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字:
关灯 护眼
钱人阁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293章 无垢剑灵,秒杀天骄

第293章 无垢剑灵,秒杀天骄

不想错过《钱人阁》更新?安装钱人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剑灵就是剑道之灵。
  
  灵,就代表了无尽的灵性底蕴。
  
  凝聚剑灵,相当于是给予妖岚新生。
  
  而他的手中是有清霜的天剑道痕的。
  
  那么,如何凝聚剑灵,这其实并不是一件难事——难的地方在于,如何如何凝聚出合适的剑灵。
  
  苏离冥想了片刻,最终心中的那一抹灵性还是定格在了‘莫邪剑心’上。
  
  剑可以是任何剑,心也可以是任何心。
  
  若是以‘莫邪剑心’来打造剑灵,自然会轻松无比、顺利无比,同时也契合无比。
  
  但这其中的牵扯就会无比巨大。
  
  所以苏离沉思一番之后便放弃了。
  
  他开始回忆,回忆在九荒塔见到妖岚的那一幕,回忆妖岚化身清霜的那一幕,也回忆档案世界和现实里清霜化剑的那一幕。
  
  最终,苏离手持造化笔,凝聚自身生命造化本源,于虚空之中画出了一柄剑。
  
  一柄虚无之剑。
  
  一柄蕴含灵性之剑。
  
  剑是清霜剑。
  
  灵是清霜之灵。
  
  没有其它。
  
  也不含其它。
  
  苏离将凝聚出的天剑道痕重新凝聚,而他自身对于剑道的感悟,也通过冥想《皇极经世书》而变得无比纯粹。
  
  不蕴含任何杂质。
  
  轩辕天邪剑在这般剑心通明的状态下,自行缩小,化作寸许,融入苏离眉心之中。
  
  这般状态下,所以所凝聚的无垢剑灵,也重新凝聚了出来。
  
  白璧无瑕,灵性十足。
  
  那一刻,无论是妖岚的雕像,还是化作的清霜雕像,都充满了一种神秘而又强大的神性底蕴气息,其已经不再像是枯竭抑或者是损毁的状态,反而像是即将出鞘的利剑,像是即将复苏的绝世神灵。
  
  这般过程,持续了足足小半个时辰。
  
  终于,这种蜕变和转化已经完成,妖岚的雕像和清霜的雕像都处于一种蛰伏的状态。
  
  清霜抑或者妖岚都依然没有复苏,但是很明显也已经快了。
  
  这种情况下,苏离的心情也明显好了很多。
  
  阙辛延静静的等待着。
  
  等妖岚完成了这般变化、苏离将其收入天机圣玉之中之后吧,阙辛延才开始结印,凌空操控起这所谓的‘祖龙战船’来。
  
  无论是枯骨战船还是金甲战船,在苏离看来,其实应该都是幽冥船。
  
  但是所谓的‘祖龙船’的说法,却让苏离有些莫名奇妙。
  
  不过这其中的称呼,定然也是有原因的,当然,大概也只有幽冥海的人能够进行细微的区分。
  
  苏离目前是没法分辨的,就像是他前世既分辨不了口红的色号也分辨不了奥特曼的款式一样。
  
  “祖龙船还是强啊。”
  
  安若萱忽然感叹了一句。
  
  苏离也懒得开口说话了。
  
  阙辛延掌控祖龙船,整座船连震荡的情况都没有出现,苏离就发现,外面的虚空像是炸裂了一样,猛的被犁开了一道豁口。
  
  而这巨大的幽冥船——祖龙船竟仿佛化作了一只枯骨巨龙,非常桀骜的进入这一道豁口之中,并在其中遨游。
  
  这一幕,配合着安若萱的感叹,苏离忽然深以为然。
  
  这巨龙竟是能遨游黑洞,当真是不可思议之极。
  
  祖龙船穿行于黑暗,苏离却感应到了一股冰冷、荒凉而有阴暗,诡异的至阴气息。
  
  这种气息,让他立刻有些不舒服。
  
  苏离透过船舱之门,看向了远方。
  
  远方的区域,可见的外界环境,真的是灰白色的,没有任何色彩。
  
  “黄泉古路?”
  
  苏离心中一凛,沉声询问道。
  
  “嗯,的确是黄泉古路。”
  
  阙辛延说着,也没有继续操控祖龙船,而是看了苏离和安若萱道:“好了,黄泉路上,你们两个也不寂寞,就战斗一下,活动活动吧。”
  
  苏离呼吸微微一滞——这阙辛延说的是人话?
  
  这时候,安若萱却美眸一亮,松了口气,道:“老娘我期待这一刻很久了!这次还不弄死他!”
  
  苏离:“???”
  
  安若萱说着,却忽然看向了船舱之外的战船甲板,道:“是你们进来呢?还是我出去?”
  
  苏离闻言,顿时也是无语之极——原来是真的战斗啊!
  
  “嗡——”
  
  这时候,船舱之处,一道道虚空波动荡漾了起来,随后,七道身影竟是先后全部显化了出来。
  
  这七道身影,正是之前的那七人——来自于裂天古星的神灵级天骄李延金,御天祖星的神灵级天骄御衣忛,孔雀星的神灵级天骄孔云诏、孔云素,天奇星天翼魂族的神灵级天骄白长啸,金暗星黄金黑夜魔族的神灵级天骄木雨仙以及圣天古星的神灵级天骄天怡。
  
  苏离淡淡的看了这群人一眼,道:“真是阴魂不散啊,让你们滚的,竟然还不滚?这次怕是想滚都滚不了了。”
  
  李延金闻言,瓮声瓮气的道:“滚什么?弄死你我们不就不用滚了吗?你当真以为你还真就无敌了?你那什么宝贝宝剑很厉害?还不是被那伏暮神子差点儿杀成了劫灰。”
  
  苏离道:“别说伏暮如何,杀你这种阴阳人,一剑杀十个。”
  
  李延金嗤笑不已,显然是不以为意。
  
  天誉嗤笑道:“人家这是显然不将你放在眼里,你还畏畏缩缩做什么?”
  
  李延金淡淡道:“我一般只负责吸引仇恨和注意力,动手的事情,一向是你们负责的。”
  
  天誉道:“那你吸引到了仇恨了吗?”
  
  李延金嘿嘿笑道:“应该是吸引到了仇恨吧,天皇子最不喜欢别人瞧不起他,最不喜欢别人阴阳怪气,而我偏偏这两点都具备了。”
  
  说着,李延金再次瓮声瓮气的道:“天皇子,矛盾呢我也带头挑起来了,你若是仇恨我们,就将他们全部砍死了吧,我负责的事情我干完了。
  
  苏大师要是不介意,下次我帮苏大师也吸引一波仇恨,以还债好了。”
  
  苏离淡淡瞥了李延金一眼,道:“好像你们都觉得我应该很傻似的。”
  
  李延金闻言一愣,随即伸手鼓掌了起来。
  
  “啪啪啪——”
  
  这是鼓掌的声音。
  
  李延金道:“天皇子的确不是太傻,却不知已经看出了什么,是看出来我们的什么手段了吗?”
  
  李延金说话之间,忽然,一道毁灭的至阳杀机猛的化作流光,刺向了苏离的眉心。
  
  那同样是一道七彩色的杀机,但是和梅花七阴杀的杀机又完全不同。
  
  那一击杀出,苏离的身影仿佛定格了刹那,这般情况,就像是苏离重新看到了阙辛延从黑棺中醒来的双眼一眼,似有一刹那的时间凝滞!
  
  “叮——”
  
  可就在此时,苏离即将被杀穿的刹那,他的眉心之地,出现了一柄剑。
  
  剑并不大,只有寸许。
  
  像是一柄匕首。
  
  但这并不是一柄匕首,而是一柄剑,一柄缩小了的轩辕天邪剑。
  
  这柄剑出现的刹那,便挡住的那蕴含至阳之力的梅花七阴杀的绝杀手段。
  
  而同样在那一刻,苏离出手了。
  
  面对这样的存在,这样阴险狡诈凶神恶煞的凶徒,苏离没有任何保留。
  
  什么万分之一的实力云云,苏离已经全部撇下。
  
  在这般时间凝滞的刹那,苏离冥想《皇极经世书》,施展真虚天禁手段构建领域,一刹那衍化虚空。
  
  同时,他又运转《庄周梦蝶》之术,笼罩四方。
  
  ……
  
  “叮——”
  
  那一道击中,击中了苏离的轩辕天邪剑。
  
  轩辕天邪剑一震,发出了‘叮’的一声刺耳的响声。
  
  便在此时,苏离拿出了全部的战力,摧动血脉之力,直接施展出天邪破天寂灭道。
  
  这一次,苏离非但没有献祭分身,更是没有燃烧天机值,一点都没有。
  
  不是不愿,也不是不舍,而是不值。
  
  对于苏离而言,拿出自身的全部战力,已经是很超乎想象。
  
  天邪破天寂灭道需要血祭分身或者本体,抑或者可以燃烧天机值和因果值。
  
  但,同样也可以什么都不加。
  
  因为这本就是一种绝杀杀道,苏离全力施展出来,看似全力,实则威力是大打折扣的。
  
  所以他拿出的不是平时表现出来的万分之一的战力,而就是真实的战力。
  
  真实的战力配合天邪破天寂灭道,不动用天机值和因果值,不血祭分身,这战力也就并不足以屠神。
  
  不足以屠杀拥有神性的守护者级强者,将屠杀天骄,又有何难?
  
  这不是轻敌,更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源自于一种强者的信念!
  
  “咻——”
  
  苏离身影如电,《鲲鹏逍遥游》身法刹那爆发,在这至阳的梅花七阴杀的手段失效的刹那,他的身影就已经破空,如绝世的流光杀出寂灭的绝杀杀道。
  
  这种杀道,有我无敌。
  
  可怕的力量与杀机,无与伦比的绝杀剑意,这恍若归墟之下的天道剑神临尘的杀戮法则衍化,又如同蕴含匪夷所思的极道本源剑魂之力。
  
  那一击之下,威凛滔天,天地寂灭。
  
  黑暗的区域里,七彩色的辉光,都被这样的一剑所压制了道韵霞光,变得平平无奇,甚至黯淡无神。
  
  “噗——”
  
  一剑之下,李延金身边的白长啸,浑身一震,整个人立刻无比动容。
  
  他的双眼之中眼瞳收缩,眼瞳深处倒影出了苏离那一剑的绝世风情。
  
  可,当他发现这一剑的绝世无敌剑意显化之后,便已经迟了。
  
  这是一种极其可怕的杀道,其甚至如同蕴含着皇族的无敌杀戮法则,令人避无可避,防不胜防!
  
  “不——”
  
  白长啸无比骇然,他还有很多的手段没有施展出来,他还有很多的计划也没有布置!
  
  而且,因为这一次不是前往烈阳荒域的古城遗迹,也不是真正的历练大帝墓,所以他在大帝墓中的是分身,在这里的是真正的造化本源!
  
  一旦这里的被杀穿了,那就真的完蛋了!
  
  白长啸的心沉到了谷底,同时心底的恨意如狂,似随时都会爆发。
  
  可是,他却已经没有爆发的机会了——因为,当他眼瞳之中倒影出那一剑的时候,那一剑已经彻底击穿的了他的眉心,击穿了他的生命底蕴层次,也击穿了他的元婴婴魂。
  
  “啊——”
  
  白长啸痛苦咆哮,却只能听到耳边风声呼啸,却只能听到破空声和如雷鸣般的虚空音爆炸响声。
  
  “噗——”
  
  轩辕天邪剑自行变大,化作正常大小,将白长啸的眉心杀穿之后,将其直接钉死在了祖龙战船的枯骨舱壁上。
  
  白长啸的身体抽搐了好几下,一片暗红色的血水,汩汩流淌而出。
  
  很快,便染红了地面。
  
  李延金脸色大变,神色极为惊疑不定。
  
  御衣忛眼瞳猛的收缩,脸上显出震惊以及骇然的神色。
  
  御衣忛身边的孔云诏、孔云素和木雨仙等人,都很是震撼和动容。
  
  显然,他们也都并没有想到,天皇子苏离可以显化出如此强横无敌的战力。
  
  无论是速度,还是那可怕的杀戮实力——其强大实力,竟是已经能将白长啸一剑杀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