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人阁 > 祭炼山河 > 第568章 封印尽启
/p>    郢都,帝宫。
      大楚皇帝召见辅政大臣,商议两日后大庆典细节,涉及帝国颜面众人皆不敢有半分疏漏,各自斟酌提出建议,力求完美无差。
      突然,帝位上芈乾元闭上眼,殿下正说话的第三辅政,脸色微变闭口不言,殿中其余人脸上,也露出惊讶之色。
      四位辅政皆是朝中元老人物,对陛下了解颇深,若非是了不得的事情,向来对臣下优容的皇帝陛下,绝不会如此失礼。
      出了什么事?四位辅政念头快速转动,在各自身上想了一圈,没寻到不妥之处,这才悄悄松口气。
      皇帝御极十七万年,无权臣掣肘亦无外界忧患,虽说平日对臣下颇有包容,骨子里却是乾坤独断的性子,骄傲且冷酷。
      四位辅政在朝最短的,资历也有四万多年,不知见了多少往日风光的大人物,断送在皇帝手中,如何敢有半分大意。
      殿中一片沉寂,短短几息时间,侍奉在大殿角落的几名宦官,头上已布满冷汗,却只能咬牙撑着,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好在芈乾元未过太久便睁开眼,他眼眸古井无波看似普通,但若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它如漩涡般深不可测,似可容纳整片天地。
      嘴角微翘,这位大楚皇帝,世间最尊贵几人之一,露出几分不可琢磨的微笑,似发现了某些有趣的事情。
      首辅大臣与大楚皇帝君臣相得十余万年,是朝堂中最具脸面的大臣,此刻略微思索,恭敬道:“陛下,不知发生了何事?”
      次辅、三辅、四辅眼底,各有几分羡慕,这话也就首辅能问,他们是没那份脸面的。
      芈乾元眼神扫过大殿,略微顿了顿,道:“朕方才突有所感,神念降临京畿,发现了两个有趣的小家伙……”他似有感慨,“朕实在想不到,究竟为了什么,仙、魔两道居然,会让他们如此冒险。”
      眼眸刹那幽深,似无尽星空,可将人心神淹没。
      皇帝既然提及,就表明事情可说,首辅大臣听到仙、魔二字,再看到陛下此刻深情,心中已有几分猜测,“陛下,莫非仙、魔两道使团中,有人隐匿了身份。”
      芈乾元淡淡道:“若朕猜测不错,魔道使团中一人,应是新晋圣子姚斌,仙宗使团中藏着的,则是新任九天镜月宫之主神元音。”
      四位辅政大臣心中虽已有准备,还是忍不住低呼出声,顾不上失仪猛地抬头,眼眸间震惊之余,各有几分寒意涌动。
      大楚傲然世间,为七帝国之首,若非仙、魔两道掣肘,早就已经一统天下。
      是以虽表面平和,可大楚君臣之间,无一不将仙、魔视为心腹大患。
      如今一个新晋圣子,一个信任宫主,就在郢都京畿……由不得他们不多想,若这两人死去,对仙、魔两道而言,将是无比沉重的打击。
      “陛下,天赐良机啊,只要布置妥当,必不会留下隐患!”
      三辅沉声开口,音节间杀气腾腾。
      四辅本欲附和,瞧了一眼沉默不言的次辅,眼眸闪了闪,紧紧闭上嘴巴。
      芈乾元没有应答,道:“元庆你怎么看?”
      元庆是首辅大臣的字,以此称呼尽显亲近,可他语态依旧恭敬万分,没有半点自满姿态,“陛下,臣认为不妥!”
      三辅眉头一皱。
      芈乾元道:“说说理由。”
      首辅略一思索,缓缓道:“回禀陛下,臣虽不知魔道圣子,仙宗宫主为何来我大楚,可他们二人既然到来,仙、魔两道必然另有安排,除非公然发难调集大批高手,否则杀死他们的可能性很低……我大楚实力虽强,可仙宗、魔道亦不可小觑,此事一个处置不当,便会引发轩然大波。”
      三辅心下一叹,知道首辅所言不错,难怪次辅这老东西,装乌龟缩头不语。他有心挑战次辅地位,对首辅却不敢放肆,当下道:“陛下,首辅大人所言极是,确是臣思虑不周,可他们二人来我大楚,必有不为人知的目的,难道我大楚便只能容忍吗?”
      首辅大臣微笑不语。
      次辅轻咳一声,躬身行礼,“陛下,炼狱海将开启,或是一个机会。”
      三辅觊觎次辅的位置,可惜现在的次辅是个老实性子,首辅对他很满意。
      芈乾元将臣子间的勾心斗角尽收眼底,却并不放在心上,只有臣下不和,他才能居中稳坐尽掌大权。
      “东青所言不错。”他抬头,这一简单动作,便将君王气度尽显,自有放眼天地的强势,“朕及朕的大楚,敢于直面任何敌人,即便仙宗、魔道又如何?朕不杀他们,只是不愿行阴暗手段。”
      “他们二人既是不告而来,朕若不给他们些教训,岂非让他们越发骄横,认为我大楚无人!元庆,你来传朕的旨意,炼狱海封印尽启,是有一番大造化,还是葬身其中,就看他们自己的命数!”
      首辅大臣恭谨称是,又道:“陛下,若炼狱海封印尽启,凶险程度暴涨十倍不止,我朝中子弟当如何?”
      他微微皱眉,露出些许无奈,陛下掌天下权,自然随心所欲,可他虽是首辅,却也不敢八方结怨。
      此事只有请陛下裁决。
      芈乾元冷哼,“世间无量劫,谁人不在劫中?若不历劫而出,如何有所成就?能与仙、魔两道最优秀的小辈共同历练,是他们此生造化。”他眼神冰冷扫过大殿,“封印之事不许外泄半句,另外传朕口谕,此番入炼狱海朝中修士,皆可获得面圣资格。”
      四位辅政心头一紧,脸上却不敢露出半分,皆拜倒在地,口呼陛下圣明。
      君臣又议了一阵,事情暂且敲定,四位辅政躬身退下。
      出了帝宫,三辅最沉不住气,传声道:“首辅大人,这可如何是好,难道你我明知危机重重,也要让家中子侄送死吗?”
      首辅面无表情,“陛下旨意已下,老夫奉劝三位同僚,最好不要有所举动,若误了陛下之事,必将大祸临头!”
      语落大步离去。
      次辅道了声抱歉,快步跟上去,留下三辅政、四辅两人。
      三辅咬牙切齿,“我便不信,他们真的会拿子弟性命去冒险!”
      四辅略一犹豫,“同知不必恼怒,首辅大人所言不错,陛下的旨意,你却还是不要触碰为好。不过,陛下既然将事情告知你我,便是存在恩典之心,同知大可将安排好的子弟撤下几人,或拿其他人顶上便是。”
      三辅眼神一亮,“信令所言极是!时间紧急,我告辞了!”
      四辅看着背影远去,嘴角露出几分轻视,如此愚蠢之辈,居然也能成为辅政大臣,不过是占了一个好出身,若非需要他吸引眼线,四辅才懒得管他死活。
      不过,这件事究竟该怎么做呢?四辅思索几息,眼神突然微亮,嘴角露出笑意,首辅大人不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照着办就是!
      三辅坐上车驾,待帷幕落下,脸上焦躁、恼怒悉数不见,一双眼眸沉稳淡漠,不显半点波澜。
      “魔道圣子……仙宗宫主……”轻声低语,透出淡淡喜意,“实未想到,这次竟还能有意外收获。”
      淡淡血腥气,在空气中弥漫。
      ……
      神元音眉头轻皱,淡漠眼眸间,露出些许凝重。
      刚才那道气机……
      虽然一闪即逝,可她心如冰湖,依旧有所察觉。
      思虑半晌,神元音轻吐口气,不论是否被发现,她都已失去退路。
      天地间,唯一大恐怖即是死亡,也是太上忘情决大成后,她留有的唯一情绪。
      神元音不愿死,也确信自己,绝不会就此死去。
      ……
      楚国三千万年庆典,自会召开盛大宴会,招待各方宾客,根据身份、地位高低,席面各有不同。
      主殿十三席,招待的是神魔之地,最顶尖的各方势力,仙、魔两道六大帝国尽皆在内,席面自然最好。其中一杯仙神酿,传闻得自上古遗迹,酒浆之中蕴含磅礴天地伟力,可直接提升修士修为。
      巫马司战原有资格,享用一杯仙神酿,心中对此期待万分,却未料到赐宴开始前,他竟被指派离开郢都,处理大楚帝族姻亲死亡一事。
      对喜怒不显的陈长老,巫马司战知晓更多,虽万分不甘,脸上依旧笑着答应,待离开帝宫后,脸上阴沉便似要滴下水来。
      他最恨的,自然是陈长老,可除非想找死,巫马司战只能憋在心里,所以这怒火便翻倍的,全部落到招惹是非的几个真魔卫身上。
      邪火熊熊的巫马司战,离开郢都后直奔京畿军营,心头发誓一定要让这几个混蛋,付出惨痛的代价!
      闭关几年,突然冒出个圣子,夺了他夕日全部光彩,巫马司战本就心头憋闷,出使大楚涉及他另一番机缘,谁料到尚未开始,就吃了一记闷亏。
      那杯仙神酿,是他突破小境界的契机,顺利的话则成功几率,将会凭空增长两成……如今自然不需多言。
      若非如此,以巫马司战的城府,也不会如此恼火。
      抵达军营时,副使提前得到通知,已经等在外面,看到巫马司战铁青脸色,他心头就是一颤。
      虽说是副使,名义上在使团中的地位仅次于陈长老,可他心里清楚,有些人是绝对不能招惹。
      巫马司战绝对是其中之一。
      没给副使说话的机会,他寒声道:“带我去见他们!”
      
      (本章完)