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元一传奇 > 第九十五章 天雷洗礼 中
    [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一声淡笑,为首女战尊面色突地如春日溶冰,:“倒竟是个重情重义之人!精灵古怪之辈,亦是难得。【舞若小说网首发】.如此,便是会上一会。我三人战你一人,本是有所不公,但本尊与两位师妹已是近

    五十余载皆为联手攻敌,平日修炼又是形影不分。既然有缘相战,本尊又观你修为不高,我等打赌如何?”

    肖林闻听心中一喜,忙道:“前辈请讲!”

    那为首女战尊见肖林又突转恭敬之色,心中好笑,方才怒气已是消了大半,微微颔首道:“我与两位师妹在战神山修炼已是近五十载,方才本尊讲过,我三人始终是对战任何敌手皆是并

    肩作战,承蒙恩师点化,我等偶现灵光,自创一阵法,名曰:三星套月。即刻我等布阵,你破阵就是。但本尊与两位师妹惜你为一朵奇葩,又不愿以大欺小,你只要在‘三星套月’阵中坚持

    一刻光景,我等便放你过去,而且,我等三人只用三成功力,你看如何?”女战尊如此相让,实是肖林方才那坚志重义,不畏生死话语而勾起心中深处根隐思绪所致,再者,此时这女战尊对

    肖林微生好感,亦同时想起恩师沃丹告诫‘点到为止’之言。

    “嗯?”肖林闻听转喜为忧,悠悠道:“三位前辈形影不离集体修炼已近五十载了,那就是说至少从金钗之年便开始一起修炼。如今定是三体合一,心有灵犀了。如果晚辈猜测不错,三

    位前辈全力布阵,恐怕就是通天大能亦是湮灭其中。而我不过是个小小的凡人,但前辈也说了,三位皆是使得三成功力,如此怜爱晚辈,晚辈感激不尽。但三成还是有些高!嗯?美女前辈,

    ”肖林顿时嬉皮笑脸:“两成如何啊?”

    三位女战尊见肖林又转嬉笑,顿使得气氛转暖,竟赖皮些要求三人再行相让,如同孩提论理一般,不由得皆是嘴角浅笑。片刻,那为首女战尊突地面色一冷:“得寸进尺!即刻计时!”

    言讫,三人竟十分默契齐闭双目,双斧交叉胸前,围绕肖林开始凌空旋转。

    肖林见那女战尊并未妥协,而是立时开始,心中叫苦。一则,肖林自随道祖学艺,从未修习过阵法之学,即便至今对敌数人,也是未有遇过布阵之敌,可谓对如何破阵一无所知。二则,

    这三位女战尊虽说各出三成功力,可三攻自己再加阵法效应,绝不是那简单的叠加情形,至少估计成六倍增攻。心中毫无把握。单纯驱使宝剑,胜算渺茫,事到如今只能再同时驱使真气凝形

    合击了。肖林正自思索,猛然觉得周身空间瞬间收缩,挤压之力环向袭来,虽不比隆天驱使效果,亦感到周身不适。

    肖林不敢丝毫怠慢,瞬间无极在手‘天荫地卫’幻化而成,同驱‘玄道轮回’以驱剑循补亏缺。剑式一出,随即人剑合一。

    再看三位女战尊仍是围绕肖林凌空旋转,不见任何攻势。但片刻之后,皆是身影消失。外观看来,此时只有肖林一人独自舞剑防卫,未有敌手。一个透明但肉眼可见的圆罩如巨蛋一般将

    肖林包裹其中。

    “叮”一声脆响后,那包裹肖林的圆罩带动内含的肖林凌空横移尺许,同时从内传来肖林一声闷哼。随即“叮叮”脆响连绵不绝,几息后,此处竟是一片金属相划之声。但同时夹杂密集

    的火光爆鸣之音。看望此处,甚是诡异,仍是只见肖林一人驱剑凝形圆罩,不见三位女战尊。但那圆罩在空中急速乱晃,时而一点处竟有剑影闪动。此刻,如有修真能士在旁观望,即刻便知

    ,肖林驱使的护体圆罩即将破防!尚在几息之间,距那一刻光景一角未达。眼看肖林便被战败。

    突地,空间寂静。三位女战尊立时现身肖林周围。而那及及支撑不住的‘天荫地卫’瞬时又是恢复原貌。

    三位女战尊此时皆双斧下垂,悬空而立,皆是望向当中肖林,眼露惊色。悄然间,三人双臂微颤。足足半刻光景,三人同时长呼出一口浊气,双斧横胸。片刻,三人又是齐闭双目,原处

    消失。随即又是上演方才情形。那包裹肖林如巨蛋的圆罩空中乱晃,及及破裂,而其中肖林已是低声嘶吼。金属相划与火光爆鸣之声更甚。

    一声雷鸣,肖林驱使的护体圆罩如耀星爆闪,照亮百里。随即而灭,肖林凌空一口血箭喷出,瞬间坠下。同时三位女战尊现身周圈。此时,这三位战尊并未观瞧肖林,而是各自面色惊恐

    望向手中下垂双斧。时隐时现的蓝色电光好似天上闪电一般,又似雏蛇相似环绕斧体,同时伴随惊心脆响。这三位战尊双臂皆是频频颤抖。

    ‘嗖’,那三位战尊包围圈中,由下向上飞上一人,待与三人平齐高度后,凌空摇晃数次,又是一口血箭喷出,片刻站定,随即弯腰双手扶膝埋头呼呼气喘。

    又过片刻,三位女战尊的各自双斧表面的电光消失,随即三人身稳。为首女战尊缓缓抬首望向当中飞上之人,秀眉紧蹙:“你究竟是何方怪物?”

    “嗯?”飞上之人正是肖林,闻听抬手抹去嘴角血迹,重重呼吸几次,稍有气息平稳抬首道:“怪物?晚辈不是怪物!来,请前辈再来,晚辈还有还手之力。还能在阵中坚持。”言讫,

    手中宝剑瞬时横胸。

    “一刻钟已过,你过关了!”为首女战尊神色复杂的望向肖林平淡道。

    “嗯?”肖林一喜:“一刻已过了!方才晚辈全神迎战三位前辈,实在是分不得神估算时间。既然如此,那晚辈告辞了!”肖林此时如在梦中,方才那惊心一战,恐是终生难忘。肖林驱

    使的‘天荫地卫’而凝形的剑气防罩受过两拨攻击。当时有感气血翻涌,那根本无法辨明的六斧相击,好似铰刀割体只感周身欲裂。直震得经脉多处破损,腑脏渗血。在破防一瞬之间,肖林

    硬是左掌真气外放,凝形出数个气弹胡乱抛攻。最后力竭下坠。但想象的碎尸万段并未出现。肖林下落片刻,心神瞬时清明,又是提气重入战局。但此刻,肖林已是周身布满伤痕,衣装破损

    得千丝万缕。

    肖林缓缓向三位女战尊周圈三礼,等待回话。

    立时,三战尊凌空会和一处,一字排开。为首女战尊虽见肖林此时已是狼狈得滑稽无比,但未有一丝笑意,而是神色凝重,微微颔首:“世间无奇不有。今夜我等算是大开眼界。”

    一番话语讲得肖林迷惑不解,正待询问,那三位女战尊原处消失。

    “大开眼界?”肖林仰望虚空,五官紧蹙:“我让这三个强大的老奶奶大开眼界?什么意思?我居然让三个修真近五十载的大能大开眼界?”肖林苦思不得其解。片刻,心中大呼幸运,

    不及再行细想多虑,意念一动下,随之‘玄灵戒’与丹田内的隐幻银身又是开始造元恢复,同时身上百道伤口急速愈合。半晌后,随之真气运转,腑脏经脉缓缓修复自补。此时,肖林咬牙忍

    痛狂喜这自认为是七品剑尊所具备的神奇之效。

    一处山峰上,突地立现三人。正是与肖林交手的三位女战尊。三人遥望肖林,仍是面色凝重。为首那女战尊好似自语又似与身旁两位师妹问话:“初见是道家修真,随之隐灭而散发妖兽

    气息,交手之时竟具天雷属性。如是法师怎不需吟唱?品阶在此绝不可能具隆天前辈之能。可驱使的宝剑剑气外放的确是道家修真。莫非他双修?妖兽化人而双修?妖兽神力,道家尊阶剑法

    ,法尊级别的无吟唱而发的雷素法术,此子是何等生灵?”几问无人回答。三人默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