能探测!哎呀!我

    怎么和你讲不明白!”安博满脸抽搐。

    “哦!”肖林微微颔首,:“我明白了!你们的探测术用感查可以探测气息,用双眼可以探测没有气息的物品。就是说,有的物品是可以用感查探测的,而有的物品只能用双眼探测,对

    不?”

    “仿似差不多。肖林,你再去一次,把那人的‘烟云罩’抢来。这隐身衣配上‘烟云罩’才是真正的随时能隐能现的隐身衣。好不?”安博眨眨眼,脸孔贴近肖林。

    肖林顿时嘴一咧,退后几步,:“不好!还回去!你不见那天元军中有高人吗!想把我射死!要去,你去!我不去!再者,你起初怎么不一起讲明,这回又多了个腰带!不去!你这隐身

    衣不能现形就不现形吧。以后隐身着携带,隐身着穿。”言讫,将头望向远方。

    此时安博瞪大双目望向肖林,伸长脖颈,吞咽几次口水,刚欲再次争辩,突地眼珠一转,面色突变落寞,长叹一声:“哎,不去不去吧。可惜这法宝了!这要穿在身上随时隐现变幻,那

    该多么美美!”说着,眼望北方:“回天圣山吧。此地太过危险,不宜久留。如要再有一支神奇羽箭射来,这道家的年轻无敌大尊就香消玉殒了。哎,大尊,”安博一声轻哼,:“大尊竟让

    一支小箭箭追得如丧家之犬。还射个透心凉!这要是我修升成大祭祀,我非得把始作俑者挖出来,抽筋扒皮,挫骨扬灰!太丢人了!哎!还被自己帝国的射个透心凉。这是何苦呢。真气煞人

    也!”言讫,仰天长叹,目光偷偷瞄向肖林。

    “你不必用激将之法,对本尊毫无作用。本尊说了,要去,你自己去!”肖林面色平淡,悠悠出口。

    “激将之法?”安博顿时转过身形:“我可没激将于你哦!是你方才自己有过如此的打算。我是怕你被那支小箭箭崩死,奉劝你不要回去说理。再者,你回去说什么理呀!太丢人了!你

    和你们天元官兵说,是谁刚才把我射个半死的!不知道我刚才是帮助你们擒敌吗!怎么射起我来了!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云灵宗的大尊哦!把我射成这个德行,不是射云灵宗的脸吗!好疼疼

    哦,多亏我的朋友是天圣山的神师哦,用香帕帕才救了我哦!你们这是干嘛哦!好心没有好报哦!让我好伤感哦。。。。。。”

    “住口!”肖林转身一声暴喝,把正微弯着腰,摇头摆尾,满脸苦涩喋喋不休的安博吓得一个激灵,跳出几步开外。顿时瞪大双眼望向肖林:“肖林,哦不,大尊,我们回去吧。”

    此时肖林面部痉挛,眼中冒火,怒视安博道:“你又开始哦了个没完!你这不男不女的东西,叫唤什么!”

    “什么!你说我什么!”安博闻听顿时火冒三丈!这不男不女正是安博心中一块逆鳞。当初在天圣山不知有多少学友因为此评价安博,而导致安博与其大打出手。五官挪移,低吼道:“

    肖林,你不要太猖狂了!你敢再说一句,本神师和你拼命!”说着,双手胸前互握得吱吱作响,双眼赤红,仿似要把这眼前的肖林生吞了一般。

    肖林不由一愣,他万没料到安博会有如此反应。咂了咂嘴,心中思量片刻,脸色转而尴尬一笑:“嗯,安博男爵,嗯,在下方才言语不逊,实是安博男爵激将所致,一时乱语,并未真心

    所诉,嗯,还望,还望安博男爵海涵。嗯,‘烟云罩’是吧,嗯,如安博男爵暂能忍受饥渴,本尊即刻便去取来。”肖林心中暗笑,:这安博竟听不得不男不女四字,恐怕以往有海量的英雄

    所见略同之士吧。

    两人一笑一怒对视半晌,安博渐渐气消,重重一哼:“不知感恩的东西,要不是本神师接住了你,你早就摔成肉饼饼了。还用珍贵的香帕帕替你疗伤,不然你早就流干鲜血变成干尸!若

    不是本神师提醒你们天元官兵搜山,你早就被生擒了。等到了天圣山有你好看!”

    “嗯?”肖林顿时再次火气,心道:“小样,你还没完了!”刚欲发作,突一声话语传来:“师兄,这两个女人在吵什么呀?”音如银铃。“嘘,快走啦。”又是一声劝告,随即安静。

    这两声话语极为真切,感如近处所发。但闻其声却不见其发声之人。

    肖林安博二人闻听大惊失色,急忙聚在一起,环顾四周。半晌,终是除却满目群山不见一人。二人顿时冷汗顺下。

    二人面面相觑,“肖林,你没看见人吗?”安博低声问道。

    “没有,一丝感查不到。”肖林紧缩眉头。

    “你这道家剑尊到底能不能感查啊,走远了吗?”安博紧张扫视四周。

    “谁说感查不到,本尊曾感查到猫走屋檐,鸟落枝头。定是有大能在此,高于我等品阶。”肖林低声辩解,:“可能走远了吧。”

    “嗯?方才听声音仿似一女一男所发,那女声曾说什么,两个女人在吵,是在说什么!”安博望向肖林低声问道。

    片刻,二人在此相视,突地皆是吸口冷气,不约而同低声惊呼:“在说我们!”此时肖林安博二人那面上皆是佩戴易容面具,且皆是女色之像。

    又过半晌,肖林突心神一动,回想起方才语音,似乎颇为熟悉。片刻,突大睁双目,心中自语:“燃玦,燃心!?”又过片刻,轻轻摇头,心道绝非是这二人,只是声音相似罢了。想当

    初,那燃玦可称为普元宗年轻一代佼佼者,但与当初身为剑侠的自己曾在云灵山交过手,也只是在伯仲之间。而今,自己却大不同前,身受奇遇,已然成尊,不知超出几何。那燃玦想必仍是

    剑侠之阶,绝无可能有如此大能。又是思索片刻终无所果。

    又过片刻,不见异样。

    “你还回去抢‘烟云罩’不?”安博小心翼翼轻声问道。

    肖林又是环顾四周半晌,微微颔首:“此地虽已诸多异变,但还吓不倒本尊。即再有凶险降临,本尊定与其拼个玉石俱焚,不辱我云灵名誉。”说着望向安博道:“承蒙安博男爵多次相

    助,肖林终是为天元暗立寸功。自然日后云灵宗也随之得安些许。事后,我绝不失言,与你八拜为交。这‘烟云罩’就当小弟送兄长的见面礼吧。嗯?你多大年岁了?”肖林问道。

    安博此时两眼放光,不停上下打量肖林:“真没想到哦,你竟然如此义气哦!哦!我?!我今年玉龄二十有三!你呢?”

    肖林闻听一呲白牙,:“玉龄?哎。”肖林无奈一叹:“那你长我两岁。我二十有一。你我先别啰嗦了。你在此等候,我这就去取‘烟云罩’送于兄长。”

    安博笑得秀眼眯成一线,:“好,小弟弟,你对为兄真是好哦。嗯,不行,为兄和你一起前去。不然为兄甚是惦念小弟弟的安危哦”

    肖林此时忍无可忍,只觉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一股凉气由脚心直贯头顶,‘嗖’的一声横向闪出一丈开外,连连摆手:“行了行了!你还是叫我肖林吧,千万莫再称小弟弟了。怎么?你

    要和我一同前去?让我背着你飞!”肖林大惊:“你可要想好,那天元军中持弓者若再不分青红皂白又是一箭射出,我俩怎能逃脱?嗯?你是不是自己在此处害怕呀?”

    “嗯,什么害怕!小弟弟不许胡说!”安博此时面具之下已是脸上泛红,:“你忘记了,为兄现已拥有隐身衣啦,这隐身衣实为衣袍,你我共裹其身,对方无从搜寻。忘记了,那南阳头

    头他们起初都未发现,足可证明天元军中那个神射者也是看不到隐身衣的。此举大大增加安全之用。你我同时蜷缩于衣中,定可大获成功。”

    肖林望向安博思索半晌,终是点头同意。随即眼望青沙口,自语道:“真得见识一下是何等大能箭伤本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