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元一传奇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外化内坚 上
    一百二十五章外化内坚【上】

    “老夫误人子弟,”占星怪叟重纹叠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色萧索黯淡,:“如当初老夫细细参查古籍,谨慎行事,肖少尊大有可能不至于此。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一代奇才奇子毁在老夫手中。”

    龙少锋微微摇首,一声轻叹:“老东西,你也无须自责。事已至此,皆是天意。一切毫无预兆,无从参详。只是,肖林就此失去修为,本尊担心,他是否能坚强挺过。此番对他打击有如

    天崩地陷,可叹,如此年岁身具大能就此付之东流。”言讫,眼角向门外一瞥:“这两个丫头倒是痴情,近两日了,仍在门外守护,不曾离开一步。”

    占星怪叟苦笑一声,微微摇首,又是饮尽一杯,默然不语。

    焦古丽与乔布达娅此时如若两个天仙一般,站立于肖林所处房间门外。无言无语,静立而处,面现沉思。

    自论定肖林修为尽失后,肖林独自在房间之内再也没了动静。龙少锋,占星怪叟,焦古丽与乔布达娅四人便在旅店内监视守护。龙少锋与占星怪叟心境较之沉稳一些,租用对面房间边是

    监护,边是饮起闷酒。而焦古丽与乔布达娅两女却是不约而同米水不进,门外守护。四人虽各态不一,但皆是心弦紧绷。

    天近申时,占星怪叟突地眉头一挑,向龙少锋轻声道:“聋子,你暂且独饮,老夫有弟子返回。”

    龙少锋瞥了一眼窗外,微微颔首,继续饮酒。占星怪叟随即快速行出旅店,奔已然破损的‘无所不知’商铺而去。

    一刻光景,占星怪叟返回落座。端起酒杯,陷入沉思。

    “老东西,肖林托付你打探洛彩的消息可回?”龙少锋问道。

    占星怪叟望向龙少锋,眼中一闪,又是向对面肖林所处房间瞥过一眼,轻声道:“方才据弟子报之,近期南阳帝王正在大选嫔妃。”

    “嗯?”龙少锋一愣,嘴角微撇道:“这是何消息,与洛彩失踪有何关系?”

    占星怪叟微微摇首:“不然。那洛彩失踪一事,肖少尊曾有言,是被一疑似战神堂之人掠走。而肖少尊曾又单枪匹马去往战神山索求,但无果而返。战神山实为修真圣地,且战神沃丹公

    道正义,不徇私情,可以断定洛彩并未在战神山。同时又显示未有弟子下山,由此多半可以推断,掠走洛彩之人极有可能便是南阳帝宫内伺高手。”

    龙少锋双眼微眯,沉思片刻:“老东西,继续。”

    “战神堂曾有一些被除名弟子,现在南阳帝宫做帝王护驾。这便有如你在天元帝王身侧护卫一般,不足为奇。但传言那些护卫品行多为不端,常常助南阳帝王满足私欲而无所不为。”占

    星怪叟深深望向龙少锋。

    “你是说,”龙少锋眉头紧蹙:“洛彩是被南阳宫中护卫掠走敬献给那南阳帝王作大选嫔妃之候选?不对!”龙少锋伸出蒲扇大手,频频摆动:“本尊觉得这两事毫无关系。即便如你推

    论,南阳宫中护卫抢夺貌美女子,以敬帝王。可肖林前番经历实是被追杀而致,那个疑似战神堂的对手目的是对肖林而来,怎会波及洛彩?再者,当时身边还有焦古丽那丫头,为何不抢焦古

    丽单抢洛彩?”

    “其一,据前时肖少尊讲诉,焦古丽在其身边,洛彩是去追杀那已败之人。其二,那败在肖林手下的战神堂之人实则心有不甘,乘机掠走洛彩大有可能。其三,那掠走洛彩之人日后想必

    难以安置,大有可能敬献帝王。南阳帝王心性好色,天下皆知。保不准洛彩身处其中。”占星怪叟沉声道。

    龙少锋又是思索片刻,:“倒是有些道理,修真入尊之人,心性好色者实为极少,这与修升锻体有很大关系。与肖林争斗之人,掠走洛彩满足私欲可能甚是微小。而多日来,肖林又未接

    到这人的威胁信息,多半确有两种可能,其一,杀之。其二,献之。且那疑似战神堂之人从未有寻仇迹象来看,多半是南阳帝宫帝王护卫之流,龌蹉之举未有报复之势。但从追杀之时,直逼

    肖林来看,又不似帝王护卫之流,追杀肖林原由表面上来看,应由肖林战退那个什么战神堂附属的家族连带骚扰而起。莫非此人是要为战神堂挽回名誉不成,随即顺手牵羊而掠走洛彩献于南

    阳帝王?”

    “聋子,你也知南阳国土千里之广,若单单寻找一人,又是无名无望,那便犹如大海捞针。但此次南阳帝王大选嫔妃,保不准是为一重要线索。”占星怪叟道。

    龙少锋望向肖林所处房间一眼,长叹一声:“也罢。此时肖林已是等待消息。我等不妨前去告之吧,也好一同商议,再者,也去瞧瞧肖林何等情形。近两日未走出一步,着实叫人担心啊

    。”

    龙少锋与占星怪叟起身离座,走向肖林所处房间。待至门前,焦古丽与乔布达娅皆是望向两人不语。

    龙少锋微一思索,轻声对乔布达娅与焦古丽两人道:“尔等且闪退一旁,我与占星怪叟看望肖林。你等也勿要焦急。”言讫,轻轻推门而入,占星怪叟随之。焦古丽与乔布达娅前时被肖

    林骂出,又是以咬舌自尽相胁,不敢近前打扰,但皆是关心至极,无奈之间,只好微退数步,门外等候。

    当龙少锋与占星怪叟进得房门后,望屋内一望,不由一惊。此时,肖林正盘膝床上,双掌互贴置于胸前,闭目运功。

    占星怪叟随即眼中一闪,面现喜色,暗道,莫非肖林修为恢复!而龙少锋站立片刻,却更是叹息,此时他在肖林周身外不感一丝修真气息。两人站定无语,默默望向肖林。

    半晌,肖林缓缓睁开双眼,突地发现面前龙少锋与占星怪叟,忙微微一笑,下得床来,向两人一礼:“见过两位。”

    龙少锋与占星怪叟尴尬间,以笑相迎,一时间竟无从开口。肖林微微一笑:“在下两日来频繁试验,看来修为尽失已是定局,有劳两位挂念,既已如此,肖林诚然受之。”

    肖林一番平和的表象再次震惊二人。龙少锋微微颔首,笑道:“肖师弟不愧为道祖亲传,不仅年少大能,单看这高尚心境我等自愧不如。肖师弟也无须太过忧虑,日后可返道祖身边,请

    道祖他老人家一看端倪,必定修为复元,保不准会大有精进!既然肖师弟有如此平和之心,我等安心。”言讫,望向占星怪叟。

    占星怪叟会意一笑,忙向肖林道:“肖少尊,老夫有事禀报。”

    肖林连忙摆手微笑:“不敢当。占星前辈,如今我修为尽失,您不可再称呼少尊字样,莫要取笑在下了。想必有所彩儿消息吧,请前辈示下。”

    占星怪叟闻听,心头一酸,忙连连颔首,随即将弟子带回消息和与龙少锋分析情形讲诉于肖林一边。

    肖林听后,双眼微眯,陷入沉思。片刻,向龙少锋与占星怪叟一礼:“感谢两位鼎力相助,此次消息实为重要。再者,当初我确有莽撞毛躁,疏漏了重要一点。”

    龙少锋与占星怪叟闻听一愣,龙少锋忙问道:“肖师弟说得是哪点?”

    肖林微一思索,沉声道:“当初错在前往战神山搜寻彩儿。现时想来,应是排针引线,倒转返回先去找寻与我交手的布朗等人,恐怕随即便会真相大白!此事定然与我击败布朗有关,多

    半为布朗求助同门而果。可我当时却心思疏忽,只顾焦急,不能冷静分析。而到了战神山又是未有细细例举线索。”

    龙少锋与占星怪叟闻听猛然对视,眼中皆是赞许之色。龙少锋道:“肖师弟能遇事自省,真为修真之秀。但当初到战神山时,也是战神堂自身居大,一番为难导致断事疏漏。既然如此,

    肖师弟,你日后不知有何打算,本尊闲暇无事愿陪你走上一遭,以助一臂之力。”

    肖林闻听向龙少锋感激一笑,摇首道:“多谢龙师兄盛情,但在下不能接受。其一,洛彩因我学艺不精,修为低微,未有保护妥善而失踪,因此寻找彩儿在下一人承担。其二,龙师兄现

    时已是逃亡情形,实是危机四伏,那些爪牙必定不会放过师兄,师兄陪同在下,实是大险,万万不可。只盼师兄先且明哲保身,如待在下办完事情,再与师兄共商天元及云灵之事。既然如此

    ,肖林告辞,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言讫,又是向龙少锋与占星怪叟一礼,向门外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