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元一传奇 > 第九十九章 心有灵犀 下
    “彩儿。。。。。。”肖林呓语连连,周身上繁密伤痕正悄然间神奇自愈。

    “呦,这后生竟然便欲醒转了。”离魂负手而立,望向石台上的肖林微微一笑后,眼角瞥过身侧隆天。

    隆天手拄枯木杖,苍老之面甚是平淡。半晌,缓缓转望向离魂一笑:“老伙计,你我神交多载,老朽知你棋艺绝伦,未曾领教,不如在此博弈一番。”

    离魂白眉一挑,目光仍是不离肖林,淡笑一声:“老不死的,棋局不同于世间,操手生死在于敌手强弱。而这世间死局则无解矣。依老朽看,这棋不下也罢,何苦落俗?”

    隆天轻叹一声:“老伙计,此言差矣。棋局即为世间。敌手即为你我。胜之在你我,败之亦在你我。非是那规矩公约。二十五年前,我等五位被尊太顶,但却就因这规矩约束,不能参与

    平定浩劫。各方门徒伤亡无数,高高在上而不行躯。眼观生死而无拯救。若不是猎王,无尘等抛却规矩,舍生忘死,不见得有今时天平。朽生有愧,枉然受尊!规矩从何来?今时规矩如同棋

    线,任凭如何落子神谱,终是一方而拘!”

    离婚闻听顿然紧闭双目,长叹一声:“老不死的,废话真多!我知你有爱才之心。但此番若是袒护此子,不予追究,这,”离婚话语一顿,继续道:“公约一破,联盟随之瓦解。还有五

    载,西华宇之预言你我深知,定然兑现。那时,你我两个老废物岂不是千古罪人?”

    “千古罪人?”隆天手中枯木杖轻轻点地:“二十五年前,你我已然是为千古罪人了。”

    离魂猛睁双眼,精光一闪,望向石台上仰躺的肖林,面上叠纹渐深。

    一声呻吟,肖林缓睁双眼,又是惊呼一声彩儿,猛然坐起。片刻,嘴角流血间目触隆天离魂二人。顿时三人六眼交织,良久无言。

    肖林轻抖身形,缓缓从石台上移动身形站立于地,望向隆天离魂二人片刻,抬手抹去嘴边血迹,毫无意义的整理一下已是丝条百破的衣装,向其二人微微一礼,轻笑一声:“晚辈见过二

    位前辈。此番经历晚辈刻骨铭心。现时已见二位前辈,敢问彩儿可在‘战神山’?”

    离魂闻听微微颔首一笑:“后生可畏。你口中的彩儿便是猎王的孙女你的未婚妻吧?那,我来问你,在又怎样,不在又如何?”谈笑间威压心神。

    肖林望向离魂笑容愈是灿烂,白牙一呲:“晚辈恳请释放彩儿,之前一切罪过晚辈一人承担。明人前不说暗语,如若一字遮掩,天诛地灭。但,”肖林面色顿然冰冷:“彩儿如遭伤害,

    晚辈便与凶手不死不休。”

    隆天面色依然平静,离魂闻听则是一笑:“你可知在我等面前此番语气,恐是现时大陆是为首人。那依你来看,你的彩儿现处何境?”

    肖林凝视离魂毫无畏惧,片刻眼中寒光一闪:“彩儿此时正处危险!”蓝瞳骤然紧缩,一股庞大的暴戾,凶残,嗜血,霸气混杂的奇特杀气瞬时爆涌而发。

    隆天与离魂这两位修真界的顶尖大能此刻皆是白眉一挑,对肖林这一变化,心中大惊。

    “灵犀之感?”隆天猛地望向离魂。离魂此时亦是望向隆天:“神兽灵犀!”二人对视片刻,又是齐齐望向肖林。

    肖林不解,但这自身而发的奇特杀气丝毫不减,不觉间此时三人已然无有身份地位辈分高低之分,仿佛此刻天地之间,万灵俱灭而只三足鼎立。此番情形在这元一大陆旷古绝今!

    “也罢,”离魂微微颔首,“果是一千年不遇之奇才,我等换过一处讲话吧。”言讫,大袖一挥,三人顿然消失。

    沃丹望向郭坤,眼中波光连闪。片刻沉声道:“好个凡夫俗子,伊尔兰邦古兰族失窃多年的鸿毛千钧如意棍,弓仙殿三等神器金星追踪爆火箭,亚萨帝国神手灵匠威科斯七宝之一的千丝

    五雷钢花炮,最后还有那天圣山耶利米耗费诸多神术研制而成的翻天灭敌轮回果。身怀四种异宝在我战神山大开杀戒,如此之人还能堪称凡夫俗子吗?”

    郭坤一对小三角眼闻听猛然一闪,迅速摸向腰间,顿时愣在一处。片刻,望向上座的战神沃丹,委地一拱手:“战神就是战神,不愧为天下修真领袖!天下第一!博学多才不说,竟然还

    未对我非礼搜身。晚辈感激。嘿嘿嘿嘿。。。。。。”一阵傻笑。

    战神沃丹见郭坤神情急转,在自身面前毫无畏惧不说,见那腰间的布袋尚在,竟然自顾而笑,仿似疯魔一般,如此年轻之子心大如海,不由得亦是愕然!

    郭坤傻笑片刻,缓缓起身,又是向沃丹一礼:“大能做事果然不同凡人啊,嗯,凭此一点,晚辈崇拜!但,”郭坤话锋一转,:“晚辈在‘战神山’大开杀戒,那是情有可原啊。战神山

    那仙什么尼亚那个战尊,将我三弟击杀。作为结义大哥那,当然要来寻仇啊,晚辈实是先礼后兵啊。不料战神山眼高于顶,不讲理,那怪不得晚辈了。再有,这事没完!那个仙什么尼亚的,

    我只要尚有一口气在,我还是要她的命!您呢,讲理也好,不讲理也罢,放过我也好,杀死我也罢!当然了,您一挥手便可如拍飞虫一样拍死我了。这便是此时此刻我的心中所想。您为修真

    领袖,您好自为之吧!”郭坤语气平淡至极,把眼前这位顶尖大能竟毫未放在眼中,一副视生死为儿戏,风轻云淡。

    沃丹紧蹙红眉望着眼前这瘦小如猴的郭坤摇头晃尾,片刻,那多年凶冷之面悄然间生出一丝笑意。正在此时,一名弟子快步走进,向沃丹一礼后,口唇无声而动。

    “哦?”沃丹红眉一挑,微微颔首:“有趣啊。这奇子也是三妻四妾。凡人之俗,终是低微。”言讫,嘴唇微动几次,那弟子施礼退下。

    “嗯?”郭坤看在眼中,随即望向沃丹:“逼音成线!嗯,前辈竟然美称晚辈为奇子!晚辈受之有愧啊!嘿嘿!”

    沃丹冷哼一声,缓缓起身,目闪寒光:“信口雌黄,稍后,本座将你碎尸万段!”言讫,未待郭坤有所反应,已是闪身来至郭坤身前,大手一挥间抓起郭坤脖颈,原处消失。

    肖林如走混沌空间一般,转瞬身处一所。瞬时环顾四周,发现此处为一山洞之中。虽同是山洞,但肖林随即惊奇发觉,此处山洞竟无出口。洞壁环周,如在蛋壳之中。片刻,肖林望向洞

    中隆天离魂二人已然各坐上一石椅,正望向自己。

    “彩儿姑娘并未在‘战神山’!”离魂淡然道:“来龙去脉,讲个明白吧。”

    肖林闻听大惊失色,望向离魂良久无语。心道:“彩儿没在‘战神山’?怎么可能?那劫持之人分明就是战神堂弟子特征!离魂大能绝不可能口出谎语!那便是劫持彩儿之人将彩儿藏匿

    别处?!”肖林心乱如麻,此刻自己的心跳及血液流动之声频频进耳,但这一奇异,肖林未及发觉。片刻,自身又是涌发出一股奇异杀气,而感应中分外清晰但却混沌间,彩儿危急深烙心神

    !

    “彩儿即将毙命!”肖林突地自语。

    隆天此时已是起身,白眉紧蹙望向肖林道:“你有感应她之生死,你可感应她之方位?”

    肖林闻听猛然望向隆天,片刻,苦涩一笑,微微摇首:“无从感应方位,但,但晚辈此时可清晰感应到彩儿即刻生死一线间。”

    离魂亦是起身,手捋银须,面色凝重。片刻与隆天对视一眼后,向肖林道:“你先道来以往经过。”

    肖林望向离魂,神色数变,片刻,向隆天离魂二人深施一礼,微微颔首:“好!晚辈遵命。全盘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